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高科技战法之间的对撞:老枪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0:59:00 9616人围观

【前言:最近闲得蛋疼,于是开本书,娱乐一下】
  
  
  
  1.
  中原腹地的演习场上,骄阳似火,毒辣的阳光把绿色的植物照射得焉不拉叽,无精打采地趴在地面上,企图躲避太阳的炙烤。远处,高高矮矮的山丘尘土飞扬,硝烟弥漫。蓝军正在进攻红军的阵地。只见几十辆步战车在坦克,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成战术队形突破红军的防御阵地,几个穿插,便把敌人的阵地分割成几大块。天上,几架运输机低空掠过,酣战的阵地上空迅速绽开无数的伞花。蓝军使用了空降兵。他们将几个营的尖锐部队出其不意的投放在敌人后方,堵住了敌人溃逃的路线。
  
  就在昨天早晨,红军首长还信誓旦旦地叫嚷,一定要在019阵地前沿消灭来犯之敌,让蓝军尝尝红军的厉害。红军首长的豪言壮语是有理由的,红军在019阵地与502高地,319高地之间修筑了坚固的工事,挖掘了几道防坦克壕,还布下了500米的雷区。不仅如此,红军后方机场的战鹰早已停在跑道上,磨刀霍霍,蓄势待发,只等一声命下,便冲上天空,对蓝军部队进行狂轰滥炸。红军不光兵强马壮,以逸待劳,而且近几月,红军对内部的指挥系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更新改革,使战场的形势能时时刻刻反馈到最高指挥员手里。红军把GPS卫星定位系统和卫星通讯系统装备到班一级的战斗小组中,最高指挥员可以与每一个士兵通话,可以把最新的战斗命令下达到每一个普通的士兵身上。所以红军首长的自信并不是狂妄,还是有根据的。他们不再是那支不懂现代化作战的农民军队,而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敢打敢拼,擅于山地作战,有着高科技装备的信息化现代化劲旅。
  
  对于红军指挥员的叫嚷,演习导演部也暗暗赞同,他们认为,蓝军虽在先进装备上略胜一筹,但兵力有限,装备有限,想战胜数倍于自己的红军,难于上青天。何况,红军的布防固若金汤,无论从天上,地下,红军早已准备了若干预案,只要蓝军轻易进犯,红军便抓住时机,凭借地形和兵力的优势,反咬一口。
  
  可事情的结果偏偏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蓝军昨晚派出一支只有5人的特种分队,成功渗透到红军防线之内,他们一部分人化妆成无意误入演习场的当地农民,控制住红军的供电系统,另一部分队员则利用夜幕的掩护,割开敌人的电缆线,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连接到红军的信息系统上。今天早晨5点,特种分队同时对红军的电力系统和指挥系统“注入”错误的指令。一时间,红军的电网顿时瘫痪,防空导弹成为摆设。蓝军“黑客”通过指挥系统向红军不断地发出错误的指令。红军指挥员得到蓝军进攻的虚假情报,当机立断,命令三个尖锐团迂回包抄进攻的蓝军,企图把蓝军的先头部队一口吃掉。等红军的包围部队到达指定位置,才发现蓝军进攻的情报子虚乌有。紧接着,红军包括机场的所有情报系统,指挥系统,通讯系统突然瘫痪,电台,电脑服务器,各种控制仪突然起火,各供电系统的变压器也发出噼噼啪啪的燃烧的爆炸声,红军一片混乱。
  
  蓝军趁敌人惊慌失措之机,利用空中与地面的优势,吃掉红军送过来的三个团。而红军此时方寸大乱,顾头不顾尾,只得任蓝军肆意所为。上午8点,蓝军发动猛烈的攻势,势如破竹地攻破敌人的019阵地。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红军坚守阵地的106团,519团苦苦支撑,可面对敌人战机的狂轰滥炸,还有滚滚的铁甲洪流,只得选择撤退。因为红军已丢了三个团,如果再丢两个团,保卫红军指挥部的警卫营,还有保护侧翼的步兵3团那里又能阻挡得了蓝军的攻势?可万万没想到,106团,519团龟缩后,蓝军又在他们的背后丢下了几个营的伞兵部队。这下倒好,前后夹击,红军处于万劫不能复生的境地。
  
