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秘闻:《挑夫班》

何三刀 2017-02-12 09:37:00 66380人围观

发表评论
  • 骑墙摘红杏ABC 2017-02-13 02:59:34

      
  • 陈沫2014 2017-02-13 03:06:38
      问好。
  • 何三刀 2017-02-13 05:24:07
      2、没有宣判的“罪犯”


      吴一凡所在的三营,驻扎在一座山麓的松树林里,战士们各自挖了掩体,被子一铺就可以宿营,倒也方便。而松树林的隐蔽效果绝佳,敌机就是在山头飞来飞去,如果下面的部队不放枪,它也侦查不到人影。

      前几天,就在这片树林里,还临时搭起了舞台,祖国慰问团给这支前线野战部队上演了一整天的大戏,第一个节目是周企何的《花子骂相》,花子嘲弄官僚,体现了古代的阶级斗争,周扮演的花子骂得痛快之极,四川方言幽默,看得观众满堂喝彩。第二出是陈书舫的《秋江》,她把尼姑陈妙常思凡的心境演得缠绵又细腻,直看得人回肠荡气。第三出是《小放牛》,由青年演员晓艇、晓舫(陈书舫的女儿)载歌载舞的用旧调新词赞美四川改天换地。最后一出是《八仙过海》,表现何仙姑、吕洞宾等仙人和虾兵蟹将大打出手,剧情说明书上说,志愿军就是八仙,打败侵略者的法宝就是全国人民作坚强后盾。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周企何、陈书舫都是川剧名角,在当时是红遍四川的明星,每当他们的戏码上演,万人空巷、一票难求是常态,而他们居然冒着生命危险,亲自来这荒山野岭为前线将士义务演出,确实体现了老一辈艺术家的家国情怀。

      此时,戏台还没撤去,吴一凡却被捆在了戏台前的一棵大树上,等待死神的降临。

      不一会儿,三营营长曾少聪,营副赵东,教导员邹俊才,副教导员王保和,以及各连排级干部,全部围了过来。他们听说吴一凡因打了败仗,要立即被执行死刑,莫不惊诧有加,可是这是团长的命令,谁能反对呢?就是多一句议论,也是不行的。

      虽说郭团长是单独给吴一凡下达的作战命令,曾营长并不知情,但吴一凡毕竟是自己的直接下属,只要枪一响,这小命就没了,而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谁都清楚不过的道理。想来想去,曾营长还是决定拉下脸面,去跟唐排长说情。

      曾营长的说辞抓住了两点,一是吴一凡是自己的下级,他犯错,自己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自己宁愿去找郭团长领处分,而减轻吴一凡的罪责,至少,他罪不至死。其二,就算吴一凡罪该致死,但也应该通过军法处来审判,而不应该不走组织程序,莫名其妙就给毙了。众人立即附和,都说曾营长讲的太对了。

      谁知唐排长是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家伙,作为警卫排长,在他眼里只服从郭团长的命令,假如郭团长喝醉酒下令他去把贾师长干了,保不准他二话不说就要去师部打上几梭子,打不打得过师部的警卫营,那是另一回事。你要认为他这算愚忠也可以,但哪个首长不是喜欢脑子一根筋,对自己达到愚忠状态的警卫人员呢?

      所以,唐排长对曾营长的回复是:屁话少说,闪开,我要执行任务!

      现场气氛紧张得让众人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

      唐排长打开驳壳枪的枪机,走到吴一凡面前,把枪在他脑袋上晃了两下,问他:“吴一凡,团长叫你打胜仗,你却白白搭上了42个兄弟的人命,你这败军之将,死前还有什么话说?”

      吴一凡倒也不惊慌,要知道入朝以来,早已见惯了生死,他说:“我也没啥好说的,只能怪自己无能,枉送了42条人命,来吧,这也是我最好的解脱。”

      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唐排长提枪在手,转到了吴一凡身后,眼睛在目测着他的头颅位置。谁都知道,只要他一扬手,这头颅就永久消失了。

      就在这时,秦参谋突然站了出来,他对唐排长说:“慢。”

      唐排长有点惊讶,但立即关掉了枪机。因为秦参谋已经走到了吴一凡身边。
  • 何三刀 2017-02-13 05:24:58

      吴一凡已经闭目等死,这时耳边却响起了秦参谋的声音:“一凡,你是有妻儿老小的人,还是给家里人留几句话吧,作为老乡,我一定给你带到。”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吴一凡怒目圆睁骂道:“去你妈的秦兆国,到这个时候来装好人?还给我说是老乡?这仗是我要打的吗?打成这样,真的是我安排指挥的吗?团部混蛋让我来背锅,你狗日的不得好死哇!”说完,这个坚强的汉子,竟然脸上挂上了两行泪水。

      没曾想到,挨了骂的秦参谋并未恼怒,他回头对唐排长说:“先别忙,要说这事,团部确实也有责任,我也有责任。这样吧,大家赶快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枪下留人。”

      唐排长也骂了起来:“娘的,团长已经命令执行枪决,还怎么留人?奶奶个熊!”

