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一江春水向东流(二)

绫子 2004-03-13 10:04:00 9564人围观

发表评论
  • snowhite 2004-03-24 22:00:40
      多谢楼主了,草木JJ已经在她的帖子里夸俺抢了个状元了:)
      同意小狮子,俺也希望弘冀加油,俺越来越喜欢弘冀了~
  • 绫子 2004-03-25 10:17:04
      大家都喜欢弘冀呀?那从嘉可要哭了,老婆都快被人抢跑啦~~
      
      这次去骑马还没出什么事,后来周蔷和弘冀去西湖玩儿,那时候弘冀才跟周蔷表白来着:)
  • 绫子 2004-03-25 14:04:32
      关于小说的一些引申讨论:
      
      梅香剑雨 <3-23 22:26>
      
      不不不,如果选择赵匡胤,倒不如选其弟赵光义,否则弟占兄媳也未可知。其实选老公真的是一门学问,除非你真的是要爱情胜于一切,不然就真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精挑细选才好。其实我认为古代女子(好女子)托付终身,首要的是看人品和才学,这一点和铜臭泛滥,拜金盛行的现代社会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梅香剑雨 <3-23 22:40>
      
      说实话,我不是太喜欢唐以后的朝代,能让人钦佩的成吉思汗、康熙、顺治全不是汉族,而宋、明都没有什么贤明的皇帝。想汉武帝时“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何等威豪,何等气势!
      
      宸璧 <3-24 13:42>
      
      虽有烛影斧声之千古悬案,但宸璧还是喜欢赵匡胤多一些。前有千里送京娘之义举,不愧英雄,后虽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虽有阴谋,但亦是顺势而行。
      
      梅香剑雨 <3-24 23:14>
      
      千里送京娘的故事确实为人称道,但陈桥兵变却只能说明宋太祖诡诈深谋,事后的杯酒释兵权更是谋略胆识过人,但也看出为人阴险的隐面。称之英雄,实在不妥,金庸大侠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真正的大英雄决不应是这样子的。一点拙见,勿怪!
      
      宸璧 <3-25 08:58>
      
      杯酒释兵权,总比飞鸟尽走狗烹好,至少他还善待功臣啊,比之朱元璋之流是好得太多了。再者赵匡胤的一些政举也是很好的,比如说“不杀言臣”这一条,他的后继者都遵循了,如此苏轼之流才能躲过杀身之祸。“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难道说赵匡胤未做到吗?恰恰相反,他统一了中原,结束战争,避免了百姓流离失所的困境,建立了稳定的社会局面,难道这还不够吗?再说,他对百姓好像也没做过诸如加重赋税之类的劣迹吧?
  • 绫子 2004-03-25 17:58:32
      哈哈,转一篇有意思的文章,稍微整理了一下:
      
      写作之经验
      
      1 所谓“控制字数”
      就是将构思的前三分之一内容,用三分之二的篇幅描述,在用剩下的三分之一篇幅,描述三分之二的构思,则结果刚好与预定长度相当。
      
      2 如何将三千字的构思扩展到三万字
      本来文章中有两个主角——男主角和女主角
      为了让故事多一点波折,路人甲登场了。由于登场了多次,路人甲不但有了台词,居然还有了名字。有了名字的路人甲似乎就不宜再做路人甲,于是路人甲有了自己的生活。为了让路人甲的生活丰富起来,路人乙又登场了……
      如此周而复始的结果是,两个主角到哪里去了?
      PS:楼上的,很有道理哦。
      偶严重怀疑天龙里小段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妹妹,就是金庸凑字数的结果,呵呵。然后,小段无可说了,路人甲萧峰出来了,萧峰的戏多了结果再来个路人乙阿朱出来,然后杀掉。然后拉着出来阿紫,然后拉出来游坦之,再拉出来聋哑老人,再拉出来虚竹呆和尚。然后呢,我们最早出来的主角小段哪去了?
      要是别人就玩完抓瞎了,幸好是金老功力高深,硬是把小段拉上灵鹫宫和虚竹拜个把子,总算把故事给圆回来了。咦,还差个萧峰没交待?没关系,虚竹再下一回山把萧峰拉过来再拜个把子就成了,呵呵呵大师就是大师,不但圆过来了,还得个出人意料的赞誉。
      所以说文无定式,萧峰手里打个太祖长拳之类的也能威力广大,只要功力深,瞎掰也成转成精品。
      功力不到,请勿轻试!
      
