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刀新作——流氓时代:走出伏虎场的红男绿女

何三刀 2017-04-05 19:55:00 69991人围观

  爱她,就要上她
  不爱,请远离
  不上,必后悔
  爱与不爱从来不是问题
  上与不上又岂止缘分
  爱而不上是骗子
  上而不爱是流氓
  在这个骗子与流氓盛行的时代
  你爱了,你上了
  你才给俩人的记忆
  打下了生命的真实烙印
  ——题记



  1、关于三十五年的情感记忆

  如题,何二刀有一段情感记忆,在心底里埋藏了35年。先说这35年,是个什么概念呢?若放在古代,特别是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它也许就是一个普通部落民的完整生命长度,也就是从生下来不会说话那一刻起,到他临死时不能说话那一刻止,运气不错一生平安,他的阳寿算活了35年,假如没有洪水、地震、灾荒、战争、瘟疫和猛兽的穿插其中纠缠不休的话。当然,按当代科学家们的预测,人的实际生命长度理论上应该是活700岁,因为我们每天吃着残留农药的粮食蔬菜和水果,还有苏丹红、三聚氰胺、各种发泡剂疏松剂保鲜剂抗氧化剂不合时宜地强行通过和储存在我们的体内,鼻孔里不断地呼吸着雾霾黄沙灰尘和车子未能完全燃烧的尾气,房间里充斥着甲醛和游离TDI,脑子和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接收长波短波X射线和各种有线电无线电的辐射甚至是地磁共振的穿透,抽烟喝酒吃肉和熬夜等不良习惯又积习难改,总而言之一句话,人类不断在主动和被动地自杀着,毁灭着,所以对真正能活过百岁的人我们都很羡慕,他们甚至有机会成为政府官员慰问的对象,上电视报纸也很正常。这样说来,35年,就是理想人生的三分之一,而且掐掉了开头和结尾的无用部分,是中间那最黄金年代的人生35年。

  实际上作为一个普通人,何二刀很清楚他活不到100岁,因为他不止一次地宣称:“我如果活到90岁,一定就要自杀。”不同的好事者都会问他:“为啥你活到90岁,一定就要自杀呢?”他曾经对这个问题作过精辟的论述:“90岁,已经不能干活,对社会而言再无贡献。还要消耗粮食和水电气等资源,要占用住房和医疗交通等设施,跟年轻人说话如鸡同鸭讲,跟同龄人说话如对牛弹琴,天天排放的废水废气废渣会污染环境破坏臭氧层增强厄尔尼诺现象,想来想去,唯有一死以谢国人。”

  如此高大上的自杀理由感动了不少听众,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都想跟他自杀,毕竟说这话的时候大家离90岁都还太远,何二刀个性再耿直,也没有当着八九十岁的长者发表过这样的言论,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和听众基本上都是二三十岁的光景。

  看客或听众们都关心何二刀的心理预期年龄是多少?仿佛好拿他的尺度做个人生长度参考。何二刀似乎有一次确切地地提到过这个数值,他的意思是,理想的话,活个70岁,那时还能吃,能拉,能走,特别是也许还能那什么呢?后来《羊城晚报》报导了一则消息,江门警方在拉网扫黄时,扫到了一位阿伯,他被抓了个现行,报纸上对他的照片打了马赛克,以示尊重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但公开报导他的年龄为82岁,似乎又完全没有给这位阿伯留面子。何二刀对这则新闻的看法是,该新闻可以评美国普利策新闻奖,但也可以不参评,最重要的问题是,它启发男人们可以努力活到80岁,因为有阿伯在前面光荣引路,男人们活得有了盼头和理由。

  话说到这份上,读者朋友们应该是明白了,何二刀只所以不想活到90岁,是因为他认为男人活到这年龄,虽然形式上还活着,但在男女情事方面已经加不了油或打不着火,发动机是100%的故障率,那么活的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和价值呢?

