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都市.情感) 那年夏天我还爱你

边词 2013-10-04 00:52:00 539229人围观

  
  我生命中的咧咧疾风,假如你嫌它过于悠长,我将摇断爱的根脉栖于他方……

  ——聂鲁达






  序曲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山坡上盛开的那一大片野菊。浅色,通体泛着雪光,花蕊处镶嵌着一圈淡淡的鹅黄。

  夏日的阳光象一群蝴蝶,趴伏在花叶儿上面,随风起舞,亮晶晶宛如一丛丛色彩鲜艳的海底珊瑚,晃得她一时间睁不开眼睛。

  那个单薄瘦弱的男孩,一头微黄的卷毛,站在阳光下的风里正望着她微笑呢——不停地挥动着修长的手。他是在喊她吗?隔得太远,她听不见他的声音。只看见他的影子飘浮在空气里,渐渐被风吹皱。

  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郁郁葱葱,躺在野菊旁边的世界里。雨林从脚下的山头,绵延至另一个山头,无穷无尽,有始无终。

  花海荡漾,几片白叶儿从野菊地里飞了起来,极象浪尖上溅出的细碎泡沫,与男孩的影子重叠于天空。然后,一起飘向茫茫山麓。

  野菊落下的地方,正是槟樃树挂果闪人眼的季节。雾散了,或者有雾已被海风拨开,顺着尖峰岭山脉滚滚而来的湿地上,涌现出大团的七色水汽,比暴风雨后海上的彩虹还要璀璨夺目。

  男孩的影子总在她眼前忽闪。她揉了揉眼睛。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这阵子怎么老是眼花呢?尤其是中午时分,站在雨林的荫凉地里望着远方,视线总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模糊。那象雨、象雾、又象梦的野菊啊,望着望着便虚化了。就象被谁不小心碰到长焦镜头上的变焦环,本来清清楚楚的一切,蓦然之间便混混沌沌了。

  然后就象是一场梦,他的影子在远逝帆影的布景外面倒搁年轮渐渐显了出来,她的心瘦成一朵寒梅满目裂痕。

  开始他斜挎着背包站在夜晚的路灯下面,一头微黄的卷毛,墨玉般的瞳仁搭配在清秀的脸上,肤色惨白,嘴唇发暗,身子骨单薄得象一枚枯萎的秋叶,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到天上。

  然后他向她走来。刚迈出几步,周围的世界骤然一亮,他迈入白天,走进她的季节。她一直迷恋他。他是她的初恋。她重又满怀柠檬一样的青辉,伸出柔软的手臂,穿过岁月去抚摸她爱的男孩。

  可是他并没有发现她,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他不慌不忙走向一块方圆八丈的海边岩石。快要登上去时,身后另有人喊他。她和他同时转过身去。

  一个文静幼稚、扎着两条黑辫的小女孩从远处跑来,裤子口袋上绣着两只头顶结花的猫咪。正在跑的时候,小辫瞬间变成了齐耳短发,筷子般细嫩的身体发育成尖挺丰满的S形。

  小女孩终于拉住男孩的手,开心大笑。他们一前一后在海边追逐,在浅滩里戏水、捉鱼。突然,一排大浪卷了过来,浪头摔碎的地方,男孩却不见了。

  小女孩跪在沙滩上哭。日子被一页页钉在了脚下。一年又一年。

  她忧伤地望着自己的往昔,很想上前安慰那位小女孩。在时间的河上,一枚扔进水中的石片蹦起落下的瞬间,她已经长大成人。此刻,她什么也看不见了,泪水蒙住了悲伤的眼睛。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月亮升起来了,山泉一般冰爽清澈,浸泡着她的身体和周围的世界。她转过身看那一片野菊地,它们在薄明的夜色里散发着幽凉的微光。

  她低下头,想起刚才的那个梦。记忆的礁石在汹涌澎湃的波澜里浮出海面。

  夏天的脚步已经离她远去了。她想追上它,再次回到那个炎热的苦夏……
发表评论
  • 边词 2013-10-04 00:59:12
      第一章  偶遇


      她一直在街上走着,累了停下来四处张望,看看哪儿有卖冷饮的地方。她已经走了好几条街,又渴又累。不知什么原因,路边的冷饮店全都歇业关门。

      她抬头眺望,阴暗的天空没有阳光,放眼可见墨黑的云团,几乎撞上一些大楼的塔尖。闪电在云层里睁开了眼睛,雷声迅至,大风狂飙,马路两边的椰子树随之摇曳。

      她转身停了下来,从包里翻出一件超薄的雨衣,把它套在身上,把防风帽戴在头上。然后,毫不犹豫上了一个斜坡。她记得这条路的尽头有一家老字号小店,售卖得冰琪淋种类繁多。她喜欢其中一款带樱草味的,白天吃了它,晚上会做温馨的美梦。那是一家她经常光顾小店,很多年以前就这样了,在她很小的时候。

