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拂晓:1941(50万字已写完,慢慢更新)

完美之前 2013-08-22 21:38:00 3582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完美之前 2013-08-22 21:44:44
      随着战事的扩大,中日两方都源源不断地将部队投往上海。
      什么叫决一死战?上海保卫战恰当而准确地诠释了这个成语的内涵和外延。自始至终,中国相继加入的参战士兵约五十余师,战斗兵员总数超过七十万,日本投入陆军精锐和海军陆战队超过三十万人,大炮三百余门、战车两百辆、飞机五百艘,惨烈之程度在中日对战历史上前所未有。
      11月13日,整整三个月后,上海市长俞鸿钧发表告市民书,宣布上海沦陷。随后,国民政府发布自上海撤退的声明:

      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

      在这个声明的背后,是蒋介石的深深无奈,繁华的上海之能这样忍痛放弃。数万中国士兵的生命,并未给中国带来希望的光明,与之相反,失败的阴霾却飘浮在中国的头顶。
      在全军撤退上海苏州河南岸之时,愤懑而失望的蒋介石不甘心将苏州河以北阵地轻易拱手奉送日军,一个重要的信息是,国联要在两个多月后在日内瓦开会,届时将接受中国控诉。为了获取国际舆论的同情与支持,蒋介石认为有必要留下少部兵力坚守苏州河以北地区。
      经蒋介石本人亲自下令,国民军第八十八师孙元良部五二四团副团长谢晋元率领该团主力一个营四百余人据守上海闸北四行仓库,担当此项任务。
      因为对外宣称八百人,所以时人将其简称为“八百壮士”。
      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谢晋元被推到历史前台。
      四行仓库原为盐业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在上海设立的联合营业所的仓库,是一幢钢筋水泥结构的六层高楼,位于苏州河北岸虞洽卿路、老闸桥北端,仓库的西边和北边当时已被日军占领;仓库东面及隔苏州河相望的南边属于公共租界。它的建筑墙体很厚,易守难攻。
      另外,因为四行仓库的东南角方向一百多米处,有两个巨大的煤气储蓄柜,如果引爆,那么大半个上海都会被炸掉,万一误炸租界也会引起国际争端。日军对其有所顾忌,不敢调派飞机重炮,只能用轻型炮火。
      接到命令后,谢晋元率兵拒敌。
      一支孤军坚守闸北,与数倍于自己的日军艰苦作战,消息一时传遍整个上海。此时,战场已移向沪西,上海市区大部已趋于平静,许多市民涌向四行仓库附近,登高助威。在这些市民之中,有一个名为杨惠敏的十八岁姑娘,受谢晋元只托,穿越枪林弹雨,在深夜度过苏州河,为八百壮士送来了一面国旗。
      于是,在日军攻占上海之后,闸北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楼顶上,忽然飘起了中华民国国旗,上海市民于一片烟尘火海中,遥远地看到了这幅青天白日国旗迎风招展。当天出版的上海《申报》如此描述:

      天亮时分,国旗飘展,隔河民众经此地,纷纷脱帽鞠躬,感动落泪。"在沦陷的上海,在数万日本陆、海、空军围困中,升起上海市唯一的一面国旗的,就是谢晋元和他率领的名震天下的“八百壮士”。

      中国国旗鼓励了中国民众,同时也刺激了日本军人的求胜欲望。不能用重武器是吧,日军就在用轻型武器攻击的同时,以汽油浇洒,到处纵火,使四行仓库成为一片火海,与此同时,他们不顾国际公法约束,向中国守军发射毒瓦斯弹。
      谢晋元并无退缩,坚守三昼夜,日军未能深入半步,四行仓库阵地始终岿然不动。然而,在四行仓库被围攻到第三天时,日军兵力已达五千余人,超过谢晋元部众十多倍,双方力量悬殊,再战已非可能。另外,上海公共租界当局害怕战事继续,会危及租界安全,遂通过外交关系,多次电请中国政府命令孤军撤出战斗,以免危及各国侨民。
      蒋介石也深知再守已不可能,提笔给谢晋元写下“珍重退入租界,继续为国努力”的手令,谢晋元接到上级命令,随后奉命退入公共租界。
  • 完美之前 2013-08-22 21:45:49
      先贴这么多,呵呵
  • 完美之前 2013-08-25 11:40:42
      呵呵 自己顶下
  • 完美之前 2013-08-25 21:28:56
      唐生智誓与南京共存亡



