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珠传奇

紫慕流沙 2016-07-11 19:34:00 19人围观

  第一章 太平盛世
  轮回的最初,遗忘回忆的开始。你我摊开手心,春日迷蒙的下午,你不谙世事的笑脸,凝固在缘分的一刹那。手心里的宿命,徒然升起几度悲欢离合。

  “仙雪,你说我们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一身淡蓝色的袍子,上面绣着精致而迷惑的花样,腰间系着一根白玉腰带,那是皇族才能佩戴的象征,他那双眼睛,黑白分明中带着纯真和忧郁,轻轻的推动着秋千,坐在秋千的女孩穿着嫣红色的衣服,盈盈浅笑,她轻轻的抬起脸,瀑布般的黑发在风中飞舞,几乎要裹住她的身体,齐眉的刘海下,一双美瞳装满了笑意,温柔的神色仿佛可以化成汁儿流泄出不,浓密而绵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出快乐的气息,小巧的鼻翼,微圆下巴却尖尖的脸蛋儿,像极了落入凡尘的天外飞仙。


  女孩儿的眼睛里装满了笑意,还有身边陪她一起欢笑的那个人。

  “那将会是长久长久以后的事情!想那么远干什么,不怕想多了会头痛?”仙雪故作嗔怪的说,随后仿佛像是认真的考虑了他的问题,语气也随之变得忧郁,“天夜,我们真的可以一起陪着对方白头到老吗?”

  “傻姑娘,你这叫什么话?是在怀疑我们之间的缘分不够长?我没有能力给我们规划出一段绮丽美好的未来?仙雪,你这么问,我会很伤心的。”天夜停止推动秋千的动作,静静的呆在原地,直等到秋千和坐在千秋上的人一动不动的停下来,他走到她的跟前,缓缓的蹲下身,微微仰起下巴,一脸的真誓和疼惜,“你只要记住,这辈子,可以给你未来和宠爱的人,是我!你必须毫无条件的相信我,把你的手还有你的人生全都统统的交给我,因为,我给你的不仅仅是今世的承诺,还有来生的约定。”


  “我相信你。”仙雪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她微微的低下头,红润的嘴唇轻轻的落在天夜的嘴角,她眼神里的真挚同样流光溢彩,“那么我们就说好了,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
  一个是雪国最具权威的巫后之女仙雪,一个是拥有雪国皇室正统血脉的太子,老国王退位,他就可以言正名顺的登基为皇,继承大统。

  自古以来,雪国的巫女不得婚嫁,更何况,她痴恋的人还是至高无上的太子?
  满腔的爱恋,有可能只会换来黄粱一梦。恋爱中的人,就像两只不顾一切看向火苗的飞蛾,他们俩身份不同,职责不同,未来,自然毫无交集的可能。联系他们之间的缘分,其实早在他们降生在两个不同阶级和局域的瞬间就注定破灭了。

  他们之间仅存的关联,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一闪即逝。甜蜜过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千疮百孔般的伤痛和折磨。

  这种没有结果的爱恋,真的值得他们付出生命去争取吗?美好的未来,是否可以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争取得到吗?

  “太子殿下,王后请您去她那儿一趟,她说有事儿要跟你说。”一个模样俊俏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俩刚刚营造出的甜蜜氛围里,意外的惊扰,大煞风景。

  “好,我这就去回禀王后,羽凡,麻烦你帮我将仙雪送回去。”天夜阳光明媚的说,羽凡的年纪跟他差不多,关系似乎也不一般,笑容里除了随意,更多的似乎还有带着等级意味的敬畏,他应了声,径直走向仙雪,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仙雪侧过脸,依依不舍的看向天夜离开的方向,一滴晶莹剔透的泪,仿佛在眼眶里憋了许久,才缓缓的滑落下来,从眼眶到嘴角,那颗曾经滚烫的液体,却已变得冰凉刺骨,羽凡脸上轻松怡然的神色仿佛也被仙雪滑落而来的眼泪冲淡了,语气幽幽的说:“您请回吧!”