      天上雷声滚滚,雨点打在防风帽上,一些溅起来的水星飞进她的眼睛。走到一半的时候,大风将她逼退到刚才出发的地方。这时她才明白,遇上的不是普通坏天气,而是肆虐的台风。

      今天是六月二十日,她的二十三岁生日。这样的时刻刮起台风,对她而言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她一边在心里埋怨,一边继续在街上走着。身上的雨衣被大风吹得哗啦作响,她把防风帽拉到最低,不让纷乱的雨点灌进脖颈。雨越下越大,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

      她突发奇想,马上就到十二点三十八分了——二十三年前她来到人间的神圣一刻——那一刻来临之际,要是有位帅哥突然出现在身边,那可真是妙不可言。

      “不如赌它一把!”

      她离开人行道,趟着积水走到空无一人的马路中央,望着对面高楼上的挂钟:十二点三十二分。她安静地站在雨中,象一棵开满繁花的长青树,顶着强风直面周围的蹉跎世界。  

      她想起一些往事,那个让她爱得发疯的人儿,她苦苦地等他。多少年过去,那份感情依旧穿越时间,打动着现在。一想起他,她就泪流不止。九年前她错怪了他,那个不堪回首的伤心夜晚。

      悲伤的时候她会感到孤独,望着时光踮起脚尖从身边溜走。她的心被大街小巷里吹来的风带向天空。想象着他,正沿着古老的海岸一路寻觅沙滩的足迹,沿着象长城一样由远而近的百里椰林向她奔来。身后,一排排蓝色的惊天波涛,海上她伫目已久的万丈光芒。

      五分钟过去了,她低头扫了扫空旷的大街,没有一辆汽车的影子。再过六十秒,就是那神圣的一刻,假如街上还是空空荡荡,这突发奇想的游戏就会在悲凉里散场。

      “坚持就是胜利!”

      最后十秒钟,她攥紧双拳为自己加油!然后,她看见一辆黑色的SUV,正从不足百米外的地方缓缓驶来。

      “额滴神呐!”

      她激动地眼含泪水。在她眼中,那就是一辆金色马车,阿波罗王子端坐在车里,万里迢迢从天而降,与她在地球的雨中相会。

      十二点三十八分到了,黑色SUV刚好驶到她的身边。虽然神奇却没有停下。它与她擦肩而过了。这个女孩浑身一僵,思绪瞬间回到了现实。


  • 边词 2013-10-04 01:04:59


      “嗨!车里的那个家伙!”

      她放开大步追了过去。那辆车开得很慢,她轻而易举追上了它。

      “喂,快停下,快停下!”

      她一边跑一边拍打车门。车里的人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对她摇头,突然加速,将她远远抛在了后面。

      “你妹的,见了美女也不停车,真是没天理呀!”

      她心里燃起的怒火,可以把整座城市烧成灰烬。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就在刚才,那家伙隔着车窗冲她微笑时,依稀看见了一张如皎皎雪兰一般清秀的脸。

      “哈哈,既然是帅哥,既然撞到本尊的枪口上,你还幻想从我手心里溜掉?做梦吧你!”

      她弯腰从路边捡起一根木棍,奋不顾身地追了过去。雨下得太大了,那辆车甩掉她之后,继续晃晃悠悠地龟速行驶。她跑到车头附近,双手一挥,茶杯口粗的棍子在雨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砰”的一声,击中汽车的前保险杠。

      黑色SUV紧急刹车,停在了下来。她趁机跳到引擎盖上,紧闭双眼躺了下来。

      司机吓坏了。从他的视角回放:车头撞到了硬物,黑呼呼的人体腾空而起落在引擎盖上——他的车撞到人了,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

      他急忙下车,在狂风暴雨中艰难地走到车头。见她一动不动地躺着,瓢泼大雨打在身上溅起大片水花。他惊恐万分中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喂,你还活着吗?”

      听他这么说,她气得七窍生烟。你才死了呢,她心里嘀咕着。要不是想着后面还有好戏,这会儿真想爬起来抽他一记大耳光。

      见她毫无反应,他心里升起一股不祥预感。人要是死了,他的麻烦可就大了。他不顾一切地抓住她的双肩,连拽带拖把她从引擎盖上弄了下来。

      “你怎么比一头肥猪还要沉?”他嘴里嘟囔着,“身材这么好,体重却这么沉,比猪还要沉!”

      她气得快要发疯。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当面骂她是猪呢!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四十五公斤。这么苗条的身材,无论从哪个角度评判,都不可能与猪产生半点关联。而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数次对她出言不逊!等着瞧吧,她心想,待会儿一定要你好看!