      站在时间的河流上往回张望,我们都知道1937年12月的南京岌岌可危,死亡的阴影悬挂在天上,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正在铺排,只等着事件的当事人陈尸街头,悲惨上演。
      作为国家元首的蒋介石不会不清楚眼前的形势。他的目光掠过大江南北的黑山白水,胸中燃起焦急的火焰。完全可以想象,蒋委员长当时肯定是目睹茫茫苍天,发出沉重的疑问:老天啊,谁能收拾这纷乱的局势?
      一个人应声而出。
      时势将唐生智推到了历史前沿。
      此刻的南京卫戍司令长官是唐生智,这位曾命令手下士兵全部佩戴“大慈大悲救人救世”胸章的湘军大将向蒋委员长大声疾呼:
      “现在敌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特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更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拚到底!”
      因为一连串失败而郁闷得牙疼的蒋介石被这句话温暖了心怀,紧紧地握住了唐生智的双手,久久不愿放开:
      “生智兄啊,一切看你得了。”
      首都南京事关国之荣誉。唐生智啊唐生智,你注定了和一段大历史结下孽缘。
      唐生智明白此战的重要性,在军事会议上他信誓旦旦:“没有统帅命令决不撤退,誓与南京共存亡。”
      唐生智生于湖南东安,字孟潇,信佛后法名法智,1912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进湖南陆军,之后多年宦海浮沉,曾任湖南省主席、武汉卫戍司令、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等要职,1935年被授予陆军一级上将军衔。
      回顾前尘往事,唐生智并非蒋介石的嫡系,与之相反的是他曾多次反蒋,早在国民党宁粤对立时期,他曾坚决上书汪精卫要求东征伐蒋,逼得蒋介石最后不得不下野东渡。此一时彼一时,国难当头,鬼子当前,一切内部矛盾暂时搁置。
      唐生智的豪言壮语感动了包括蒋介石在内的许多人,却未能感动日后曾让日军佩服不已的桂军首领李宗仁。素来不喜欢唐生智的李宗仁冷言相向:“盂潇,你真了不起啊!”唐生智大义凛然地回击李宗仁:“德公,战事演变至此,我们还不肯干一下,也太对不起国家了!”
      唐生智这话说得在理,李宗仁无言以对,只得闭上了嘴巴。
      数年后有位名叫吴相湘的台湾历史学家著书立说,将唐生智主动请战保卫南京的原因归结为江湖术士顾子同的劝告。顾子同告诉唐生智,说唐的前生是“金陵王”,合当坐镇南京。顾子同沐浴更衣,一番占卜之后他还告诉唐生智,日军占领上海之后不会再向南京推进。如果占卜结果当真,日军不进攻南京,唐生智就会白捡一个舍身救国的英雄美名。
      后人牵强附会的解释,不知真假。
      回到1937年的南京。蒋介石将兵力重新分配,慷慨地拨给唐生智调遣:十三个师外加宪兵部队三个团,约十一万人。为了显示决心,唐生智从中国历史寻找灵感,他一下子就瞄准了西楚霸王项羽,项羽当年过江伐刘邦不就烧了渡江的船吗?唐生智一上任,首先就命令士兵烧毁了渡江船只,釜底抽薪,置之死地而后生,在船只燃烧的熊熊烈火中,唐生智将南京保卫战的前戏拨弄得十足的充分。
      与此同时,日军也已经准备妥当,准备攻城。
      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令第八号》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克敌国首都南京。”
      南京保卫战随即爆发。
  • 完美之前 2013-08-25 21:30:11
      多年之后,以研究南京大屠杀而备受瞩目的历史学家张纯如也自杀了,她的作品《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以磅礴的姿态重启了人们对这段历史的记忆,真相不可毁灭,悲壮的钟声从1937年12月13日一旦响起,注定要在南京的上空不能散去。
      躺在苏州病床上的松井石根听到了日军进入南京城并大肆屠杀的消息,突然流下了眼泪,他含泪训斥部下:“你们奋力苦战,使皇威增辉,然某些士兵之暴行,又使皇威一举扫地。”
      松井石根和朝香宫鸠彦在次年相继离开中国,朝香宫鸠彦一年后被晋升为大将,任贵族院议员兼伤病军人会总裁,平安度度过余生,直到1981年在九十岁高龄离世。而曾被朝香宫鸠彦短暂替代的松井石根就没这么幸运了,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松井石根宣读了起诉书共计三大类五十五项罪状,然后处以绞刑。
      时年七十岁的松井石根在绞刑架下挣扎了十二分三十秒后痛苦死去,其长吐舌头的惨状甚为凄惨。临死之前,松井石根在巢鸭监狱向僧人忏悔:“南京事件,可耻之极。”
      失魂落魄的唐生智安全地回到了江北安全地带,他没有亲眼目睹对岸的屠杀惨状,也没有亲耳听到生死边缘的南京百姓凄惨的呼叫。“誓与南京共存亡”的誓言犹在耳畔,而今南京城已亡,而发誓的人却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
      惭愧的唐生智没有面目再去面见委员长,也没有脸面再为官军中,凄风苦雨的历史潮流中,他给自己选择了一个该去的地方,东安老家。
      唐生智在老家的故居名叫树德山庄,在这栋占地面积两万七千平方米,建筑面积八千平方米的阔气山庄里,唐生智打算就此隐居。1938年底,唐生智的父亲唐耀祥逝世,闲居乡里的唐生智创办耀祥书院以纪念其父。后来书院屡经更名和改造,如今仍然存在,只是名字成了东安耀祥中学。
      隐居生活并非唐生智的本意,对权力的渴望并不是说没有就没有了的那么简单,蒋委员长的怒气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的。事实证明,唐生智并非真想隐居,心平气和后的蒋委员长一份电报,还是把他给召回去了,并给他在重庆安排了了一个国民政府军委会运输总监的职务,这个职务虽说不能与先前的卫戍司令相提并论,却总比平头百姓要强很多。
      抗战胜利后,唐生智因为和蒋介石不合再次回老家隐居。1949年解放军进攻湖南,唐生智在湖南的和平起义中再显身手,成了解放湖南的功臣之一,被新政府委任为湖南省副主席。1966年“文革”爆发,因为保护自己曾经的部下、时为共和国元帅的贺龙,唐生智被关进监狱,于1970年因结肠癌而死于自己的故乡——湖南。


