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啸都市--反传统的另类刑警

大野孤行 2016-09-03 02:25:00 4944人围观

发表评论
  • 大野孤行 2017-01-27 01:40:56
      第二天凌晨,剑飞一个人悄悄来到临河小区,深夜的临河小区万籁俱寂,只有楼间的小树披着月光随风微动,树叶发出悉索的呻吟,影绰中剑飞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穿梭,仿佛深海中游动的一条鱼,当剑飞来到方静住的那栋楼附近时,蹲在路边的一辆车后观察着黑夜中的楼宇,方静的住处在四楼西室,此时剑飞双眼如电般仔细盯着三楼西室的窗户,观察一会后剑飞扭身钻进了旁边一楼住户搭的一个简易下房旁,用耳朵仔细捕获着任何一丝微小的声音。
      1个小时候,剑飞来到常明他们监视的地方,轻敲了两下门后,常明打开了门,剑飞闪身进屋,坐在客厅里抓着脑袋。
      “怎么样?”常明递过来一根烟。
      “他不可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进去犯案,不可能……不可能。”剑飞呆呆的拿起烟。
      “那他也不可能飞进去。”常明安慰着说“别琢磨太多了,方静被咱这么多人保护着,楼前楼后的都是自己兄弟,谅他也不敢虎口里拔牙。”
      “还有一种方法,不过我担心会造成附带伤害。”剑飞呆呆的抽着烟。
      “什么意思?”常明感觉有点不妙。
      “先入虎口,伺机而动,然后华丽的离开,双尸命案。”剑飞喃喃的说,此时感觉胸中如坠千钧巨石,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来气。
      “怎么还双尸命案了?你怀疑他已经在那栋楼里了?”常明说着扭头看着窗外。
      “方静住的是四楼西,而三楼西是一个带孩子独居的离婚少妇。”剑飞恼怒的抓抓头。
      “…………要不要找派出所的弟兄以流动人口排查的身份进去抓人?”常明也紧张起来。
      “不用,他目前肯定不会动手,他会让三楼的人活着,即使被抓也是非法入室,或者非法拘禁一类的处罚,他在那家不偷不抢不伤害人,咱们拿他没什么办法。”剑飞边说边叼起烟。“如果他真的在那里的话,我可不想像上次毛树华那案子一样。”
      “那怎么办?”常明低头看着剑飞。
      “我估计现在他肯定用什么方法已经进入了三楼西,而且在那里已经住下了,并且在监视着楼上的方静。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以快递或者送餐的身份敲门入室,控制室内人员,然后拿着他家的钥匙再离开他们家,之后换装堂而皇之的住进一个离婚少妇的家里。”剑飞说着阴笑了一声。“明天引蛇出洞,让勘察派个人中午和方静一起回家,说后天早上要方静出差培训一个月,让方静下午收拾一下东西,晚上好好休息,后天一早出发。”
      “诱导他在明晚动手?”常明皱着眉说。
      “对……逼他动手,救人抓贼!”剑飞目露凶光的说。
  • 雷本祖 2017-01-27 03:42:47
      新春到,拜年早:一拜全家好,二拜没烦恼,三拜不变老,四拜幸福绕,五拜步步高,六拜平安罩,七拜收入高,八拜乐逍遥。
  • 大野孤行 2017-01-27 08:31:57
      @雷本祖 2017-01-27 16:42:47
      新春到,拜年早:一拜全家好,二拜没烦恼,三拜不变老,四拜幸福绕,五拜步步高,六拜平安罩,七拜收入高,八拜乐逍遥。
      -----------------------------
      新年快乐,万事大吉
  • 大野孤行 2017-01-27 08:39:46
      第二天凌晨,临河小区依然是那么安静,黑暗中几十双眼睛从不同的方位目不转睛的盯着方静所住的那栋楼,马致远躲在监视用的房间里,透过窗帘的缝隙盯着对面的那栋楼,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握住。上午开会时辛局虽然拍板定了今晚的行动方案,可是一切只是源于剑飞的推测,表面上基本没有什么可以确定的线索和证据。就这事辛局还当马致远的面打电话给高老咨询了下意见,结果老爷子就说了俩字:“弄他。”
      “剑飞呢?”马致远问常明。
      “已经进去了,那小子手里有枪你就甭担心了。”常明捧着一碗方便面,“再说那小子手里没枪也不用担心,动起手来抄起甩棍还没几个能跟他过上3招。”