  “皇上的身体怎么样了?”仙雪是巫女,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她明显感觉到老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可是,她却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她所预测到的前景,“王后千方百计的将废太子从冷宫里救出来,她此时又在这个关头找天夜,肯定没安好心,羽凡,你要帮他。”

  “这个是自然的,属下会全力以赴的帮助太子殿下。”羽凡嘴上说得很淡然,可是心里却忐忑不安,他也知道,王后是废太子的生母,眼下老皇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随时都会有撒手人寰的可能,如果王后的计划得逞,将来坐在宝殿上运筹帷幄的人不会是太子殿下,而是废太子天奇。

  “我真没用,明明可以预测得到他即将面临的危险,而我却什么也帮不了他!羽凡,我没用,我什么都帮不了他!王后手段狠辣,将排除异己的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整个朝堂上,已经没有可以跟她抗衡的力量和将领,她此次传召天夜,势必要置他于死地。”仙雪想起不久前,他还深情款款给予她的誓言,仿佛他温柔的气息依然漂浮在空气里,挥散不去,他柔情蜜意里的温度,似乎也没有丝毫减弱。
发表评论
  • 慧心纳兰 2016-07-09 18:56:50
      欣赏
      
  • 紫慕流沙 2016-07-11 19:34:34
      可能抓住他的誓言,抓住他残留在空气里的温度,却抓不住他未来的命运。

      “仙雪,你是巫后之女,如果连你也没有办法化解他的危机?放眼天下,谁还能救得了太子殿下,他人那么好,又深得老皇上的宠爱,他合该要送命于王后之手?”羽凡满脸的悲痛,他自从就和太子殿下一起长大,如果太子有危险,他这个做贴身侍卫的,也会跟着他一起陨命,猛然间,羽凡像是想起了救命稻草,一脸激动的说:“兴许贵妃娘娘可以救得了太子!”


      “没用的。”仙雪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控制不住的从密集的睫毛下一点点的渗出来,“皇上虽然很看重天夜,可是你别忘了,皇上自从病重之后,一直在宫中掌权的人是王后,运筹帷幄的也是王后,贵妃娘娘算什么?她充其量不过是太子的生母,在王后面前,她丝毫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如今皇上的病已经回天乏术,王后的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贵妃娘娘自己都快泥菩萨过海自身难保了,她又有什么本事顾得了天夜?”

      “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遭受王后的毒手?”羽凡一时无法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仙雪笼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修长的指骨几乎要陷到肉里,她睁开眼,神色透出一股绝不妥协的坚毅和冷笑,“王后掌得了权,却未必掌得了势,羽凡,你不用送我回去了,我与天夜情投意合,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一个人苟且偷生的活着的,如果你能见到他,一定要提醒他凡事小心谨慎,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在皇上没驾崩之前,王后是没有胆子拿他怎样的,还有,你帮我转告他,仙雪相信他的承诺,以后的路无论有多困难,我都会念着他,想着他,一路勇敢的走下去的。”


      羽凡离开后,仙雪犹如虚脱般的跌坐在地上,她明知道和天夜之间没有丝毫未来可言,可是她就是不死心,也说服不了自己接受自己是巫后之女的身份,如果她是个寻常的女儿,兴许还能和他存在一丝希望和未来,可惜,老天不愿成人之美,这份缘,哪是她想求就能强行求来的?

