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湾之恋

慕容余华 2010-12-12 21:47:00 59508人围观

发表评论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2:53:06
      
      10
      医院的急诊室门口。夏晖抱着丁美琳冲进急诊室,喊了起来:“大夫,大夫——”
      跟随在夏晖身后的,是女骑警许丹阳,还有许丹阳的同事。刚才就是许丹阳的栗色马不接受陌生人,受了惊吓,栗色马狂奔起来的。
      许丹阳身高一米七九,腰肢婀娜,容貌秀美,在女子骑警大队被誉为“警花”。很多人见了许丹阳,都惋惜她没去做模特,屈了一副好身材。
      丁美琳躺在病床上,大夫查看伤情,做了简单的包扎后,用手提式X光机给丁美琳拍了X光片。
      拿到X光片,夏晖和许丹阳几乎同时急切地问大夫:“大夫,情况怎样了?”
      大夫看了夏晖和徐丹阳一眼:“是小腿腓骨出现一个裂纹,没有骨折。”
      大夫说只是个裂纹,不是骨折,问题不是很大,但回家要好好静养。护士给丁美琳的头缠上了纱布。丁美琳躺在病床上,看着许丹阳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许丹阳倒很大方,伸出手来握着丁美琳的手:“我叫许丹阳,很抱歉,是我不好,没有看护好我的马,让你受伤了。”
      许丹阳这样一说,连夏晖也不好意思起来。
      “是我的错,我不该去骑你的马。” 丁美琳满脸歉意地看着许丹阳,然后又看了一眼夏晖:“这是我男朋友夏晖,我叫丁美琳。”
      夏晖连忙对许丹阳和她身边的同事说:“是我们不好,给你们添麻烦了,还让你们出车送我们来医院,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许丹阳看了一眼夏晖,说:“只要你女朋友伤的不严重,我们也就放心了。当时,那阵式,还真把我吓坏了。”
      夏晖连忙说:“是呀,是呀,幸亏你冲上去,不然真不敢想象是什么后果。”
      大夫给丁美琳的小腿上打了一个夹板,开了药方,夏晖拿着药方去抓药去了。许丹阳问丁美琳:“你们是外地到大连来旅游的游客吧。”
      丁美琳回答说:“我们是从西安来的。”
      许丹阳脸上堆着笑容:“这么巧,我在西安读的大学,去年毕业。”
      丁美琳也笑了:“我是西安理工大学的,你是哪所学校的?”
      许丹阳说:“我是西安交大的。”
      两人正说着,夏晖手里拎着药回来了。
      听完了大夫的医嘱,夏晖弯身抱着丁美琳往医院外走,夏晖突然想起在轮船上跟丁美琳开玩笑说在大连定居的话,就故意逗美琳:“美琳,看来咱俩真要在大连定居了。”
      丁美琳用手捶着夏晖的肩膀:“让你乌鸦嘴,让你乌鸦嘴。”
      许丹阳和她的同事,看到丁美琳受了伤,两个人还在嬉闹,就跟着一起嘻嘻地笑了起来。
      出了医院大门口,许丹阳跑道警车前打开车门,夏晖连忙说谢谢。
      夏晖把丁美琳抱上了车,丁美琳却依旧搂着夏晖的脖子不松手。
      许丹阳问明两人的住处,便发动了引擎,车沿着中山路向旅馆驶去。
      夏晖问丁美琳:“美琳,现在不疼了吧。”
      丁美琳瞪了夏晖一眼:“疼。”
      夏晖挠了挠头:“美琳,看来咱俩暂时是回不去了。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又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你腿受伤,让他们担心,咱得想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嗯,是得好好想想,不然还真不好跟我老妈交代。”丁美琳也觉得跟家里不能说实情,不然老爸老妈还不一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美琳,回旅馆咱俩开个会讨论下吧。”夏晖开起了玩笑。
      “什么会?军委会?还是家务常务会?”丁美琳笑了。
      “当然是家务会。”夏晖笑着回答。
      “会议有决议吗?要举手表决吗?还有谁来主持?”丁美琳问。
      “当然是我主持。”夏晖又笑了起来,
      丁美琳抬手轻轻捣了夏晖一拳:“样吧你,我主持会议,你做书记员。”
      两人闹过之后,夏晖问:“美琳,你现在还疼吗?”
      “疼!”丁美琳故意夸张地说。
      “疼?疼怎么没见你掉眼泪啊?”夏晖问。
      “掉眼泪?我这么坚强的人能掉眼泪吗?”
      夏晖笑了起来:“那你的眼泪呢?”
      丁美琳抬手又捣了夏晖一拳:“我的眼泪在我的泪囊里,我爱流就流,不爱流就不流,你管得着吗?”
      夏晖又贫了:“你冷血啊你?”
      “你才冷血。”丁美琳又是在夏晖的胸膛上一阵乱捣:“让你乱说,让你乱说,看我不捣死你,看我不捣死你。”
      许丹阳在笑,许丹阳的同事也跟着笑。笑过之后,许丹阳说:“你俩别斗嘴了,你们住的旅店到了。”
      车在旅馆门前停下,夏晖抱着丁美琳从车上下来,就见朱小帅从旅馆走了出来。夏晖和丁美琳也都看到了朱小帅,朱小帅连忙走向前,一脸关心地问:“怎么受伤了?”
      夏晖沮丧地说:“从马上摔下来了。”
      朱小帅又问:“怎么样?不严重吧?”
      丁美琳抢过话来,笑着说:“没事,你没看见都没拄拐嘛。”
      受了伤还这么乐观,朱小帅,还有许丹阳和她的同事都跟着笑了。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2:59:20
      