      “我是担心他一高兴给那小子崩了。”马致远扭头拿过方便面,坐在客厅沙发上呼噜呼噜的吃着。
      “没事,只要不是毒贩剑飞不会下杀手的。”常明嬉皮笑脸的说。
      “哎…………我TM怎么带了这么一祖宗。”马致远无奈的吃着方便面。
      凌晨2点,黑暗中一声门锁开启的声音在楼道中转瞬即逝,此时剑飞心中仿佛万钧巨石落地一般瞬间轻松了起来,随后身体因兴奋而变得微微颤抖,狩猎的时刻来了。
      一阵均匀却轻微的脚步声在楼道中响起,剑飞数着他的脚步,轻轻的11下,声音刚好停在四楼的位置,剑飞屏气凝神的听着楼上传来的动静,很快剑飞听到了细微的很熟悉的金属摩擦声,他在开锁。剑飞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直到他听见金属扭动的声音传来,他知道那人已经打开了防盗门,现在他肯定也在门前毫无声息的听着门内和周围的动静。不出所料,10分钟后,金属摩擦的声音再次传来,很快剑飞听到他打开了第二道门锁,随后一声轻微的金属扭动声传来,他关上了防盗门。
      剑飞又在原地等了10分钟,才从一楼杂物间的一堆纸壳子中钻了出来,这10分钟等的剑飞仿佛比一个世纪还要长,手表上每次指针的跳动都仿佛在牵动着剑飞的心,虽然剑飞分析那人应该会先行观察室内情况,再进入方静卧室对她动手,但是剑飞的心却被对方静的担忧和猎物入套的兴奋折磨的难受异常。剑飞在对讲机耳麦的通话键上轻按了两下,随后轻轻的开始上楼。
      马致远他们收到剑飞发来的信号后,迅速按照抓捕方案要求开始行动,现场监控人员迅速在小区的黑暗中游走,包围了整栋单元楼,常明和赵哥带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二楼半的位置,此时剑飞已经上到三楼,剑飞跟常明比划了一下三楼西的房间,常明会意,拿着开锁工具来到三楼西室门前待命,而赵哥带着3名刑警跟剑飞一起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来到了三楼半。
      方静所住的地方防盗门上方是一溜铁栅栏,在开启内室门后可以通过栅栏观察室外情况,剑飞趴在楼梯上,一点点的挪动身体,利用月光伸出脑袋仔细观察着内室门的情况,当剑飞发现内室门已经被关上后,冲赵哥挥挥手,蹑手蹑脚的来到四楼西室门前,剑飞单腿跪地贴在防盗门上,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动静,而赵哥带着其他人来到四楼半的位置,靠墙一字排开做好了入室抓捕的准备。
      室内悄无声息,剑飞心中狂跳着将耳朵使劲贴在门上,聆听着室内的任何一点响动,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了事先配好的钥匙,一点点的慢慢将钥匙伸进钥匙孔,此时哪怕有一点点的响动都可能会惊到室内的人,当钥匙完全没入钥匙孔后,剑飞身体放松了下来。此时剑飞突然听见室内传来了很轻微的脚步声,以及门把手被拧动的声音,剑飞刚放松的身体又瞬间紧张了起来,那个人正在准备进入方静的房间。
      此时赵哥发现剑飞表情有异,用眼神询问剑飞要不要动手抓人,剑飞则用眼神回绝了赵哥的询问,剑飞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跟方静约定好的时机。
      “呜……”一声女性被捂住嘴的呻吟声从室内传来。
      剑飞迅速拧动钥匙拽开防盗门,如恶狼扑食一般撞开了内室门冲进了屋子,内室门被剑飞撞得直接脱离了门框飞入室内,当赵哥带人跳下楼梯刚到门口时,剑飞已经飞身撞开方静的卧室门冲了进去。黑暗中方静已经被人将双手捆在了床头,一个人影正骑在方静身上,一手捂着方静的嘴,另一只手正在用力的掐着方静的脖子,月光中那人正一脸错愕的看着剑飞,剑飞一个箭步闪到床前,揪着那人的头发就把他扛在肩上,之后用力摔在了地上,摔的那人一声闷哼摊在地上,此时赵哥带人冲进来扑在那人的身上,别臂揪头就给他上了铐子。剑飞则拿起床上的被盖在方静身上,从口袋里掏出折刀割断了绳子,方静则一手捂住喉咙不断的咳嗽,一手抓住剑飞的胳膊。
      “结束了。”剑飞说着将方静颤抖的身体搂入怀中,抚摸着方静的头。
      “………………这俩真的睡过。”赵哥边指挥着其他人将嫌疑人押出房间,边在心里闷骚的想着。
      剑飞扶着方静下到三楼的时候,常明他们也完成了任务,常明背着一个女人正在下楼,而马致远则抱着一个5-6岁的小孩刚从门里出来,剑飞一看见他们就一愣,毛树华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剑飞的脑中。