  
  
  
发表评论
  •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1:00:37
      2.
      蓝军的坦克团、机步团和空降兵尖锐部队,把红军的106团、519团压迫在方圆不到2公里的狭小地带。无奈之下,106团和519团只好相互协作,共同防守前后夹击的敌军。这里有三个山丘,一个洼地。山丘上树林密布,山洼中灌木丛生,519团据守2个山丘,106团防御其中的一个山丘,还有这片长满杂草荆棘的山洼。这片山洼非常重要,如果蓝军占领了这条长达2公里的低处,则切断了106团和519团之间的联系。因为106团和519团成相互拱卫的态势排兵布阵。
      
      蓝军空降兵在两栖战车的掩护下,向106团冲来。红军有几个战士扛上反坦克导弹,想摧毁敌人的装甲车。可没想到制导系统不能用,急得战士们哇哇大叫。
      “他奶奶的,你们真是一帮笨驴!敌人发动了信息战,摧毁了我们的指挥系统,制导系统,通讯系统,难道不知道?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太娇气了,遇到点啥毛病,就罢工,还不如我们手中的烧火棍!一营长,叫战士们准备火箭筒,无坐力炮,还有手榴弹,专门打蓝军的铁疙瘩!放近一点再打!”106团团长剑晓生望了望身边鼓捣肩扛式导弹的战士,破口大骂。他脱掉迷彩上衣,举起望远镜,观看战场的形势。
      
      蓝军的炮火像雨点一样砸向红军阵地。夹带着树枝,草木的灰土像滔天巨浪一样在106团的阵地上面不断涌起。子弹嗖嗖,炮声隆隆,演习场的上空翻滚着浓浓的黑烟,像人间炼狱令人恐惧。
      
      几辆蓝军的装甲车快速爬上山坡,先是对山丘上的红军进行猛烈的轰击,又快速顺势而下,钻进106团据守的洼地。可能蓝军也发现了这片洼地重要性,不然,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山丘,来进攻这长达2公里的崎岖山涧。蓝军果然是训练有素,伞兵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刚接近长满杂草的洼地,便使用歹毒的“火攻”。9月的演习场,正是枯草的季节,一沾点火星,杂草灌木便熊熊燃烧。蓝军伞兵利用火焰喷射器,组成几道纵横交错的火龙,对洼地的杂草灌木进行焚烧。呼呼呼。洼地立即变成一片火海。
      远处的浓烟中,几名红军战士跳了出来,对准蓝军的装甲车发射了几枚火箭弹。又几声巨响,山上,密林中的红军无坐力炮也对蓝军发出了怒吼。嗤嗤------- 几辆冲锋在前的蓝军装甲车发出刺耳的响声,紧接着,冒出浓浓的蓝色烟雾。这几辆装甲车被演习导演部判定为被击毁。
      
      “冲啊------”
      剑晓生抱着冲锋枪,跳出掩体,对着潜伏的部队大吼。
      红军像潮水一样从树林,壕沟和掩体中涌出,对装备精良的蓝军部队做最后的冲击。
      “报告团长!我们背后的519团已经被敌人全歼,敌人正向我们合围!”作战参谋宗衡跟在剑晓生的屁股后面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向他汇报。
      “他娘的,不用汇报了,到现在这种状况,歼不歼都一样!”
      “那我们怎么办?”白白净净的宗衡再问。
      “怎么办?给老子杀敌啊!”黑胖的剑晓生睁大眼睛,似乎想把他一口吞掉。
      “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宗衡的话还没说完,背后突然冒出了红色的烟雾。他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已经光荣了。
      “妈的!够熊了!”剑晓生用蔑视的眼光扫了他一眼,继续带领战士们向蓝军冲去。荒芜的旷野上,只留下宗衡呆呆发愣。
      
