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古镇上演绝世恋情——《青城缘》

朴素大方 2010-07-22 05:08:00 10490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21:33
      孟老夫人在前厅,抽着水烟,听着窗外浠沥沥的雨声。心神颇有几分不宁。她也说不上,为什么这样。只是想着刚才樱花的话,想着香玉的神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孟岸是香玉的心头肉,更是她未来的所有的期盼。孟老爷子的早逝,儿子的逃离,更有传言说是孟祥河已被土匪绑票,这一切,让她本来应该安然的晚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她不得不跳到前台打理家族事务。她不相信儿子被土匪绑票了,如果那样,土匪应该有话来要钱。
       猛地,她把水烟袋往桌上一方,“不行,樱花。你还是去把孟岸给我抱过来。”
       樱花领了命,一路小跑来到后院。还没等她敲门,门无声地开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地上一只摔碎的碗。卟嚓一声惊雷。马樱花手一颤抖,惊呼一声:少奶奶和孙少爷不见了!
       她赶紧跑回前厅。报告给孟老夫人。
       瞬时,整个孟府在雨雾中,灯火通明起来。经过一阵折腾,孟府的下人们都举着火把站在院子里,孟夫人站在堂屋门口铁青着脸。
       孟府的管家曾德厚一脸威严,问道:每一间屋子都找过了吗?众家丁齐声答道:是。
       曾德厚又问:大门的锁可曾开过?门房孟保赶紧回话,“回管家,大门钥匙一直拴在我腰上。没开过。”
       曾德厚听了回答,看了冯胖子一眼,“后门呢?”,“后门没有响动。”冯胖子答道。
       曾德厚转过身,有点无奈地看着老夫人,说:夫人你看……
       孟夫人眉头紧皱,“难道她上天入地了不成?”
       马樱花这时跑过来:“夫人!我知道少奶奶是从哪儿跑的!”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25:05
      孟夫人一愣。众家丁簇拥着孟夫人来到后门前,马樱花指着后门上挂的锁,“夫人你看!”
       后门依然关着,但锁已经打开了,挂在搭扣上。孟夫人脸色一变,说道:“冯胖子,这怎么回事?你忘了锁门吗?”
       冯胖子一脸疑惑挠着头,不解地说:“我明明锁上了的呀。”
       曾德厚瞪一眼冯胖子,说道:“德厚失察,请夫人处置。”
       孟夫人急急地说:“现是处置的时候吗?快把少奶奶和孙小爷给我追回来!”
       曾德厚领了命令,率领孟府的家丁举着火把向外跑去。
       一个家丁手里举着一把伞跟在曾德厚后面跑着。街两边的窗户纷纷打开一道缝,露出一双双窥探的眼睛。
       跑在前面的冯胖子突然喊一声:管家老爷你看!众人站住。
       冯胖子手里举着一只小孩的布鞋。嘴里说道:“好像是孙少爷的鞋!”
       曾德厚接过鞋看看,又抬起头望着前面不远处一座在黑夜中显得高大气派的院子,脸变了:林家!
       曾德厚一路小跑,回到府第。曾德厚把捡到的布鞋递给孟夫人,“这是林府门口捡到的。”
       孟夫人脸色倏地一变,嘴里喃喃道,“林家。林家?”
       马樱花站在夫人身后,小声说:“夫人,少奶奶是回娘家了吧?”
       孟夫人呆呆地坐下去,自言自语道,“这么说,她也在算计着日子…… ”
       曾德厚一脸担忧,“夫人,少奶奶是不是林家串通好的?”
      孟夫人直了直身子,说“看来得我亲自出面了,樱花,走,去接少奶奶!”
       马樱花一脸犹豫,道:“夫人,外面这么黑……”
       不等樱花说完,孟夫人斩钉截铁地说:“上刀山也得去!她把孟家的香火带走了!”
       不一会功夫,孟府的下人们举着火把簇拥着孟夫人站在林家门口。马樱花搀着孟夫人站在最前面。火把的火光照亮林家气派厚重但略显衰败的黑漆大门。
       厚重的大门终于缓缓开了。一群家丁手提灯笼,簇拥着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走出来。中年女人身着质地考究剪裁合体的绸衣,线条优雅的脸上是冷漠和傲慢。她是林府大房的夫人。
       孟夫人赶紧躬身施礼:“林夫人。”
       林母用阴冷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着孟夫人,说,“哟,是孟大夫人,怎么串门也不挑个好时辰,你看这天都黑了。”
      孟夫人也顾不了许多,急急地说:“夫人,我是来接香玉和孟岸的。”
       林母眉毛一挑,说,“香玉?她不是早嫁到你们孟家了吗,你咋上这儿来找?”
       孟夫人说:“是这样,她跑了,还带着我的孙子。”
       林母冷笑道,“那是你们的家事,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别说跑了,她就是死了也跟我们林家没关系! ”
       孟夫人压着嗓子说道,“可跟我这个做婆婆的有关系。夫人,你让我进去接她吧。”
       林母根本不理这一套,干脆地说:“不行!你深更半夜如此兴师动众,谁知道你们来干啥!”
       孟夫人说:“兴师动众,说明我在乎这个媳妇!”
       林母突然声音抬高了八度,“你在乎这个媳妇?你在乎她,又为啥让她守望门寡?”
      
