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女人花》长篇小说第十九章

abcde731229 2016-11-03 00:19:00 118人围观

  十九
  柳屯村水上养殖场重建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工程的进度明显地慢了很多。拿刘二的话说,这重建比起刚开始建设难度大了许多。由于位置不变,所以被洪水冲坏的那些设施必须得清理干净,就是这个清理的工作,都是非常费时的。再加上大热天,施工队的那些人员干活的效益明显下降了许多。但刘村长在会上说,这是客观情况,好事多磨,不能急于求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李书记在村委会干部会议上,也提到过,重建工作是一个很细致的工作,结合今年的水灾情况,再建的养殖场在工程质量上更得要百分百的保证。大水今年有,明年难保没有。所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最好的准备就是确保工程质量。其实,李书记这段让春芳和刘村长都深感佩服的话语,根本不是李书记个人的创造,而是镇政府的曹镇长的原话。
  春芳依旧每天带领一群妇女到工地上送茶送水,这些妇女当中,最积极的要数柳庄的桃花和何二婶,除此之外,还有马庄的几位妇女。柳赛花虽然每天也跟着李书记身后到河堤上东转转西转转,但大多数时间都是撑着一把很漂亮的小花伞,挎着皮包,夹在人群中看看热闹而已。遇上春芳还不忘记说上几句,柳大主任,真是忙啊!等厂子建成了,你家刘二和我就是同事了。春芳知道这柳赛花其实说的是,她还是养殖场的会计。她淡淡地一笑说道,刘二的工作就是村委会的工作,也是为整个柳屯村的百姓工作,希望多多支持!
  春芳啊,自从你当上妇联主任,这说话的水平明显见长啊,瞧这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就像个当官的样子,柳赛花嘴里的唾沫都差点飞到春芳的脸上。
  我这水平哪行啊,都是跟李书记身后学的一点点。要说理论水平啊,还是数李书记。你天天跟在李书记身边,学到的肯定比我多,春芳笑着说道。其实,关于柳赛花和李书记的事情,不仅春芳知道,刘村长知道,连马庄的几个长嘴妇也知道。不知道的,可能只是柳赛花的丈夫马旺财。
  春芳的那一句“天天跟在李书记身边”说的很响亮,这柳赛花立即感觉到话里有话,便知趣地说道,柳大主任,我可不能跟你比啊。哎呀!你瞧这死天真是捉弄人,要么是洪水,要么是烈日,还要人过日子吗?
  不管怎么样,日子还是这么过。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这么熬过来的,等厂子建成了,苦日子也就熬到头了,春芳也转移了话题。
  说的是呀,厂子建成了,好日子就来了,咱们都可要享享清福,柳赛花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是个会计,顿时变得喜笑颜开,那得意的神态比起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些阔绰的老板还要惬意三分。
  春芳也跟着笑了,但心里想的却是,你柳赛花总是想吃现成的!
  夕阳西下的时候,刘二带着一身地疲惫回家了,春芳立即打来一盆凉水送到丈夫的面前说道,快洗把脸吧,这一天下来可够累的。
  你也一样,刘二接着开玩笑似的说道,这村干部不好当吧?呵呵!
  什么干部不干部的,都是老百姓。这村里的事就是每一个老百姓的事,能干就多干点,累不死人。我可不像有些人,总是站在大堤上当摆手客,春芳说道。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柳赛花,对不?刘二看着妻子笑着问道。
  我可没说是她,你别瞎猜,春芳假装生气地说道。
  你呀,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其实我都听说了,这柳赛花的丈夫马旺财,先前就是和刘旺民竞选村长的。人家都说了,马旺财是个憨厚人,平时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只会养蜂,赚来的钱也都一分不留地交给了柳赛花,是个“妻管严”。他之所以能够参加竞选村长,也是这柳赛花的功劳,刘二诡秘地笑笑说道。
  瞧你这话意,我这妇联主任,靠的是谁的功劳呢?春芳冲着刘二说道。
  你别多心,千万别多心。柳春芳这妇联主任,靠的是春芳的为人和能力,这前前后后的村子,谁不信任你呀!再说结婚这么多年,你是啥样的人,我心里都清楚。这辈子能娶你做媳妇,是我刘二的福分啊!