  •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1:03:26
      3
       八叉洼高地。几架对地攻击的蓝军战机不时地在红军指挥部头顶上空盘旋,丢下一连串乌黑发亮的炸弹,将红军的防御阵地炸的七零八落,满目疮痍。
       几个红军战士在树林中跑来跑去,把刚刚运来的59式100毫米高射炮摆弄好。炮兵各就各位,屁股还没坐稳,黑洞洞的炮管便急速转动起来,对空寻找目标。
       一枚航空炸弹从高空坠落,轰地一声爆炸了,大地在摇晃,剧烈的响声震耳欲聋,炙热的气浪掀翻了高射炮,几个士兵像萝卜一样从炮身上滚了下来,狼狈不堪。
       “妈的个巴子!防空导弹、自行高射炮还没这老家伙管用,看来敌人对我们心存忌惮!起来!都给老子起来!把那狗 日的干下来,看它还敢不敢欺负我们?”一个脸庞黝黑,身材魁梧的老兵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摸摸脸上灰尘,朝身边躺着的战友发出呐喊。
       几个战士一骨碌爬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头,把高射炮扶正,加固。
       “目标,9点钟方向,距离800米,开炮!”
       轰轰轰。红军的第一门防空火炮发出了怒吼。
       这标准着红军的防空系统得到了初步的恢复。虽然落后,但有总比无强,让蓝军的飞机不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红军指挥部上空。
       树林中发出噪杂的汽车声。一门门被淘汰的100毫米炮,88毫米炮脱下褪色的炮衣,昂首指向苍穹。
       轰轰轰。
       几十门高射炮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对空倾泻炮弹,组成了密集的防空火力网。
      
  •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1:04:34
      4
      八叉洼的最高处。红军作战指挥部。
      红军司令成枫正对着部下大发脾气,“106团,519团的位置在那里?快告诉我!让他们向后方靠拢,向指挥部靠拢!”
      “报告司令!我们联系不上106团519团!我们的通信系统已经被蓝军黑客破坏了!”一个中校参谋惴惴不安,小声的报告。
      “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联系上106团519团!还有,步兵5团,坦克团,机步团在什么位置?”成枫环顾了一下室内的电子屏幕,对部下下达死命令。指挥部里的电脑屏幕很多,可没有那一台能够正常运转。不仅如此,指挥部的通信系统,情报系统,指挥系统在蓝军黑客的破坏下,统统成为一堆破铜烂铁。所以成枫司令一看到那黑黝黝的电子显示屏,内心便涨满了无名之火。
      
      “首….首长,你忘记了!步兵5团,坦克团,机步团在早上7点,已经被蓝军吃掉了!”那名中校的嗓音低的不能再低了。
      “哦---- 我忘记了!”成枫垂下眼帘,颓然坐在椅子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老成,别急!你是军中的主帅,不能乱发脾气,如果你泄了气,战士们拿什么来拼?自乱阵脚可是兵家大忌!一定要镇定!”作为红军政委的高一鸣及时走过来,拍拍成枫的肩膀,安慰他。
      “谢谢!我知道!”成枫按住高一鸣的手,示意请政委放心。
      成枫摘下钢盔,抹抹脸上的汗珠,一双寒气逼人的眸子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成枫是江南军区红军6师的师长,是一个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兵。在他的带领下,红军6师成为军区有名的硬骨头部队,在军区的几次大演习中,红军6师总能凭借过硬的部队作风,超一流的军事素质,过人的技战法取得胜利。屡屡受到军区首长的好评。前一个月,中央军委主管训练的领导要考核江南军区的训练情况,首次提出要在信息战的条件下锤炼部队。军区领导觉得事关重大,经过细细商量,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成枫的红军6师。陪红军6师磨炼的对手是华北军区白冶训练基地的蓝军旅。这支蓝军部队虽兵力不多,但大名鼎鼎,它的建制是按照西方军队的模式指定的,配备了最先进的雷达,枪支,火炮,装甲车和飞机。
      
      成枫在政委的力劝下,缓解了紧张的情绪,用平和的语气向部下发布命令。
      “一定要搞清楚106团519团的位置!电台联系不上,就派侦察兵去!得不到他们的消息,不许回来!”
      