      3、如何将三万字压缩成三千字
      把第一段拿来,把最后一段拿来,当中斟酌着挑一些只有男女主角的段落拿来。如果还有多的话,去掉背景,再去掉场景,顶多只剩下对白。基本上大功告成。
      :)
  • snowhite 2004-03-25 21:02:43
      我还以为有新的了:(
  • 沙小琪 2004-03-27 01:01:38
      看完了,翻一下
  • 绫子 2004-03-27 11:57:58
      嘻嘻,谢谢各位:)
      snowhite,今天肯定会更新的:)
  • 草木cm 2004-03-27 23:22:44
      妹妹何时更新,不能说话不算哟!
  • 西风古道石彤 2004-03-27 23:26:24
      绫子,还记得我吗?我是青衣社,前两年在一个论坛互相回过帖子。
      又见到你真高兴。
  • 绫子 2004-03-27 23:33:38
      10、青駹
      
        车驾出了城门,一路向南,来到牛首山下。金陵素有“春牛首,秋栖霞”之说,即言城南的牛首山多是茂林修竹,春日满目苍翠,胜景殊佳,而城东的栖霞山遍植枫树,秋来霜叶摇红,甚得意趣。此时正是早春,牛首山畔新雪初融,偶有新芽嫩叶点缀其间,乍暖还寒的微风,虽带着些微的萧索,充盈着的清新田野气息,也让人觉得精神舒爽。
        弘冀闭上双眸,深深的吸了口气,再张开眼睛时,便侧向身旁的周蔷,含笑问道:“你是自己走下去,还是要我抱你下去?”
        周蔷面上微微一红,嗔道:“弘冀哥哥也会欺负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自己的雍容宫装,广袖轻垂,长裙曳地,怎么看也不似郊游的装束。
        她轻轻咬着下唇,哼了一声,正琢磨着如何下车,弘冀已等得不耐,他单手一撑,从车驾上一跃而下,双足还在半空,已伸臂向周蔷腰间揽去,在她的惊呼声还未飘出时,两人已稳稳的站在地上。
        尽管如此,周蔷已然花容失色,她双手捧着心口,双唇也似失了血色,一双眸子眨了半天,才说道:“你,你吓死我了。”
        这情景,让弘冀想起了数年前,与周蔷在秋千架旁的初见,他的眼中漾过一片柔柔情愫,对周蔷凝视半晌,忽然一笑,轻轻整了整她鬓边的钗环,说道:“你的头发乱了。”
        周蔷却不依,伸足在他腿上用力一踢,眼泪也流了出来,弘冀假装“哎呦”一声弯下身子,似乎颇感痛苦。开始时,周蔷只是自顾自的低头抽泣,哭了一会儿,见弘冀还是一直在揉着脚踝,倒觉得对他不住,轻轻弯腰,问道:“我弄疼你啦?”
        弘冀索性假装到底,面上痛苦神色越发像了,呻吟着说道:“当然啦,我看骨头都被你踢断了。”周蔷连忙坐在他身边,伸出手指,在他小腿上轻轻的按摩,不时抬起头来看他,问着:“还疼么?”弘冀心中怜惜,顺势将她揽入怀中。
        她一愣怔,有些微的挣扎,却听见弘冀说道:“只要你不动,我的腿就不疼了。”他轻轻抚拍着她的背脊,心中觉得好笑:自己这样的个性,几时对一个女子这般伫候颜色?
        一时温香软玉尽在怀抱,也让他觉得满足,可惜好景不长,周蔷忽然叫起来:“弘冀哥哥,你快看啊,马儿,马儿!”
        那是一匹神骏的高大良驹,周身青色,只有面额上才现出白色痕迹,是弘冀的从人将他的坐骑牵了过来。那名从人居然还不识趣的上前奏报,说道:“王爷,马匹已准备妥当了。”
        弘冀点点头,也只好放开周蔷,他走过去轻轻一拍马背,飞身上鞍。马儿嘶鸣一声,昂首人立,在周蔷看来,这景况颇有威风。
        她依在车栏上,对马儿默默注视一会儿,问弘冀道:“这匹可是青駹马?”
        弘冀点点头,倒有些奇怪,说道:“你还懂得相马?”
        周蔷嘻嘻笑道:“我不过是现学现卖罢了,前几日才看见《史记》上说‘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駹马’,说文云:‘駹,面颡皆白’,你这马儿偏巧长得这样,我自然就知道啦。”
        弘冀赞叹说道:“蔷儿,你知道的真多,你若是个男子,也该去考科举,中状元了。我看,若论起学问,也只有六弟从嘉能和你相差仿佛。”
        他提及从嘉时,周蔷面上忽然泛起一片红晕,忽现扭捏之态,弘冀心中奇怪,也莫名的一酸,他伸出手,说道:“你不是要骑马么,上来呀,我教你。”
        周蔷欢呼一声,提着裙子跑过来,弘冀见她裙裾下露出一对凤头履和水红色的裤脚,也只是看着,微笑不语。
        眼看周蔷来到近前,弘冀伸手一捞,将她带上马背,他一手控着缰绳,一手环在她的腰间,不使她觉得太过颠簸,青駹马奔跑起来,她便一直格格的笑,迎面而来的劲风将她的发丝吹得飞扬起来,拂在弘冀面上颈项上,带着温柔的痕痒,与此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也充溢在弘冀心头。
        他一边纵马奔驰,一边在她耳边说着些骑马的要旨,周蔷很是聪明,只说过一遍,她已记住,跑了一会儿,弘冀便将缰绳交给她掌控。
