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矮矬穷的爱情》——底层小人物的情感挣扎

吴乾文 2017-02-07 22:15:00 32660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本邪源 2017-02-24 11:18:23
      为何不为每个章节取标题?
      
  • 何三刀 2017-02-24 19:30:17
      @吴乾文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 龙七少爷 2017-02-25 03:41:41
      好
  • 吴乾文 2017-02-25 04:37:59
      当时正好打地基,地面挖出一个巨大的坑,木板向下搭条路,道路曲曲折折,坡度既长且陡。人走在上面,得格外小心,不仅要控制好车身,留心车轮别滑出板子;又要注意木板接缝处冒出的铁钉,避免绊着脚;还要掌握好技巧,适应路面起伏不平。

      在一个拐弯处,车子往前冲,我一惊,便赶紧立住脚,双手死死拉住车把,屁股和大腿用力后弓,想稳住车子。但由于车身太沉,下滑力度大,我反被车子拽着,急速向前移动。慌乱中,我的脚又被一根铁钉绊住,身体一歪,车子便失去平衡,滑出木板。当时我双眼迷蒙,被汗水浸透,影影绰绰中,看见车把倾向一边,车身随即倒扣下去,两只黝黑粗大的轮子,对着空气不停旋转。一块砖在颤动的木板上,高高弹起,重重砸在我的脚上。我弯腰抱住脚,发现左脚已血肉模糊,大脚趾甲当场被砸掉。现场没有药物包扎,我只好咬住牙,用女工递来的卫生纸缠紧伤口,坚持到下工。那天下午,烈日炎炎,整座城市宛如一个巨大蒸笼。人类的同情与怜悯心,被滚滚热浪蒸干。大地随着搅拌机的轰鸣声,不停地震颤。挥汗如雨的身影来去穿梭,仿佛是被怒吼的机器,撕碎的一地残渣。
  • 本邪源 2017-02-25 07:10:02
      嘿嘿嘿嘿嘿…
      
  • 苕之 2017-02-25 09:41:11
      继续来顶
  • 本邪源 2017-02-25 10:49:41
      @本邪源 101楼 2017-02-25 20:10:00

      嘿嘿嘿嘿嘿…
      —————————————————
      你要等待那方人?
      
  • 吴乾文 2017-02-25 23:56:48
      然而,这还不算完,那天下午的脚伤,注定要为我当天夜里的屈辱,埋下伏笔,让我对人世的险恶,刻骨铭心。

      当天晚餐后,包工头宣布通宵加班,地点是另外一块工地,由于距离较近,大家全部走着去。他同时强调,所有人都必须去。或许因为一直活动,无暇他顾,整个下午,我并没有觉得脚有多疼。反倒是晚餐时歇了会,待到动身出发,才发觉左脚肿的像个充满淤血的馒头,脚趾头一挨地,便龇牙咧嘴,疼痛难忍。我试着走了一段路,感觉整只脚,仿佛被一根根钢针狠狠扎下去似的,先是锥心的疼,冷不防全身都痉挛起来。便又一瘸一拐地返回,在砖垛旁席地而卧。
  • 吴乾文 2017-02-26 00:00:00
      朦朦胧胧中,我做了个恶梦,梦见一个嗜血魔鬼,张牙舞爪地闯入,张开血盆大口,一下便咬住我受伤的脚,吓的赶忙睁开双眼。就见包工头怒冲冲地站在面前,对着我破口大骂。那神情,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又是跳,又是叫,又是咆哮,好像我没去加班,就是冒犯了他不可违忤的天威,就是十恶不赦,就是无可救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一样。我赶忙解释,因为身体受伤,行走不便,实在无法加班,同时哆哆嗦嗦地伸脚给他看。他晃了晃手中电筒,一道刺眼光芒从我脸部移到身上,最后落在血肉模糊的脚上。他不仅骂的更凶,而且直接让我滚蛋,并恶狠狠地说,这里是他的地方,我不能在此睡觉,必须立即走人。

      说实话,近三个月来,我逐渐看清他的本性:冷酷、贪婪、狡诈、唯利是图。但是,我并不了解这样一个“包工头”,究竟可以冷酷到什么程度。或许因为脚伤,我对他而言,再也没有了利用价值。于是他冷酷的一面,便赤裸裸地展现出来。就见他双手插在腰间,两腿叉开,凶神恶煞似的站在砖垛旁边,挺着肚子,瞪着眼睛,嘴角上撇,看上去又傲慢、又是喘、又是恼。马路上,一辆摩托车迎面驶来,车载音响循环播放着歌曲《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苍凉的旋律在耳边呼啸而过。车灯划破夜空的瞬间,也照亮他狰狞表情,在漆黑夜色中,越发显现出恶魔本来面目。我站起身,在他阴鸷的目光逼视下,一瘸一拐地走入黑夜中,身后的夜色如同一个巨大浪头,将我吞没。
  • 龙七少爷 2017-02-26 02:57:08
      看之爽心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