  • 南嫫 2010-07-24 09:27:14
      来顶
  • 怀旧船长 2010-07-24 09:27:19
      欢迎美女作家到舞文发表强文,精华推荐。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32:18
      
      哈哈。谢谢大家!:))))))))))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35:55
      
       孟夫人强忍着脾气说道:“夫人,孟家纵有千般不是,我这做婆婆的亲自上门来接她,也该让我进门吧?”
       “进去?林家的门又不是烟馆酒肆,是随便能进的吗?你抬头看看,这门上挂着皇帝赐的匾,德昭人家!不是村妇草民的脚随便能跨的!”林母,丝毫不让步,继续说,“兵荒马乱的,晚上概不会客!关门!”说完,转身,往门里走。
       孟夫人看林母转身往里走,有些急了,高喝一声:“且慢!”
       林母转过身冷冷地说:“怎么,你年纪跟我也差不多,耳就背啦?没听见我的话吗?”
       孟夫人说,“我听见了,别的好说,可我孙子也不见了,他是孟家的独苗苗,我今天非得进去看看。林夫人,你说我不懂规矩也好,上门闹事也好,我都认了!我今天必须要进去接我媳妇孙子!今天没人能拦住我!马樱花,进去!”
       林母也来了气,“姓孟的,我是诗礼人家出身,不会撒泼也不会耍无赖,不过你今天要想进去,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
       两位夫人,将持不下。众家丁,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走过来一个人。他就是香玉的亲生父亲林天石,也是林家现任的族长。
       他,人精瘦,身上的袍子打着补丁,但双眼炯炯有神。林奇川的父亲去世后,他接替其当上林家族长。但族长的实权,落在了林老夫人手里。他,不过是个傀儡。好在,他也无心争权夺势,每日里很安然地在祠堂里,拭灰,添油。
       两位夫人在门口发生争执的时候,他正在林家祠堂里,往每一个牌位前的油灯里添着灯油。听到门口的喧闹,赶紧出来看看。
       林天石走出来:嫂子,就让她们进去搜吧。
       林母气愤地看着林天石,“凭什么?凭她孟家财大气粗是不是?”
       林天石一脸畏缩,“都是亲家,何必剑拔弩张。亲家母请。”
       林母眼一瞪,说道:“不行,就算你是林家的族长今天说了也不算!这个院里住的不止你们一房!我是长房的夫人!我不让进谁也不许进!”
       林天石怔了,轻叹一口气说:“嫂子,她们这样是没道理,可话又说回来,我是香玉的亲爹,我也要讨个清白!香玉深更半夜不见了,万一有个啥我说不清啊!”
       一来二去,林母终于答应孟夫人他们进去找香玉和孩子。但如果找不到人,孟夫人就要给林母磕头谢罪。
       林母派人搬来一把椅子放在门口,她一肚子气坐在上面。林天石一脸担忧地站在一旁。
       过了一会,孟夫人他们沮丧地走了出来。
       林母冷冷地说,“现下该怎么说?”
       孟夫人给曾管家使了个眼色,曾德厚端了个盘子赶紧上前,掀开盘子上的红绸:“林夫人,林老爷,深夜打扰实在抱歉,这点银子给府上压惊吧。”盘子里是码得整整齐齐的银元。
       林天石眼前一亮,“亲家太客气了。”准备伸手接过银子。
       林母冷笑一声,“客气?林老三你也太贱了!她深更半夜带着人上门来寻衅闹事,弄得鸡飞狗跳!这点银子就堵住你的嘴? ”
       “这,这。”林天石停顿了一下,劝道:“嫂子,算了吧,都是至亲……”
       “你给我打住。至亲?至亲有深更半夜打上门来的吗?至亲能让香玉守这么多年的望门寡吗?亏你还是她爹!也是香玉能忍,换谁受得了?早跳黄河十几遍了!”林母得理不饶人地说。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38:52
      
