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一江春水向东流(二)

绫子 2004-03-13 10:04:00 9564人围观

发表评论
  • 绫子 2004-03-24 09:35:52
      先抱抱上面的几位姐姐妹妹,哦,还有一个哥哥,那就握手:)
      
      magda,想起这个催眠我就觉得有意思,在另外一个坛子里,有朋友看完问我,是不是改路子写玄幻了,呵呵,中国的玄学很博大的,让一个千年前的女道士会催眠术我觉得也算合理,是吧:)
      
      草木姐姐,原来姐姐先看了史湘云那篇呀,嘻嘻,那还真要感谢湘云MM呢:)
      
      小狮子,这个耿先生毕竟是出家人,心中改无名利之念,比起俗世中的人来说,就多了一些理解和豁达。她的一些“神迹”能够在正史中留有地位,可见此人的不一般了:)
      
      飘来漫天血,冰凌,小琪,拉拉手,一并拜谢:)
  • 绫子 2004-03-24 10:29:51
      宸璧 <3-22 13:31>
      
      多年的积怨,是不会就这么容易化解的,谁都想风平浪静,无风无险地过日子,但时命运却不会放过在尘世中的人们·
      
      宸璧 <3-22 13:45>
      
      从嘉还是很单纯的啊!遇此情景,只想到要告诉李景,关心他的安危,是个好孩子!若换作宸璧,哼哼……哈哈,看来现代人的思想较之古时之人真是复杂太多了,只有套用一句“人心不古”来自圆其说了,嘻嘻……
      
      绫子 <3-22 14:13>
      哈哈,非常想知道,如果此情此景,换了是宸璧,会怎么做呢?
      
      宸璧 <3-22 18:43>
      只可惜宸璧不是从嘉,从嘉也从来没有争位之心,不难的话,这件事倒是可以利用一番,既使现在不用,将来说不定还大有用处,哈哈。所以说,李煜不适合政治,在乱世之中,女子若要择人而适的,建议选赵匡胤会比较好一点,至少不用做亡国之人。
  • 五月三 2004-03-24 11:43:29
      远在南宁,能读绫子此贴。
      对于重光,却又更多了一些叹息。
      
