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完美犯罪1:挑战高智商的完美犯罪,一起强暴案的罪恶轮回

姚看江湖 2016-01-16 21:54:00 533172人围观

楼主荣获2015煮酒论史年度十大作者              作品《解密水浒》荣获2015煮酒论史年度十大佳作          



  本书为原创


  01神秘的来电

  邵婷婷仍旧惊魂未定,喘着粗气,战战兢兢地躲在狭小的密室里。傲人的双峰由于急剧的呼吸,像汹涌的波浪一样上下翻腾,幻化出无数个荡人心魄的诱人浪花。

  这让紧贴在她小腹上的那个男人,感到非常的兴奋,两只眼睛在黑暗之中仍然迸发出像狼一样贪婪的醒目光芒,他方才甚至邪恶地想当着警察的面继续完成这场“肮脏的勾当”。

  虽然服务生敲击着墙壁示意他们警察已经走远了,而那个俯在邵婷婷身上的男人也开始往外爬,可是邵婷婷却是半响也没回过神来。

  这倒不是邵婷婷太过胆小,事实上邵婷婷是个非常敢作敢为的坚韧女子,她为了心中的理想,十六岁时就敢一个人独身南下,在鱼龙混杂的KTV做服务生,在歌舞劲爆的迪厅做领舞,二十几岁的她就已经成为高档会所的头牌花魁。邵婷婷的胆子是足够大的,只是这种恐怖的经历,在一周之内她已经经历了三回,这种心惊胆战的高频次煎熬,任谁也无法承受得了。

  回想起方才那一刻,真是他妈的太险了!邵婷婷刚和一个客人进了房间,两人宽衣解带,一番调情,正要巫山云雨,就见墙上的红灯闪烁:警察来查房了!

  邵婷婷从那男人的身上直接就跳到了地上,捡起散落各处的衣服,以快的不能再快的速度铺平床单,拉起那个惊慌失措的客人,一头钻进了房间的秘密隔断之中。

  门应声而开,零乱的脚步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格格的声响,警察的问询伴随着对讲机嗞嗞啦啦的声音,让前一刻还香艳旖旎,激情四射的房间立刻变得像大市场一样嘈杂不堪。

  邵婷婷捂着胸口,暗叫:“好险啊!再慢一步非得被抓个现行!”
发表评论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1:58:29
      这时,有个警察突然朝她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她甚至能够听清那个警察渐行渐近的喘息声,那个警察用手敲了敲墙壁,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然后迅速地蹲了下来。
      邵婷婷心头一紧,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同时感到下身一阵的尿急:“妈的,这次死定了!”

      邵婷婷身下的男人也紧张起来,不住地颤抖哆嗦。

      那个警察仔细地用手摸索着墙壁,突然手指触到了柜子后面的一个突起,他有些惊喜,刚要用力去按,就听有人在走廊里喊:“快过来,这里发现个逃犯!”紧接着走廊里响起了巨烈的撞击声,似乎有人在夺路而逃,所有的警察都冲出了房间。

      邵婷婷这时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噼里啪啦掉了下来,多年积攒的委屈和怨恨在此刻都涌上了心头:我邵婷婷好歹也是学表演出身的,从小在县市的比赛中获奖无数,本该上中戏当明星的,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番天地,成了任人戏虐的玩偶?整天还得担惊受怕,怕得病,怕被勒索,又怕被警察抓!他妈的,都怨那个男人,抛弃了妈妈,毁了自己,天下的男人怎么都那么贱?

      邵婷婷恨得直咬牙切齿。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1:59:51
      当服务生不耐烦的催促再次响起,邵婷婷这才如梦方醒。她整理了一下零乱的思绪,长吁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从隔断里退爬了出来。浑圆的臀部和光洁的脊背在爬行的过程形成一个撩人的姿势,暧昧的灯光映衬其上,充满了荡人心魄的魔力。

      那个一嘴绒毛的年轻服务生本要离去,看到如此香艳的场景,立刻变得两眼喷火,一双眼睛牢牢地盯在那雪白丰满的美体之上。在邵婷婷起身的一刹那,服务生更是情不自禁地重重吞咽了一口口水。

