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一个八零后女屌丝的人生自白……》

断肠的人 2013-06-13 22:53:00 19609人围观

  QQ:30588421
  手机:13174393698
  (非联系出版事宜,请勿扰!)



  开篇语:
  这个世界,如果你不是一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那么就注定了你悲情的一生……我,王小七,一个八零后女屌丝,出生于一介平民家庭,没有显赫的身世和背景,和大多数人一样,求学、恋爱、找工作……历经诸般磨难,人生虽有起点,却不知终点……

  (1)

  那年秋天,没有洪波涌起,秋风却格外的萧瑟。17岁的王小七踌躇满志的打算在小县城的重点高中补习班上重新挥洒一年青春,发誓也要考上离家一百多公里的省城师大。为什么非得上师大?有两个原因:一是小七最崇拜金庸,事实上N年以后,金庸也的确成了师大文学院的名誉院长;二是高二时结交的唯一笔友紫陌目前正就读湖南师大中文系。良禽择木而栖,唯马首是瞻,小七想步紫陌的后尘。遗憾的是,小七去省城师大读书的梦想在某一天的某一刻戛然而止了。
  那是一个没有征兆的课间时分,高考复习班的同学们仍旧如脱疆的野狗一样冲出教室,仿佛消防演练一般,丝毫看不出是被大学通知书挡在门外的少年。小七散漫的目光定格在走廊里一个穿着异常破旧的老男人身上。小七顿时觉得如鲠在喉,说不出的难受。却又不得不踱着步过去叫了声:“爸。”
  这个52岁就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多年的人是小七的父亲。小七很多年里都无奈于父女间的这份缘份,她并非不孝顺,实在是对这个让人爱恨交加的父亲没有办法。这个国家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公务员、这个当年全县城考试第二名的高材生、这个当了18年乡财政所所长却拿不起放不下的男人、这个固执的非要有个儿子却发现超生得来的还是女儿的父亲……真的真的让小七感到很无奈。若干年后,小七觉得自己的性格之所以这么优柔寡断,与这个伟大的父亲不无干系。
  这个从四十岁左右就因长年酗酒、抽烟而佝偻着身体的人,终于在廉价的人参烟蒂再也冒不了烟的情况下开口了:“七儿,我找人给你要了个省城一所学院的补招名额,专业是计算机,还挺热门的,你的分数也恰好够,所以也没费啥事……”
  小七虽然内心对这个专权的父亲厌恶许久,但她一向选择沉默,内心却是一片冰凉,这不得不感谢传统的思想教诲。其实小七的原意是在初中时候上个包分配的师范学校或者中专,那个初中男同学冯宇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一直追小七追得死去活来,真要是双双毕业分配了,在法定结婚年龄时,估计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了。但是老爸觉得有经济能力让她继续念书,怎么也得在老王家出个大学生才对得起自己没有儿子的遗憾。虽然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如此心思缜密的父亲也万万没料到国家的政策决定了小七这届已经是不包分配的大学生。
  小七就这样上了大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被大学上了。由于她是后补招进去的,所以没有赶上军训也没有融入到大学里快乐放松的气氛中。在十个人一间小宿舍的铁床下铺,小七要忍受着排行第九的九妹不时在半夜甩到她脸上的一个胸罩,甚至一个垫着护垫的内裤的苦逼岁月;也时不时被对面艺术系的六姐令人发指的响屁崩醒;抑或被狭小过道旁的上铺三姐间歇性抽搐式呓语吵醒。
  更背道而弛的是,小七痴迷武侠,梦想马上在宿舍中间拉个绳子,一个鹞子翻身就上去了,再不需要忍受九妹这个胸大无脑,偷偷自慰的贱货胸器来袭;如果学会了姑苏慕容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更爽歪歪了……小七整天沉浸在这种无厘头的无边畅想中。而室友们则无一例外地捧着个言情小说躲在被窝里,同时把半透明的蚊帐拉上。小七就搞不懂为什么每个人都躲进蚊帐成一统……也难怪,因为小七那么喜欢金庸的小说,可依然不懂尹志平趴在小龙女身上是嘿咻,她比同龄的女孩子要晚熟很多。就好像那个冬天满大街的音箱里放的是《相约九八》,而不是《那一夜》。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