      “是!”中校参谋立正敬礼,匆匆跑出了这顶宽敞的帐篷。
      “黄参谋长,高炮阵地情况怎么样?”
      “报告司令!高炮阵地已经进入作战状态,他们已经赶跑了敌军的几梯次战机!”黄参谋长站在作战地图前面大声回答。
      “很好!伤亡情况怎么样?”他又问。
      “有小部分的伤亡!但是兵员充足,我们已经和当地的军分区取得了联系,请他们派出预备役高炮团,协助我们防御阵地!”
      “好!好好好!没想到这些退役的武器发挥了大用处!可悲可叹啊!”成枫的眼睛里似乎有某种东西,不停的闪动着,像是在流泪,又像是感动,或兴奋。
      “命令步兵2团,高炮团,警卫营,通通采用有线电话,丢掉那些电台,通讯电脑,卫星定位系统!把他们的电话线给我接到这里!我要时时刻刻了解他们的情况!”
      “什么?把那些高科技的东西都丢掉?那不回到从前了?”黄参谋长失声高叫。
      “是啊!我们正全力修复这些系统!如果丢掉这些高科技装备,战场形势将会更向敌人倾斜!”一名中尉参谋也斗胆发出质疑。
      指挥部内的所有军人都呆呆地注视着成枫。他们认为,首长怕是疯了。
      “哈哈哈!蓝军把我们打回原形!难道我们就不能把他们打到原始时代?让他们的信息系统,作战指挥系统失灵?别忘了,蓝军更依赖这些高科技装备!我们就是不放弃这些装备,敌人也会迫使我们放弃,现在不就是放弃了吗?电台电脑不能用,卫星导航系统不能用,作战、指挥系统不能用,飞机不能上天,防空导弹不能射向敌机,电厂不能供电等等。我这个司令就是聋子的耳朵,完全得不到战场上的情况,是个摆设!”
      
  •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1:06:57
      5.
      白沙河地区,一片茂密的林区,是蓝军指挥部所在地。这里气氛紧张,一派如临大敌的景象。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威猛战士相互穿梭,执行着严密的警卫任务。公路上,几辆轮式装甲车,突击车来回奔跑,他们也在警戒。空中,两架Z--9武装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给这剑拔弩张的战场添上了一种更为热烈刺激的感受。
      
      蓝军指挥部内,声音噪杂,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各作战参谋对下属部队下达最新的作战命令。屋内的正中央,高挂着一块电子显示屏,上面有若干小方块,把战场上的最新形势适时播放在众人面前。
      电子屏幕上显示,蓝军的伞兵部队、装甲车正在围剿红军的106团。战斗打的异常惨烈,红军官兵作风顽强,拼死反抗,誓死不投降,利用个人优良的军事素质不断杀伤蓝军。他们奋不顾身地炸毁了好几辆蓝军装甲车,让身为敌军的蓝军军官目瞪口呆,不禁发出言不由衷的赞叹。
      
      蓝军最高指挥官胡雪飞示意参谋长切换画面,把屏幕上的图像换到卫星作战地图上来。红军的斗志太强大了,连蓝军的指挥员都不得不佩服,他怕这种佩服红军的情绪在蓝军中蔓延滋长,会影响到蓝军作战的士气,给蓝军带来不利的结果。
      
      胡雪飞是一个标准的军人,五十多岁,外貌俊朗,身材修长健壮,浓眉大眼,皮肤黑里泛红,是华北军区有名的“老帅哥”。胡雪飞曾在80年代初参加过南疆边界的保卫战,那时候他是侦察分队的小队长,在他的带领下,我军侦察分队徒步翻越重重大山,潜入敌人的内部,擒获了敌军的一个作战参谋,并带回国内。这名俘虏透露,敌军正集结重兵,企图重新夺回老山。我军当机立断,迅速出兵,捣毁了敌军的这个阴谋,捍卫了祖国的领土完整。胡雪飞在这场战役中功不可没,被军区授予一级战斗英雄。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当时的侦查分队长已成长为我军的高级指挥官,胡雪飞如今已是正师级的军官,肩扛大校军衔,是蓝军的最高指挥员,肩负打磨我军陆军劲旅的重任。
      
