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不住的风流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0:25:00 94637人围观

一九八三年秋天,一日午后,大学同窗四载并在一个屋檐下搭伴儿寄宿了四年光阴的黄和平、高今和张一仨人儿,相约着一起爬香山玩;

  哥仨儿是同龄人,均已接近而立之年,在大批毕业的天之骄子里已经算不上是年轻的一拨了,因为他们都早生了几年,不幸赶上了十年浩劫,按当时的说法是属于被耽搁的一代;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在那个时候崇拜知识,懂得知识的重要性,已经算是知道好歹的人了;

  其实他们哥仨儿的共同点很少,比如从出身和家庭来说,黄和平是正宗职业军人的子弟,高今属于高知家庭熏陶出来的孩子,而张一则来自广阔的农村,还是外地的,然而,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朝夕相处和一间仅十平米大小的斗室,成就了他们之间的一份缘份,在这四年里,他们不仅同居生活,抵足而眠,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外加一起玩儿,一起欢乐和痛苦,使得他们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同窗情谊;

  正如老话所说,同师为朋,他们理应是一个党的;

  不仅如此,在人生的理想和抱负上,仨人儿也是心有灵犀,属于同道中人,相约着一起走仕途混官场,捞一份光明的前程,也就不枉此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截至毕业时,哥仨儿的情份已相当了得,几达须臾不可分的地步,即使都顺利地分配了工作,不在一个单位,且工作性质也不尽相同,但同窗的情谊没变,年轻人之间那份好讲究的哥们儿义气没变,相互之间仍初衷不改,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只要得空就必得照一面儿聊聊,至于聊什么都无所谓,要的是一份情感交流便足矣;

  都是年轻人,爬山不是问题,只当玩而已;
发表评论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0:49:22
      爬过香山的人都知道,这地处北京西边的风景胜地海拔一点儿也不高,更别说巍峨雄伟、君临天下了,实在话,一般身子骨棒点儿的老年人爬起来都不费劲,可身为名医之后的高今却不灵,到底比不了靠行军打仗攫取功名的行伍后人,更不能企及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靠抡锄把子糊口谋生的农家子弟,以至于,最终登上山顶鬼见愁时,一向身子骨孱弱的高今几乎累倒了,本就病态的小脸儿煞白,呼吸也不畅,呼哧呼哧地捯气儿,有点儿拉风箱的意思,另外,脚底下也不利索,磕磕绊绊,踉踉跄跄,趔趔趄趄,就差一阵风把他吹倒了,整个四体不勤,手无缚鸡之力,面瓜一个;

      仨人儿相继来到曾一起多次光顾并共同欣赏落日余晖和瑰丽火烧云的黄亭子里;

      高今一下子瘫倒在长条座椅上,捯气儿犹如拉风箱也似道:

      “我操你大爷……这叫累,累死人不犯法……是怎么的?”

      另外小哥俩儿瞅他那副尊容,乐得前仰后合;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1:13:51
      高今用手揉着干巴瘦弱的胸脯接道:

      “你们他妈……欺负人,干吗非要……一口气上呀,谁……受得了……”

      黄和平开心乐道:

      “谁让你丫见天儿光知道拍婆子打炮啦?省省体力行不?有那功夫,多少也学学我,时不常地往体育馆里跑跑,练练杠铃、吊环什么的,也不至于这么要死不活的,手无缚鸡之力,整个白面书生一个!”

