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路上(四)

liren511 2016-06-24 11:49:00 17人围观

  从宝安九围学徒出来没有地方住,就又住在了哥那里,又开始去找工作。在九围的时候,一天晚上和同事去溜冰回来,在路上竟然碰到了以前的小学同学超。超住在我们邻村,和我读了六年小学。初中后,他就出来到处打工了。我过来之前有告诉他,我可能会去深圳,可是忘记问他的手机号码。没想到,在这么大的茫茫人海,竟然也能碰到。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也不怎么大。住在哥那里,整天没有事做,很不爽。就准备转行到服务业,可是我转行太晚了。我在周边问了好多餐厅和服务行业的地方,都已经被放假的学生填满了。然后又去工业区找普工,结果也被南下的打工者填满了。气愤!每当我想做什么,那个事就做不了。怎么还是这么倒霉?真的很痛苦…
  后来跑到了我来深圳时第一天到的那个工业区,还是那个冲压工的工作。因为后来我看师傅玩过冲床了,所以我这次就有了底气去应聘。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顺利?主管只问了我会不会开冲压机,开过多久?我说开过大半年,其实我只看了一次师傅开过。主管竟然没有考我,就直接叫我明天去上班。回去的路上还一直在想,要是明天不会弄,露馅了怎么办?第二天,我就拿着包和一床竹席一个桶子去了公司。主管姓苏,一个看起来40来岁的光头男。他叫我把行李先放到警卫室,下班了再拿去宿舍。然后就把我交给了组长,叫组长给我安排工作。组长把我带到一个很小的冲床旁,问我开没开过?我小声说,“开过。”视乎知道我没有干过,他先坐在冲压机旁拿着一条铜片放在上面冲了几个小铜片出来,叫我看着。跟我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和不能做的危险动作。然后,叫我坐在凳子上拿着一块铜片,又重新教了我一遍怎么做。看我冲了几个出来,他就去其他的机床看去了。旁边一个开小冲床的男孩见组长走了,就跟我聊起了天。男孩叫考,比我小三四岁,是厂里一个老板的亲戚。下班后,组长就叫考带我去6楼的宿舍放行李,再去楼下的食堂吃饭。食堂的大锅饭吃起来还不错,5块钱一个人,两荤两素随便选。十个人的宿舍只住了6个人,我和考头对着头睡在上铺。就这样,终于算是正式开始了在深圳的打工。
  我总觉得从我到处碰壁再被骗到九围做学徒,然后跑了一圈来做冲压工,这一切怎么都好象是被刻意安排了一样?奇怪。并且,在我去那里工作的第二天,隔壁就有一个溜冰场新开张。怎么知道我喜欢溜冰呢?开张的那天晚上,我们正好不用加班,可是一下班就下雨。我跑过去看下雨天有没有人滑冰?哇噻,这么大的雨竟然有十几个人滑冰,第一次看到下雨还滑冰的人,原来比我还疯狂呢。后来雨停了,我就去玩了一会儿。可惜小兵离得有点远,不然叫他一起玩了。后来,每天晚上都加两三个小时班。不过加班费还可以,6块钱一个小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司的效益怎么会有这么好?唉,总之终于安定下来了,先慢慢干着吧。此时,到深圳已有两周了。还不马上工作,暑假就要完了。

  于2009年7月19日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