      11
      王语琴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整理文件,手机响了。王语琴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王小姐,我是给你装修房子的设计师,房子已经装修好了,你什么时候方便,约个时间过来验收一下。顺便把尾款交了。”
      “都按照我的要求做了?卫生间的墙是淡黄色的吗?厨房的橱柜安装在第二次确定的地方吗?还有灶台是白色大理石的吗?”
      “你放心,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思做的。”
      “这样吧,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过去,订好了时间再通知你。”
      “好吧。希望你尽量快点。”
      “好的,好的。”
      王语琴朝窗外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了下手表,还有五分钟就要下班了。办公室的其他同事也都在整理文件,准备下班。
      王语琴起身走到会客厅,给男朋友岳勇打电话:“岳勇,刚才设计师来电话,说房子装修好了,让咱去验收,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咱俩一起去吧。”
      “装修方案不是你定的嘛。我最近忙,你去看吧,你满意就成。”
      “忙,忙,忙,你说说你哪天不忙?再忙也要去看看咱们的新房吧。”
      “你也知道的,我们不是要参加斯图加特动画节比赛嘛,你多理解点,等比赛完了,就有时间陪你了。”
      “你就知道你的比赛,这样的话你说了多少遍了?就知道拿这句话来应付我,从来都不知道关心我。”
      “这些天确实很忙。这样吧,你要是23点前不睡觉,那你就在家等我,我加完班,开车过去接你。”
      “行,就是凌晨3点我也等你。”
      王语琴挂了电话,心里有些生气,但又不好发作。
      这时,办公室的同事李萌萌正好路过,听见王语琴的话,就故意探进头来,调侃说:“行,今天晚上老地方见,不见不散。”
      王语琴瞪了李萌萌一眼:“没你插不上话的。”
      李萌萌嘿嘿地笑。王语琴故意逗李萌萌:“我约的是陈百强,你不吃醋吗?”
      李萌萌依旧笑:“不吃醋,有本事你把我们百强勾回家。”
      王语琴说:“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反悔。”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3:03:55
      