      进京读书深造,一晃也是四年光阴,现如今已然拥有北京户口的新移民张一乐陶陶打趣道:

      “没错,这几年里,你说,你他妈到底谈了多少女朋友?玩过多少大姑娘?数数,别地儿不算,光咱们学校的就不下五六个之多!加上校外的,起码够编一个加强班了,你哪有闲功夫强身健体锻炼呀?十足就是采花高手,情种一个,四处留情,八方点种,是不?真逗——”

      高今一边捯气儿,一边有气无力辩解道:

      “白面书生怎么啦……谈女朋友又不犯法……新婚姻法规定,婚姻自主,恋爱自由……管得着吗……”

      仨儿天之骄子乐和着,闹欢着,那份开心和无忧无虑也只有那个年纪的人才拥有;

      其时,大学毕业后,仨人儿很快都分配了工作单位,不像现在,大学毕业简直就像是普及义务教育,甚至扫盲,半点儿不希奇,不新鲜;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2:06:09
      仨人都是学法律的,黄和平出于自小就喜欢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主动申请当了警察,而且是专门跟江洋大盗斗智斗勇的刑警,俗称便衣儿;高今受两位学富五车的长辈影响,投奔到一家以发表理论文章为主,学术氛围较比一般纯搞新闻的媒体要浓郁几许的报社公干;至于来自农村的张一,挑选职业时就要实际且别致了许多,既不去可以捞钱的经济计划部门,也不去一般性的职能部门如工商、税务、审计等,要选就选不仅可以当官儿,还可以对官员指手划脚的纪律监察部门供职,那才叫牛逼解气;

      出身的不同,成长环境的迥异,使得人在许多方面的选择有所不同,行为方式也便迥异,这也印证了诸多领袖关于“存在决定意识”、 “每一个人都会打上阶级烙印”的英明论断,有多么的远见卓识,不同凡响;
  • 现代价格 2012-02-06 12:18:09
      来过…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2:34:17
      仨人儿闹欢了许久,及待闹够时,留在山上的人也不多了,因为那时还没缆车,下山得靠步量,进城还有好一段路要跋涉,另者,交通也不像现在发达,能顺利赶上车,于夜幕四合时分到家就算不错了;

      和每回一样,也就是在这当口,才得清静点儿,趁便一起欣赏落日的余晖和瑰丽火烧云的壮美景色;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2:38:20
      其时,橙色的秋阳朝西边地平线方向缓慢地移动着,由于天气晴朗,落日将如洗的碧空燃烧得如火如荼,彩霞缕缕,光芒万丈,透着那么火热和激情燃烧;

      他们身处的香山左近,无论是山峦、树木、寺院、农舍,还是隐没在茂密林木间的曲曲弯弯、潮潮湿湿、宽宽窄窄的小路,都被映得金红金红,宛如披上了一层瑰丽的面纱,美极了;

      惟一遗憾的地界儿是节气没到,漫山遍野的枫树还没泛红,也没上霜,不然,那份交相辉映出来的效果真跟天上仙境差不多少;

      仨人儿都处于忘我中,静静地欣赏着大自然的恩赐;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2:45:29
      不料,就在这时,有人打破了他们的享受,只听得背后传来一个熟悉女声急切地呼喊,断断续续道:

      “喂……和平……你们家……出事儿了……”

      这不和谐的声音立马惊着了他们,小哥仨儿不由回头去望,惊讶地发现,黄和平的女友唐路路竟大驾光临了!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2:51:54
      见女友累得气喘嘘嘘,汗水赢面,且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此地,黄和平不禁分外诧异道:

      “路路,出什么大事儿啦?”

      问话之际,他已然机敏地站起来,快步迎上去,伸开双臂,保护神一样将花容失色、满脸惊慌的女友拥在怀里;

      唐路路呼哧呼哧地捯着气儿,一时说不出话来;

      黄和平心疼女友,一边替她揩抹脸上的汗水一边安慰道:

      “别急,有我呢——”
  • 七公里半的兵 2012-02-06 13:01:18
      看意思,为了赶路,及时把某个不祥的信息通知男友,这供职301的漂亮女护士八成是一直跑上山来的,累坏了,依偎在男友的胸脯上喘息了好一会儿才算缓过来,带着哭音儿道:

      “你们家国庆出事儿了,说是犯了强奸罪,还是团伙的,下午公安局来人把他带走了!”

      黄国庆是黄和平的胞弟,在家排行老三;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