小兔宝宝古典章回小说新作:《金玉满堂》

小兔宝宝2010 2016-09-19 19:35:00 221人围观

第一回:刺绣堂主庆生会,金玉满堂喜相聚

  今日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日。
  白天里,降了一场鹅毛大雪。傍晚时分,雪停了下来,徐府花园里已是一片白雪皑皑。园中,十步一株的银杏树枝上缀满了一片片晶莹剔透的冰凌。因为今日正逢徐府老爷徐振庭六十大寿的缘故,因此,还未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徐府的花园和长廊上早已经亮起了一盏盏充满喜庆的大红灯笼。远望去,冰天雪地中的徐府花园一片灯火融融,仿佛一座映着斑斓色彩的冰莹世界。
  
  这天晚上,徐府上十分热闹。
  徐府老爷徐振庭,乃名震杭州府的刺绣坊“金玉坊”的第三代坊主。杭州府,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民间凡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间手工精致、历史悠久、口碑深入人心的百年老字号刺绣坊——“金玉坊”。今晚,前来恭祝徐老爷六十大寿的各方嘉客,不仅有徐府的远近亲戚们,更少不了杭州府的达官显贵们,以及同行的朋友与对手们。
  此刻,因一份真正值得庆贺的喜庆,在这杭州府“金玉坊”坊主的府上,上演着一场或精彩绝伦,或华丽旖旎,或喧哗真实,或复杂工心的盛宴。
  
  寒风凛冽。屋外一片人声喧哗。
  
  徐喜满安静的坐在闺房里做一件刺绣。徐府夫人共生育了七位少爷小姐,喜满排行第三,是徐家的三小姐。她前边有两位姐姐,分别是:大姐喜金,二姐喜玉;后边还排了四妹喜堂,五弟喜明,六弟喜亮,还有七妹喜纯。喜满今晚穿了一身天蓝色镶金边的棉衣裙,衣领处围了一条柔软细腻的纯白色狐狸毛护颈,漆黑的长发愈发衬托着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惹人喜爱。此刻,喜满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专心致志的凝视着手中尚未绣完的一件绣品。平常望去,喜满是一位娴静聪颖的大家闺秀。可惜的是,她先天患了“脑瘫”,自小不能独立行动。因此,在这样热闹喜庆的晚上,她只能、也习惯了独自坐在安静的闺房里自娱自乐。当然,喜满的贴身丫鬟锦儿也在屋里陪伴着喜满,不时为行动不方便的喜满取些刺绣的工具用品之类。
  
  “三姐!娘让你到园子里看戏呢!”屋外的雪已经停了,伴随着徐喜纯动听悦耳的声音进屋来的,是扑面的一阵寒风。只是,这刺骨的寒风却抵不住喜纯带来的热情和欢乐。
  看到喜纯进屋来了,喜满放下手里的刺绣,笑着问道:“纯儿,外边的人在看戏么?”
  “是啊,戏班已经在园子里表演了!今晚的戏真是精彩,娘让你去看呢!娘还说今晚外边很冷,要你把厚棉衣穿上了再出门呢!”喜纯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跑到了喜满的床上,将喜满的厚棉袄挽在了手里。
  喜满犹豫道:“可是,我不大习惯这样人多和热闹的场面呢…”
  看到三姐的犹豫,喜纯摇晃着小脑袋,急忙说道:“今晚可是爹爹的大寿呢。戏也实在好看,娘让你去看呢!况且,爹爹的大寿,全家不能落下一个人呢。三姐就去看看了嘛!”
  喜满觉得喜纯的话十分有道理,便说道:“待会儿出了门儿,纯儿可会一直陪着三姐呢。”
  喜纯见到三姐愿意出门了,高兴的说道:“放心吧,今晚三姐出了这屋子的门儿,纯儿会一直陪着,寸步不离呢!”说着,已经暗送了一个眼色给身边的锦儿。两人迅速将棉衣套在喜满的身上,一起又笑又闹的将喜满坐着的轮椅推出屋子了!
  
  出了屋门,喜满才晓得:原来,今夜的风是这样的冰冻刺骨!原来,今夜的徐府打扮的是这样的华美漂亮!原来,今夜的园子是这样的热闹非凡啊!
  此时,徐府园子里的戏台上,正唱着一出贺寿寻常唱的戏。台下的徐老爷及夫人,还有在座的各位杭州府显贵们、徐老爷的朋友们,看得兴致正高。待喜纯推着喜满的轮椅在家眷一席坐下时,那出贺寿的戏已经唱的快要到了尾声。喜金、喜玉,以及喜堂、喜明,加上刚来到的喜满、喜纯全都在席,唯独没有见到六弟喜亮的身影。
  喜金与喜玉开始叨咕:晚饭之后,似乎一直没有见到六弟露面,不知这位全家最好动的六弟又跑到哪儿去了呢?平日爹娘总是娇惯着他,却也教育他要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懂得孝道的。怎么在这样重要的时刻,总还不晓得要露个脸呢。待喜金、喜玉问到喜满、喜纯,方才过来的路上,可曾见到过喜亮时,喜纯却诡秘的一笑,说道:“大姐、二姐,你们放心好了,六哥今晚一定会出现在这园子里的!而且,你们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一席人正说着话,台上那出贺寿的戏下去了,接着上来的是一个舞狮子的节目。
  锣鼓声中,一只精神抖擞的狮子抖了抖身子,跃上了舞台,台下观众无不叫好,家眷席上的喜纯更是激动的拼命鼓掌。舞台中央已放置了一张八仙桌,那狮子一跃而上,在桌子上表演了一连串令人叫好的动作。一时间,台下的掌声阵阵,叫好声不断。那狮子显然是一只喜欢热闹、喜欢被欢呼捧场的狮子,台下的叫好声越是响亮,它在台上舞的越是起劲和精彩!家眷席上的喜纯已是激动非凡,拼命的鼓掌叫好,最后干脆站起来鼓掌。喜金、喜玉立即喝住喜纯,命其快快坐下。毕竟是徐家的千金小姐,大庭广众之中,表现出与大家闺秀不一般的行为,成何体统。只是,年幼的喜纯实在难掩激动,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口来:“姐姐,那是六哥!那是六哥呀!”
  还未等到喜金、喜玉定下神来思考令喜纯激动万分的那个理由,台上的狮子已经舞罢。待那领头舞狮子的人脱下狮子头、拉出一幅贺寿的对联时,家眷一席皆惊呼起来:果然,台上那位领头的狮子,不就是他们千等万等、一直不见踪影的六弟徐喜亮嘛!
  