      这时他左脚突然一滑,踩上一个水坑,身体瞬间失去平衡,人重重摔倒在积水中。等他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时,她不知何时已经上了汽车,双眼紧闭,卷曲着身体躺倒在后排座椅上,嘴里不时发出呻吟。

      他连滚带爬进了驾驶座,关上车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毛线编织的防风面罩,把它套在了头上,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


  • 边词 2013-10-04 01:10:38

      “你为什么撞我?”她从后座爬了起来,咬牙切齿冲着他大喊,“你知不知道,撞我的后果很严重?”

      听到她的声音,他更加确信自己撞飞的是一位女孩。他回头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防风帽里露出一张雪白的鹅蛋脸,还有那弯弯鹅眉,高挺的鼻梁,一双乌黑锃亮的大眼睛正虎视眈眈瞪着他,清幽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怨恨。

      见他套上面罩,她心里更加不满。就在刚才,她已经看清了他的长相。现在她想进一步欣赏他时,他却戴上了倒人胃口的劳什子面罩。她想他肯定吓坏了,怕她记下他的长相,没完没了纠缠他,要他支付巨额的事故赔偿金。

      “你以为戴上面罩我就认不出你了吗?”她冲着他冷笑,“小样儿的,你也太幼稚了吧!”

      “对不起!”他心里极为紧张,说起话来哆哆唆唆,“是我不对……是我不小心撞到了你!”

      “我必须记下你的名字和你的手机号。”她望着他说,“你要是逃跑了,我也有办法找到你。”

      “我叫谢家玮……我的手机号是……”

      他拿起一枝笔,把手机号和名字写在一张纸上,然后递给她。她用手机拔打那个号码,几秒钟后,他身上的手机响了。她满意地看了对方一眼,这家伙还算老实,没有欺骗她。

      他挂上倒档,准备在马路上掉头。“现在送你去医院。”他说。

      “不许掉头!”

      她突然大叫一声,拿脑袋用力顶他的肩膀。“砰”的一声,他的额头撞在方向盘上。

      她怎么可能去医院呢?没有受伤的她,去了医院把戏就要被拆穿。她怎么继续敲诈这位帅哥呢?

      “为什么不肯去医院?”他捂住脑门回头问她,“受了伤不及时治疗,会有很严重的后果,破相啦、腿瘸啦什么的。你是女生,有个三长两短,这辈子可能嫁不出去……”

      “闭嘴!你才嫁不出去呢!”

      “受了伤就要及时治疗,要是心脏烂了,肺上破个大洞,后悔都来不及。你要乖乖听话……”

      “我就不听你的话!”她有意消遣对方,“你这家伙嘴上功夫倒是不错,可是姐不吃你这套。大风大浪闯过来的人,口蜜腹剑对我没用!”

      “我关心你的伤势,怎么就‘口蜜腹剑’了?”对方顶了她一句。
  • 边词 2013-10-04 01:13:02


      “你还敢顶嘴?”她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嘴上虽然说得好听,就怕转眼之间,姐就被你关进某处黑屋子里。我会上当吗?哼!”

      “在你眼中,我堂堂一个九尺男儿成了拐卖妇女的人贩子?”他不服气,认为她冤枉他。

      “你不是人贩子,干吗要开车撞我?”

      这时,他已从最初的慌乱中冷静下来。他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打开示宽灯,回头认真地打量她。“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今天你得罪了我,本尊很不高兴、很不开心!所以,你也别想溜!”

      “我又不是故意撞你……”见她满脸的怒气,他语气软了下来,“好吧好吧,我知道撞人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可以吗?”

      “不可以!”她调戏他,冲着他扮鬼脸,“从某种意义上讲,你麻烦越大,我越是开心呢!”

      “我与你前世有仇、今生有冤吗?”

      “有没有那可也说不定哦。”她故意瞪了他一眼,“好吧,就算没有吧。不过以后可就难说了。”

      “既然这样,你凭什么为难我?”

      “我为难你?”她突然冲着他大声吼叫,震得他耳膜发痛,“今天中午十二点三十八分!!是本姑娘大喜的二十三岁生日!!在这神圣的一刻,你的车突然撞飞了我!!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你说,是谁为难谁?!”

      这一刻,对方似乎才真正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他一脸的哭相。

      “叭!”她伸手在他脑袋上重重拍了一下,大声对他宣布自己的决定:“你的车撞了我,作为补偿,你必须……做我男朋友。”

      “这是什么混帐逻辑啊?”他被她的话震惊了,高声抗议,“这……怎么看上去象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呢?”

