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医生2》第六章 【医疗】

洛阳小猪笨笨 2017-02-13 16:46:00 49人围观

  第六章(本章中陈大卫回国,再遇朱爱萍。是借鉴了张作民先生的《无痛分娩》。此外,本章中省第一人民医院的于海燕,以及一院举行的活动,都摘自张作民先生《无痛分娩》中的大量内容。特此声明)

  周护士长的女儿冉莹莹是医科大学的在校生,被分配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实习。魏主任向大家介绍:这是在我们医院实习的冉莹莹同学。
  冉莹莹谦虚的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魏主任问:“谁愿意带她?”魏主任眼光扫了一圈,问林娜:“林医生,你愿意带冉莹莹吗?”
  “可以。”在林娜心里,这个毕业生就是一个幼稚的黄毛丫头。在工作之余,懒得与她多说一句话。
  “除了林医生外,其他医生,也要多帮助小冉。”魏主任说:“听到了吗?莹莹,林医生虽然是你的师父,但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还要多向其他医生学习。”
  “恩。希望诸位老师多多帮助。”
  在吃午饭时,周护士长给女儿定了规矩。在实习期间,不能在医院谈恋爱。冉莹莹说:“妈,你放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要把握好分寸。”
  “妈,你放心吧。”
  “在医院好好学习,在第一产科,能学的东西最多。”
  “恩,我一定努力。”
  “你的男朋友是谁呀?”
  “是我的同学,他在麻醉科实习。”
  “在医院里,低调一些,与他保持一定距离。你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谈恋爱的。”周护士长低声说。
  “我知道了。”
  冉莹莹的男朋友曾子明被分到麻醉科实习。曾子明也听闻赵新是最年轻的副主任。并且是全省唯一一个作过EXIT手术的麻醉师。曾子明把赵新当成自己的榜样。
  曾子明对赵新说:“我一直很仰慕你,现在居然能到你的科室实习,我太幸运了。我是你的粉丝呀。”
  “哦,我还有粉丝呐。我又不是明星。”赵新不当一会事,
  “我真是你的粉丝。你在全省医疗行业的大明星呀。”
  “太夸张了吧,我只作了麻醉师的本职工作。没什么特别的。”
  “赵老师,你知道吗?你的粉丝可不止我一个。很多麻醉科的学生,都视你为榜样,你传递的是救死扶伤,尽职尽责,自强不息的正能量。我还听说,省二院、伊利莎娜等医院的院长,都是您的粉丝呀。”
  “人家是院长,是长辈,对我只有关爱和欣赏。”赵新觉得离谱:“打住,赶紧给我打住。以后不许这么无聊和八卦。”
  “哦。”

  郑伟准备与魏丽丽的婚礼,布置新房,请知名风水先生,选定黄道吉日。请婚庆公司,预定酒店,拍婚纱照。还邀请在美国工作的儿子郑小龙回国参加自己的婚礼。
  在参加婚礼的众多宾客中,最为尴尬的是贾天舒,一个人自言自语:“我就不该来。”过了一会又说:“我来也不妥,不来更不妥。丽丽的大喜日子,我能不来吗?我如果不来,岂不是显得小气,没度量。恩,我必须来。”过了一会儿又说:“我都已经结婚了,现在是准爸爸了。我能结婚,凭什么丽丽就不能结婚?”“对,我有一个幸福的家,丽丽更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贾主任一番自我安慰之后,终于想通了。
  郑伟与魏丽丽新婚之后,郑伟的儿子郑小龙帮父亲定了一份夏威夷之旅,希望父亲与继母好好享受新婚的甜蜜。郑伟与魏丽丽去夏威夷之后,意犹未尽,又去意大利的威尼斯,以及北欧的瑞典、芬兰等多地旅行……

  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尤盛美的靶向给药案例,在申报卫生部后,被批准为教学案例,在全国推广,一时间,尤主任成为医学界的明星,今天到这家医院指导工作,明天莅临那家医院。
  医院领导层召开会议,研究是否晋升尤主任为副院长。有人发言:“现在挖人墙角的医院特别多,我院很多科室的带头人都蠢蠢欲动。晋升副院长之后,就能让尤盛美安心工作。”
  “当初钱太太事件传的纷纷扬扬。尤主任为了赞助费,作出无原则的让步,有损医院名誉。这样的人,没有资格作副院长。”
  “每个人都有缺点,人无完人嘛。当时尤主任作出无原则的让步,答应患者家属的无礼要求。也是为了医疗研究经费,为了靶向给药。其行为虽然不妥,但其初衷是可以理解的。”
  “人格有问题,是原则性问题,我反对尤主任晋升。”
  最后王院长说:“尤主任晋升的事情,那暂时就搁置吧。以后有时间,再讨论。”
  众位领导赞同王院长的提议,他们与王院长一样,打心眼里欣赏尤主任的医术,但不欣赏他的为人,太不讲原则,太没有荣誉感。即使同意她晋升的几位领导,对她也有成见。
  尤盛美和曲晋明夫妻二人皆春风得意。但却为女儿曲兰发愁:一是工作,二是婚姻。工作的事情,先暂时让曲兰到伊利莎娜。等到曲兰成长之后,再把她介绍到其他医院。老曲不想让女儿在苏虹和自己的庇护之下工作,而是希望女儿能够独立,自强。但婚姻的事情,没有一点眉目。

