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梁换柱》民国黑道小说长篇连载

水间的心情 2016-09-26 18:26:00 147人围观

  第一章 刑满释放

  民国元年,关中杨凌狱典狱长室。
  魏长庚今天没穿官服,一袭麻棉长衫,对襟马褂,肉呼呼的脸上一团和气。
  “老二,今是你出监的时候,这个日程雕爷自然也是知道的。近几天外面不清净,正门的苦力也多了好些。”他端起茶碗细细品啜一番后:“照我说,迟些出也可。”
  “不可。”魏焱直起半躺在交椅的身子:“这个日程,魏赛自然也是知道的。”
  魏长庚捋了捋八字须,沉吟好一会儿说道:“也好,刑期满,谁都不能留你……看天气该有一阵雨,雨大些才好,容易藏身。”
  魏焱扭头望着窗外,天色愈加阴郁,几只游隼低旋浅洄,不禁一阵心潮起伏:禁锢这三年,也沉淀了三年,思虑了三年,过往的人事就像泡在显影水里的照片,慢慢清晰。有关亲人、恩人、仇人的界定,逐渐明了……然而眼前这位表情和蔼的典狱长,想做个归类,却是很难。
  “这的一亩三分地,我可以撒撒野,大门外是雕爷的天下,出去后别活不好,机灵点,别枉我护你三年。”魏长庚说道。
  “为啥?”魏焱感觉心口愈来愈热乎,快离开了,他必须找到原由:“老大,我只是个不上面的小偷,您护我,还认做兄弟,这是为啥?”
  魏长庚起身把黄檀案几上那支线香燃剩的白灰掐断,拍了拍手:“其一,你我乡里乡亲;其二,你的性情合我的脾气。”
  “喔。”魏焱嘟噜了声,觉得口不由心。
  “林家也算是本城望族,几代的累积……咳咳,我很好奇,你们在林家捣腾了什么东西?使得林家一夜散了。”
  来啦!魏焱在心里鄙夷地翻个白眼:憋了几年,到今天才把这响屁蹦出来,真能忍!不过我是个讲究人,起码人家不使诈,不过刑,不玩手段……让我顺顺当当走出来,该谢的还得谢!
  “一箱黄货。”魏焱点燃一支洋烟,深吸一口:“我的那份均一半给您。”
  魏长庚摆手:“错了,你低看了我,黄金我不稀罕。”
  “喔?”魏焱嘟噜了声,觉得意外。
  “如果有簪、钗之类的发饰,留几个给你嫂,她喜欢。”
  “可以,有的全给。”
  哗哗……窗外,酝酿了许久的雨终于瓢泼而下。
  “田公子就在本地,好找,提防魏辰。”说着,魏长庚拾起张公文,捏腔拿调地念道:兹有案犯魏焱,男,现年26岁,因偷窃被判处徒刑3年,现执行期满,准予释放……
  此致。
  “锤子。”魏焱轻啐了一口唾沫。
发表评论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4 13:13:03
      第二章 田公子恬妞

