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灵银锁(三)神秘的VIP主人

何宁茜 2015-09-09 00:55:00 20人围观

  可是孟云霄的本意,并非如此,他,只是单纯的关心她有没有地方,但是风小雅最后的那句话,着实让孟云霄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原来,这个人笑起来,是这样阳光、灿烂。
  两个女人的内心,都这么想着。
  她的车,已经经过了检查和采集,没有别的问题后,被批准可以开走。于是风小雅拿起了车钥匙和自己的皮包,到车库取了车,就开往永泽装饰的公司。
  永泽装饰在Z街的万达大厦19楼,到了公司楼下,他停好了车,直接拿着皮包冲向了老总办公室。一个职员,一个设计主任不明不白的死了,她必须要仔细向老总汇报。脚步有些焦急,但面色仍然还是保持着平静。而金永泽在办公室已经等了很久,自从接到风小雅的电话,他的心,就悬着下不去,到底怎么回事,童贝儿怎么会死在风小雅家门口呢?眼看着自己为小儿子铺的路,马上就要完成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出这样的事情呢?这种事情会不会连累公司呢?这是他不得的不考虑的问题。
  他,急切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不时走道落地窗前看向楼下;双眉紧蹙;直到看到了风小雅的座驾停到公司门口,立即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要求秘书看见风小雅,直接把她领进来。
  十分钟后,风小雅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金永泽见到风小雅,情绪很激动,立即拉着风小雅的手走到沙发坐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童贝儿怎么会死在你家门口?”
  “我不知道,早上一出门,我就看到了她的尸体了,我也很纳闷。警察估计很快就会到公司来了解童贝儿和公司同事之间有没有什么恩怨。”相对金永泽的慌乱,风小雅倒是冷静很多,或许是648年的经历,已经让她足以平静的面对所有问题,不老不死的人,经历太多的变故了。
  “那这件事,会不会对我们公司在中国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吗?”无论是永泽建设还是永泽装饰,无论在韩国还是在中国,都是信誉非常好的企业,他还想筹划上市的事情,如果有什么负面新闻,对公司会有很大的影响的。
  “影响倒不会,不过,贝儿手上的工作,就需要跟进一下,如果耽误了,那倒真的会对公司有影响了。”她提醒着金永泽。
  “贝儿手上有什么工作你接手不就完了。尽快搞定。”
  “贝儿手上其余的工作已经收尾了,现在唯一刚开始的,就是裕华水会的装饰设计;她的工作,我不适合接手,否则会让人觉得贝儿跟我真有什么大仇恨呢。交给小杨吧,她是她的副手,应该更了解这件案子。”
  “唉,我现在就希望这件事快点过去,俊贤还有两个月就从英国回来了,希望俊贤回来之前,这件事能够快点解决。”很显然,金永泽有些不放心。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风小雅立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第一时间找来了贝儿的副手小杨,详细询问了裕华水会案子的进展并做了接下来的相关安排。
  安排完工作上的紧急事情,她回到办公室靠在大班椅上闭目养神的想了会儿,突然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并告诉秘书,自己需要出去办事,提前下班了。
  终于安排妥当一切,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提着皮包,拿着车钥匙,放心的离开办公室。
