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差生的创业之路

旧楚狂客 2016-05-18 18:24:00 53人围观

  我出生于一九八零年代,就是人们常说的垮掉的一代,不知道这说法对不对,反正我还活着,至于什么时候垮掉,这就不在我的预见范围了。
  人们还说八零后是娱乐无极限的一代,因为他们大多从小衣食无忧。当然,这只是大多数,总有例外,比如我。虽然说不上破被子烂棉袄,不过从小总为衣食忧虑,体内也就没有分化出幽默娱乐的细胞。在说这些事的时候,我是一本正经的正襟危坐,甚至还沐浴焚香了。

  

  


  作为八零年代出生的人,起码不用被送到夹边沟。而且国家还颁布了义务教育法,政府说不让孩子上学就得转抓起来罚款、坐牢。我的父母心里是很清楚读书没任何意义,但是他们打小怕官家人。实在迫于无奈,只好把我送进了学校,为这义务教育花了不少钱,而我也着实挨了不少骂。
  其实,我那时候也很痛恨去上学的。一学期一两百块的学费,你们看着不多是吧?不过要知道猪肉也就一块多钱一斤,为了认识那些不能吃不能喝的符号,一年浪费了一百来斤的猪肉,我是真心疼啊,这么多猪肉够一家人好几年的猪肉消耗了。

  

  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政府取消什么义务教育法,我不懂法律是干嘛的,不过我知道这个让我一年也不过顶多吃一两顿猪肉,甚至到了看着活猪在野地里跑也会馋得垂涎欲滴的程度。要是离开学校,起码每年能省了不少钱,起码挨骂的次数会减少很多。
  我想我是最懂父母的,知道他们实在是没钱,也知道随着年级的升高学费会更多,所以我的成绩总是倒数,这样就经常留级,于是小学一年级我就念了三年,二年级也是三年,结果到最后我念完小学的时候,我的同学都忙着高考了。不过这个我很无所谓,起码高中的学费算是省下来了。

  

  跌跌撞撞的就混到了初中毕业,高中招生的时候,据说我们校长据理力争抢到了一个特殊照顾名额。听说后来填写的时候,那个招生老师数错了行列,结果把我招了进去,实际上我完全没想过去念什么高中,那时候我还有别的想法。

  

  要说我有什么想法,还真说不上来,我是到了初三的时候才知道有个词汇叫做“梦想”。后来仔细想了下,我的不是什么梦想,大概是白日梦,要说这白日梦的来历,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我们那地方民风纯补,不过城市人认为我们是尚未开化。我记得小时候总听到人说什么“天老大,老子第二”的话,我就立志做老天或者控制老天。再后来学了生物课,知道我是没法子变异了,于是就想着控制老天。
  从小放学回家就去放牛、放鹅以及放鸡啥的,不过这鸡是真的鸡,不是城市人说的那种鸡。我们那里有条小河,河边有大片的荒草地。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河里游泳(其实就是狗刨)完了躺草地上,看着蓝天想着我的白日梦。那时候总好奇天为什么蓝得像钢笔水,也很想知道看着这么近的白云和蓝天到底有多少米远,我想上天的想法愈发强烈。

  

  后来看到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中孙悟空驾着七彩祥云,冲上天来了个猛屁,竟有突遇知音之感。说来好笑,小时候别说上天了,就连飞机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于是插秧的时候,撅着屁股对着蓝天放个响屁,骂骂咧咧几句解解恨。

  

  闲话先不说,当时被高中录取却是无奈的事。我的祖上向上推,据说文化程度最高的也不过会写“为人民服务”几个字,大概是前清或者更早的事。反正从来没出过秀才,而我破天荒的被高中录取,成为十里八乡年度最大新闻,尤其我是快三十岁的时候才上了高中。
  高中那几年,用背井离乡大概并不为过,子曰诗云的学习,除了让我成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废人以外,无非是高考的时候赶上了特别的事情。高中那几年总是蒙混过关,至于成绩也只在倒数,我一点也不在乎。
  高考的时候,听说有个南七技校的在招生,我以为考上了可以学门手艺,再加上他们分数实在很低,阴差阳错的考了进去,到后来才发现啥手艺也没教,不知道这学校还在不在了。
  在南七技校的时候,我学的是物理。要说为什么学这个,听说可以了解事物运行之道理,我一直搞不懂小时候为什么看到那么蓝的天,也搞不懂天到底多远,其实吧,我更想知道怎么才能上天当老大。不过最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物理,所谓物理就是无理,就是谁也弄不懂到底是什么道理。

  

  我是个执着的人,也是个糊涂的人。在南七技校的时候,我遇到了几个老师,比如用科研经费泡妞报销的,还有申请到自然科学基金成功的,题目是什么“论宇宙的科学发展观”,还有一个老师的科研课题最有意思“论如何通过人体的新陈代谢控制宇宙和谐”。这个我最想知道,我还一直做着以前的白日梦呢。
  毕业的时候,我才发现物理原来是无力的意思。就是在社会上无力承担任何工作,只能去建筑工地当个泥瓦匠,后来他们看到我实在体弱力小,给了我两百块钱打发了。再后来又去当过清洁工、保安、医工……
  最让我自豪的是曾经有过很大的进步理想是去参加公务员考试,不知道怎么就过了笔试。面试的时候,那个考官看到我穿着,立马呵斥我:“这么土了吧唧还想进政府?”然后就没人说话了,我是个糊涂人,可这时候我也明白这唯一一次成为人上人的机会就彻底消失了。