  就在何二刀将生命上限从70岁调整到80岁后不久,他看到了一篇关于四川大军阀杨森去台湾后一本故事书,说杨森在92岁那一年,竟然还暗地里由当局安排了个生活秘书陪床,老杨宝刀未老,还当过一夜三次郎,而且用力地给那个17岁的小秘播下了古老的种子,虽然他没能看到开花结果那一天。

  何二刀当然注意到老杨总共只活了93岁,但他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他关注的是一夜三次郎活的有滋有味,这盘马弯刀的技术活看来值得研究和推广。可是台湾和大陆的学术界都没有人就此发表论文,何二刀在网上查不到更多资料,他只能说:“90岁是可以活的,但不要找个17岁的妹妹逞能,这会折寿的,不符合养生学的原理。杨森没能活过百岁,这个17岁少女成了杀手。”

  因此,回到开篇的话题上来,35年的情感记忆,经过粗略分析,约占何二刀当初心理预期年龄的二分之一,后来能占到2.5分之一,也就是他40%—50%的生命长度。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何二刀真的活得越来越长了,只是说他的心理预期越来越长了。

  由此可见,有意的或无意地宣传男人战斗力的正能量,能够激发男人活下去,活得更久,活得更有盼头和激情。
发表评论
  • 何三刀 2015-08-04 14:12:14
      现在问题跟着来了:何二刀把一段情埋了35年,这个数字到底该如何计算,或者说该给读者们怎么交待呢?

      何二刀是何三刀的爹,按理说他的某些问题不会坦率地跟何三刀说,这是明摆着的道理。但是前些天我爹何二刀去市里参加个什么会议回来,明显像打了鸡血,一会在翻过去中学时的毕业纪念册,盯着那些发黄的集体照片痴笑,一会又在登录QQ,在某个女同学的空间相册里不停地浏览,就像猫见了老鼠,露出了想吃肉的尊容。

      何二刀的非常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直觉告诉我,这次所谓的到市里开会,可能有些猫腻,也许顺便还见了某位女同学,甚至做出了不利于我亲娘的事情。但我这只是怀疑或猜测,没有凭据,因此我既无法对爹说什么,也不好对娘说什么。

      何二刀这个经济学“叫兽”最近很是得意,因为他预测房地产会降已经十几年了,一直的走势都是升,市场总是无情地扇他的耳光;搞得他带的研究生有一次在房产展销会上放言房价会降,差点遭到几家房地产公司雇员的殴打。然而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社会上的房子突然真的开始降了,这个事情从几个方面看得出来:

      一是原来炒房团的人,房子压在手里,有跑路的,有跳楼的;

      二是有些搞权力寻租的官员,受贿了房子,现在成了烫手的山芋,想卖卖不掉,想扔扔不掉,搞得跟老婆无情绪办事,跟情人无动力约会,50岁的人,90岁的枪;

      三是有些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或高管,过去在街上横着走,说自己是搞房产开发的,那声音能砸扁购房者的脑袋。现在他们低调得顺着墙根走路,再有人恭维他是搞房产开发的大老板,就等于揭露他欠银行的钱、欠民工的工资、法院天天有他的传票,甚至相当于让他把亲妈弄到街上来脱光展览。

      这些情况市民们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当然我爹何二刀也看到了。看到的情况是相同的,但各人的看法不一样。市民们认为,不法房地产商过去吃太多了,现在肠梗阻屙不出来,难受一下是应该的,挣个肛裂肛瘘不必同情。我觉得这不是同不同情的问题,而是世界上的经济活动,无非是个供求关系平衡的问题;有些三四线甚至五线城市,存量房已经够人住祖孙三代,还在不停地开发,莫非是想把祖宗八代的人都刨出来,让每个人都住二房一厅吗?这明显不符合经济规律。

      何叫兽的看法是:这些情况老子预测和呼吁十几年了,政府要靠土地财政发展,开发商要靠建房子赚钱,银行也趁机来放贷牟利,个个都把刀子对准了没得几个银子的客户,好像老百姓都是唐僧肉,人人得而食之。现在工薪族多数成了房奴、卡奴,三十岁的人六十岁的心脏,这情形是个恶性循环,要治理,得从根上治,让更多的人学经济学。