  开着车,她的第一站就来到了华天百货,在百货公司挑了几件内衣、几件职业套装和休闲的波西米亚风格的裙子、几双配着衣服穿的鞋子、临时需要的护肤品以及一些日常用品等等;最后,她还不忘挑了两个大一点的行李箱。到收银台结账的时候,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黄金灿灿的卡片和一张身份证,卡片上写着:华天百货超级VIP。或许这个收银员是新来的,反正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会员卡,她只是接过了会员卡仔细端详,又掂了掂分量,这张超级VIP,还真的是黄金做的;她不敢怠慢,立即拨通了值班办公室的电话,请来了值班经理,值班经理看后,也很意外;并辟出专项收银台负责小雅的收款事宜;而他出于慎重考虑,立即联系上公司总经理,并在第一时间将黄金VIP呈给总经理看。总经理看到这张卡,竟然激动不已。
  “是的,这是我们集团唯一的一张超级VIP卡,赶紧查一下那人是不是姓风,如果是的,就马上把风小姐的帐结了,然后跟大少爷回电话,大少爷很担心她。”
  “是。”说完,值班经理立即出门办这件事了。
  风小雅买完必需品后,便开车来到华天酒店,身后的行李,也由敬业的行李员放在行李车上,推着跟在小雅的后面到了服务台办理入住业务。她又一次从钱包里掏出那张华天超级VIP,同时也掏出了一张身份证;办理业务的两名服务员顿时不知所措,急忙请来值班经理。
  值班经理是一个年轻俊朗的小伙子,他看了看那张黄金VIP ,同时又看了身份证。
  “风小姐?”他面带微笑。
  “是。”
  “顶楼高级套房已经准备好了,您请。”小伙子礼貌的微笑着,边输入卡号在高级套房的房间号码处写上已入住三个字;边打量着眼前这位透着仙气的女子。办好手续后,他交还给风小雅身份证、VIP卡片;然后嘱咐身边的行李员带着风小雅去顶楼的套房。
  服务台的工作人员,看着风小雅走后,纷纷凑在小伙子身边八卦着。
  “王经理,这人到底是谁呀?为什么会有这么特殊的VIP呀?”
  “我也想知道是谁。我只是接到集团内部的通知,凡是持有这张VIP卡片的风姓顾客前来住宿,无条件安排顶楼的套房。而且持有这张VIP的风姓顾客,可以无条件在华天集团旗下任何子公司消费;她消费的所有金额,全部由华天买单的。没想到,拥有这张特殊卡片的,竟然是这么美的女人。”王经理不由得感叹道。
  “那这个女人和总裁家有什么联系呀?怎么会有这么特殊的VIP卡?”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张卡出现的城市,不出两天,总裁他们也会出现。你们还是少八卦一些吧,这两天赶紧准备吧,别让总裁突击到来,给顺便检查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谨慎小心起来。
  这是一间类似一室一厅的套房,有独立的洗浴间,整间房子采用的都是落地窗设计,不仅采光度极好,夜半时分还能数着星星睡觉。不仅如此,还拥有单独的露台,这个设计,似乎只为这间房子而存在。她清理好自己的衣物及日用品后,她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着江城;夕阳为江城更添了几分魅力,美景在前,她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她想都不用想,直接开了门。
  “嗨,JAKE,你怎么来了?集团事务不是很忙吗?。”按门铃的是个男人,穿着笔挺的浅灰色西装,却配着九分浅灰色西裤;带着一条浅蓝色领带,穿的一件白色衬衣;这就是一个这就是一名职业经理人的打扮。风小雅边说,边拉着男人的手快不进入房间。
  “GARE跟我一挂电话,我就马上派人到处找你。发生什么事请了?怎么会和命案扯到一块儿的呢?”JAKE显得很着急。
  JAKE叫韩宇,是华天集团的总裁,GARE是韩宇的弟弟,叫韩星,是一名国际知名律师;真正知道风小雅身份的,只有这两兄弟。只是这个华天集团是如何突然崛起的?外人无从得知。只有这两兄弟对她是绝对的忠诚、孝顺与关心,儿子对母亲的那般忠诚、孝顺和关心……
  “我不知道,我没做过,不会有事的,放心,我想,警察无非是例行调查而已,我让GARE回来,只是不想出什么意外;你们都知道的。”显然,她是故作轻松状。
  “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这么难得见一面,跟GARE,打个电话,看他到哪儿了,等你们兄弟到齐了,一起陪我吃顿晚饭怎么样?”她见韩宇仍然满脸愁容,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笑着安慰着。
