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农民父亲

高鸿一川 2007-08-30 22:30:00 211545人围观


  
  农民父亲
  
  
  高 鸿
  
  
  一
  
  父亲一辈子经历过四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到家的时候父亲才十五岁。初冬的一场雪把地面粉饰的很太平,海风硬硬地打在脸上,生疼。父亲被奶奶从山岗上喊了回来。奶奶跌跌撞撞的样子很夸张,一双梭子似的小脚辫蒜似的捣腾着,双手在胸前使劲地刨拉,划出一波又一波的弧线,像只护仔的母鸡。奶奶隔着一道岗就喊开了。奶奶说东子啊,快回家啊,你爹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阎王爷催他上路呢!父亲扔了肩上的松枝,搁下奶奶就往家里跑。
  
  父亲从地里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听见爷爷的声音。爷爷的声音很有弹性,像一面破旧的三弦琴,嘶啦啦的,扯得人心上硌碜。屋子里黑魆魆的,空气潮湿得很,密封得很,瓷实得很,划根火柴都能点燃了。爷爷见父亲回来,满是树皮褶子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眼窝里蓄着泪,在昏黄的油灯下一漾一漾地闪。爷爷蠕动的嘴唇像是要说什么,一阵不要命的咳嗽打乱了他的部署,歇斯底里的,似乎要把胸腔挤破。爷爷的喉咙隆隆作响。奶奶说东子你往前靠,你爹有话要跟你讲哩。爷爷的手瘦骨嶙嶙,青筋暴突,颤抖得很厉害。父亲紧紧地攥了,爷爷这才平顺了一些。奶奶说赶明天我们就把大翠接过来吧?爷爷不说话,眼睛痴愣愣地盯着父亲,热辣辣的,很有份量。父亲的眼神有些慌乱,像受了惊吓的鱼四处逃窜,不敢与爷爷对峙。慌乱中父亲的目光与奶奶相遇,奶奶的脸上清汪汪的挂满了泪水,在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潺潺流淌。奶奶说你爹他求你哩。他想在入土之前看见你们圆房,你明天就把大翠接过来吧!父亲紧闭了双眼,世界在一瞬间离他远去,脑袋里一片真空,什么也没有了。
  
  大翠是父亲的媳妇,娃娃亲。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订了这门亲事。大翠的父亲和爷爷一同在人家做工,两个难兄难弟的人气味相投,就做了拜把兄弟,许了儿女亲家。只是大翠比父亲大三岁,奶奶因此嘟囔了几句,被爷爷一个耳光就校正过来了。大翠家离父亲家不是很远,但父亲也只是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五年前的秋天,玉米黄了,高粱红了,芋头壮了,花生也能吃了。大翠的娘带着大翠走亲戚,在家里住了几天。父亲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她傻乎乎的。奶奶说你媳妇来了,去屋里跟她说说话。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表情很丰富,意味深长。大翠的脸呼地就变了颜色,像公鸡的冠子。大翠说你就是梁海东吧?父亲没理她。大翠说俺叫大翠,你叫俺翠翠吧!父亲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媳妇,人高马大,壮实得像一堵墙。父亲突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大翠说你笑啥啊?俺可能吃苦了。父亲说我看你像大洋马——牵到集上一定卖个好价钱! 大翠说俺娘说女人生来就是马,让男人骑的。父亲说那你让俺骑吗?大翠说你那么瘦小,俺抱着你走吧。说完便一把搂住了父亲,双臂一用力,父亲就双脚离地了。大翠抱着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跑得飞快,村里的小孩跟在后面瞎起哄:“羞羞把脸抠。抠个壕壕种豌豆!”父亲羞得满脸通红,强烈抗议要求把自己放下来。大翠正疯在兴头上,哪里肯依?父亲恼羞成怒,冲着她的胳膊咬了一口,大翠怪叫一声松开了父亲,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哭了起来。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在炕桌前,奶奶不住地给大翠娘俩夹菜,大翠的娘上午张了冷风,肚子有些发胀,忍不住便放了个屁。那屁明显是经过处理的,有些压抑,支离破碎,可惜了。一桌人面面相觑,场面很尴尬。大翠娘拿起筷子在女儿的头上敲了一下,意思是这孩子不懂礼貌。大翠不依了,跳起来跟母亲闹:“你诬陷好人!自己嘎屁都不知道!”大翠娘羞得满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吃完午饭父亲到地里刨花生。大翠也要去。父亲不理她,她就悄悄地跟在后面。大翠很有力气,一会就刨了一大片,被汗水弄湿的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脸上,生动得很。父亲想不到女人所有的特征大翠其实一样不少,要是皮肤再白皙一些就好了。那时候父亲关于媳妇的所有概念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男耕女织,夫唱妇随。女人喜欢唠叨,男人觉得烦就揍她。女人其实也很可怜的。父亲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一男一女住在一起呢?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不行吗?自己的好伙伴都是男孩,他们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女孩了!
  