      “没事,俩都睡着了,怎么拨拉都不醒,估计让那王八蛋给灌安眠药了,常明带人先送他们去医院,咱们回去突审。”马致远解气的将怀中的孩子交给另外一个刑警。
      “我和剑飞审他就行了。”方静揉着脖子,嗓音略带粗哑的说。
      “你也去医院检查一下去,你要是出了事我就让剑飞脱衣服滚蛋。”马致远瞅着剑飞说。
      “我靠…………好事轮不着烂事跑不了。”剑飞扭头看看方静“你先去医院,那人给你留着。”
      “好,说谎是小狗。”方静说着又咳嗽了两声。
  • 大野孤行 2017-01-29 21:46:36
      2个小时后,刑警队审讯室,剑飞和常明隔着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已经观察室内坐在审讯椅上的人1个多小时,自打这人被带到刑警队就一言不发,只是坐在审讯椅上双眼出身的盯着自己的脚下,而剑飞和常明则像没事人一样点着烟像逛动物园一样看着室内的嫌疑人。
      “准备好了吗?”方静走了过来“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马致远跟过来补充了一句。
      “你申请配枪了?”方静看着剑飞说。
      “对啊,保护你啊。”剑飞微笑着说。
      “审讯我和常明负责,你去休息吧。”方静说着拉起常明就进了审讯室。
      “……………………马队。”剑飞隔着玻璃盯了他们半晌。
      “干吗?找地方眯会去吧。”马致远边说边冲剑飞伸出手。
      “得。”剑飞从怀中抽出枪,递到马致远手里。“学心理学的人真讨厌。”

      1个小时后,方静来到了天台,看见剑飞正扶着天台的栏杆抽烟,方静叹了口气,走到剑飞身旁,抢过剑飞手中的烟抽了两口,随即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撂了?”剑飞头也不回的问。
      “撂了,常明正在按部就班的取笔录,人员心理状态、性格特点和生活情况跟咱们分析的差不多,11岁时父母离异,随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喜欢用茉莉花香型的洗涤液和香水。其母亲重新组建家庭并再次生育后,其感觉生活中不被重视。而且他的继父也是一个离婚的人,带着一个岁数比他大的女儿,父母不在家时他经常被那个女儿和她的朋友们欺辱,还被那个女儿的女性朋友强奸过。曾经找过几份工作,日常表现良好,很有亲和力,但是拒绝和女性同事有过多接触,也曾因为老板是女性而辞职。”方静边说边捋了下头发,目不转睛的看着剑飞。
      “0号案受害者中,有那个曾经强奸他的女人。”剑飞又叼起一根烟,“他反抗的是一种权威,少年时代父母就代表着权威,母亲再婚后其继父和姐姐也代表着权威,他只能逆来顺受,学会了伪装自己的本性与伤痛。少年时期所遭受的心理上的创伤对他的性认同和心理自尊造成的很大的影响,同时对女性尤其是形象接近于那个他所认为的,对他造成伤害的女性尤为痛恨。而长大成人后,他不再沉默,他选择挑战这种权威,通过长时间的自我积累和计划,来实施这种行为。”
      “对,受害者的形象与他的姐姐和强奸他的那个女人极为相似。”方静依然盯着剑飞。
      “而社会生活中,警察就代表着一种权威,不过我想他的最终目的不是当一个警察杀手,而是他的姐姐。”剑飞扭头与方静对视着。“我相信他已经得手了。”
      “没错,他姐姐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一年前因下班途中遇到敲头党抢劫而后脑遭受重击,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看起来他倒置了犯罪顺序。”方静说着拿出剑飞申请公务用枪的申请表复印件“你又动杀心了。”
      “我又不是杀手,哪有什么杀心?”剑飞说着摆摆手,双手扶在栏杆上眺望着夜空。
      “你执行过这么多次任务,很少用枪,除了小庄的事情以外,基本上你只要一用枪就会有人倒霉,要么医院要么直接火葬场。”方静边说边将申请表塞进口袋。
      “我只不过是个小警察,不是特警判官。”剑飞表情凝重的说“我只是在做我觉得可以做的事情。”
      “控制好你的自我与超我,我可不想失去这么好的一个研究矛盾体的对象。”方静说着拉起剑飞的衣袖“马队说让你送我回学校。”
      “走吧。”剑飞说着拉起方静走下了天台。
      “你不想知道那个人的资料吗?”