      我对学不学经济学不那么关心,但我对老爸最近到市里开会到底干了些啥,非常上心。我这么说,并不是是说我不是何二刀的亲儿子,我晓得自己不是路边捡的或充话费送的,我是父母多次合作的偶然结晶。我并没有向亲娘告密的打算,也没有抓亲爹小辫子的心思,坦率说,我对他们那一代人谈情说爱的内幕有兴趣。谁让我爹懒,委托我写了一部《行走在伏虎场上》的小说呢?既然牵涉到伏虎场,我是有足够的兴趣追根求源的。我对自己有信心。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我在废纸篓里捡到了一张草稿纸,展开一看,是我爹手书的一首诗。仔细一看,又不像诗,似乎是他的人生哲学幽思录。我将这张纸抚平,躲到厕所里假装拉屎,而且是严重便秘那种造型,进去了就不出来,埋头对这首属于文学或者属于人生哲学的废纸的散装文字进行了深入研究。我还没有研究透彻,老娘来擂门了,据说她担心我掉进厕所去了。

      当我晕头晕闹眼睛发黑地拉开厕所门的时候,见到亲娘腿都在打颤。腿打颤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我蹲得太努力了,而且太忘我太悠久了。我娘满脸狐疑地看着我,好像我躲在厕所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子大了,就算干了什么不宜让爹娘知道的事倒也不奇怪,可是她突然奇怪我为什么不冲厕所呢?不是需要一点文明素质或隐私吗?我只好说:最近上火,便秘厉害,拉不出来,所以免冲洗了。
      “跟你爹一样,满嘴跑火车的东西,便秘,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着呢,妈,你让我好好研究一下伏虎场。”

      “怎么突然又研究伏虎场了?”

      “是很突然,有了新情况。”

      “啥情况?”

      “没大情况。等我写好了新书,你再慢慢读,啥都明白了。”

      “龟儿哦,你明晓得我不会上网,还喊我到网上读书?”

      “你上不上,网都摆在那里。你上了,你就跟网有了关系,或许你会爱上它。你不上,那么你就永远不要摆弄那网。到底是我上了网,还是网上了我?我心中早已有网,网心中可曾有我?我上网是为了摆脱寂寞无聊,可为什么有时越上网越寂寞无聊呢?”

      我自言自语都说了这一番话,我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听上去有点像绕口令。然而我的亲娘接口道:

      “一样的人,做出个一样的种。你爹昨天在那里念叨,说什么爱它,就要上它,不爱,请远离,不上,必后悔,你俩爷子的语气一模一样。莫非现在的电脑,对你们的吸引力都是一样的大?”

      娘的话一说完,我的脑子如电光火石一闪:

      我爹何二刀的这话,绝对是针对他埋藏在心底35年的情事有感而发的!35年,一个人生命的的40-50%啊。

      我掐着指头一算,我爹14岁上高中,他的情事发生在高二那年,那一年他15岁。光阴似箭,日月如梭,35年过去了,今年他已知天命矣!

      关于他的一切,我早已知道一些,这都是先前拜他让我帮我写小说所赐。现在我越来越好奇了:我爹15岁时就爱上了一个女同学,这些年没怎么多提起,为啥最近去市里开会,就像打了鸡血,而且翻相册、进空间,人在傻笑,眼露春色呢?50岁的时候,爹到底与初恋女友,是上了,还是没上呢?
  • 烟草燃烧的思念 2015-08-04 20:33:43
      何老师又开新帖了啊,不管怎么的,先顶一个,抢个沙发再说。
  • 水中滴月 2015-08-04 21:22:51
      沙发
  • 陈沫2014 2015-08-04 21:32:49

      
      送个美女了。
  • jerrysc 2015-08-04 22:59:21
      先顶了再看
  • 龙展侠 2015-08-04 23:07:14
      必顶佳作!
  • 龙展侠 2015-08-04 23:07:59
      @何三刀 :本土豪赏1个红包(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 龙展侠 2015-08-04 23:08:27
      这头开得好呀,更性情些。
  • 木益生 2015-08-05 00:44:20
      写的好,赞!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