  • 完美之前 2013-08-25 21:31:06
      12月5日,日军进攻南京外围;7日,淳化、江宁等地陷落。8日,汤山失守,唐生智下令中国军队进入城外阵地,以南京城墙为依托进行最后较量。9日,日军逼近南京城墙,两军在光华门、雨花台、紫金山、中山门等处激战。日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致电唐生智,劝其在10日中午前交出南京城。唐生智接到日军的通牒,看也没看,将它顺手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此刻的唐生智还算是个爷们。
      唐生智没回信,日本人不等了。
      12月11日,日军对南京的总攻开始。
      需要注意一个细节,这时候,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不在南京指挥部队,而是因为胃病复发而被迫在苏州养病。让我们咬住牙记住这个名字——朝香宫鸠彦。
      朝香宫鸠彦来自日本皇室,是昭和天皇裕仁的叔父,同时又是明治天皇的女婿。朝香宫鸠彦做事素来具有冷厉风行的风格,他从日本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前线,签署的第一道命令是标有“机密,阅后销毁”字样的密令:“杀掉全部俘虏!”
      日军攻城的炮火遮天蔽日。
      12日凌晨,伤亡惨重的守军依然牢牢控制着雨花台。日军调来第一一四师团赶来增援,正面之敌瞬间增至日军两个主力师团三万余人,以飞机、重炮、坦克及新增兵力再次猛攻雨花台。守军全军覆没,旅长朱赤少将殉国。
      下午三时,中华门也陷落了。
      随着雨花台、中华门的相继陷落,加上紫金山、光华门、水西门一线战事的不断吃紧,南京大势已去,唐生智在南京卫戍司令部召开会议,宣布撤退命令。宣布完撤退命令的唐生智没有实践当初“和南京共存亡”的豪迈承诺,在副官的陪同下走出司令部,随即上了一辆专为他准备的小汽艇。在他身后,南京城几十万军民乱作一团。冬天的长江江面上挤满了逃难的人。唐生智乘坐的汽艇绕过江面上漂浮着的尸体或者活人,顺利到达对岸。
      十二月的江面上寒风抖擞,唐生智回望了一眼迷茫中的南京城,鼓起勇气离开了。唐生智离去的背影无比坚硬,它注定了会死死地钉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供人指认。
      失去了统一指挥的中国守军陷入混乱,唐生智临走前没有宣布撤退的步骤和方式,谁先撤谁后撤谁掩护都未明确,求生的本能让大家都想第一个冲过长江。因为南京城三面被日军围困,此刻能够撤退的路径只有北渡长江。大量士兵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蜂拥向挹江门,试图渡江而逃。然而因为混乱,唐生智撤退的命令此刻尚未传至守卫挹江门的三十六师,于是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命令士兵开枪,阻止试图出城逃跑的守军。
      司令没有命令撤退,擅自撤退就是逃兵,按律当诛。
      城内守军见前面有人阻拦,不管三七二十一,用枪炮开路。
      挹江门前,中国军队不顾身后穷追不舍的日军,双方发生交火,最后,城内守军动用坦克击破挹江门出城。大量逃兵和试图逃跑的难民乘势冲向城外。更可怕的问题是船只已经被全部销毁,命悬一线的人们只好随手抓一块木板、一条树枝试图游水渡过近两公里宽的长江。十二月寒冷的江水里,无数逃难者溺水而亡,他们的尸体顺着江水又漂回了挹江门。
      大约十一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正是通过这座挹江门而进入南京城的。
  • 完美之前 2013-08-25 21:31:39