      12
      年轻人在一起很容易交流沟通,没说上几句话,大家彼此都熟了。
      朱小帅对许丹阳说:“我叫朱小帅。”
      许丹阳大方地伸出手,说:“我叫许丹阳。大家都叫我丹阳,咱都随意点,以后你也叫我丹阳吧。”
      朱小帅笑着:“这店是我开的,有朋友住店就到我这里来吧,保证便宜。”
      许丹阳嬉笑着:“光便宜还不行,怎么也得给我打个5折。”
      朱小帅拍着胸脯:“行,没问题。别说5折,2折都没问题。”
      安置好丁美琳后,许丹阳和同事开车走了。
      送走许丹阳后,朱小帅转过身对夏晖说:“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就尽管说,别不好意思。”
      夏晖说:“谢谢了,不用,不用。我们能照顾自己。”
      丁美琳倒不这样想,她躺在榻榻米上,眼睛看着朱小帅:“看你也是个挺实在的一个哥们,你留个电话给我们吧,有困难我们就打电话找你。”
      朱小帅说了手机号码,丁美琳存在手机里。朱小帅起身告辞,夏晖送到门口。朱小帅回过头对夏晖说:“就别送了,赶紧回去照顾你女朋友吧。”
      夏晖的心里突然觉得暖暖的,有一份感动像喷泉一样直往上涌,他望着朱小帅的身影下了楼梯,才回到丁美琳的身边。
      夏晖躬下身来,坐到美琳身边:“美琳,我现在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夏晖说着,轻轻把丁美琳那条受伤的腿搭在自己的腿上,给丁美琳当垫。
      丁美琳侧着头问:“想好了跟家里怎么说了吗?”
      夏晖张口就来:“就说咱俩喜欢大连,留在大连工作了。”
      丁美琳想了想说:“理由倒是可以,但总觉得简单了点。我爸说找人帮我安排工作,你也知道的。其实,我真想凭自己的能力出来闯闯。”
      “对,就说出来闯闯。”夏晖说着,伸出手和丁美琳来了个击掌相庆。
      夏晖和丁美琳各自忙着给家里打电话。夏晖走到室外,手里举着电话说:“妈,我和美琳暂时不回去了,我们想留在大连,在大连找份工作,在大连发展。”
      “夏晖,你们怎么这么冲动啊,不行,你赶紧回来,妈不同意你在外面找工作。你在外面,人生地不熟地,妈不放心。”
      “妈,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妈,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夏晖努力说服老妈。
      “不行,不行,你给我赶紧回来!”
      夏晖听见妈很生气的口气,立即就服软了:“好了,好了。妈,你别生气了,我回去还不行吗。”
      “你说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让妈省心。”
      夏晖回到美琳身边,美琳兴奋地对夏晖说:“夏晖,我妈同意我留在大连了。你呢?你家人同意你留在大连吗?”
      “不同意。”夏晖的表情有些失落。
      “一看你哪脸色,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应付几天,等你腿好了再说。”夏晖有些疑惑:“你家里人怎么就这么痛快地同意了?”
      丁美琳笑了笑:“就不告诉你。”
      夏晖心事重重地说:“美琳,咱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咱得租个房子,要是长期住的话,这里太贵了。”
      “你手里还有多少钱?”丁美琳问。
      “3000多点,不另外租房子的话,这点钱花不了几天。”
      “夏晖,你上网去查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夏晖点点头:“晚饭你想吃什么?我一起买了带回来吃吧。”
      丁美琳想了想说:“你自己在外面吃吧,给我带点面包酸奶水果吧。”
      夏晖想逗美琳开心,就笑着说:“要不给你买个猪蹄啃啃吧,以形补形,好好补补你的脚。”
      丁美琳也开起了玩笑:“不要,你想补你的猪脚你自己吃吧。”
      夏晖俯身亲吻了丁美琳,便下楼去了。
      
  • 草莓爱苹果 2010-12-15 03:21:14
      荒凉的沙发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6:40:47
      顶
  • 霍任人 2010-12-15 08:15:24
      :)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8:20:58
      
      13
      李美今天夜班,夏晖下楼时正好与李美相遇。李美还没等夏晖张口,就跟夏晖打起了招呼:“哎,听说你女朋友受伤了,伤的严重吗?”
      夏晖边走边说:“不太严重,严重就住医院了。”
      李美道:“伤筋动骨100天,你买点猪骨头,我们这里有锅,给你女朋友熬点骨头汤喝吧。”
      夏晖停下脚步:“谢谢。我们不打算在这里常住。我们正在找房子,找到了我们就搬走。”
      李美询问夏晖想找什么样的房子。并说自己有个朋友刚刚买了一套新房子,不知道他想不想出租,愿意帮夏晖问问。夏晖表明了自己的境况,说太贵了租不起,只能找个条件一般的房子住。
      李美明白了夏晖想法,就拿起吧台上的电话给陈百强拨起号来,电话通了,陈百强在电话那端说,钱交了,房子的钥匙还没拿到手。
      李美让陈百强帮忙打听谁有空房想出租,陈百强一口答应下来。挂完电话,李美有些无奈地对夏晖说:“我朋友新买的房子,是期房,还没拿到钥匙,等会儿我男朋友回来,让他再想想办法,或许他能帮你们联系到房子。”
      夏晖一愣:“你有男朋友了?看你每天疯疯癫癫的,还以为你没男朋友。”
      李美小嘴一噘:“你什么意思?难道我长得丑没人追吗?”
      夏晖笑笑:“不是那意思,你误会了。”
      李美有些得意地说:“我男朋友就是那个送你们来住店的出租车司机,你看他帅吗?”
      夏晖感到有些意外:“他是你男朋友啊?那你怎么还说他喜欢我女朋友?”
      李美咯咯地笑着说:“我喜欢闹,喜欢开玩笑还不成啊?”
      夏晖故作生气地说:“你就闹吧,不理你了,我出去买吃的去了。”
      李美望着夏晖的背影,喊道:“别忘了给你女朋友买个猪蹄。”
      夏晖转过身,朝李美笑笑。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8:23:24
      