  “对了,我还要跟那位警察打个电话汇报行踪,等我一下。”说完,她拿出孟云霄的名片,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礼貌的告知了自己现在的住处……
  孟云霄此时,还在办公室紧张地等待着各项报告,此时接到风小雅的电话,疲惫的心里竟涌起了一丝暖意。
  他倒了杯水,回到办公桌前坐下闭目养神,却脑海里不停浮现出发生在风小雅家里的异样,那道消失的伤口。想着想着,突然小雅那莞尔一笑的容貌,也跟着不时出现在他的眼前。想着想着,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在往上扬;他也没有发现,这微小的动作,都在默默被一个女人看在眼里。
  风小雅和韩宇,这一次没有在华天酒店的餐厅用餐;他们来到H街的一间酒楼,这间酒楼从三十年代就一直是风小雅很喜欢去的地方。他们来到二楼找了间安静的包间坐下;他们点好了菜。酒楼生意很好,人来人往,那些客人酒足饭饱的瞬间,有的也因为业务繁忙不时走出来打电话,有的在电话里发脾气,一位服务员端着盘子,在这个近乎狭窄的通道来回穿梭着,过了转角处,只有一名客人在狭窄的通道里或许是因为生意没有谈拢,边打电话边发脾气,手指不停比划,在通道里来回踱步,一名服务员小心的穿梭着,在穿梭的瞬间客人一个抬手,服务员盘子里的菜瞬间倾斜,就在盘子里的菜全部撒出来的瞬间,一个人影瞬间出现,任何人都来不及看清,发生的状况,盘子已经扶正,菜也没有撒出来。两人还来不及看清人影的模样,两道白光从他们的额头前一闪而过,等他们再睁开眼时,走廊上什么人也没有,服务员双手仍然拖着盘子,客人右手仍然在拿着电话;只是电话那头问了句:还在吗?客人呆愣了会儿,客人又继续骂了起来,服务员也停顿了会儿,努力摇了摇头,想回想什么,仍然想不出个所以然,疑虑的来到包房传菜。
  两人看着服务员放好菜,出去时,韩宇特地嘱咐服务员带上房门。
  “你太不小心了,要是被人看见怎么办?”显然,他很担心她。
  “放心,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能够消除他们的记忆,是永远消除的那种,所以他们不可能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别忘了,我的速度,是你们普通人的5倍。”她很有自信。
  “是,我们知道你有能力,可你别忘了,人都是自私的,看见没见过的事物,都会把他们当做怪物看待,你的事情要是被人发现,保不准会被当做小白鼠那样进行医学研究。”韩宇着急的低吼着。
  “你跟她多说那么多没用,她那副‘讨厌的’怜悯随时都会迸发出来。上次在美国的曼哈顿,居然用自己的能力去救了一个差点被汽车撞了的小孩,要不是她立即事后消除了小孩及家人和肇事者的记忆,现在美国一定炸开锅了。”就在这时,包厢门开了,另一个西装革履的标准俊朗的帅哥出现在他们眼前,手里提着个方形皮包,推门一进入,首先解开系着的领带。
  “GARE?嗨,乖孩子,你回来了!”风小雅连忙兴奋地上前去拥抱他,并急切地请他入座。
  “你还记得这个地方。”韩宇微微一笑。
  “当然,每次我们聚会,姐姐一定会带我们来这儿的。”
  三人坐定后,韩星夹了块儿清蒸武昌鱼放在自己放到风小雅的碗里;他问了下命案的情况,认为没什么大事,并表示自己会呆到案子结束才会离开。
  小雅没有问别的,只是询问了澳洲那边的生意情况。
  “你为什么不问我这次有没有打听到六道仙书的事情。”韩星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是我养大的,我太清楚你的脾气了。如果你找到了,会第一时间告诉我的。既然你进门到现在并没跟我说六道仙书的事情,你应该还没有打听到。”小雅安慰着。
  “我没有打听到‘六道仙书’的具体方位,但是,我打听到昆仑山上有一个叫天衣居士的老人,应该会知道解除诅咒的事情。等案子完结了,我陪你去一趟昆仑?”从韩星回来到现在,风小雅一直没有提及六道仙书的事情,韩星反而放心不下小雅起来。
  风小雅从来没有指望能够找到“六道仙书”,现在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据称天衣居士的老人,居然听说过诅咒的事情?这个天衣居士,会不会是“他”的后人呢?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