  十岁的父亲胡思乱想着,不时侧着脸偷偷地瞄一眼自己的媳妇。大翠察觉了他的异常,仰起头冲着父亲灿烂地笑,红色的棉袄下胸部急剧地起伏着。父亲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去摸一摸那胸前鼓起的部位。小时候经常摸奶奶的乳房,现在大了,奶奶就不让他再摸了。父亲寻思着大翠的乳房跟奶奶有什么不同?那乳房以后也会喂养孩子吗?大翠会养孩子吗?孩子是怎样养出来的?这个问题其实困惑父亲已经很长时间了,父亲一直找不到答案。大翠这时已经来到了父亲的跟前,伸出胳膊把父亲揽在怀里,父亲的头正好紧贴在她那鼓胀的胸上,父亲能听见大翠剧烈的心跳。大翠的胳膊很有力气,父亲被捂得喘不过气来。大翠的嘴唇紧贴着父亲的耳根,哈出一股即热又麻的气体。大翠说嘎小子,想摸就摸吧。俺娘说了,女孩子的胸部不能让人随便动,除非自己的男人。俺已经是你的人了,摸吧。大翠说着一只手就撩起了袄襟,把父亲的手放了进去。父亲感觉到了那里的热量,大翠的乳房比奶奶更有弹性,像刚摘下来的猪尿脬,圆润得很,鼓胀得很,滑溜得很。父亲使劲地揉捏着,感觉手心痒痒的难受,于是就用力拽了一把,大翠“哎哟”了一声,用手捂了那里。大翠说东子,你弄疼俺了。父亲紧咬着下唇,不说话。大翠说东子,你是不是生俺气了?父亲“嘿嘿”地笑了,笑得很放肆,没心没肺的样子。大翠说东子,俺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让俺也摸摸你吧?说完便开始拽父亲的裤子。父亲的脸胀得紫红,双手紧紧地抓着那里,不让大翠动。大翠说那你让俺看看吧?俺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啊!父亲大吃一惊:女人怀孩子原来这么容易!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摸大翠的乳房了!这下麻烦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孩子,爷爷一定会揍他的!父亲越想越觉得害怕,问题很复杂,后果很严重。他撒腿就跑,一个人顺着山路往海边狂奔,后面传来大翠夹杂着哭腔的喊叫声。
  
  
  
  
  