      曾参加南京守城战的槐生多年后身在台湾,他向作家龙应台回忆这段往事:“退到一江门,城门竟然是关的,宋希濂的部队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不让我们出城,因为混乱到一个地步,守城门的部队竟然没得到通知说要撤退!我拼死爬过一江门,逃到长江边,没有船可以乘,日军的炮声已经很近,结果几万人堵在河滩上。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我突生一
      计,就和几个离散的士兵扛起两根大木头,放在水里,然后用手做桨,慢慢、慢慢往对岸浦口划过去。”
      辽阔的江面上,槐生坐在这两根木头上,足足用了整整一天半才到达对岸。
      第二天,12月13日。南京城破,日军浩浩荡荡开进南京城。他们顺着人群逃难的方向来到了挹江门外的下关码头。逃难的人群仍在聚集在那里,想方设法打算渡江,人群旁边,是逃兵们刚刚脱掉的军装。难民的和逃命混在一起,日军狞笑着在江堤边撑起机关枪,子弹扫向江面,最初的大屠杀由此开始。
      宪兵副司令萧山令当时就在江畔上等着过江,日军突然而至后,他掏出枪向日军射出最后几颗子弹后,然后举枪自尽,年仅四十六岁。龙应台因而感慨:“从挹江门到长江畔的下关码头,只有两公里路,当年万人杂沓的逃命路线,现在是郁郁苍苍的梧桐树林荫大道。”
      幸运找到工具渡江的人并非彻底好命,因为前面还有一面命运的魔镜正在等待着他们。守卫长江北岸的是胡宗南,没有接到唐生智撤退通知的北岸守军不明真相,朝着江面开枪射击,许多眼看就要到达对岸的人因此丧生。血红的江面上,一瞬间漂浮起了无数的尸体、木板、脸盆、床架甚至棺材。有人侥幸渡过长江,而更多的人则将自己永远地留在了长江里。
      后来曾任汪精卫政府中央军委会委员的祝晴川此刻是守城大军里的少将参谋,他没有牺牲在日本人的炮火下,又侥幸躲过了中国士兵的自相残杀,在挹江门扫了一眼之后,他重新回到了南京城,看到街边空荡荡的盛锡福帽店,他走了进去,冒充刘姓老板。随后,他还溜到早已人去楼空的某师南京办事处,在大门前挂上了难民收容所的牌子。借着这个难民收容所以及一口标准流利的日语,祝晴川竟然和日军上尉二川喜代混成了朋友,他不仅因此安全地度过了随后的大屠杀,而且对日本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转变,在二川喜代的帮助下,祝晴川最终逃出南京城。只是没过多久他又回来了,汪精卫在南京搞“和平运动”,组织伪政府,时过境迁,祝晴川的再次归来,是来给汪精卫捧场的。
      城破之后,朝香宫鸠彦对日军下达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命令:全部杀掉。陷落的南京随即拉开了一幕惨绝人寰的悲剧:南京大屠杀。数年后日军战败,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在对甲级战犯的判决书中写道:“中国军队在南京陷落前就撤退了,因此所占领的是无抵抗的都市。接着发生的是日本陆军对无力的市民,长期间继续着最恐怖的暴行。日本军人进行了大批屠杀、杀害个人、强奸、劫掠及放火。”
      金陵大学历史系外籍教授贝茨先生亲眼目睹了灾难:“日军接二连三地枪击老百姓;有一名中国人从我家里被抓走,遭杀害。在我隔壁邻居的屋子里,日本兵抓住并强奸他们的妻子时,两个男子焦急地站起来,于是他们被抓走,在我家附近的池塘边被枪杀,扔进池塘。日军进城后许多天,在我住所附近的街巷里,仍横陈着老百姓的尸体。”六周时间内,南京城如人间地狱。至少三十万人被杀害,至少三十万妇女被强暴,数万中国俘虏被日军虐杀。德国记者记录了一段史实:日本兵逼迫一个中国青年去强暴一具已经被日军打死的中国妇女的尸体,这个青年人无奈照做了,最后也自杀了。
  • 完美之前 2013-08-25 21:32:25
      欢迎有识之士洽谈出版事宜
  • 化成小六 2013-08-25 23:17:25
      看文字不赖,期待继续
  • 刘少言 2013-08-26 04:19:22
      问候。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