      “懒得知道。”
      “为什么?”
      “免得我起杀心。”
      “你也就嘴上逞强,起杀心也得是你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
      “你那有红酒吗?”
      “有。”
  • 大野孤行 2017-01-30 01:01:52
      第二天早上,正当剑飞在方静的床上打滚伸懒腰的时候,方静已经拿着几个快餐碗走进了卧室,瞅着剑飞莞尔一笑。
      “笑啥?”剑飞坐起来靠在床帮上。
      “你那样简直一个蠕虫。”方静边说边把快餐碗放在梳妆台上“凑合吃吧,我们学校食堂的早餐还是不错的。”
      “几点了?”剑飞挠挠头,打了个哈欠。
      “8点半,我要去上课了,走时带上门。”方静边说边拿起笔记本包,“有时间了给我打电话。”
      “安啦。”

      0号案收尾工作进展很顺利,人在看守所没呆几天就被省厅的人带走了,而马致远也乐得清闲,反正不用为接下来的批捕和审查起诉码材料了,干脆跟辛局请了一个礼拜的年休假,回家休息伺候儿子去了。
      “这老东西自己倒是会享清闲。”常明边一脸扭曲的写工作信息,一边不爽的说。
      “他那岁数的跟咱没法比,熬不过咱们了。”赵哥边说边摆弄着手表。
      “就让他休息两天吧,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剑飞拆开了手中的伸缩棍,用牛皮纸仔细的打磨着。
      “哎我说,你跟那方冰山搞对象呢?”常明一脸官司的问剑飞。
      “你老娘们啊你,整天八卦我干嘛?”剑飞没好气的说。
      “切,没想到这么个冰山美女居然被你小子搞定了,看来你小子手段很高明么。”常明继续八卦“还有个冯小美女对你情有独钟,你干脆来个齐人之福得了。”
      “齐你奶奶个腿。”剑飞说着抄起手边的笔记本就要扔常明。
      “哎!!不打自招了不是,恼羞成怒你要杀人灭口!”常明跳起来摆了个奥特曼的手势“来!弄不死我你跟我姓!”
      “我擦!!”剑飞刚想来个“小杨飞本”,这时电话响了,剑飞低头一看是罗放的号,心中大骇,心想难道这帮祖宗又想找他打牙祭了?
