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古镇上演绝世恋情——《青城缘》

朴素大方 2010-07-22 05:08:00 104906人围观

[简介]

民国时期,青城古镇。
孟家少爷失踪六年,孟家少奶奶的娘家将要因此获得五百亩良田,而此时,孟祥河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正文]
  
  
  第一章
  
  1
  
   民国十六年,青城镇,立秋。这一年的秋天,格外地肃穆。
   “孟家的少爷,要回来了。”这个消息,一经传出,旋继搅乱了整个孟家、林家,甚至是整个青城镇。
   孟家的少爷,孟祥河已经失踪了六年。
   想当初,孟家与林家的联姻,轰动了整个青城。
   林家,在青城镇,兴旺了三百年。林家的大门上挂着德昭之家的匾,那是皇帝御赐的匾。林家几代人经营的青城书院,更是青城文化的一种象征。青城镇的年青人,以出身青城书院为荣耀。
   孟家的崛起,在青城镇,不过是百年的历史。
   孟家祖上,原来是林家运送烟丝的筏子客,后来靠着殷情巴结,渐渐做到了筏子头。到了孟祥河的爷爷,孟病虎手里,此人虽然叫病虎,却是个狠角色,他先是用高价买下了林家一户破落子弟的房子,把一只脚踏上了青城镇。
   孟病虎利用这间房开了一家赌馆,引进了江南一带流行的牌九,引诱林家子弟前去参赌。当时,林家的族长性格软弱,约束不住。于是孟家就靠赌馆发了第一笔财。但这些并没有撼动林家在青城镇三百年的根基。真正改变这一切的是发生在咸丰年间那场豪赌……
   那场豪赌,一连赌了半个月。最后三天更是生死大决战!
  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豪赌!到了最后三天,孟家已经输得精光,但孟家不服输,押上了十五条命!而林家想乘胜追击,押上了金银滩的五百亩烟田,还有青城镇的一条街。
   三天三夜中,孟祥河的祖上和林家的祖上,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十乡八里前来看热闹的人把赌馆门前的麦田都踩出一条条路!卖拉面的牛大碗三天里卖出了十几袋面!牛大碗就是从那以后才发起来的!卖麻糖的,卖肉串的,算命测字的,甚至还有给过夜的人租棉袄的! 场面壮观,比过年还热闹。
   三天以后,当林家的祖上从赌馆走出来时,青城镇的格局发生了变化。从原来林家独占鳌头,变成林孟两家势均力敌了!林家有一半的烟行归了孟家,所有的烟田都被孟家拿走了!从此形成犄角之势。孟家控制了烟叶市场和黄河水道,而林家掌握了钱庄和烟丝市场。
   孟家在青城镇的势头,越来越大,而林家,那此豪赌之后,就一蹶不振。
   到了孟祥河父亲孟广海那一代,林家子弟,无心从商。就连当时的林家族长,林奇川的父亲都整日泡在孟家的烟馆。几年下来,欠了孟家一大笔银子。
   林奇川,是林家长房长子。他和孟祥河两个人在青城书院,从小长大。两个人,即是同窗,又是好友,惺惺相惜。他们经常结伴同游,走遍了陇中大小城镇。家里的事情,以及上一代的恩怨,他们知知甚少。
   孟祥河他爹孟广海,为了改变家族筏子客的门庭和名份,指名要林家的大小姐,嫁到孟家,以免去林家欠孟家的钱。否则,就要将林家族长赶出青城镇。
   林府大小姐翠喜,听到外面风言,“筏子客的儿子要睡大户人家的小姐了”,一气之下,吞了砒霜。林府长房夫人,迫不得矣,认了林府老三林天石的女儿林香玉为女儿,代替出嫁。林天石,是林府大老爷庶出的三儿子。他自小胸无大志,终日在林家祠堂干些点灯添油的活计。他知道女儿嫁到孟家,没什么好果子吃,但也无可奈何,更不敢违抗长房夫人的安排。
   林夫人,并不甘心将香玉嫁到孟府,但为了顾全大局,只好闭着眼睛答应。
   孟祥河和林奇川是被骗回家的。孟祥河回到家,就被软禁起来。直到举行完婚礼。
   婚礼过后的第三天,孟祥河就失踪了。
   不久,孟老先生,被儿子的行径,气得吐血身亡。孟老夫人,挺身而出,独掌大权。在老管家曾德厚的扶持下,一边苦心经营家族生意,一边多方派人四处寻找独子的下落。次年,林香玉产下一子,老夫人跟孩子取名叫“孟岸”。希望孩子他爹能够回头是岸。孟岸的降生,给孟府,增添了些快乐。孟岸,更是大少奶奶林香玉全部生活重心。
   林香玉,在林家是庶出,但到底是书香门第培养出来的女子,虽然新婚三天丈夫就一去无踪,但她对孟夫人礼数周到,对下人和气友善,得到孟府上上下下的一致好评和疼爱。孟老夫人对香玉,更是疼爱有加。一来,香玉给孟家生了个大胖孙子,二来,儿子的行为对人家香玉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伤害。
   香玉好孬也是林家唯一的千斤,婚后三天即被孟少爷祥河抛弃,林家怎肯罢休?
   林家逼孟家立下契约,以六年为限。届时,若孟祥河不归,孟家要将一万大洋和金银滩五百亩良田赔给林家。还香玉自由身。一万大洋好说,但金黄银滩五百亩良田,却是当初孟病虎从林家手里蠃回来的,孟家也正是靠着这五百亩田正式在青城镇站住脚,并长足稳健发展起来。那是孟家的祖业!
   六年,约定时日将至。
  