       孟夫人听林母这样一说,脸色当即一变,转过头吩嘱马樱花,“快!去河边找!”又对曾管家说,“再叫人回去拿一千大洋来给林夫人压惊。”
       林母听了这话,更来气,“怎么,欺负我没见过银子吗?告诉你,虽然林家败了,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我也是银子堆里滚大的,不稀罕!我要你照刚才说的话做。磕头谢罪!”
       林家的家丁,挡住了马樱花的去路。
       曾德厚上前,“夫人,我替我家夫人磕头谢罪行吗?”
       林母用余光扫了一眼,说道:“不行,你说起来是个管家,也就是拿算盘的长年,算什么东西!我非要你家夫人磕头谢罪!”
       孟夫人为了让樱花赶紧去河边找孟岸,强忍悲愤说道:“好好好,我就给你下跪。”
       马樱花一把拦住孟夫人,“夫人你干什么?这跪是随便能跪的吗?”
       孟夫人说道:“樱花你别拦我,只要能找回我媳妇和孙子,别说要我跪,要我做牛做马都行。你让开!”
       孟夫人话音未落,突然就听咕咚一声。她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林天石跪在林母面前。他边跪边说:“嫂子,我替亲家请罪行吗? ”
       林母一下子怔住了。说:“林老三你这是干什么?”林天石扭头朝孟夫人喊道,“亲家,你赶紧带人去找香玉和孟岸吧!找到了赶紧捎个信来!”
       马樱花拉了孟夫人的衣角,孟夫人心领神会。赶紧率众家丁,离开。
       林母无奈地叹了口气,冲着林天石说:“林老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说跪就跪,而且替林家的仇家跪!还不快起来!”
       林天石起身,也顾不上掸衣服上的土,低眉说道:“谢谢嫂子开恩,嫂子你消消气。嫣红,快搀你家夫人进去。”
       林母站起来,说道:“我生什么气,我是恶心!林家的男人怎么都这么窝囊?看来靠你们男人是靠不住了,黑蛋!去把她姨她姑都叫来,香玉要有个啥今天就是跟孟家算总账的日子!”
       “嫂子,算了吧。”林天石,还在劝慰。
       林母眼露寒光,冷若冰霜地冲着林天石说:“林老三,你要害怕就去祖宗牌位前添油去!你也只会这个!”说完,头也不回去进了大门。
      
  • 朴素大方 2010-07-24 09:40:11
      
      吼吼吼,休息,休息一会儿。:)))))))))))
  • 虎猫与和尚 2010-07-24 20:31:01
      
       彻杯茶.慢慢看.
  • 朴素大方 2010-07-24 22:57:36
      作者:虎猫与和尚 回复日期:2010-07-25 08:31:01 
        
         彻杯茶.慢慢看.
      
      --早安和尚兄。:)))))))敬请继续关注。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