      胡雪飞知道切换画面有些龌龊,但他迫不得已。他知道,在这场演习中,作为敌军的他们,只能演好敌人,处处给红军以重创,才能不辱使命。其实胡雪飞内心也为106团的顽强而震撼,而感动。
      
      胡雪飞对蓝军的作战有些不满意,他认为,红军丧失了制空权,信息体系已经瘫痪,情报搜索成为瞎子,蓝军为什么还吃不下这个小小的106团?要知道,106团是一个机步团,装甲车因为电子系统被蓝军破坏,早已抛锚。现在的106团,战力已大打折扣。可以肯定的说,现在的战斗力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而且106团被蓝军团团包围,尖锐的蓝军空降部队和装甲部队为什么啃不下这块硬骨头呢?实在让胡雪飞感到困惑。
      
      胡雪飞思索了一会,觉得围歼106团是当务之急,因为马上就发动总攻,如果蓝军不能扫清战场上的红军残敌,其凌厉的战法就会受到红军的掣肘。
      “命令伞兵大队,要以最快的速度歼灭红军106团,告诉坦克团三营二连张宝强,请他们以猛烈的炮火轰击106团的防御阵地,策应伞兵大队进行冲锋!”胡雪飞对部属发布命令。
      “是!”一名作战参谋从电脑旁站起,大声回答。
      “命令空军,摧毁敌军的高炮阵地!”
      “是!”另一名军官从电脑边站起。
      “命令特种分队,要趁混乱之际,摸到八叉洼高地,破坏敌军的指挥部!”
      “是!”
      “胡司令是想生擒成枫吧?哈哈哈!”听到胡雪飞的排兵布阵,蓝军政委李昊大笑起来。
      “那里那里!这是战场形势所迫!”胡雪飞脸红了一下,有些羞愧。的确,发布这道命令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成枫那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就这点存货,发完了,明天再续】
  • 龙七少爷 2009-11-06 21:24:00
      我用不懈的支持,换取你的成功。
  • xc黑夜独白 2009-11-06 21:45:41
      作者:龙七少爷 回复日期:2009-11-06 21:24:00 
        我用不懈的支持,换取你的成功。
      ----------------------------------
      谢谢,同时也祝福你
  • xc黑夜独白 2009-11-07 10:03:11
      作者:付勇军 著有作品《高度戒备》《高度戒备2》《兵火》《天地粮心》等。
      
      接着来~~
      
      6.
      面对咄咄逼人的敌人,红军重新部署了兵力,并调整了战术,他们才用了老前辈的“游击战”,遇到强敌,便采取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的战术,避其锋芒,专门袭扰蓝军的薄弱地带,让敌人头疼不已。当蓝军的战机来临时,高炮阵地对空射击,蓝军飞机急切的想炸毁它,想扔下密集的炸弹,又发现炮兵阵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当蓝军的装甲车向红军冲击时,红军用一小部分兵力吸引敌军,大部分的士兵却突然出现在装甲车的后面,和蓝军步兵打肉搏战,近身战。让蓝军防不胜防。蓝军官兵在仓促应战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红军的伪装做到天衣无缝的地步,还有这一系列的诡异战法,更是让他们赞不绝口。
      
      红军与蓝军周旋的同时,将步兵3团的兵力部署到指挥部的周围地带,这是他们唯一成建制的部队,也是红军最后的本钱。从外表来看,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红军想保卫最高指挥部,想避免输的太惨。红军的调整暗藏玄机,也正是他们高明的地方,他们想以指挥部为诱饵,伺机给对手反戈一击。
      
      红军放弃了外围的阵地,龟缩在一起,抱成团,增强了抵御蓝军的能力。他们似乎把106团也忘记了,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尖锐部队孤军奋战,却不予任何援手。蓝军看到这种情况,认为红军大势已去,没有还手之力,于是,留下小部分兵力继续围歼106团,主力部队长驱直入,挥师南下,直捣红军的核心地带。
      