      “陷阱你个头啊!”她凶巴巴地瞪着他,挥舞一对愤怒的拳头,“你差点儿撞死我,你见过谁拿命去设陷阱的?好,你不接受也成,从现在起我哪也不去,就呆在车里,要是伤重身亡,那时有你的好看!自己掂量掂量吧!蹲十五年大狱,还是找个漂亮女朋友整日陪你。嘿嘿!”说完,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他狐疑地看着她,想了片刻,小心翼翼地问:“你的意思是,我答应做你男朋友,你就不再为难我了?那个,你到底有没有受伤呢?”

      “有没有受伤不用你管。我只想问你答不答应?”

      “好吧,我答应。”他苦逼地看了她一眼,嘴里嘟囔着,“我不答应行吗?”

      她又在他脑门上重重拍了一掌。“怎么听你的语气,好象做我男朋友很吃亏似的。难道本尊长得不美吗?”

      “我没说你不美啊。”

      “那你干吗做出那种表情?好象我配不上你似的?”

      “谁说你配不上我了。”他的话有些语无伦次,“这事发生得太突然……我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都说天上掉馅饼,可没听说天上还能掉女朋友。”

      “嘿嘿!我这不是从天而降了吗?你给我记好了,做我的男朋友就要一辈子听我的话!”

      她十分得意,今天这个生日过得简直棒极了,稍微耍了下流氓,轻松拿下一位高大帅气的男朋友。


  • 边词 2013-10-04 01:15:38


      正在想入非非、陶醉在一片喜悦之中时,耳朵里传来不和谐的声音。“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

      “少给我装蒜!”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用手指猛戳他的后脑勺,一字一句把狠话送入对方耳朵,“以后我叫你上天,你不能跳海;我叫你啃泥巴,你不能嚼牛粪;我叫你打老师,你不能打校长。总之,你事事都要听我的。明白了吗?”

      “我又不是猪,干吗要我啃泥巴、嚼牛粪?”

      “你没完了是不是?”他的固执让她十分不爽,决定吓唬吓唬他,假若现在不能让他服服贴贴,以后可怎么控制?她突然心血来潮,推开车门冲着外面大叫,“快来人呀!这里死人啦!撞死人啦!”

      他果真被她的举动吓得魂飞魄散。真要召来警察,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慌乱之中他没有选择求饶,反而选择了逃跑。“你这个疯子!哥不陪你玩了!”

      她又是生气、又是失望。无奈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喊:“谢家玮!你给我站住!你给我回来!”

      他根本不理会她的喊声,高大单薄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滂沱大雨之中。

      “哼,跑了和尚跑的了庙吗?你的车还在本尊手里呢!”她一边嘀咕着,一边脱掉雨衣爬到驾驶座上,准备把车开到自己家里。这是一辆价值不菲的日产英菲尼迪FX50,裸车市值高达一百二十万人民币。回家的路上,她越想越是生气,用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谢家玮!你知道逃跑是什么后果吗?”她在电话里警告他,“后果就是你万万想不到的那种很严重的后果!我劝你还是乖乖来自首!记住,不是去公安局,是来我这儿向本尊自首……”

      “哎哟,我好怕哟!”谢家玮这会儿就象变了一个人,对她的警告一点也不在乎,“美女,你让我投案自首,我就要投案自首吗?你以为你是谁啊?在哥眼里你屁都不是!你以为扣了我的车就可以拽上天了吗?告诉你,车我不要了,送给你这个疯子当棺材玩具好啦!”

      “你混蛋!你才是个疯子呢……”她气得大骂对方,还没骂完,谢家玮把电话给挂了。她再打,关机。

      她没想到他这么大方,如此贵重的豪车说不要就不要。真是败家呀。他如此藐视她,这让她无法接受。她越想是越生气,今天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要让他知道厉害!

      “邓大,我是林媛丽。”

      她打通交警队邓大队长的手机,把事情经过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她请他通知肇事车主,三天之内必须和她见面,商谈赔偿金的问题,否则一切后果均由对方承担。其实,赔偿金只是她的借口,目的还是逼谢家玮现身。

      到手的男朋友就象一只煮熟的鸭子,怎么可以再让他飞了?




  • 边词 2013-10-04 01:30:48
      呵呵,太不吉利啦~~第一个沙发竟然是个小广告
  • 聼藍 2013-10-04 02:17:35
      然后就象是一场梦,他的影子在远逝帆影的布景外面倒搁年轮渐渐显了出来,她的心瘦成一朵寒梅满目裂痕
      -------------------------------
      诗化的小说?开篇很好看!
  • X████X 2013-10-04 02:32:16
      好喜欢标题!文写得也很美!
  • 蝴蝶来过这世 2013-10-04 02:44:06
      在时间的河上,一枚扔进水中的石片蹦起落下的瞬间,她已经长大成人.

      ^^^^^^^^^^^^^^^^^^^^^^^
      好久没来舞文了.怀念这里的美文.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