  少跟我贫嘴!告诉你,以后你跟那个柳赛花在一起共事,可得小心点,她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你呀,脑后都得长个眼睛才行,你这个厂长可不好当喽,春芳显得有点担忧。
  没事,我心里都有数。不就是经济账目吗?只要你不存私心,账目清楚,收支分明,我就不信还能出问题?刘二很自信地说道。
  这个可说不好,吃饭防噎,走路防跌。你是个实诚人,可人家不一定就这么想。你是做实事的,可人家就是来享清福的,目标不一样啊,春芳想起柳赛花的话语,心里却是很纠结。她预感到,自己和柳赛花肯定会有一场较量。
  你放心好了,我会有分寸的。再说,我刘二身边不是还有你吗?凡事都和你商量商量,行不?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人家都说我刘二娶个女强人回来了,你说家有女强人,我还怕谁?哈哈哈——
  小心撑得万年船。记住,这村里的钱咱不拿一分,谁都拿咱没招。不过,我担心的还不是柳赛花,春芳说道。
  那是谁?刘二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了。
  李书记!春芳迟疑了半晌才说道,脸上挂满了阴云。
  不会吧?刘二很疑惑。
  这些年,你多在外,少在家,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你也应该清楚,推荐柳赛花当会计的就是李书记。还有啊,当初推荐妇联主任候选人,李书记推荐的可是小辣椒,并不是我。还是胡松柏老书记为人正直,全力推荐我。老书记威望高,说话分量重,要不然我才当不成这妇联主任,春芳摇摇头说道。
  李书记为什么要推荐小辣椒呢?刘二依旧很疑惑。
  一个小媳妇在家,有想法的男人可不止李书记一个,春芳的话语很生硬。
  那干脆叫阿成回家算了,这两地分居,迟早会出事的,刘二很担心的说道。
  这个你就不操心了,小辣椒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信任她。这女人要有点辣味,男人才会顾忌。小辣椒为什么叫小辣椒?这名字也不是随便得来的,春芳说到小辣椒,脸上显得很骄傲。
  以前在工地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有不少村干部霸占留守妇女的事情,可没有想到,咱们这个村子也有。看来,李书记霸占的还不只是柳赛花一个人,刘二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说对了,确实如此,春芳应道。
  还有谁?刘二心里一惊。
  你最好不知道为好,我怕你酒后失言,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春芳说道。
  刘二看着妻子,点点头,心里却很复杂。他隐隐地感觉到,春芳或许也受到了某些人的骚扰。但是在心里,他最相信的女人就是妻子。
  爸、妈,你们在说什么呢?菜都快凉了,吃饭吧,女儿欢欢大声嚷道。
  听到女儿的呼唤,夫妻俩才停下话题,一块儿洗了个手,便和家人一起围坐到桌子上。
  晚饭后,欢欢在教喜喜做功课,夫妻俩陪着父母在看电视。这时,春芳家的狗狗叫了起来,这样的狗吠声,在春芳的耳朵里曾经响起过很多回。她习惯性地来到自己的卧室,推开窗户,借着月色,春芳看到,虎叔正从沈嫂家的院门前经过。但春芳知道,虎叔今晚是实实在在的“路过”,因为大庆还在家里。虎叔可能熬不住了吧,这个暑假委实是太长了。
  春芳看在眼里,但什么也没有和丈夫说。她知道,沈嫂至少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只不过是控制欲弱了点吧,被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们钻了空子。此时,她觉得沈嫂和三姑一样,很值得同情。中年女人,几乎都有很强的性欲,但偏偏这个时代给了这些女人不公平的待遇,丈夫为了养家,都在外乡打拼去了。性饥渴,是这个时代经济落后地区农村妇女的普遍表现。想想自己,那一次看见两条狗狗长长的生殖器,也引得自己一夜难眠。对性的追求,本就是一种本能。
  女人应该和男人一样,都有追求性事的权利,但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里,自古对女人就有了许多许多的清规戒律,在男权时代,男人三妻四妾视为正常不过的事儿。但女人可不能随意地与男人交往,这正如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是正常,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则不可能。女人就是茶杯,男人就是茶壶。虽然时代变化很大,但男人对女人的约束似乎变化不大。
  自从上一次看见李书记半夜从沈嫂家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李书记和沈嫂之间有过任何瓜葛了,就是在大庆放假前的那一段时间,也没有看见李书记找沈嫂的迹象,这一点很让春芳觉得奇怪,难道他们之间已经了断了?还是李书记对柳赛花太专心了?
  春芳的猜测是正确的。有些事情春芳也并非全部知道,李书记和沈嫂之间确实有过一次碰撞,而且碰撞的很厉害,只是春芳不知道而已。事情发生在沈嫂的婆婆从医院回家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儿子大庆还没有放假,正当沈嫂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李书记拨通了沈嫂的手机,意思是叫沈嫂打开院门。但沈嫂却没有理会,她决定和那些男人都一刀断了,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背叛丈夫了。自从国柱第二次回家之时,沈嫂就从心理上告诫自己:不仅要做个好媳妇,也要做个好妻子。但村口的李书记并没有放弃,他接着便不停地拨打沈嫂的手机,最后沈嫂将手机关机了。这使得李书记简直是气急败坏,他暗自想到,你沈腊梅明年还要不要低保户的名额?
  就在村口的那棵柳树后面,李书记连续抽了好几支香烟,他很不甘心,每年给你家二千块的低保补助,这小娘们给了我才几次呀?不划算,李书记这样想着,便一溜烟的功夫来到沈嫂家的墙外,借着墙边的那棵树,李书记硬是爬墙翻进去了。但沈嫂卧室的们却又是紧闭着,这使得李书记又火上添火。
  来硬的吧,这小娘们就怕硬的,李书记想到这里,便用手轻轻地敲窗,连续敲了多次,但依旧没有回声。气愤之余,李书记狠狠地撞击了一下沈嫂卧室的窗户,并且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春芳——春芳——院子里进贼了——这时候,沈嫂发出了这样的求救,颇出李书记的意料之外。
  但那个夜晚,春芳或许是太劳累了,没有听见沈嫂的呼救。然而,春芳家的母狗却大声叫唤起来,并且朝着沈嫂家的院子奔来。李书记见架势不对劲儿,便匆匆忙忙躲进了沈嫂家的柴房,在黑暗中等了好长时间,直到什么声息都没有了,才慌慌张张地翻墙出来。出来的时候,除了满身臭汗之外,还有一肚子火气。正准备跨上那辆雅马哈时,沈嫂给他发送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明年的低保补助,咱家不要了。
  你家还能再想要吗?李书记在心里暗暗地骂道。那个夜晚,沈嫂虽然失眠了,但心里很舒畅,因为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终于用理智战胜了自己的情感。她还觉得,甩掉这个男人,自己未来的路就宽了许多。如果再甩掉虎叔,自己就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女人了。沈嫂心里很清楚,再也不能冒险了,再也不能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