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小说:深圳规则

天佑中华A 2007-09-25 06:36:00 283825人围观

前言

  在深圳,毕竟无论你意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充满规则的城市,不管是明规则还是潜规则,这些规则早已经渗透到深圳政治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尽管人们看到的有时只是深圳肉欲横流的表面,而这表面又似乎毫无规律性可言。然而,深圳生活的实质内容却是在遵循着某种规则。如果仅仅你不遵守深圳的规则,你无论在深圳多久,你都无法融入这个城市,你的生活往往是很艰难的。对种种不能明言的深圳规则,倒不一定要学以致用,但是你一定应该知道。这样,在深圳,你至少能够生存下去,不至于弄了一身伤,灰溜溜滚回老家去。
  
  没有人能说出深圳究竟是什么样的,也没有人能说出这个城市究竟有多少人,每天在这个城市上演着什么样的成功与失败的故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成功者一定是遵守了这个城市的规则,而失败者一定是违反了这个城市的某种规则。
  
  有人说深圳是一座包容的城市,意思是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移民城市的最大特点是包容性强,能够包容一切。可是,深圳的包容不是把内地的一切懒惰、僵化、狭隘都继承下来,她的包容一定是有选择的,而这种选择就是适者生存。
  
  在深圳的人就要干深圳的事,就非得有深圳速度,否则跟不上潮流。这个城市,到处都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规则,无论你在那个行业。在这个城市,你想要做大要想成功,你要先学会怎么去熟悉这个城市规则,否则你可能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但是,深圳的规则不是写在教科书上的。它是隐藏在各种各样的事情里面的,你如果做了那类事,或许成功或许失败,可能你都会看到那规则的影子。世事洞明皆学问,如果你善于归纳,你就会发现,在深圳,无论是生活中、工作里,规则无处不在。真正能从常见的生活和工作中可以看到规则,也就是在深圳各种光怪陆离的生活表象中找出鲜为人知的规则的人,或者是在潜移默化遵守这种规则的人那是少而又少。
  
  在深圳,无论是做打工仔、做白领、做鸡做鸭,做强盗做二奶,做官做老板,往往都要吃很多苦,受很多罪,走很多弯路,才能明白深圳一个很简单的很简单的规则。整个深圳就相识是一个游戏规则!你在操纵游戏里的人物,游戏规则在操纵你。
  
  在深圳,规则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里,每天上演着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的故事。在这个城市人性中的美与丑不可思议的融进了同一个平面。但是,最后的胜利者往往是熟悉并掌握了规则的人。
  
  在深圳,各种各样的行业作法不同,但是,里面的规则却大同小异。在这个城市里,很多事大家都知道,很多事大家都在做,但就是不说出来。当然了,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很多深圳人都说自己不懂深圳规则,但是,当利益的诱饵摆在哪里,谁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谁还能自我标榜我是一个游离于规则之外的人呢?其实每个人都不妨自问一下,我究竟是规则外的坎坷,还是其中的参与者甚至于是制定者?
  
  天佑在深圳已经九年了,走过的路吃过的苦都是太多了,如果大家能在看了这关于深圳的规则的帖子以后有所感悟,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中少吃一些苦,少受一些罪,少走一些弯路,天佑将对月长笑。
发表评论
  • rli3 2007-09-25 06:38:03
      支持
  • 龙虾1 2007-09-25 07:14:46
      天佑开新小说了,支持第一个。。。。
      凳子上坐坐了。。。。。。。。。。。。
  • tk543 2007-09-25 07:38:15
      支持!!
      
  • 天佑中华A 2007-09-25 07:51:13
      (一)
      
      当余晖像专业化妆师一样把自己收拾得像一个淑女一样离开京地酒店那间豪华海景房的时候,我真是对她充满了敬意。
      
      还是在中午的时候,余晖打来电话,说,“那笔款子已经拨下来,下午你就可以来办手续了。”
      
      我那时真是狂喜之计。因为,这笔政府采购的结算单子在余晖那里已经压了不止一个月了。我曾经几次请她吃饭,可是,吃晚饭事情还是没有进展。
      
      后来有朋友告诉我,像我这种结算单要是不出点血,拖上半年都是有可能的。于是,在一次我请余晖在威尼斯酒店那间Blue意大利餐厅吃了一顿所谓正宗的意大利菜,花了我六百一十五大元外加15%服务费后,余晖带着藐视的眼光看着我从没有多少现金的皮夹子里缅甸出七张毛主席以后,对我说,“你这事不是件大事,可是,你太不懂规矩了。”
      
      我急忙讨好地问,“你们的规矩是什么?”
      
      余晖将自己那件MJ的外套穿上,拿上那只Gucci皮包作出一副要走的样子,淡淡地对我说,“我们的办事程序你得懂,但是,最主要的是主任和具体经办人你要沟通好。”
      
      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个事先包好的红包递上去,说,“余妹妹,我不大懂程序,麻烦你帮我沟通沟通?”
      
      余晖斜眼看看那红包的厚度,用她那在美甲店里修饰的很好的手指将那红包夹入自己的Gucci皮包,懒懒的说,“唉,你这人啊,就是难缠。我市不帮也得帮了?不过,我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拿你的哦?”
      
      我陪着笑,说,“知道知道,余妹妹是真心帮我,我以后定当厚报。”
      
      “厚报,你们这些奸商我见得多了,用你的时候嘴比蜜甜,不用你的时候打电话都不接。”余晖眼睛望着屋顶。
      
      “哪能呢?我天佑可不是那样的人。”
      
      “哼,谁知道你是哪样的人?”
      