      “罗哥……”剑飞胆突的说。
      “哎?有个叫冯茜的丫头你认识吧?”罗放不怀好意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哎?!啊……认识啊?怎么?!”剑飞蒙了。
      “过来领人,刚才在门口探头探脑的被我们发现了,结果一问还跟你认识,现在正跟刘芳芳聊的起劲呢。”
      “啊???啊…………我现在过去。”剑飞感觉一阵眩晕。
      “还有她说中午做东,请我们吃饭,你看着选地方吧,怎么着让人家小美女请客有失我们杨大帅哥风度。”
      “我靠………………”剑飞颓然捂面,心中为这个月刚到手的工资暗自神伤。
  • 大野孤行 2017-01-30 02:03:07
      林珊恐惧的躲在一条肮脏的小巷中,将身体使劲缩进小巷内两个垃圾箱的夹缝中,心脏因为刚才剧烈的奔跑和恐惧仍在猛烈的跳动,此时小巷中的时间仿佛被冻结一般,虽然明月当空但是小巷中却泛起了迷雾般的黑暗,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隔绝在了巷口,林珊感觉到了一丝绝望,不知道剑飞能不能及时赶到。
      本来这次的暗访行动很顺利,也得到了信息员提供的几个洗浴中心组织卖淫嫖娼的密录资料,谁知道她和另外三个同事刚坐上秘密采访车准备离开的时候,仿佛恶鬼天降一般,他们的车就被十多个手持凶器的人给围上了,一通打砸把林珊给吓蒙了,直到开车的男同事一脚油门冲出包围圈后林珊才从惊吓中缓过来。他们一路将车开到附近的派出所报警,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在做好登记和取完笔录后,派人送林珊他们回到了电视台。电视台的领导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安慰了一行受惊的记者们,随后表示会督促警察尽快抓到凶徒,放他们一周的假让他们回去休息。林珊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情了,收拾了一下就开车回家。到家把车停好后正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从楼下的一辆商务车上冲下来三个人,冲着林珊就跑了过来,吓得林珊慌不择路的一通狂奔,直到跑进了这条死胡同。
      “杨剑飞…………臭警察……你怎么还不来。”林珊恐惧的想着,刚躲进来的时候林珊不敢打电话,怕身后的人听到声音追过来,她给剑飞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只有两个字“救命”,由于林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又把手机上GPS定位的地址发给了剑飞。
      “大哥!在这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林珊瞬间感到浑身冰冷,绝望中感到头发被人揪了起来,林珊尖叫着被人从夹缝中揪了出来,一把甩在墙上,疼的林珊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臭三八,敢TM上老子这里来捣乱!”黑暗中林珊看见三个黑影站在自己面前,手中都提着刀,冰冷的刀锋在黑暗中格外醒目。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嘛?”林珊颤抖着问。
      “干嘛?干你!!”中间的一个高瘦黑影淫笑了一声“干完你再拍点片回去欣赏,要是你不把从我们那录的东西还回来,我就把你的露点照放上网。”
      “你们别过来!”林珊下意识的双手护住胸口,像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蜷缩后退。
      “老五,今便宜你,你先开苞吧。”高瘦黑影一挥手,站在他旁边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回了句谢谢大哥,就单手提刀淫笑着向林珊走了过来。
      “救命啊!救……”林珊刚喊了一声,就感觉脸上遭受了一下重击,头撞到了墙上,一撞之下感觉头晕目眩,身体无力的靠在墙上,同时脸上也感到了火辣辣的疼痛。
      “小娘们,再叫我就刮花了你的脸!”胖男人说着就把刀架在林珊的脖子上,林珊吓得不敢动了,这时林珊感觉到胖男人的手已经摸上了自己的大腿,林珊绝望的扭头咬住嘴唇,等待那个屈辱时刻的到来。
  • 大野孤行 2017-01-30 02:29:09
      “啊!!!”一声惨叫在小巷中回荡,那个胖男人的身体随着叫声直接飞过林珊的头顶,重重的摔在了林珊身后2米开外的地上,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个胖男人趴在地上不动了。
      “……………………”林珊呆在当场,头晕目眩中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黑暗中,三个人影缠斗在了一起,其中两个黑影的叫骂声不断,三道银光在黑暗中划出一条条的弧线,银光接触时传来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由于刚才头部受到撞击,林珊全身无力的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看见两个人持刀在疯狂的砍向他们对面的一个人,由于小巷很狭窄,那人且战且退,很快就被逼到了墙边,不过那人用脚蹬墙向前一冲,直接扑倒了高瘦黑影,两人瞬间滚作一团,而另外一个持刀的人在他们身旁犹豫着举起刀又放下,看样子是因为小巷里太黑,他怕砍到自己人。
      两条黑影继续在地上缠斗,突然间一个人飞起一脚踹在了旁边持刀站立的人的膝盖处,那人嗷的一声惨叫,一手扶着膝盖倒在地上,电光火石间地上缠斗的两人中突然有一人飞身脱离混战,侧滚一圈后手一撑地迅速站了起来,高瘦黑影也迅速爬了起来,冲过来举刀劈头就砍。随着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砍刀紧贴着对方的肩膀斜劈而过,此时巷口突然想起了警笛的声音,高瘦黑影一愣,而这时对方出手如电,伸手抓住了高瘦黑影的头发,揪着高瘦黑影狠狠的将他的头撞在了墙上,随着两声闷响,高瘦黑影浑身瘫软的靠墙倒下。此时刚才被踹中膝盖的人刚从地上爬起,抬头就发现一个黑影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握刀的手刚想举起就感觉头部仿佛被车撞了一下,直接双眼一黑不省人事。
      整个打斗在2分钟内结束,林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在看一部香港黑帮动作片一样,当胜利者闲庭信步的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林珊仍然张大嘴看着他。
      “你个死丫头,打个电话能费你几毛钱话费啊?”
