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秘闻:《挑夫班》

何三刀 2017-02-12 09:37:00 66380人围观

发表评论
  • 丁莉 2017-02-13 21:12:20
      支持
  • 衣宝泰 2017-02-13 22:47:29
      支持佳作!
  • sdhzdmhfszcb 2017-02-14 02:25:31
      支持支持
  • 东海闲鸥 2017-02-14 04:15:49
      情人节快乐,需要灯泡请叫我~~~~我保证安静,只吃不说~~~
  • 谷小中 2017-02-14 06:14:01
      祝贺三刀先生又开新帖
  • 夜青灰 2017-02-14 07:19:43
      晚间支持佳作
  • 巴山牛_渝 2017-02-14 08:21:03
      多才多艺!
  • 何三刀 2017-02-14 08:25:47
      吴一凡坐在警卫营挖的掩体里,迟迟不能入睡,因为前后这24小时,自己所经历的,好像已经有好几个世纪的事情,甚至不像发生在自己身上——对了,用一个词来描述,那就是“恍然如梦”。从党员干部,快要到战斗英雄,转眼却成死刑犯,这会好像又是犯罪嫌疑人,他闹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头脑一直昏沉沉的。

      不过冯主任告诉他,三营今夜会发动反攻,这令他开始专心想这个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希望反攻失败,如果死了更多的人,阵地却没能夺回来,那么可以反衬出,要拿下这个阵地难度很大,似乎这样能减轻自己的责任。可是,他知道去反攻的,一定都是自己熟悉的战友,三营的许多面孔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假如这些熟悉的面孔都变成了血肉模糊、肢体不全的死尸,那又于心何忍啊!他甚至想扇自己的耳光。

      自己一个人的生死荣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他怀着深深的自责,最后还是迷糊了过去。
      天亮了,树林里的鸟儿发出了热烈的歌唱,唤醒了还在沉睡的人。

      对于鸟儿来说,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每一天的生活都值得歌唱,因为它们没有阶级思想和功名利禄观念,只要早起,就有虫吃,有食物就幸福感爆棚。

      人当然不一样了。

      吴一凡揉着惺忪的眼睛,又被人带到了贾师长面前。他不知道贾师长夜里有没有睡觉,这好像是个铁人,眼睛里依旧闪烁着一团火苗。

      贾师长见到他,掩饰不住兴奋,老远就说:“来,来!书呆子,你来看看人家曾营长是怎么打仗的!”他把吴一凡领到作战地图前,拿起指挥棒指点道:“左翼迂回一个排,右翼穿插一个排,正面组织一个排火力掩护,另一个排佯攻,没用一发炮弹,不到两个小时,以13人的代价,全歼美军37人。书呆子啊书呆子,我真的又想把你毙了!”

      吴一凡知道这个打法才是我军经典的战法,大不了攻击部队穿山越岭多跑一些路,可是少流血少伤亡,那才是硬道理呀,这个比啥都有说服力。

      他想说点什么,最终无话可说。

      师部的其他首长都兴高采烈,说这一仗打出了军威打出了水平,祖国慰问团的同志们战地参观的效果一定会很满意,总算可以对后方的亲人们有个交代了。

      “说吧,对这个书呆子怎么处理?”贾师长总算想起,面前这个家伙还在等候发落呢。

      政治部冯主任主管这事,他表态说:“本来呢,初步意见是上报军法处,由他们判。现在三营已经把阵地夺回来了,而且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小吴,再说慰问团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是从轻处理。”

      其他首长都看着吴一凡,师参谋长齐波还说,哎,反正阵地已经拿下了,随便搞一下就算了吧。

      这下大家都把眼光转向了贾师长,贾师长说:“要开会了,冯主任你说,到底怎么搞?”

      冯主任说:“出于爱护青年干部出发,我看还是保留党籍,先解除职务,人嘛,送到军部挑夫班去劳动改造一段时间,以观后效。”

      贾师长只说了四个字:“我看可以。”

      领导们要忙着开会,吴一凡只好退出来,保卫干事小江问他处理结果是什么,他说保留党籍,人先到军部挑夫班劳动改造,以观后效。小江说,保留党籍就好,你到挑夫班好好改造,走吧!


      (第2节《没有宣判的“罪犯”》完)
  • 泡泡糖的春镁 2017-02-14 09:35:49
      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共被俘二万六千余人,其中选择归国战俘大约接近七千人。他们在辽宁昌图归国战俘管理所经过严格审查,大多数被开除党籍军籍,遣返回乡,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
  • 何三刀 2017-02-14 09:39:28
      3、502挑夫班


      每支野战军都有医院,条件比较好的是后方医院,最艰苦的是战地医院。战地医院都是流动性的,一般是跟随先头部队出发,以便及时抢救伤病员,待病情稳定后再转送后方医院疗养。

      战地医院在部队有着崇高的地位,因为从敌人的炮火中有幸活下来的伤员,能不能真正幸存,取决于医护人员抢救的及时性和治疗的有效性。况且,白衣天使们也是冒着枪林弹雨在工作,有时战地医院被敌人包了饺子,这些医护人员身边连根打狗棍也没有,只能束手就擒。

      根据每次战役的规模,军部组织了多个战地医院,而跟随战地医院活动的,总有一支特殊的队伍,那就是“挑夫班”。

      吴一凡被军部机关分配到了502战地医院,由于他的身份是共产党员,之前还是政工干部,所以带他去报到的医院文化干事向春风,一到502挑夫班,就宣布吴一凡为正班长,原来的班长老雕,自动降为副班长。

      说起来,这个向春风只是个副排职,他这样安排吴一凡的工作,当然对吴一凡是尊重的。

      那个叫老雕的副班长,眼神相当阴沉,他紧紧盯了吴一凡两眼,什么也没说,然后专心把手伸进脖子里捏虱子去了,捏到一个,就拿出来,用俩大指姆的指甲盖一挤,发出“啵”的一声。

      而其他的人,看了吴一凡几眼,就当他是空气,别说鼓掌欢迎啥的,连放个屁的也没有。

      吴一凡的帽徽领章,与挑夫班的其他人一样,早就被扯掉了,虽然如此,他觉得既然当了班长,这是一个集体,还是得像个集体的样子。他想,应该开个会。

      于是他把这想法,给带队的向春风说了。

      不料向春风颇有些惊讶的样子,问他:“开会?”

      吴一凡迎着他的眼光,点了点头,说,开会。

      向春风没有表态,去找一起带队的老鲁,说新来的班长吴一凡,要给挑夫班开个会。

      老鲁是战地医院的保卫干事,说白了,他和向春风拿着枪,就是日夜监管挑夫班的,是执法者。紧要关头,比如说挑夫班的人逃跑,投敌,哗变等等,他们都有权利当场将其击毙。

      他问,吴一凡有啥资格给挑夫班开会?就凭你刚给他封了个班长?

      向春风如此这般地给他解释了一番,听了之后,他的神色才稍稍缓解。但真正打动他的,是向春风最后的几句话:“老鲁哇,这帮杂种是阶级敌人,你我24小时监管,也难免百密一疏,保不准啥时就被他们不明不白地弄死了。我们还是要发动群众,多做政治思想工作,真正把他们管好了,感化了,你我不就轻松了,安全了是吗?”

      老鲁想想是这个理,于是点了头,说,那就开会。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