        奔驰中的马儿似乎察觉到换了主人,发出一声低低的嘶鸣,弘冀拍了拍马颈,对周蔷说道:“不要怕,你不怕它,它才不会怕你。”
        周蔷轻轻“嗯”了一声,俯低身子,在青駹马耳畔说道:“马儿马儿好好跑,不许突然老虎跳,要是让我摔一交,哼,今晚不给你吃草。”
        弘冀忍不住大笑,险些从马背上掉下来,他彻底放松了缰绳,双手搂住周蔷不盈一握的纤腰,将头枕在她的肩上,呓语般说道:“不怕,要摔咱们一起摔。”
        这旷野中的奔跑也似带了旖旎情致,周围枯燥的景物也似变得无限优美,弘冀只盼着马儿永远不停,就这么一直跑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他微笑着闭上双眸,仿佛看到了周蔷穿着新娘嫁衣,向他款步走来,轻轻偎依在他怀中,交杯合卺,画眉点唇,从此后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沉浸在如梦幻境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听见周蔷的一声诧异轻呼。睁开眼睛,便看见周蔷在自己的发髻上摸来摸去,满面焦急神色。
        “我的翠玉发钗丢了。”周蔷看见他探究的眼神,话语中便带了哭音:“丢了旁的东西倒不打紧,那只翠玉钗,是我娘亲手戴上的,据说是她的陪嫁之物呢,我回去可怎么交代?”
        弘冀凝目看她,这一番纵马奔驰,她精心梳理的飞云髻已然蓬乱,发上簪着的首饰,恐怕也掉了不止一件,弘冀心想,这周围虽然空旷,却因是皇陵所在,不会有什么闲人,东西掉在草地上,也不会丢了,可是看到周蔷这般着急,却想逗逗她,便故做惊讶状,说道:“哎呀,这可怎么办呢,你丢了重要的饰物,你娘会打你吧?”
        周蔷苦着脸说道:“那倒不会,可是我娘会很生气很生气的罚我去练琴,不许我吃饭。”
        弘冀“哦”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对你娘说,那钗儿是送给我了。”
        周蔷奇怪问道:“好好的我干吗送东西给你?”弘冀想说:“是送给我做定情信物呗。”话到口边,却终于说不出来,他只得微笑了一下,说道:“咱们还是回去找找吧。”
        他牵着马,与周蔷并肩缓行,沿着来时的方向回头寻找,这一路簪环花饰真是拣了不少,却始终没看到那只翠玉发钗。
        一直走回下车的地方,还是不见发钗踪影,这一下,弘冀才真的着急起来,他早将从人遣开,这周围也没有兵士守卫,若是被周围的百姓拣拾了去,只怕真的是找不回来了。
        周蔷在四周细细找过一圈,蓦地坐倒在地上,回头看向弘冀,双眸含了眼泪,说道:“怎么办?”弘冀向四外张望,看见约莫半箭之地处,有个衣衫褴褛的妇人,正对着他们探头张望。
        那名妇人不等他召唤,已经走了过来,问道:“这位公子在找东西?”弘冀点了点头,妇人再问:“是一枝发钗?”
        她这么一问,周蔷也跳了起来,问道:“你见到了?”妇人颔首,背在身后的右手摊了开来,周蔷一看,正是自己丢失的那枝。
        弘冀看这名妇人面有菜色,左臂中挎着一只竹篮,里面似乎是野菜之类,这只翠玉发钗价值何止千金,只要拿去典当,便足够她半世过活。
        他忙取出一锭大银,放入妇人手中,问道:“多谢你了,我今日带的银两不多,你留下名姓,以容来日重谢。”
        妇人笑了笑,将银子推了回去,说道:“小妇人若是为了银子,又何必再此等候?”弘冀一怔,有些感慨,问道:“这附近就是皇陵,你怎么到这里挖菜?”
        妇人叹息不绝,对弘冀述说起来,她原本是常州人氏,因连年征战,丈夫从军半载便阵亡了,她回金陵投亲不遇,也只得先住了下来。一个妇道人家,上有婆母,下有幼子,又不能出门做事,也只好为别人浆洗缝补,换些柴米度日,近来活计短少,家中已无米下锅,她就住在附近,不敢远去,便在周围挖些野菜过活。
        弘冀听了,默然不语,这几年他在润州驻守,也知道吴越与南唐之间,迟早要有一场大战,处于边境上的常州,更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些年争斗频繁,常州城中已渐渐荒疏。
        他虽未表明身份,周蔷却已对妇人说道:“这位燕王殿下,便是驻守常、润二州的大都督。你有什么要求,只管对他说吧。”
        妇人闻言大惊,跪下叩了三四个头,才站起来说道:“小妇人世居常州,只盼着常州安定,我等离乡背井之人能够再重新回去,安居乐业。”
        弘冀看了看他,再转头去,看着周蔷明亮的双眸,说道:“你放心好了,总有一天,我会将吴越军赶出境外,让常州百姓都回到家乡!”
        妇人眼中含泪,再次跪下口中念佛不住,说道:“小妇人替常州百姓多谢王爷!”她一边抹泪,一边慢慢走开,忽然福至心灵,回身说道:“祝王爷和王妃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周蔷大窘,连连摇头说道:“你在说什么呀,我,我可不是。”弘冀却对她点了点头,笑而遣之。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