      “剑飞!……”林珊激动的喊了一声,扭头晕了过去。
      “我靠……老子忙活这么半天还没蒙圈呢,你倒先蒙了。”剑飞拎着伸缩棍气喘吁吁的抱怨。
      “杨哥杨哥!!”身后传来了一阵跑动的声音。
      “哎!内个我先开车带这丫头去医院检查一下,你们善后吧, 记得叫救护车,不然直接叫灵车也行。”剑飞说着将伸缩棍别在腰上,将外罩脱下来披在林珊身上,将林珊从地上横抱了起来。
      “我靠……”跑过来的警察提着手电,看见墙上和地上的斑斑血迹,以及剑飞防刺服上胸口和肩膀上的几道恐怖的刀痕,一时目瞪口呆,可以想象刚才打斗的惨烈。
      “靠什么靠,赶紧的,我也顺便去检查一下。”剑飞皱眉忍着身上传来的刺痛,抱着林珊快步走向巷口。
  • 大野孤行 2017-01-30 03:42:19
      深夜的市人民医院比白天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静谧,急诊的值班大夫正在办公桌前整理着刚才出诊的记录,就听见急诊室外一阵喧闹,有值班护士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值班大夫迅速收好出诊记录,拎起急救箱就跑出急诊室,结果刚到门口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把一个女人放在推车上,而且还很平静的对护士说先检查下这丫头。
      “再推一个车,把他放车上,准备好止血套装和缝合包,推他进急诊手术室,快!”值班大夫一声令下,值班护士迅速推来一个推车,直接把剑飞按在了上面。
      “哎?我没事,不跟你说先看她吗?这不是我的血!哎呀!!温柔点行不?疼!”

      林珊感觉脑袋里如七级台风刮过海面一般,整个一波涛汹涌头晕脑胀,微微睁开眼睛觉得四周的光线很强,眼睛被光线刺的又是一阵眩晕,等林珊慢慢适应了四周的光线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环顾四周发现这是医院的一个病房,病房里一共有两张床,杨剑飞此时正躺在那张床上,穿着病号服睡相很不雅的正在打呼噜。
      “剑飞……剑飞……”林珊低声呼唤着。
      “啊?!”剑飞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发现林珊已经醒了,随即下床伸了个懒腰,结果好像伤口被抻到了,疼的呲牙咧嘴的蹲在地上。
      “剑飞,你受伤了?”林珊挣扎着想起来,刚一抬头眩晕的感觉再次袭来。
      “没事没事,你老实呆着。”剑飞说着快步走了过来,把林珊按在床上,又给她盖好了被。“医生说你有点轻微脑震荡,小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林珊一脸关切的问。
      “我没事,正准备向公安部装备局投诉呢。”剑飞说着坐在林珊床边。
      “啊??”林珊彻底蒙了。
      “防刺服果然防刺不防砍,太TM的忽悠人了。”剑飞义愤填膺的说。
      “你…………你…………你这人。”林珊彻底无语,不过林珊扭头看见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伸缩警棍,被警棍上几道触目惊心的砍痕吓了一跳,有一节金属棍几乎被砍断,扭头又看看嬉皮笑脸的剑飞,一股愧疚之意涌上心头。
      “哎?!你咋回事。”剑飞看见林珊眼泛泪光,“别给我来个梨花带雨花枝乱颤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图谋不轨呢。”
      “对不起…………谢谢你。”林珊微笑着抹了抹眼泪。
      “你语文是高数老师教的吧,说的没头没脑的。”剑飞说着轻抚了下林珊的头“没事,这对我来说都是小场面。”
  • wangt777 2017-01-30 09:38:16
      新年好!牛文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