发表评论
  • 高鸿一川 2007-08-30 22:32:14
      
      (1956。父亲生于1941年,属蛇)这段话应该去掉。草稿上的标注,呵呵
  • 高鸿一川 2007-08-30 22:34:34
      
      
      大翠第二次到父亲家来的时候是两年前的春天。站在父亲跟前的大翠像一尊黑塔,黑里透红,红里透紫。一双粗壮的辫子卧在胸前,像两条蛇一样滑溜,泛着幽幽的光。姑娘进门不说话,一块手帕堵在嘴上,衔了一角在那里拽。她倚着炕,一只脚搁在另一只的上面,身子扭动着,不慎娇羞的样子,掩了鼻,偷偷地在指缝里观察,看着父亲嘻嘻地笑……人说不怕天,不怕地,就怕山东妞撒嗲气——山东姑娘多身材魁梧,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但她们如果撒娇,那模样便出奇的怪了,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大翠的扭捏作态粉碎了父亲心中的所有幻想,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朦朦胧胧地懂得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不像三年前那样傻了。大翠的变化也确实不小,女大十八变,她变得更瓷实,更黝黑,胸部像两座火山一样危险,随时都可能喷出炙热的岩浆。
      
      年少轻狂的父亲从一开始就没有看上这个媳妇,奶奶却满意的很,知足得很。奶奶对爷爷说:“你看大翠那腰身,吃苦是没问题的。只要过门,俺敢说不出两年,就能养出大胖小子的!”爷爷说这个俺信,但咱们的东子也太单薄了,娃还嫩。奶奶说东子正在长身体哩,所以像豆芽菜似的,过两年就壮实了。
      
      父亲乘奶奶跟大翠娘俩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溜了出去,他不愿意见那娘俩。奶奶很生气。奶奶说东子啊,人家大老远来看你,你咋能这样啊?父亲说娘,你就不要逼俺了,俺一辈子打光棍也不会娶她的!爷爷脱了一只鞋扔了过来,正好打在父亲的肩上。父亲把鞋拿起来给爷爷送到跟前,爷爷随手操起一根扁担就抡了过来,扁担携着一股凉风飕飕地压了下来,这时小脚的奶奶突然从后面抱住了爷爷,爷爷一挫身,扁担砸在门前的石墩上碎成两段。奶奶高声地哭喊着让父亲快跑,父亲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爷爷被激怒了,扑上去给了儿子两个耳光,然后一根绳子把他挂在了门外的无花果树上,拿起皮鞭一下一下地抽。父亲的脸上全是血,脊背上也出现一道道血印,奶奶哭喊着跪在地上,被爷爷踹了一脚,像条狗似的爬起来又往儿子跟前凑。奶奶知道爷爷的脾气,她越是求饶爷爷便下手愈狠,为姑姑的事情奶奶没少受罪。爷爷的皮鞭欢快地在空中舞蹈,划出美丽的弧线。弧线突然转移方向,落在奶奶的身上,奶奶就不叫了。奶奶不哭了,父亲却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那声音很骇人,刺得人耳膜发颤。皮鞭落在奶奶的身上,抽在了父亲的心上,父亲无论如何不能忍受奶奶替他受过。事情进展到这样的局面,场面很热闹了,也很激动人心了。这时候需要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说话,这个人便是大翠的娘。大翠的娘说不准打我的女婿!你要打就打我吧!说完对着女儿喊:“大翠,还不快给你爹叩头?”大翠于是也跪在了爷爷的跟前。爷爷长叹一声,对着儿子骂了句:“——狗日的东西!”拂袖而去。
      
      要说大翠也确实能嫁了。都十八岁了,不能再等了。大翠的娘年后又捎话过来,那语气里已经有了责问的意思,不能再拖了。然而最不能拖的还是爷爷。爷爷本来还想再等两年,身体却一天天地垮了下来,没黑没明地喘,脸肿得像发酵的馒头,身子却瘦得只剩了一把骨头。一辈子没生过病的爷爷身体壮得像牛,一顿能吃五个馒头,喝三碗稀饭,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那时候爷爷还经常出海,一去几天,大风大浪里淘食,几次险葬身鱼腹。爷爷出海的时候奶奶每天都要站在山峁上,看日出日落,心随潮水荡得很远,波澜起伏。爷爷回来了,奶奶就倒下了。爷爷携裹着浓厚的海腥味把奶奶抱回家,奶奶浑身软得没一点力气。奶奶躺在男人的怀里孱弱的像个婴孩,她紧紧地闭上眼睛感受男人的心跳。爷爷结实的臂膀把奶奶箍得透不过气来,奶奶感觉到一阵阵眩晕,身子轻飘飘地像要融化,云里雾里似的,像是在梦中一样。男人粗重的呼吸麻麻地哈在脸上,几天没刮的胡子扎得人痒酥酥的,骨头都开始冒泡泡了。奶奶用力把自己弄疼,证明这不是做梦,于是更加用力地抱紧了爷爷,怕他突然离去……
      