      中街是杨凌城内阔气的商道,地面不是土基,不是卵石,是用一方方青石铺砌而成,每隔几十步有一杆煤油路灯,杆头悬挂油布裱制的球形灯笼,红红的灯笼妆点青色的景,街道算是鲜活好看。
      改朝换代的年份,天灾人祸也多,杨凌城内虽然商贾云集、客流不息,但托钵行乞的花子也是一波波的成了平常事。魏焱头顶豁口的竹笠,裹一条褴褛的麻布,脸上粘着锅灰,手拿瓷钵,佝偻下身子边行边乞。
      经过小食店,便颤巍巍伸手:“老爷,赏口剩饭吧。”
      遇见光鲜的客人,便躬身作揖:“善人,行个好吧。”
      一路下来倒也讨了半个黑馍,几角铜毫子。离环采阁越来愈近,魏焱止步,偎着墙角,将竹笠遮住大半脸,透过缝隙打量四周——环采阁对面茶铺二楼临窗,戴礼帽穿洋服的中年茶客;环采阁左侧半蹲的东洋车夫;环采阁右侧席地而坐的年轻乞丐。
      魏焱心道:牛逼!盯个梢都霸气侧漏,雕爷的手下当之不愧。
      思虑半晌,魏焱缓慢地走到年轻乞丐的跟前,俯下身子:“乞儿兄,您群伙还是独挑?”
      “群伙。”年轻乞丐瞟一眼,之后很不耐烦举手拨开魏焱的身子:“走开,别挡光!”
      “我想入伙,丐头在哪?乞儿兄帮个忙。”魏焱凑近身子。
      吱呀声,环采阁的镂花耳门半开,一个藏青色云衫的公子哥抬步出来,他仰头望望飘着雨丝、阴沉沉的天气,微微邹了下鼻。这位身形高挑挺拔,长得比大姑娘还要水灵的美男,便是此间的主人——田公子。
      魏焱诧异:印象中,他很少在这个钟点出门。
      瞧田公子正过来,魏焱左手按住年轻乞丐的肩膀,“滚……”年轻乞丐恶狠狠的斥骂刚吐出半息,魏焱右手拇指贴住他耳根迅疾一个寸击,乞儿闷哼声,背了气。
      “恬妞。”田公子近身时,魏焱低声唤道。
      田公子瞿然一震,敢这么称谓,杨凌城内掰手指数不过十,不是至亲就是至交,他不可思议地瞅着蹲地的乞丐:“你……”
      “嘘。”魏焱打个噤声,轻声说道:“我是魏焱,别停,这有盯梢,找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哦。”他低低应了句,然后离开。
      魏焱将乞丐的毡帽往下遮住眼帘,将打狗棍塞在他手心,将他另一支手放在自个膝上,不细看,一时半会倒也瞧不出状况。
      田公子手执折扇,款款而行,他七绕八拐走了好些时候,最后步入南街一条偏僻的小巷。魏焱远远随着不敢冒失,在街上溜达了半晌,确定没有异状才跟进小巷。
      田公子在巷子深处一栋青砖瓦房的门口依着。
  • hnswzj432325 2016-09-24 19:36:10
      一直很羡慕像你这样的人,有目标,有追求
      
  • it_dqy 2016-09-24 22:42:33
      加你了,楼主人好亲切呢,决定一直跟你学下去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5 08:53:10
      @hnswzj432325 2016-09-24 19:36:10
      一直很羡慕像你这样的人,有目标,有追求
      -----------------------------
      汗颜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5 09:05:10
      @it_dqy 2016-09-24 22:42:33
      加你了,楼主人好亲切呢,决定一直跟你学下去
      -----------------------------
      不懂了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5 09:22:06
      第三章 田公子的身体


      两人进屋栓门后,田公子甩过来一条湿面巾,魏焱将胶粘的山羊胡扯下,擦把脸,再脱掉满身花子的行当,贴身的短衫长裤倒还洁净。
      “啧啧……”田公子咂嘴,围着魏焱绕一圈,戏谑道:“长膘了嗬,肤白了嗬,梁上君,您蹲的是哪门子班房?”
      魏焱说道:“哥哥享不得福,这越苦越长身子。”
      “呵呵,可怜的赛赛妹妹,以为你这一去是十八层地狱,生死两难,若见你这付精气神,不知她该笑、该哭……”田公子收拢折扇,正色道:“雕爷寻你,掘地三尺,你不远走高飞,反到这里晃荡,想要祸害我么?”
      “魏赛应该来,可她一直没来。”
      “你应该去死!”田公子嗓子偏中性,暗暗略带嘶哑,声线内天生有一种慵懒的暖,而此刻他真火了,语气尖锐、冰冷:“最烦你这付理所当然的憨样,鬼鬼祟祟过来搅和本公子的兴致,就为这个?你怎么一直不死!”
      “恬妞……”
      “怎么说话!”田公子训斥道。
      “喔……田公子,搅和之罪,你说咋赔就咋赔,绝不还价……这个,魏赛的消息,还请您万万告知。”魏焱觍着脸。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5 10:11:46
      “不知道!”田公子抬腿就走。
      魏焱急忙拽住他的一只手腕,‘啪’田公子的扇柄弹出2寸蓝汪汪的锋刃,他拧身,挥扇朝魏焱的肩膀削去。
  • beibei02448 2016-09-25 18:34:53
      楼主,可以关注我吗?
      
  • 水间的心情 2016-09-26 18:26:28
      一路谢谢朋友们的关注,文章天涯不让更新了,怪哉,自问这文不黄不黑不犯规,后面写得都挺正能量的,竟然审核不过,也是醉了。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