      蓝军出动了信息作战群、空中作战群、陆航作战群、特种作战群、战役炮兵群和防空兵群,对红军进行诸多兵种协同的联合火力打击。高空,战机发射导弹,对地面的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低空,数家武装直升机穿云破雾,对红军阵地狂轰滥炸,掩护地面的蓝军部队奋勇前进;地面,蓝色的铁甲洪流浩浩荡荡,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向红军纵深地区奋力开进。
      这是一场信息化高科技化条件下的现代战争。
      也是一场实力悬殊分外明显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中,红军处于绝对的弱势,只有挨打的份,没有还手之力。
      按此态势继续下去,红军将输的一塌糊涂,惨不忍睹。但是,如果真正这么想,那么就错了。战场形势千变万化,每一次行动,每一种战术总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诡异,智慧,残酷,无情,莫测,复杂,死亡,艰辛便是这些细节战术特有的属性。红军在蓝军发动总攻的那一刻,使出了“杀手锏”。此招一出,战局发生了突变,让导演指挥部的首长呆若木鸡,不寒而栗。
      
      
  • xc黑夜独白 2009-11-07 10:04:18
      7.
      红军的“杀手锏”是电磁脉冲弹。
      当天下午4时27分,距离前线300公里的红军后方机场,突然升起了一架老式轰炸机。这架飞机在没有卫星导航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飞进红军防御阵地的上空,在万米高空投放了一枚当量800吨的核电磁脉冲弹。
      演习导演部当即裁决,蓝军的所有战机,武装直升机,雷达,火炮,装甲车,通讯车辆,后勤保障体系等装备立即退出演习。因为在电磁脉冲弹的破坏下,蓝军的这些高科技装备全部被毁坏。另外,战场上,24小时不得有任何电子通讯。这昭示着红军与蓝军的作战方式将回到“原始时代”,没有飞机,导弹,雷达,卫星定位系统,装甲车,以及精确打击的作战方式。
      蓝军眼看胜利在望,正准备乘胜追击,一举歼灭红军,没想到身为红军最高指挥官的成枫突然来了这一杀手锏,这彻底打破了蓝军的战术部署,让蓝军惊慌失措,急成热锅上的蚂蚁。红军分明是以牙还牙,昨夜你发动了不对称的网络战,今天我就给你最重的信息战,干脆大伙别玩高科技了,还是以最原始的方式解决双方之间的纠葛。红军的做法不能说不歹毒。
      
       当载有那颗电磁脉冲弹的红军轰炸机飞到106团的阵地上空时。106团团长剑晓生正率领残兵孤军奋战。蓝军利用武器和兵力上的优势,让106团损兵折将,退守到一座小山上负隅顽抗。
      
      剑晓生手下的兵不多了,只剩下8名战士。这些战士组成防护网,将他们的首长围在中间,不让敌人抓住他。只要团长在,军旗在,106团就没有被打垮。蓝军看见106团即将全军覆没,没有胜负悬念了,于是把伞兵大队调到最前线去,去活捉红军最高指挥官成枫。只留下5辆装甲车对付剑晓生。
      
      5辆装甲车把小山团团围住,一阵炮击,几下扫射,便把保护剑晓生的8名红军战士“打死”。剑晓生怒火焚烧,抓起轻机枪便射。可子弹打在装甲车的车身上,只能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对这些武装到牙齿的铁家伙却没有任何杀伤力。
      
      嗒嗒嗒。
      剑晓生的子弹打光了,懊恼地坐在地下。
      “妈的个巴子!算你们得逞了!可惜这不是真正的战场,不然老子也来一出舍生取义、精忠报国的好戏!那能像现在苟且偷生?”剑晓生黑着脸,瞪着那几辆蓝色的装甲车,眼珠子几乎掉下。
      “剑团长到底是一条汉子,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对国忠诚之心让在下佩服!这等肺腑之言还是留到总结会上去说吧!你现在该做的,是放下武器,乖乖走到我这边来!举手投降!”一名文绉绉,戴眼镜的士官推开盖子,将头露到装甲车的表面。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今让你这样的新兵蛋子教训我!老子揍你!”剑晓生跳了起来,把袖子一卷,想过去揍他。
      装甲车上的士官把手一伸,说:“可别!你现在是我的俘虏,要是在战场上,我早一个点射,就把你打成筛子眼!你老还能这么猖狂吗?”
      “你…….” 剑晓生站住,气得说不出话来。
      呜呜呜。两辆装甲车开到剑晓生的身边停下,跳下三名蓝军士兵,一个貌似排长的少尉彬彬有礼地对剑晓生说:“你老是自己上去,还是我们请你上去?”正说着,头顶上传来一阵飞机的轰鸣声,砰地一声,地动山摇,高空响起一声巨雷,紧接着,一股红色的烟雾在半空中蔓延开来。剑晓生看见那股红色烟雾,眼睛突然放亮,他纵身一跳,靠近那三名蓝军军人,一个蹬腿,又一个扫堂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霹雳手段将三名敌军干倒。
      