      爷爷没有离去,却倒在了土炕上,一睡半年,人像消雪似的塌陷下去,就剩一把骨头了。爷爷刚开始的时候是没把这病当回事的,他认为自己躺一段时间就会起来,没那么娇气的。然而几个月过去,中药吃了几十副,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爷爷心中的傲气已去了一半,他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些事情了。
      
      爷爷有五个儿女。大女儿已经出嫁,父亲是老二,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小弟比父亲小十岁,那年才五岁。爷爷不敢想象自己离开后,孤儿寡母怎样生活?
      
      爷爷希望父亲马上成亲,撑起这个家。
      
      父亲感觉到了肩上的责任,他没有理由再去挑剔什么了。也许大翠就是上苍赐给他的媳妇,这辈子没法选择了。上苍安排的事情是不能随意改变的,奶奶说这是命,孩子你就认了吧。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噙着泪,心高气傲的儿子心里不甘,做娘的怎会不知道?然而爷爷的脾性她也了解,答应别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反悔,何况大翠的爹已经过世了。
      
      一行冷泪挂在父亲的脸上。父亲冲着爷爷点了点头,第二天便去蒿庄迎回了自己的新娘子。
      
      
      
  • 天马行空1003 2007-08-30 22:37:25
      回帖获赠书大行动
      
       天涯网的“天涯杂谈”版面现在隆重推出品读西游记的扛鼎之作《品西游-解读职场潜规则》,天涯网经济频道职场专栏郑重推荐。这是一部可以和《品三国》相媲美的作品,
      有《品三国》的深度而没有《品三国》的知名度,期望您慧眼识珠。
      
       该书独特的视角,精彩的文笔也让人手不释卷。无论从何处看起,都能在10分钟内,强烈吸引读者。想象力、文字、故事、幽默,一应俱全,犹如一锅热腾腾的靓汤,什么都煮了,是读者理想的口味。
      
       相信对于无论是《西游记》的爱好者还是喜欢研读社会百态的朋友,这本书都会是值得一读的好书。
      
       对踊跃回帖的网友,将获赠作者签名价值26元的的《品西游-解读职场潜规则》书一本,详情请光临该帖阅读说明。
      
       恭请阁下捧场。
       《品西游-解读职场潜规则》链接如下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strItem=free&idArticle=994752&flag=1&idWriter=13349472&key=543214290
      
      
  • 一川先生 2007-08-30 22:42:27
      
      请继续关注!
  • 书生001 2007-08-31 00:14:06
      佩服你,厉害,不错的贴
      
      办理真实文凭.鄙视网络骗子和办假证书的人,我们的证书可以先上网查询再付款.QQ:37553439
      htpp://blog.sina.com.cn/liuge1980
      QQ:236734045
      QQ:807082741
      QQ:310152566
      全部QQ都可以办理,如果发现有QQ不在线请加另一个.
  • 瓷99 2007-08-31 01:12:30
      写得不错,顶一个
  • 光明荣东0 2007-08-31 01:29:59
      老高好,我爱人买了你的《房子》
  • w372185405 2007-08-31 02:45:43
      LZ,原来您有出过书啊,那“父亲传记”啥时候出啊,出了不要忘了告诉大家一下哈
  • 杜树 2007-08-31 02:56:25
      《白鹿原》好像也是这样开头的。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