发表评论
  • 苏落樱 2010-07-22 05:17:37
      占沙发,强力插入~~
  • 霓裳丽影舞于今世 2010-07-22 05:22:06
      顶!沙发!
      支持《青城缘》!
  • 霓裳丽影舞于今世 2010-07-22 05:24:08
      ^_^
  • 朴素大方 2010-07-22 05:30:37
      
      谢谢:))))))))))呵呵。每日都有更新。敬请关注!
  • 苏落樱 2010-07-22 05:37:37
      我的回复怎么看不见了~~
  • 那五 2010-07-22 08:42:44
      真闲啊?:)
  • 怀旧船长 2010-07-22 08:46:34
      开船来顶!
  • 我的下午茶 2010-07-22 10:47:36
      写小说啦?NB啊
  • 朴素大方 2010-07-22 20:42:20
      2
      
       秋风肃杀,大地苍凉,漫天残霞中,一个身穿黑绸绣衣的女人,站在奔涌咆哮的黄河岸边。
       黄河中翻滚的浊浪,随时都能把她卷入其中。她丝毫不在意这一切,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水雾弥漫的前方。竖起的衣领托出她粉嫩的腮,俏丽的脸,和一双落寞的眼睛。
       她身后,不远处,传来苍劲的声音: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
       她转身,走入暮色。黄河,在她身后,渐渐地隐去了。
       夜色渐浓,无月无星,枯草丛中,虫声啁啾,使这苍茫的原野,更平添了几分凄凉萧索之意。
       这个女人,就是孟府大少奶奶林香玉。
       经过一段时间的奔波,林香玉,在一套传统格局的四合院门前停下。她看着黑漆漆的大门,面如冷霜,眸子里神情复杂而坚定。六年的时间,也不短了,孟岸从一个小婴儿,长成一个五岁的孩子。而她,也从一个姑娘,变成一个很有风韵的女人。
       气势恢宏的大门洞开。探出一个青衫男子胡子拉茬的脸。
       “少奶奶,您可回来了。老夫人,刚刚又问起您,孙少爷也在找您。”
       “知道了。曾管家。麻烦您跟老夫人说一声我回来了。我先去看看孟岸,再去给娘问安。”
       香玉走入铺满青砖的院子。院子打扫得很干净。但显得有些冷清。
       院子中间,一个姑娘在跟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踢毽子。屋子里的灯光和房檐下挂着的灯笼,将院子照得通亮。男孩的笑声,是唯一的,给这种冷清增添点暖意的元素。
       堂屋门口的台阶上,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只银水烟壶。眼睛却盯着站在门口的女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