      “你!你这是干什么?”
      “报告裁判,红军团长不遵守演习纪律,殴打下级战友了!”
      几个蓝军士兵在装甲车上大嚷。
      
      
  • xc黑夜独白 2009-11-07 11:24:08
      【8】
      附近的裁判看见剑晓生和几个蓝军士兵纠缠在一起,赶紧跑了过来。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戴着“裁判”袖章的中尉发出警告。
      “报告!红军军官违反战场纪律!动手打人!”一名蓝军装甲兵龇牙咧嘴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土,委屈地说。
      “放屁!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剑晓生举起铁拳,又想揍他。
      蓝军士兵一闪,躲到裁判的背后,用手指着剑晓生,继续嚷:“你看,你看,他又要打人了!这完全是军阀作风,以权压人!”
      “你…..” 剑晓生气得翻白眼。
      “行了行了!说说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们继续吵闹,我便上报演习导演部,说你们违反演习纪律!你,先说!”中尉裁判让蓝军士兵先说。
      “这位红军首长被我们活捉了,我让他上车,退出战场,可他趁我们不注意,打倒了我们三个战士!我这里,还挺疼的!”这名蓝军弯下腰,装模作样地揉揉脚关节。
      “我呸!老子当了十几年兵,在演戏中,还没被谁俘虏过?老子被你们活捉了吗?简直是痴人说梦,信口雌黄!”剑晓生朝地啐了一口痰。
      “你这人,怎么不认帐啊!亏你还是个团长!”另一名蓝军士兵蔑视着剑晓生的上校军衔。
      “就是嘛!请裁判查看刚才的录像,我们5辆装甲车还干不过这位英雄团长的凡体肉身?装甲车上蓝军驾驶员大声嘲讽道。
      “别吵了!我知道了!”裁判朝所有人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现在我宣布!蓝军5辆装甲车立即退出演习,15名载员阵亡3名。”裁判垂着头,一边宣布,一边在本子上记下淘汰的装备和人员编号。
      “什么?我们的战车退出演习?难道他一个人赤手空拳击毁了我们这些装备?”所有的蓝军士兵都惊呆了,瞪大眼。
      “笨蛋!再仔细看看你们的车!哈哈哈!”剑晓生大笑。
      只见这5辆蓝军的装甲车,都冒出了淡淡的蓝烟。
      “啊!这是咋了?”
      “不可能啊!”
      蓝军军人乱成一团。
      “刚才,红军在战场上空施放了电磁脉冲弹,演习导演部命令,战场上,红军蓝军所有的装甲车,战机,武装直升机,雷达,通讯电台等装备退出演习!”裁判慢条斯理地宣布。
      “这样啊!”
      “红军早没这些装备了,吃亏的,还是我们!”蓝军军人垂下头,耷拉着脸,哀叹。
      “上校同志!请问您怎么称呼?”裁判向剑晓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是红军106团团长,剑晓生!”剑晓生还礼。
      “剑团长,现在我判决,你被蓝军俘虏了!如果你不服,可以向演习指挥部申诉!但是现在必须执行!你同意吗?”裁判用绵里藏针的语气说道。
      “这个….有点….. 哎!我服从演习导演部的决定!”剑晓生刚才的火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老实点!”几名蓝军士兵从装甲车里钻出来,朝剑晓生吼道。
      “妈的个巴子!算你们狠!”
      剑晓生嚷着,一跛一瘸地跟在蓝军身后,向远处的原野走去。
      “这狗脾气够倔的!呵呵!”裁判摇摇头,笑了。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