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孩子们手拉手进来看真正的大字报

花火漫天 2009-11-02 09:36:00 8826人围观


  各位小盆友们:
  
   你们千万不要和MISS人不偿命仍然能千里之外取人蛋蛋于无形的老僧纠结了,请你们回到座位上坐好,收起你们的小粉拳,然后翻翻小学数学第8册,告诉我无限循环小数13.131313…和13又250分之38有哪些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
  
   有人本着专门诲人毫不利己的职业精神怀着比汽车人大黄蜂还要无私好几个弯道的超级大无私态度教育了一下你们,你们却把自己那一头黄哩叭唧软不啦褡两天不洗胜鼻涕三天不洗赛牛皮糖的乱发训练到能在风中直立行走了, 怒发冲冠!?------图的是什么呀?为抢女人为表忠心的我见多了,为收复地盘为能当个扛把子的我不说了,甚至为了赚五毛钱买一根油条为了得3分而搞到手腕肌鞘炎为了一个沙发的左扶手而拼命点鼠标磨破了指纹的我也不消说了,我单要说说你们,这么多好心肠的大叔能够使出他们生平绝学一阳指站在你们背后为你们指点指点,而不是象那些只关心你们身体发育毫不关心你们人生成长的怪叔叔们在你们犯了一点点错就使出大力金刚指对着你们那嫩得还算透明的小蒜头鼻子小尖头鼻子小水滴鼻子指指点点,谁能打开马列主义毛选,来告诉我这是一种怎样感人至深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哪?
  
   你们喝三聚氰胺喝到甲状腺肿大我能理解,你们从来没有接受到超过你们楼下马路噪音一分贝的训斥我也能理解,但是象你们这样要求评委要求到不准事前吃辣椒不准事中放放屁不准事后翘翘腿的无理取闹,我想问的是,你们谁家的女性和广电总局的领导有一腿啊?
  
   舞文作为一个曾经在互联网上牛逼到大家都欲死欲活的论坛现在快要死了,蜘蛛拿着国务院的津贴,微软基金会的赞助,和来自七大勾栏八大胡同姑娘们的箱底钱,用比同一首歌康熙来了智取奖门人还要昂贵的出场费请来了来自全国各地以地下室为工作场所的优秀小编们,本来旨在举办一场规模浩瀚的全国命题作文竞赛,来刺激舞文早已经麻木且不知所踪的G点,(我耳旁想起了一首叫做痴心绝对的歌),未曾想到,还没有搞清楚青红和皂白是不是一个颜色的孩子们,还没有搞清楚闻过则喜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的小伙子们,得得得的端着刚从路边砍下的毛竹就冲进了会场,嫩胳膊嫩腿的孩子们要揭竿而起了!看到如此稚嫩的面孔,看到如此参差不齐的队伍,看到如此没有经验的组织, 我们环顾我们回首,历史上我们曾经创造过的无数的倒斑的神话, 何曾屁股后面有过这么多没头没脑的棒槌!于是我们思忖,是派小李肥刀这样的重型轧路车一路欢快地轧过去,还是派防弹武僧这样的混凝土搅拌车一路疯狂地搅过去?但是我们又害怕这样大规模地杀伤性武器的使用,所会导致的互相践踏互相推搡而造成的非战斗性减员实在是太过残忍,于是我们又只好隐忍来给他们更多表演的机会,那么我们请摄影师对准他们请烟雾师喷向他们请灯光师不要吝惜哪怕是他们装着萤火虫的布袋子,孩子们折腾累了他妈妈会喊他回家吃饭的!
  
   我真替你们爸爸妈妈感到难过,你们拿着他们的钱不买盒饭买大便,涂抹在脸上身上和印有喜羊羊和美羊羊的花T恤上,到处打滚一路撒泼,要把自己瘦弱的小身躯武装成飞虎队FBI兄弟连甚至撒达姆和拉登都不敢近身的粪便炸弹哪!?这妆容和这气度,是那么他妈的与国际接轨啊!你们这一代人本来可以比我们死得晚一点,但是象你们这样好好的人不做楞要硬充屎兵屎将中那条造型最S的一条蛆,还真不如全部赶到铸造炉里面好好酸洗碱烧,重新锻造一回,这样说不定来生投胎的时候还能出两个造福乡亲们的铁蛋雨来二嘎子。
  
   主啊,让他们消停吧,你多多挥挥那威猛先生的杀虫剂, 就让蜘蛛这个好事的农夫能在舞文这块盐碱地上能多刨出两块地瓜和一根白萝卜吧!`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