  魏主任与郑伟旅行归来,贾主任见到魏主任,赶紧迎上去:“丽丽,丽丽,新婚幸福呀!”
  “恩。”魏主任点点头,又问:“对了,我结婚那天,你媳妇为什么没来呀?我可是邀请了你们夫妻两个的。”
  “她已经怀孕了,你大喜的日子。她来不合适。”
  “没那么多忌讳呀。祝贺你呀,快当爸爸了。”
  “早着呐,还要等半年。丽丽,我现在想通了。我真心希望你幸福。”贾主任很少如此正经。
  “谢谢,我也祝福你们。”魏主任又说道:“对了,过几天,我和老郑去你家,看望一下贾太太。”
  魏丽丽打心眼儿感激贾天舒和杨嘉惠,是他们同意作伪证,才让郑伟躲过了牢狱之灾。几天后,郑伟和魏丽丽带着丰厚的礼物,探望了贾太太。这两对夫妻相谈甚欢,魏丽丽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认下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觉得有些唐突,便没有提及。
  回到家中,魏丽丽对郑伟说:“贾天舒现在还没自己的房子,我名下的那一套房子,还给贾天舒吧。”
  “对,对,对。把这事儿忘了。”
  “再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
  “我没有生育能力,你如果不介意我与贾天舒以前的关系。我准备认他的孩子。”
  “那好呀,求之不得。你们曾经是夫妻,我会介意吗?我就那么不自信?”郑伟作洋洋得意状。
  “好,下次给他房子钥匙时,我们提一下。”
  “恩”