  台上的徐喜亮神采奕奕,精神飒爽。
  本来就生的十分英俊的年轻人儿,此刻更好似漆黑夜空中一枚银色的星辰般光华夺目!他那双年轻而闪亮着激动和喜悦的眼睛,映着台下为他骄傲的爹娘、为他激动的众位姐妹和五哥。
  他却没有发现:在台下漆黑如夜,却又璀璨如银河般不起眼的一个普通的坐席里,另外一双同样美丽而闪亮的眼睛,从此为他而明……
发表评论
  • 鱼鱼-晴天 2011-03-24 14:14:42
      亲爱的,加油~期待更新
  • sfei2006 2011-03-24 15:51:21
      另类的小说
  • 小兔宝宝2010 2011-03-24 21:56:01
      鱼鱼,谢谢支持喔~
  • 小兔宝宝2010 2011-03-25 22:41:45
      番外篇:芊芊
      
      夜晚,窗外的寒风依旧凛冽。
      
      柳芊芊回到住处,疲倦的坐在梳妆镜前,正仔细的卸去面颊上的残妆。与她同住一间屋子的花月影依旧有些精神亢奋的说道:“方才徐家的那位少爷,真还有几分舞狮子的天分!看他在舞台上的那番表演,总算没有愧对师傅这几日传授给他的那几个招式呢!”
      
      芊芊听了花月影的话语,没有答话。安静了片刻,芊芊淡淡的答道:“师傅传授予他的,不过是舞狮子最简单的几个招式罢了。何谈他有天分,不过是较普通人聪明一二分罢了。”
      
      听了芊芊冷淡的话语,花月影方才的兴致已被打击去了六七分。加之今日确实周身疲惫,已有些困乏无力,舌花灿烂已变成此刻的眼花困倦,花月影便也不再多谈下去,梳洗罢睡下了。
      
      芊芊是带了傲气的。
      
      造物的老天爷似乎特别偏爱这位女子,不仅给了她聪慧和美貌,还特别给了她一副好嗓子。凭借此三份天生的优势,芊芊极容易的成长为戏班里的当家花旦。
      
      大多数太优秀的人,实际都很命苦。这或许也是老天爷的公平之处。芊芊从小无父无母,寄养在城中的伯父家里。五岁那年,伯父因病离世后,芊芊也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于是,芊芊的伯母在改嫁之前,将她卖到祝班主的戏班子里来。从此,芊芊便吃了唱戏这碗饭。
      
      那一日,正是春寒料峭、柳枝待绿。望见芊芊第一眼,祝班主便望见了芊芊稚嫩秀丽的面庞上笼了一层淡而薄的清傲之气:两弯纤细朦胧的眉宇之间分明写着悟性与天分,一副瘦而小的身材却散发着一股天生淡定而震慑人心的气场。他当时心下暗惊,眼前这位年幼稚嫩的女孩儿,绝对是人中极优秀的一类。待听罢芊芊唱了几句之后,祝班主更是确信:来日,这瘦小又怯生生的女孩儿,必能唱红戏台,名震四方!而他,必然当之无愧的成为她感恩戴德报答一生也不尽的师傅了。唱戏出身的人,做到班主这个位子,靠的不再是嗓子和身段,靠的是眼力。
      
      窗外夜深人静,冰花悬枝,月影朦胧。洗去一身脂粉,芊芊凝视着镜子中安静的自己,心中若有所思,却说不出所思为何。凝视着镜子中那一双天生长的细长而飞扬的眼睛,芊芊的思绪回到了今晚的徐府的戏台上……
      
      好生奇怪的事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那位神采奕奕、天生俊朗而气宇不凡的徐家六少爷,已经没法从芊芊的双眸中褪去了……或许是从去年夏天开始,他到剧院里来听戏;或许是从去年秋天开始,他到戏班里来学舞狮子;或许……总之,今晚徐府戏台上那只精神抖擞的狮子,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也征服了心较比干多一窍、身世低微、无比自卑自叹的柳芊芊。
      
      夜,无比的寒冷。窗外又开始降雪了。不知已是几更天了。
      
      同屋的花月影早已深深入睡。不知她在甜美的梦乡中发生了何开心的事情,口中不时轻轻发出几声愉快的笑声。芊芊终于发现自己已是困倦不堪,于是,不再继续思索下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合了贴身的一件薄棉袄,躺下睡了。
      
  • 跳跳马 2011-03-28 20:34:03
      小兔宝宝新作,必定支持。
  • heng1389468571 2016-09-19 19:35:11
      @小兔宝宝2010 好看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