  • 绫子 2004-03-24 16:15:33
      9、路遇
      
        这日清晨,弘冀循例入宫问侯,进门时,却见李璟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撑着头,看情形已是半醉,眼前虽然摊开一卷书册,却根本没看,只是眼帘低垂,仿佛假寐。
        弘冀走过去,轻唤道:“父皇。”李璟“唔”了一声,头并未抬起,口中含糊的问了句:“是弘冀,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弘冀看他头发略显蓬乱,面上形容憔悴,心中顿时了然,他一边回答着:“卯正二刻了。”一边将自己的外衣解下,披在父亲肩头。
       李璟身子一暖,心头也热热的,他颇有些感动,握了握弘冀的手,目光也柔和起来。弘冀说道:“父皇一夜未睡吧?酒后易受风寒,还是先躺一会儿为好。”
        李璟用手重重抚过自己的面颊,说道:“哪里睡得着?自从公主归省后,我总是觉得心里不塌实,好象要出什么大事一般。”他示意弘冀坐下,再说道:“我一直觉得,芹儿的眼神中,像是藏着什么秘密,让人猜想不透,却又让人心底生寒。”
        他面对弘冀,问道:“以你看来,公主归省到底是为了什么?”
        弘冀琢磨着答道:“公主一直不肯回金陵,想必是担心她离开以后,我们会对杨氏一族不利,如今回来,亦是为了此事。”
        李璟频频点头,说道:“不错,公主曾多次说过,要我释放南吴杨氏全族。唉,她怎么懂得,那些人是到死也不能放的。”
        他话才说完,顿觉失口,想找些话来遮掩,又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显得欲盖弥彰。一时之间,也只得沉默不语,却听见弘冀已接口道:“父皇说得不错,那些人非但不能释放,找到合适的机会,还应该全部诛杀!先帝是南吴的老臣子,又得南吴皇帝禅让,这种事弑杀旧主的事情,自然做不得。父皇却无此顾忌,何不一举永除后患?”
        他看着李璟的惊愕神情,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嫡亲父子,难道也不能说说心里话?”
        李璟对他凝视半晌,终于叹息说道:“弘冀啊,想不到只有你最明白我的心意!”
        两人对坐商谈,直到值守的宫监前来请李璟上朝,弘冀才起身离去。走出殿门,他抬起头,迎着火红的太阳,一抹淡淡的喜色便飘上眉间。
        很显然,李璟今日的这番话,不曾对太弟景遂说过,更不曾对从嘉说过,细细品味时,那些话语中的赞叹与期许,已足够抵消多年来,这对父子之间的芥蒂与不满,或许,从今而后,他的地位也将如太阳般渐渐高升,直到无人替代。
        他站在院子里,心中默默的欢喜了一会儿,面上却仍然平静如水,他自然明白,宫中眼线密布,显得太过高兴,必然遭人猜想算计。
        与以往相比,他更加沉默,几年来身在润州,也让他更加看清了目下的局面。且不说朝中群臣之间一直内斗不止,吴越与后周两大强敌也让南唐腹背受敌。这种时候,只要积攒了足够了军功,必然会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群心推崇的储君。
        他越想越觉得欣喜,便吩咐从人备马,准备到郊外驰骋一番!
        车驾出宫门不远,便与一乘轿子迎面相逢。道路本来就窄,两队仪仗相持而立,谁都没有让路的意思,弘冀心情正好,便对车夫挥了挥手,道:“让他们先过去吧。”
        车夫答应一声,跑去传讯,不多时,又忙不叠的跑回来,悄声说道:“轿子里的人真是找死,非要王爷亲自去道歉,不然他们就不让路。”
        弘冀眉头一皱,问道:“他们是什么来路?”
        车夫懵懵懂懂也弄不清楚,弘冀想了想,便走下车驾,来到轿帘前,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站在轿子旁的侍女说道:“请你家主人出来说话。”
        轿中有低低的笑声,过了一会儿,才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你又是谁?”
        弘冀听那声音又娇又柔,想必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不懂规矩。他也不欲生事,当下负手而立,气度从容,报上自己的封号:“燕王。”
        轿帘忽地掀开,一个盈盈微笑的女子走了出来,说道:“弘冀哥哥,我就知道是你。”
        那少女身上是一件浅藕色的曳地罗裳,面上点了花子,妆容精致,梳盘成飞云髻的秀发上满插珠翠,长长的披帛在风中微微舞动。她见弘冀有些呆怔,“哧”的一笑,走近几步,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问道:“不认得了?”
        她身上有一股熟悉的香气萦绕而来,弘冀努力的抑制住心中喜悦,试探着问道:“你,你是周蔷?”
        对面的女子对他眨了眨眼,问道:“大哥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下怎么这般生分?”
        弘冀大喜过望,一把将周蔷拦腰抱住,凌空转了个圈子,周蔷急忙在他肩上拍了几下,说道:“喂,这么多人看着呢。”
        弘冀闻言,忙将周蔷放了下来,却依然挽着她的手臂,说道:“你的面貌变得太多了,若不是记得你身上的味道,我简直不敢认。”
        他看见周蔷面上微微一红,更加忍不住笑意,只好问道:“你这是要进宫去么?”
        周蔷点了点头,说道:“父亲命我向皇后请安。还让我将几样家常点心送去给皇后品尝。”她说着话,返身到轿子中取出一个金漆彩盒,说道:“大哥哥,先给你吃。”
        弘冀谦让道:“这是周大人送给母后的,我可不敢吃,再说,我一会儿还要去郊外驰马,吃了点心,肚子中不舒服。”
        周蔷眼睛一亮,说道:“驰马好玩吗?你带我去!带我去!”
        弘冀笑道:“你不是要进宫去么?”
        周蔷叹气道:“我才不想进宫呢,是父亲逼着我去的。”她说着话,面上忽然飞起两片红霞,过了一会儿,幽幽说道:“反正我不想进宫去,不想看见他。”
        她拉着弘冀的袖子摇晃,面上带着求恳之色,弘冀哪能拒绝,也只好点了点头。
        登上车辕的时候,却又犯了难,她的裙裾太长太紧,根本跨不上来,弘冀一笑,将她横抱在手,举步上车,又对周蔷的侍女嘱咐了几句,这才吩咐启程。
        周蔷与他并肩坐在车上,东看看西瞧瞧,似乎样样觉得新鲜,弘冀转过头来,默默的注视着她,清风将她身上柔柔淡淡的香气传了过来,令人一阵阵的心旌摇荡,不可遏止。
  • snowhite 2004-03-24 17:29:00
      传说中的1?
  • snowhite 2004-03-24 17:34:06
      本来先看的是绫子同学的广gg,不过没看完,这篇倒是一口气从一看到这里,感觉人物的形象丰满得多,好看~
  • 草木cm 2004-03-24 17:42:55
      他自然明白,宫中眼线密布,显得太过高兴,必然遭人猜想算计。
      
      弘冀大喜过望,一把将周蔷拦腰抱住,凌空转了个圈子,周蔷急忙在他肩上拍了几下,说道:“喂,这么多人看着呢。”
      
      ~~~~~~~~~~~~~~
      似乎对比太强了些!
      
  • 绫子 2004-03-24 18:25:05
      欢迎snowhite:)
      原来是从广GG那里来的,更加欢迎~~
  • 绫子 2004-03-24 18:26:50
      草木姐姐指出的是,前面一段是在宫里,后面一段是出宫不远,也不该这么失态,我改:)
  • 狮子温 2004-03-24 18:56:50
      完了,哥哥要抢弟弟的心上人了,555
      偷偷说声:弘冀你加油啊~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