      曾营长一看这状况,一个眼色,众人立即把吴一凡围了起来,这时唐排长真后悔开枪晚了。

      生姜还是老的辣,曾营长此刻想到,郭团长正在气头上,要他收回成命不可能;要去师部、军部搬救兵,也不可能,远水救不了近火。那么离这里最近,又可能压得住郭团长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慰问团的黄团长。

      他把这想法跟秦参谋一说,秦参谋直叫好!

      于是,邹教导员和赵副营长立即飞奔着去找黄团长,找着了,三人再飞快地找郭团长。郭团长一看到赵副营长和邹教导员,就问小唐怎么还没回来?执行个死刑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吗?

      慰问团的黄团长原来在部队也当过团长,现在是重庆一家大型国企的党委书记,要说军事素养和政治素养,那都是一流的。他微笑着把郭团长拉到一边去,用四川话呱呱唧唧地说了一通,走过来的时候,邹教导员和赵副营长只听到了一句:“这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

      而郭团长对他们二人说:“既然祖国慰问团的亲人们都替他说情,那就算了嘛,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直接把人给我交到师部去,看师部怎么处理。”

      说起来,吴一凡真正的顶头上司是邹教导员,他一听这话,放开脚丫子就跑,传令去了。

      吴一凡就这样侥幸活了下来。不过当夜到师部的时候,他还是被捆绑着的状态。


      (第2节未完待续)
  • 卖血捐导弹 2017-02-13 06:31:07

      
  • 在牛A和牛C之间 2017-02-13 07:55:45
      @何三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 东海闲鸥 2017-02-13 07:57:58
      支持朋友,晚上好
  • 菱花舞 2017-02-13 08:59:45

      
  • 何三刀 2017-02-13 09:55:20
      师部坐落在离团部约二十公里的一座防空洞里,四壁都是用原木垒成的,挂着几盏马灯,墙上挂满了作战地图,门口遮着厚厚的门帘,以防止光线外泄。

      团部警卫排派了一个班把吴一凡押到师警卫营,办了交接手续就算完成了任务回去了,师部的保卫干事小江来给贾师长通报情况,请求指示。

      贾师长想了想,就叫把人押来,他要见一见。

      贾师长对吴一凡来说并不陌生,在好几次的团级干部扩大会上,他都听过贾师长讲话。不过,贾师长铁定是不认识他这个连级干部的,而且,他还是个政工干部。

      贾师长把吴一凡看了好一阵,这才说:“吴一凡呀吴一凡,听说今天下午你差点被毙了?”

      吴一凡点点头:“是的,贾师长。”

      贾师长又问:“如果毙了,你觉得死的冤吗?”

      吴一凡说:“从我打了败仗,白白葬送了42个兄弟的角度来说,一点也不冤!但是,从组织这场作战的角度,我既未请战,而且也不适合指挥作战,却把我放去打了这一仗,我真觉得很冤,比窦娥还冤。”

      贾师长闻言笑了笑,说:“他妈的果然是书生,还窦娥呢,是不是还想遇见青天大老爷啊?”

      见吴一凡梗着脖子不说话,贾师长就示意把他身上的绳子解了,这才说:“教训深刻啊同志!42条活生生的生命让你这无用的书生给灭了,按说啊,就是杀你三回也不为过!”

      一听杀三回也不为过,话到嘴边的吴一凡,瞬间又无话可说了。

      这时,师政治部冯主任接了一句:“就是杀他三回也没用哇,那42个战士已经不能起死回生了嘛。”

      “话是这样说,”贾师长把脸转向冯主任,“老冯,你是管政工的,这个指导员的事就交给你处理吧,既要惩前毖后,又要治病救人,我看最好还是不要当作敌我矛盾处理。”

      “好的,”冯主任扭头对吴一凡说:“随我来。”

      在冯主任住的窑洞里,吴一凡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个一清二楚,冯主任听了半天都没有表态。后来他说,这事看来没有那么简单,团里一定是事先把作战计划报到师里了,不然也不可能炮火准备比平时多了三倍时间;你这败仗表面丢的是郭团长的脸,实际上还丢了贾师长的脸,你懂不?所以要杀你三遍也不为过哇。

      话说到这份上,完全是政工系统内部的口气了,有那么一刹那,吴一凡终于有了“找到组织找到了党”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吃饭打碎了碗、最终却躲过了父母一顿打骂,他的鼻子禁不住感动得有些发酸。

      末了,冯主任告诉他,为了扳回脸面,赢得尊严,你们团今晚正在组织三营策划反攻,一定要在明天天亮前夺回那个640.8高地,争取让慰问团回去前上高地摸一摸我们的红旗。你去警卫营搭个铺休息吧,如果明天捷报来了,你这事就好处理了。
  • 老邪8 2017-02-13 10:32:22
      恭贺新书发表,学习欣赏!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