      14
      陈小涛、陈梦娜和爸爸陈宏春,妈妈徐秀兰在家一起吃晚饭。最近徐秀兰总是催促女儿陈梦娜早点结婚,仿佛女儿再不出嫁,就真的嫁不出去了似的。
      饭菜刚摆上上饭桌,徐秀兰就对陈梦娜说:“梦娜,你和孙翔的事别让妈操心了,赶紧定下来,选个日子结婚吧。”
      陈梦娜一听就烦了:“妈,您就别跟着叨叨了,您都叨叨多少回了,烦不烦啊。”
      徐秀兰满脸不悦:“想不让妈烦就赶紧嫁出去,别老赖在家里。”
      陈小涛看到姐姐陈梦娜的脸色有点难看,便说:“妈,我姐她不是不着急嫁人,你也知道,我姐平时工作就忙,孙翔他不是也忙吗?两个忙人,说结婚就能结吗?”
      徐秀兰瞥了陈小涛一眼:“没时间就不结婚了?我和你爸那阵,也没像你们这样麻烦,就你们现在这帮年轻人,这个事那个事的……”
      陈宏春也不爱听老伴絮叨,就说:“孩子的事让孩子自己办吧,咱当老的,给孩子当好参谋就行。”
      徐秀兰不满地看了陈宏春一眼:“你说,孩子的事,你什么时候参谋过?家里家外的,还不都是我自己操心。”
      陈小涛故意嬉笑着:“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家里吃的用的,每次还不都是我去超市采购的。我不去采购,我看咱家吃什么。”
      徐秀兰瞪了儿子一眼,指着饭桌上的盘子饭碗:“这饭是你做的?还是这菜是你炒的?别光说嘴,妈在一天,你们都知道吃现成的,等妈不在了,看你们吃什么?”
      陈宏春听不下去了:“行了行了,说梦娜的婚事,扯这么远干吗?都赶紧吃饭吧,每次吃饭都没个清静的时候。”
      “我吃饱了,你们吃吧。” 陈梦娜把筷子往饭桌上一推,起身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陈小涛抬头看着姐姐离去的身影,一脸茫然。
      陈宏春觉得女儿的男朋友孙翔除了年龄小了一点,其他各方面都很好。在陈宏春心里,儿女的事,儿女自己做主,做家长的尽量少干预,甚至不干预。而徐秀兰却不这样想,她觉得儿女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既然是自己的事,就得事必亲躬,就得当成自己的事来办。
      徐秀兰自然自语地说:“孙翔这孩子,一个人在外,一年也不回趟家,再说也老大不小了,也没见他爸妈催过他个人的事情,他爸妈怎么都不着急?你们说,孙翔不着急,他爸妈也该着急不是?”
      陈小涛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不着急?说不定人家比咱还着急。”
      徐秀兰不同意儿子的看法:“着急也没见他们主动提过孩子的婚事,都是我一遍遍地跟在屁股后面催,好像咱家梦娜嫁不出去似的。”
      陈宏春说:“孙翔他家不是在外地吗?隔的远。隔的近他爸妈早踏破门槛了。”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8:26:34
      
      15
      李美看见朱小帅刚迈进旅馆的大门,就嚷嚷道:“小帅,你可回来了。”
      朱小帅急问:“怎么了?”
      “他们想租房子,你帮帮他们吧。”
      “看你说话,语无伦次,谁想租房子?”
      “就是住在咱店里的客人啊,人家腿都摔坏了,想找个便宜点的房子养伤。”
      “你说夏晖他们啊,等我回头帮着联系联系。”
      “你赶紧帮帮他们吧,怪可怜的。”
      朱小帅走到吧台前,拿起电话拨了起来。一连打了10多个电话,也没找到一处空房子。唯一有空房子的是同学岳勇,但岳勇的房子正在装修,是准备结婚用的,尽管块装修完了,但岳勇也没吐口说想出租。朱小帅想了想还是算了,岳勇结婚的房子,怎么可能出租。
      这时,夏晖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拎着饭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朱小帅放下手里的电话,转过脸看着夏晖:“听说你们想租房子?”
      夏晖点点头:“是啊,我女朋友要养伤,我们住不起旅馆。”
      夏晖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李美朝夏晖喊道:“有时间教我西安话啊。”
      