      就这样,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忽然,余晖说她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我说,“要不你就在这里将就一下?”
      
      余晖没反对,于是,我赶紧跑到前台开了间豪华房。好在我跟这里有协议,还是九百八一间。
      
      我把她送到房间,正准备走,她说,“怎么,就这么走了?”
      
      我一时愣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前,我有过无数次与不同女人的性经历,可是,像今天这样还是我想不到的。我知道,这很危险,我想住手,却欲罢不能。
      
      自从那次以后,余晖还真是帮我。这不,不到半个月,搞定。这下子,我那些债主们该不会天天烦我了。
      
      这不,我中午接到她的电话就交待好给财务莫小平叫她下午去把款结回来,然后,自己开车一个多小时跑到深圳东面这个酒店来报答余晖。
  • 天佑中华A 2007-09-25 08:37:45
      我的一个在深圳做鸭的朋友曾经这样跟我说,“什么鸡巴男女之间的友谊,扯淡,一切男女间的友谊都是以上床为目的的,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没有感觉或者一个男人没有吸引女人的话,他们凭什么要约会?所谓的纯洁,都是因为条件不成熟而没有成就好事罢了。”
      
      我跟余晖的相识实际上是余晖的情人姜春河介绍的。姜春河是这次采购我产品的一个主要的负责人,在我用公司王牌业务员王巍巍的春色将他融化以后,并且在他老婆生日那天以他名义叫一个珠宝店将一枚不大不小的钻戒送到她老婆手上的时候,我中标已经是个时间性的问题了。
      
      那天晚上,我打电话他老婆是否对戒指满意时,他正为是谁送的而猜测,听到我的声音,他大概是走到饭店的洗手间,假装嗔怒到,“天佑,你小子这不是拉我下水吗?我姜春河可是两袖清风啊,你这直接送给我老婆这样的礼物,我是想说不是我送的都不行啦。”
      
      我急忙赔罪,“哪里哪里,姜局长,我知道你是清官,你到现在还住八十多平方的房子,不久时因为老家在农村,负担重吗?姜太跟你这么多年了,你也没送什么,今天是她四十岁生日,也是表达你对她的爱嘛。”
      
      姜春河说,“这样,你的好心我领了,不过哪天我见到你要把钱还给你。”
      
      我说,“姜局,你这不就外了。咱哥俩谁跟谁啊?我这单生意做不做无所谓,可是,你这大哥我是认定了。你可千万不要跟我再提钱的问题,那不是太生分了?再说,这事要是叫巍巍知道了,我多没面子啊。”
      
      一句话戳了姜春河的软肋,他不再吭气了。
      
      后来,我们俩成了几乎无话不说的朋友。
      
      在一次,我们俩刚从大朗放炮出来,他接到余晖的电话。余晖似乎对他好长时间不去她那里很恼火,在电话里数落了他一番。
      
      姜春河放下电话无奈地对我说,“女人嘛,只要跟她发生关系,再漂亮时间也跟普通女人没有区别,也会左手摸右手。要是她再缠着你,你就更烦了。”
      
      我问他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他说,“你小子要是能让她转移注意力,下次我给你个大单。”
      
      
  • 妓女与文人 2007-09-25 08:53:18
      ding
  • arisheng 2007-09-25 22:05:29
      又开新贴了?关注中。
  • duxm 2007-09-25 23:29:56
      ddd
  • 天佑中华A 2007-09-26 00:00:52
      第一次见到余晖还是在东冲得海边上,那天,按照姜春河事先的安排,我假装与他们不期而遇。
      
      余晖那天穿了一件给男人给多遐想的泳装,正和姜春河以及几个朋友在骑马。
      
      我一个人作出百无聊赖的样子,在一块礁石上做沉思状。
      
      姜春河像偶尔发现我一样,叫道,"哎,天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似乎很高兴地答道,“姜局,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自己来这里散散心。对了,你也不介绍一下这位美女?”
      
      说是美女,其实也就是略有姿色而已。颧骨高耸,眼窝深陷,也不怎么白,只是五官的比例稍微好一点而已。我搞不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姜春河当初为什么会上她,并且还受她严格控制。
      
      姜春河笑道,“天总,这是余小姐,某局的局花。”
      
      靠,就这样还局花,看样子那个局也真是没人了。
      
      接下来很简单,我租了一个水上摩托,载着余晖在海上左转右转。水上摩托急转弯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要翻,人几乎和水面平行,令人心惊肉跳。余晖一阵阵惊叫,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这时,我才知道姜春河为什么要上她,她的乳房虽然不是豪乳,但是在客家女人里已经算是大的了,而且很坚挺,应该是没有哺乳或者很少哺乳。
      
      当时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是在梦里.为什么?我经历的女人也不少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也许是美景侵蚀着我的心。
      
      那天实际上是一个企业请姜春河和他局里的几个人,局里有个叫李驰的人是余晖的老乡,是他出面叫的余晖。不过,我看得出来,可能除了李驰,其他人并不知道姜春河和余晖的关系。
      
      姜春河和余晖也有意表现得不怎么亲近,我这时正好派上用场。时时刻刻陪在余晖身边,就像他男朋友。
      
      这是我和余晖第一次的见面,她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够风情的女人,是一个有那么点吸引力的女人,而当时,我认为是为姜春河工作,所以对她的感觉属于不让她有机会对姜春河表现出暧昧的掩饰居多.
      
      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我发现她很能喝。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