      邵婷婷发觉了服务生贪婪的目光,但她并没有丝毫的害羞和遮掩,反而夸张地打开身体,娇笑着贴了上去:“光看有什么意思,来嘛,姐姐最喜欢你这种纯情小男生了!”
      邵婷婷被熟客们称作“骚挺挺”,胸前的利器就像叶孤城的那招“天外飞仙”,对天下男人有着毁灭性的杀伤力。如今毫无遮拦地冲了上来,只吓得那个服务生面红耳赤,夺门而逃,慌乱之中还险些跌了个大跟头。

      邵婷婷望着那个服务生狼狈的模样咯咯笑道:“小弟弟跑什么跑啊,难道姐姐会吃了?”待服务生完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邵婷婷这才止住笑声,但随即在她妩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的鄙夷:“就凭你还想吃老娘的豆腐,你还嫩了点儿!”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10:10
      邵婷婷挽了挽凌乱的头发,拿起床上的毛巾将身上的汗渍擦净,她也没穿有内衣,直接将紧身连衣裙套在身上,拎起包便往外走。

      那个在密室中被撩拨得欲火焚身的男人,急忙道:“美女,你这是要去哪里?咱们的事——咱们的事还没有做完呢?”

      邵婷婷轻转玉体,抛给那个客人一个飞吻,眨着靓丽的大眼睛,妩媚一笑:“本小姐从此刻开始正式金盆洗手,至于咱们的事嘛——”, 眼神向下一瞟:“先生您就请自力更生吧!”

      说完扭动着漂亮的曲线飘摇而去,只丢下那个男人抱着衣服目瞪口呆地立在了那里。

      邵婷婷走出会所的大门,感觉到一阵的轻松。她的辞职显然不是心血来潮,这一段时间警察扫黄的力度越来越大,让这个曾经因性而闻名全国的城市迅速变得焕然一新,许多藏污纳垢的地方都被一扫而光,即使是这个经常出入名流的高档会所,情势也变得岌岌可危。邵婷婷知道再呆下去,她这个头牌小姐,非得变成头牌扫黄对象不行。可是——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家里还有患病的母亲等着她拿钱呢?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20:52
      “钱,钱,钱!”邵婷婷呢喃着这几个:“要是我现在能弄到一大笔钱该多好啊!”
      邵婷婷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根本就是痴人说梦,“钱难挣,屎难吃”的道理她从小就领悟到了,在这个世界上钱是最要人命的,想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过富婆的生活,还是等下辈子吧!

      邵婷婷嘴里叼上了一支烟,在凌乱的皮包里寻找打火机点烟,却听见手机短信的铃声响起。邵婷婷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扫了一眼,但里面的内容却让她惊愕地将嘴张得大大的,整根烟也掉在了地上:30万,她的账户上被打入了30万巨款!

      难道是我想钱想得出现幻觉了?邵婷婷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没错,是自己的银行卡,上面的的确确被打入了30万元!

      难道是诈骗短信?可是短信确实是由正规号码发送而来!是什么人会莫名其妙给我打30万元呢?

      邵婷婷正在狐疑不决,突然她的电话响起,劲爆的旋律让她不由自住地打了一个寒战。她仔细一看来电提示,正是下午说要给她打30万元的那个电话号码。当时邵婷婷以为遇到了骗子,但这样看来应该是遇到了一个疯子。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33:53
      邵婷婷定了定心神,接通了电话。

      “邵小姐,我想钱你已经收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机械的男声,显然是经过音频处理的。

      “收到了!”邵婷婷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哪位?为什么给我打这么多钱?”对于这样一个对自己的名字、手机号码,银行账户都了如指掌,并且一出手就是30万元的人,邵婷婷告诫自己不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都必须小心应对。因为这种人是她万万得罪不起的。

      “很简单,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你就可以坐享这30万,不,应该说是50万元,事成之后我还会再给你另外打20万元。”

      邵婷婷讶异地问道:“我只是一个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能帮到您什么?”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易如反掌,只要你帮我从一个人手里拿到一件东西,然后再交给另一个人就可以了!”

      “运送毒品!”邵婷婷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可是要枪毙的重罪,我可不干!”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41:55
      “呵呵,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去当人体运毒的工具呢?”

      “那是——那是倒卖国家机密?”邵婷婷脑海里闪过谍战片中的那些情节,这一样是罪不容恕的重罪。

      “邵小姐的联想能力真是强!看来我果然没有找错人,美貌与智慧并举,风骚与下贱同在啊,哈哈——”那人开心地笑着:“放心,不会让你担这么大风险的!这件事情对你来说轻松加easy,而且不会给你带来太多的后患。事成之后,你拿着这50万元远走高飞,过你想过的生活了,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了!”