  几天后,魏丽丽与郑伟再次到贾天舒家。魏丽丽说:“你现在马上要当父亲了,还没自己的房子。”然后拿出钥匙,递给贾主任。
  “这房子本来就是你的,咱俩离婚后,你净身出户。现在是物归原主了。”
  “已经是你的了,怎么能还给我呀。”贾主任说。
  “以前你单身,一个人有没有房子,无所谓。现在拖家带口的,租房子可不是长久之计。早就准备还给你了,但是出了一些状况,耽搁了这么久。”魏丽丽把钥匙塞到贾主任手里:“你先拿住钥匙,准备一下,搬进去。安顿住之后,再把房子过户给你。”
  贾天舒有些激动:“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说吧,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哭什么哭?咱们都坐下,轻松一点。”
  “好,好。”贾天舒擦干眼泪。
  “老贾,小杨,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说吧,丽丽姐。”
  “我没有自己的孩子,你的孩子出生后,能不能……”
  “是让孩子认你作干妈吧,没问题。”“好呀,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贾天舒和杨嘉惠都乐的合不住嘴。
  魏丽丽说:“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你们不同意呐。”
  丽丽对杨嘉惠说:“你一定要好好养胎,照顾好咱们的孩子呀!”
  “一定,一定。”杨小姐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35岁孕妇,怀孕37周。由林娜负责,入住十二床。
  经过检查,十二床为子痫前期,林娜建议孕妇剖宫产。孕妇和家属问:“听说顺产对产妇和胎儿是不是有很多好处?”
  林娜说:“顺产是有很多好处:产妇损伤小、出血少,生产当天就能下床走动,恢复起来会比较。产后并发症少。对胎儿也有好处。”
  “为了我媳妇和孩子的健康,我们就顺产吧!”
  林娜说:“对于没有手术指征的孕妇,我们肯定顺产。但是你媳妇是高龄产妇,还有高血压,尿蛋白。这是典型的子痫前期。”
  “子痫前期?”
  “对。”
  “林医生,什么是子痫?”
  “子痫是子痫前期基础上发生不能用其它原因解释的抽搐。是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五种状况之一。症状与癫痫类似。”
  “是不是很危险?”
  “即使在发达国家,死亡率也超过1%。”
  “哦。”家属听后,有些担心。
  “现在我媳妇是子痫前期,如果顺产,就会子痫,对吗?”
  “不一定,但是有可能。有些产妇,有子痫前期,照样可以安全顺产。有些产妇,没有子痫前期,顺产照样会子痫。”林娜语速很慢,为了让家属听明白。
  “哦?那就是说,子痫的直接病因还不太明确。”
  “对。”
  “我们还是想顺产。”
  “您们认真考虑一下吧。我建议你们剖宫产,这样产妇会更安全。”说完,林娜离开了病房。
  林娜刚回到办公室,孕妇丈夫又再次找她。问道:“林医生,打扰一下。”
  “十二床有时候情况。”
  “我想问一问,如果我媳妇顺产,可能会出现哪些危险?”
  “一是子痫;二是难产;三是子痫引发羊水栓塞。虽然出现羊水栓塞的概率不高,不过一旦出现,死亡率高达80—90%。”
  “啊?”丈夫被吓了一跳。
  林医生继续说:“即使分娩时没有子痫,但难产的概率很高。难产对产妇和胎儿都很危险。”
  家属听了林娜的话后,坚定的说:“林医生,我们作剖宫产。”
  “好,我开始作手术预案。”
  家属又问:“请问,什么时候手术?”
  “37周,理论上已经足月。但毕竟不足40周。”
  “是呀。”
  “手术的时间,最好是38周之后,39周之前。”林娜继续说:“我建议你们再住一个星期的院,一个星期之后,开始手术。”
  “好,听林医生的。”家属离开办公室之前,点头致谢:“谢谢林医生了。”
  这一切被赵新和何晶看在眼里,赵新觉得,林娜对患者似乎多了一分耐心。
  何晶与肖程一起宴请林娜和赵新,感谢他们帮助何晶度过难关。还钱给。
  林娜说:“我和赵新都不缺钱,你干嘛这么急着还钱呀?”
  “这些钱是我妈给我的,当时你们给我钱救急,就已经很感谢了。”
  “咱们是闺蜜,不用客气了。”
  在魏丽丽办公室,林娜向魏主任汇报了十二床的情况,魏主任问:“你打算让谁作你助手。”
  “何晶吧。”
  “好。你们去准备吧。”
  十二床的手术由林娜主刀,何晶作助手,赵新担任麻醉师。手术顺利完成。
  三人走出手术室,并告知家属,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家属点头致谢。
  赵新边走边说:“林医生,十二床的手术,你表现不错呀,对患者也很有耐心!”
  “不是不错,而是十分优秀!哼。”林娜白了一眼赵新,就离开了。
  林娜离开后,赵新喃喃自语:“心高气傲,本性难移。”
  何晶说:“赵医生,你应该看到林娜的进步。”
  “她什么时候,如果能有你一半,不,是十分之一的性情,就完美了。”
  听到赵新此言,何晶有些许羞涩。

