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爱情像快餐一样

他们骂我疯子 2015-12-06 08:57:00 122人围观

  其实,我不喜欢东莞,一点都不喜欢,甚至有点的讨厌,但我还是生活在这里6年了,难道6年都培养不出一点感情来?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靠时间来培养的,比如说酒时间长了或许更浓烈,而茶泡久了就淡了,淡得恶心。就像杨小雨说的那样:“不来电的绝缘体你能指望他传输爱情。”杨小雨不止一次的这样对我说,我有时很是反感,但我也仅仅是对她的观点持反对意见,杨小雨我是一向不反感的。
  杨小雨算不得我的初恋,因为我的初恋在初中二年级就懵懵懂懂的奉献了。但是杨小雨却是我用心爱过的一个女孩。至于杨小雨有没有爱过我,我到现在一直没有答案,我也深究这个问题好久了,每一次我问杨小雨:“杨小雨,你爱我吗?”她总是回答:“你说呢?”我后来又问:“你到底爱不爱我呀?”杨小雨还是说:“你说呢?”我恨恨的有时真想掐死她。这时杨小雨会嘿嘿的奸笑不止,说:“来呀!衰男人。”我就扑过去,把她按在沙发上,她毫无抵抗的说:“来吧!糟蹋我吧!”
  杨小雨不止我一个男朋友,这是我早知道的,我算不算是杨小雨的一个男朋友我自己都是很难于确定。杨小雨有时就会问我:“宇,找到你喜欢的女朋友没有?”我说:“找到了,就是你呀?”杨小雨说:“开什么玩笑呀!”我说:“真的,杨小雨,我不能没有你呀?”杨小雨嘿嘿的笑着说:“呵呵,来真的?”我说:“真的,我不骗你的,我不能自拨了,我要死了。”杨小雨跑到窗户旁把窗门打开,嘻嘻地说:“从这里下去吧!这里是十楼,应该没有问题!”我无奈的看着她。
  我也慢慢的习惯这种关系,我总是感觉爱情在我们的脑子里没有概念,准确的说,是没有一个传统的概念。杨小雨还是我行我素,她在一间宾馆上班,做的是领班的工作,她跟我说是一个小领导,我调侃地说:“原来是个领导人。”杨小雨的朋友都是些三教九流之辈,什么人都有,杨小雨隔三差五的带回来胡闹,客厅被搞得一塌糊涂,一片狼藉。我推门,吓了一跳,说:“杨小雨,又在搞什么呀!”杨下雨酒气晕晕的说:“宇,过来,今天我朋友生日,来这里庆祝庆祝,过来坐坐······”这时,一帮男男女女也附和说:“过来嘛!坐一坐吧!”我好像倒成了客人,一个醉醺醺的男孩端着一杯酒摇摇晃晃的过来,说:“兄弟,喝一杯····喝一杯·····”那些男男女女开始叫起来:“喝···喝···喝···”我恨恨的瞪了杨小雨一眼,转身回房去了,一个女孩说:“他好像有点不高兴。”杨小雨说:“他高兴不高兴管我鸟事?最要紧的是我们高兴!”大家又哄笑起来,另一个女孩又说:“雨姐,你好厉害,男人都对你神魂颠倒的!”杨小雨说:“要秘籍吗?”那个女孩愣愣的说:“要呀!拿来呀!”杨小雨忽然把上衣一脱,说:“不要吝惜,就是秘籍!”于是男女们疯狂的跳起来!我在房间里实在是呆不住了,打开门说:“各位兄弟姐们!拜托小声一点好不好!”大家安静下来,杨小雨一下子来火了:“妈的,开心一下都不得?给我滚回去!”我摇摇头把门一甩,回房了。
  那个女孩对杨小雨说:“雨姐,我们是不是过分了!”另一个女孩说:“哦,是吗?王晓芬你是不是发情了?”王晓芬没有说话,咬了咬牙。杨小雨说:“晓芬,你进去跟他玩玩。”王晓芬说:“雨姐,你不吃醋呀?我可要去了哦!”杨小雨说:“男人嘛!就是拿来玩的!”一个男孩站起来,醉眼朦胧的说:“谁来玩我一下?”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生硬了,看来是酒精已经激起他的胡言乱语了。他还刚刚说完,就趴在桌子上,醉的人事不省了。
  这时,我的房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女孩跑了进来,走路摇摇晃晃,我说:“你要干嘛?”那个女孩断断续续的说:“借你·····借你·····洗手间一用·····”一说完,就蹲在我的床头开始小便起来。我真是气晕了,跑出去,只见客厅里东倒西歪的一片,杨小雨扒在一个女孩的身上。我可伶的看着她,只见她红红的脸甚是美丽,我把她抱回床上,她已经醉的像个死猪一般了。
  我推开门出去,只见长安的夜色绚丽迷人,那些迷离的脚步来来往往,十字街头最是醒目的广告牌一眨一眨的闪烁。长安酒店的门停满了小车,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子从门口出来,左手搂住一个女孩右手抱着一个女孩,跌跌撞撞的上了一辆宝马,飞驰而去。我也看见天桥底下,那头发蓬蓬的流浪汉,正用那怪异的眼神,死死地盯住酒店的门口,鬼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