      一听说不是贩毒,又不是倒卖国家机密,邵婷婷的心顿时轻松了许多,她这种人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为了区区几百元就可以宽衣解带,和陌生男人,甚至是老头上床,对于50万元巨款,她绝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于是爽快地答应道:“好,我答应你,可是我怎么弄到那件东西呢?光佣金就50万,那么这个东西一定是价值连城了,别人会轻易给我吗?”

      那人神秘地一笑:“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那个人不但会给你,而且还会很慷慨地主动送给你!”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45:12
      02血色玫瑰

      凌薇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钟,她满身的疲惫,还有一脸的忧伤,仿佛刚从一种痛苦中挣扎而出。

      凌薇将包随手扔在柜子上,刚要转身去开灯,突然一个黑影冲出来,将她重重地按在墙上,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带着死亡的阴森直顶在她胸口,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低沉地吼道:“那个男人呢?他在哪里?”

      借着洒入屋内的依稀月光,凌薇看到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狰狞的面容上凸着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喷射出地狱般的火焰,仿佛要燃烧了凌薇一般。

      看清了歹徒的模样,凌薇反而不再害怕,她轻蔑地瞟了一眼面前的这个人,声音低沉但却不容侵犯地说道:“朱博文,你又耍酒疯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

      “你tmd和别的男人开房幽会,还不允许我问了?我要宰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朱博文!”凌薇厉声道:“不许你侮辱我的人格!”

      “少给我装纯情,你这贱人明明就是个水性杨花的潘金莲,偏偏装的像个玉洁冰清的小龙女!我要没证据,今晚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朱博文愤怒地将一叠照片甩在了地上,上面都是凌薇和一个男人出入各种场合的照片,只可惜全部都是那个男人的背影和侧身。

      凌薇瞟了一眼地上的照片,满脸鄙夷地质问道:“你跟踪我?”

      “老子才没那闲心!”

      “不管你是怎么得到这些照片的,我就和你解释一次:我和照片上的人没有任何超友谊的越轨行为,现在请放开我!”

      “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事到如今还抵赖,非得抓奸在床,你才肯承认吗?快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不然我杀了你!”朱博文歇斯底里的吼道,刀尖又向前递了一分。

      凌薇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向前一挺,锋利的刀尖立刻穿透了薄薄的T恤刺在了凌薇的身上,殷红的鲜血像血色的玫瑰一样,清晰地绽放在朱博文的眼前:冷艳,孤傲,充满了幽怨。
  • 姚看江湖 2016-01-16 22:51:06
      朱博文显然没有料到凌薇会如此反应,急忙将匕首抽了回来。凌薇的冷傲让朱博文感到了巨大的挫败感,他向后退了几步,发泄似地将刀狠狠地插在了茶几上,然后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

      凌薇并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口,径直走向了卧室,她只想赶快洗个澡,将今晚所有的痛苦和血腥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朱博文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这么晚你究竟去哪里了?”

      凌薇并没有理睬朱博文的问话而是继续脱着衣服,仿佛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团空气。

      女人对男人最具诱惑的时刻,不是在她一丝不挂的时候,而是在她逐渐一丝不挂的时候。
  • 姚看江湖 2016-01-17 00:17:38
      凌薇本身就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即使是冬天裹在厚重的大衣里面,依然难掩她对男人夺魂摄魄的致命杀伤力。所以当她一件件脱掉衣衫,逐次露出雪白如脂的胴体时,可以想象这是多么令人窒息的诱惑场景。

      白色T恤衫像翩翩飞舞的彩蝶一样从凌薇凸凹有致的身上飞落,带动着秀发在空中扬起一道充满撩人意味的黑色波浪。宽松的运动裤在她解开腰带的一刹那,便自动滑到了那双晶莹如玉的脚踝上。紧接着两件浸满女主人淋漓香汗的内衣,划着优美的弧线丢在了雪白的床单上。霎那间,一个散发着成熟女人无穷魅力的诱人胴体,便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了朱博文面前。

      刚才像泄气皮球似的朱博文顿时又来了精神,虽然是夫妻,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凌薇丰腴美艳的身体了,更别说在这片层峦叠嶂的仙境之中跃马驰骋了。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