  

  生活就像一场梦,如今已是2050年,而我也到了花甲之龄,好多事已经模糊。只记得后来到处流浪,不断打工,杂七杂八的学了不少,其中就是学会了做中餐。别瞧不起这个,就是因为做中餐,我摆脱了流浪的命运。
  小时候我哥教过我一句话:“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流浪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纵情驰骋的快乐了,只是两条腿不断的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成都。成都实在是个好地方,但那时候腹中饥饿,也无暇欣赏。就想着赶紧找个差事填饱肚子,可巧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正在招聘厨师,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应聘了。当时加上我有三个人得到了最后测试的机会,我们做了同样的菜,其实味道都差不多,我的可能还稍微差一点点。面试官最终录用了我,因为我最瘦,说明我不用偷着尝就能做好菜,还有没有满面油光的肥腻感,起码看着老实厚道,其实我是饥一顿饱一顿,不像他们天天做菜当然会吃胖了,不过当时我可没敢说实话。

  

  在美国领事馆那几年过得很快乐,手艺也精进了很多,还学会了英语。安稳的日子,学会了打扮和一些礼仪,慢慢的跟领事攀谈上来。那个领事来自纽约曼哈顿区,从小锦衣玉食,所以我说了小时候的乡村往事以及流浪生活,着实让他大开眼界,倒和我做了朋友。
  大概2021年的时候,领事卸任回国,通过关系把我也带到了美国,在美国我用改进了的中餐吸引了大批的美国顾客,口袋慢慢的鼓起来,思乡之情却渐渐强烈。
  到了2025年的时候,我把中餐馆交代给员工以后,搭上飞机回到中国。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5月31号,因为这一天恰好农历端午节。

  

  从浦东国际机场下来,立时一股热浪袭来,夹杂着一种似酸似霉的气味,突然让我清醒了很多,一种久违得熟悉的味道给了我亲切感,天空中朦朦胧胧,似乎还有太阳,不过当时太兴奋了,也没注意看,归心似箭,我赶紧向着故乡而去。
  我的视力一向不好,虽然成绩一直很差,不过平时还爱看一些乌七八糟的书籍,昏黄的灯光把视力彻底整坏了,在配戴眼睛的情况下,还算是正常,但这一次却分明有着江南烟雨的感觉。行走在家乡的小路,体验到那种对面相逢不相识的感觉,而这并非陌生,只是因为看不清,不敢确定就很少打招呼。
  回到家乡十几天后,我的兴奋劲儿慢慢消失,虽说已经是六月中旬,照理应该烈日当空,可是那种阴阴沉沉而又燥热的天气实在让人受不了,最后我很不好意思的问了老邻居。
  “怎么这里天天阴沉,也步下雨?”
  他淡然一笑,“没什么,就这样,好几年了。”
  “好几年天天这么阴阴沉沉?”
  “是啊,习惯了。”
  “你们是不是很久没看到蓝天了?”
  “是啊,蓝天也只是以前的记忆罢了。”
  以前我从未注意到蓝天会如此珍贵,所谓见怪不怪,当失去某个东西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那种锥心裂肺的疼痛。
  在家乡待了二十天左右,我实在难以忍受。正好也准备到合肥去看一个老同学,在他家我才知道他们渴望看到蓝天也已经很久了。
  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之后我躺在床上一直久久难眠,天快亮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商机,而这个商机彻底改变了我此后的生活。
  经过深入思考,我成立了一个旅游公司,名字叫蓝天旅游公司。虽然很普通,不过我们公司的宗旨很简单,只是用低价来组团到其它国家观赏蓝天。由于有美国使馆的关系,我很快就以极低的价格拿到了旅游方面的保证,而且随时随地可以组团签证旅游。

  

  第一批顾客,我提供全程免费服务,于是在各大媒体上做了宣传,最后海选了大概20人,分别来自中东部大约20个省市,基本上覆盖了所有完全看不到天空的地方。
  当飞机抵达纽约的时候,在机场外,我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兴奋,那种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几十个人在机场外对着天空大喊大叫,那场面太震撼,旁边的行人躲得远远的,大概以为是一帮疯子,而全程七天,他们表现的也如同疯子一般,我常常是大声警告他们不要到处喧哗,效果倒是一般。

  

  此后,我的蓝天旅游公司凭着优质低价的服务和第一批旅客的大力宣传,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如火如荼。除了东南亚的国家,我在其它很多国家设立了旅游点,这让我赚得盆满钵满,后来还开发了另一个业务——超清新空气呼吸团,价格虽然昂贵,不过吸引了很多顾客。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我的旅游公司成功上市,并与中石油、中石化等公司跻身中国500强企业的前列。
  当初成立公司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实在疯狂,也觉得可能业务做不大。十年的时候我以为可能会因为空气的改善而公司倒闭,不过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一切都出乎意料,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的公司业务不断壮大,这是一个乡下孩子从来没有想过的。
  我梦想着控制老天,几十年过去了,觉得儿时的梦想委实可笑,不过老天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为了赚了太多的钱财,我知道这种做法或许有些卑鄙,不过看到千千万万的人享受到了蓝天和清新空气带去的快乐,我这一辈子值了。
  ——西元2050年5月18日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