      
  • 慕容余华 2010-12-15 08:36:55
      
      16
      岳勇还在加班,他们这间办公室里有8个人,每个人都坐在电脑前忙碌着。岳勇看了下手表,已经是21点多了。岳勇这已经是第五次看表了。
      这时,经理韩起走了进来,对大家说:“今天到这里吧,回去好好休息,别累坏了。工作要做,身体也很重要……”
      岳勇抬起头,伸个懒腰:“恋人、老婆也很重要,各位回家好好安抚安抚吧,安抚不好的,就回家准备跪搓衣板吧。”
      众人皆笑,说能享受这样待遇的,也只有你岳勇了。
      大家各自关了电脑,纷纷站起来,嘻嘻哈哈地往外走,岳勇的电话响了,电话是王语琴打来的。
      岳勇接起电话:“喂……下班了,你在家等我,我过去接你。”
      话筒里传来王语琴的声音:“不用你接了,等你接黄瓜菜都凉了,我已经在新房了,你赶紧过来吧。”
      岳勇赶紧应道:“那我马上过去。”
      岳勇收了电话,回头对同事陈永林说:“我去看新房子,今晚你不能搭我车了,自己搭车回家吧。”
      新来不久的同事尹玲玲对岳勇说:“岳勇,你去看新房子吗?”
      岳勇回答:“是呀。”
      尹玲玲笑笑:“你什么时候搬家啊,早点搬家吧,你早点搬家,以后我就能天天顺路搭你车了。”
      岳勇的新房子和尹玲玲的家在一个小区。
      陈永林调笑尹玲玲:“看你急的,今天晚上都搭上车了,怎么还那么急?”
      尹玲玲上前给了陈永林一拳:“我就急,我就急,怎么了?还不让啊?”
      陈永林继续调侃:“人家岳勇有人爱了,你说你急,你急有什么用啊。”
      尹玲玲又连着捣了陈永林几拳:“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说说笑笑,大家下了电梯,来到楼下。尹玲玲上了岳勇的车,陈永林跑了过来,对尹玲玲调侃说:“尹玲玲,岳勇可是情场老手,今晚你要小心失身啊。”
      尹玲玲瞪了陈永林一眼:“滚——”
      岳勇发动了车,驶向了人民路。岳勇对尹玲玲说:“尹玲玲,你没看出来吗?陈永林喜欢你。”
      尹玲玲不悦地说:“喜欢我的人多了,他陈永林算老几啊。”
      “大家都看出来了,陈永林喜欢你,你俩真得很般配。” 岳勇心底里希望尹玲玲能和陈永林成一对。
      “行了,行了,别乱点鸳鸯谱了。大家也都看出来我喜欢你,你能放下你女朋友吗?”尹玲玲说这话的时候落落大方,一点也不羞涩。
      “真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岳勇故意夸张地笑了笑。
      “你现在知道了,那你就拿个主意吧。”尹玲玲半开玩笑,眼神却在观察岳勇的表情变化。
      “别开玩笑了,我和我女朋友快要结婚了。”
      “只要你心里有我,那我就等你。我不在乎你结不结婚。”
      “别傻了,其实陈永林真的很适合你。”
      尹玲玲侧脸看了看岳勇:“我对他没感觉,再说他也没你好看。”
      岳勇故作镇静:“找男朋友别光看外表,要看本质。陈永林本质好。”
      尹玲玲笑笑:“我没发现他本质有多好,整天嘻嘻哈哈地也没个正经。”
      岳勇跟尹玲玲说,他和永林都是十几年的朋友了,知根知底,绝对是个好青年。尹玲玲却坚持自己的观点,第一眼对陈永林没感觉就永远没感觉。甚至对岳勇说,你越说他好,我越不喜欢他。
      “岳勇,我只喜欢你。”尹玲玲看看快到家了,干脆在表白一次。
      岳勇把车停在一处楼前的广场上,对尹玲玲说:“行了吧,别开我心了,到家了,下车吧。”
      尹玲玲下车前扔下一句话:“岳勇,我爱你!我要和你谈恋爱!”
      岳勇坐在车上,心里在也安静不下来,痴痴地望着尹玲玲的身影出神。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