      两情相悦的爱情固然很美,如果中间夹杂了太多的鸿沟和阻碍,很美的结局就会转变成凄美了。

      这个废弃的小花园是她和天夜经常私会的地方,荒芜而寂静,没有人来打扰他们,是他们互诉衷肠的最佳地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一一见证着他们的对彼此的珍重和眷恋,园中的草已经很久没人来刈除了,草里缠纠着许多牵牛花和茑萝花,猩红万点,映掩浅黄浓绿间,画出新秋的诗意。

      白的雏菊,黄的红的大理花,繁星似的金钱菊,丹砂似的鸡冠,都在荒园里争妍斗艳,仙雪伸出手,摘了朵白色的小雏菊,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满园的芬芳,满园的妖娆,满园的落魄,也有满园的断肠。

      这儿一切的好与坏,仿佛都与世隔绝了一般,就像她和天夜小心翼翼的守护彼此来之不易的爱恋一样,没有人知道,也不敢让别人知道,仙雪捧着白雏菊的手开始微微的颤抖,断裂的花茎上,缓缓的溢出和她眼里滑落下来的泪水一样的液体。

      这是花儿替他们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悲伤命运而哭泣了吗?

      “那女人是谁?”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身材纤瘦,面容清秀却透出几分阴狠的女人出现在了荒园的右后方,旁边的丫鬟慌忙作答:“她是雪国的巫女。”

      “听说雪国的巫女冰清玉洁,一辈子都不可能谈婚论嫁的,她好大的胆子,跟我抢男人也就算了,作为巫女,竟然敢和太子殿下存有私情,公然违背国纲律法,一个巴掌拍不响,论起罪来,太子可会被她连累死的。”女人看向仙雪的背影,烈火般的眼眸,几乎要将她的后背烧出几个洞来,识相的丫鬟趁机顺着主子的话说:“晨阳公主,您此次是来雪国联姻的,那个女人苦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她再有能耐,总不能逾越了巫女终身不能嫁人的这条死命令,她不过是趁这会儿穷开心,哪有资格沾得上您的半分便宜,您啊,也别跟这样的女人置气,伤了身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的嘴皮儿倒挺利索的,尽捡舒服的话说,可是梅儿,她是巫女,在雪国还是有一定的地位,想要动她,也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办得到的事儿,父王这次派我来雪国,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是让我来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来的,而我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风头,况且,她拥有咱们无法拥有的预见未来的能力,只要她以后不再招惹天夜,我是不想跟她交锋。”晨阳公主手里拈着一条绣着红梅的丝绢帕子,她微微抬起手,梅儿迅速的将手伸过去,小心扶着她的手转身离开。

      第二章 下马威
      翔宇殿
      富丽堂皇的殿堂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精致的发髻上佩戴着用黄金和宝石玛瑙打造成的凤冠,阳光谢谢的从门口折射进来,照在她的凤冠上,刹那间将整个大殿都投射出金光闪闪的富贵气息,到处可见的耀眼光影随着她微动的身形而瞬息万变。


      王后,掌管三宫六院,后宫的首位,她是皇上的妻,其他的女人,在她眼里,全都是微不足道的姬妾,她优雅的从宫女的手里接过茶盏,用杯盖轻轻的划过水面上漂浮着的茶叶,不紧不慢的看向天夜说:“本宫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皇上亲自给你安排了一桩亲事,而晨阳公主也千里迢迢的从大漠来到咱们雪国.

      人家的诚意和心意都一并带到了,你却拒绝了她,也拒绝了皇上的命令,其实这事儿本宫并没有必要再跟你提及,毕竟当年的皇上也没有怪罪下来,本宫能看得出来,他对你的宠爱可不是另眼相待那么简单,天夜,相信不用本宫说.\

      你自个儿心里也有点数了,南疆虽然不比咱们雪国强盛,可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去年怠慢了人家晨阳公主,有失礼节,晨阳公主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论长相和家世,让你娶她,你可占了天大的便宜,可是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本宫遭怪你玩弄人家的感情也不为过,南疆那边虽然没有传来异议,本宫知道,南疆并非对你的拒绝没有异议,只是忌惮雪国国富民强而不敢直接发作,这一次,晨阳公主再次带着诚意来雪国联姻,天夜,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是跟去年一样,还是遵从皇上的意思,尽快跟晨阳公主成亲?”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