  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技术、实力逊于附属医院,略强于省二院。现在二院挖来了郑伟,最重要的大外科蒸蒸日上。产科还做了全省第二例子宫外产时手术,走在了一院的前面。一院领导也感觉到了压力。于是领导开会研究后,作出了两点决定:一是吸引人才;二与附属医院展开合作。如果遇到不能解决的疑难手术,就请附属医院的专家来协助。心甘情愿作附属医院的徒弟。
  为了吸引人才,省一院挖到了一位海龟博士陈大卫作产科副主任。陈大卫四十六岁,曾经是某医科大学的副教授。后来出国镀金。此外,一院还准备挖二院的郑伟,以及伊利莎娜的曲晋明。但被二人委婉拒绝。
  一院产科主任于海燕提建议,搞一个针对流动人口孕妇的优惠活动,获得医院的批准。
  省一院产科大楼的门口插了许多彩旗,大门上方拉着一条红底白字的大标语:“热烈欢迎各位领导莅临流动人口孕产妇就诊点现场经验交流会”。要不是医院对噪音有严格限制,妇产科大主任于海燕还想在领导进门的时候敲上一阵锣鼓呢。于海燕搞这个现场会,是想既然做出成绩,就要广而告之。
  “流动人口孕产妇就诊点”说白了就是让经济条件不好的外来人口少交费生孩子。这绝对是个大好事。院领导不但邀请了省卫计委的曾主任,还来了不少其他医院的专家。
  附属医院的魏丽丽,伊利莎娜的老板苏红、女儿林娜,省二院产科的杨主任、朱爱萍也参加了交流会。
  大家刚刚就坐下,一位护士匆匆忙忙跑进来,神色慌张地对她说:“于主任,重症产科有个‘乌龟征’,护士长请求床前会诊!”
  会场上立刻议论起来,不少人都知道“乌龟征”就是肩难产,胎头娩出后,胎儿前肩被嵌顿于耻骨联合上方,时间长了轻者造成锁骨骨折,重者可引起脑瘫,甚至死亡。
  于海燕暗暗叫苦,这种可恨的病例偏偏在召开现场会的时候发生,不是存心跟她过不去吗?但转念一想,如果能顺利解决,也好让领导和同仁见识见识本院的实力,坏事不定会变成好事呢。于是立刻和陈大卫商量起来。
  陈大卫倒是显得胸有成竹,便对曾主任说:“我去看看。”说完就走了出去。
  大家都跑到了产房隔壁的观摩室。
  魏丽丽、杨主任、朱爱萍,以及苏红 、林娜等人也跟着大家走了进去,只见观摩室的扬声器已经接通,显示屏也全部打开,产房的情况一目了然。于海燕、陈大卫及麻醉科和新生儿科的医生已经换上手术服到位,负责接生的护士长江虹正在指挥护士把孕妇的大腿拼命往上抬,努力贴近腹壁。魏丽丽知道,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让孕妇的体位有效地上移耻骨联合的位置,解脱胎儿的前肩。但经过几次努力,却没成功。这时,陈大卫对于海燕说,“让我试试Woods法?”魏丽丽对Woods法也很熟悉,即要让已经入盆的后肩通过旋转变成前肩,从而让嵌入的前肩松解,娩出胎儿。这种手法需要较高的技术,因为稍有松懈就可能伤及胎儿的臂丛神经,严重的可能会瘫痪。十分钟过去了,陈大卫尽管技术熟练,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观摩室里的气氛越来越显得凝重。曾主任不是产科出身,对这种十分专业的事自然不会发表意见,只是盯着屏幕问:“这种情况多见吗?”
  “倒不是很多见,但贫困地区的发生率要比城市多一些。”产科的医生说完,就转身说道:“在座的大多是产科医生,都帮着想想办法。”
  苏红说:“我们伊利莎娜医院的曲晋明院长如果在就好了。他可是全省产科的NO-1呀。”
  “妈,曲院长没来。但曲院长的学生来了。”
  曾主任问:“曲院长的学生是哪位?”
  林娜挪到魏丽丽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说:“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主任。”
  曾主任问:“魏主任,你有办法吗?”
  “让我试试吧。”魏丽丽又说:“林娜,你作我助手吧。”
  “好。”
  “赶紧准备。”
  护士送来了影像资料和病历,两人一边准备,一边翻看。发现骨盆解剖结构虽然正常,却有妊娠糖尿病,这可是导致巨大儿的重要因素,再看胎儿的预估体重是4000克,因此肩难产的诊断应该可以确立了。
  魏丽丽和林娜在洗手之际。于海燕在产房亲自上阵,企图握住胎儿后上肢及手臂,沿胎儿胸面部滑出,牵引胎头使前肩入盆。遗憾的是仍然以失败告终。
  这时魏丽丽和林娜走进产房。
  孕妇仍在痛苦地呻吟,并一个劲地问:“能不能快点解决,我撑不住了啊!”
  于海燕和陈大卫在一边小声商量起来,声音虽然小,但观摩室里却听得清清楚楚。陈大卫表示必须立即让胎儿娩出来,否则子宫破裂,胎儿窒息,后果不堪设想。并表示,要切断胎儿的锁骨。于海燕忙说必须让家属先签字,还建议陈大卫亲自去沟通。
  魏丽丽这时还不认识陈大卫,却早就听于海燕说过要来位产科专家,看到这情形,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医方派出的医生级别越高,家属同意签字的速度越快,各个医院都是如此。
  魏丽丽却分析道:“护士们刚才用的是‘屈大腿法’,这个办法可以有效增加骨盆径线,一半以上的难产可以顺利解决,但这位孕妇身高只有一米四九,体重却是92公斤,大腿脂肪十分肥厚,凭这几个护士的力气,是很难把大腿弯曲到位的。”魏丽丽说到这儿又看了看X线片说。“耻骨联合果然比较靠下,我有个主意……”
  魏丽丽还没说完,就听到扬声器里传来护士急促的声音:“家属同意断骨了!”
  医生早有准备,从洗手护士手中接过穿刺器,就要在胎儿的表皮上做切口。
  “请等一下!”魏丽丽说:“我来试一下。”
  产房里的人似乎都被她的声音镇住,都呆着不动。
  魏丽丽示意孕妇翻身,四脚朝下。这样可以增加20毫米骨盆径线,让耻骨联合充分上移,同时再施行内旋转。
  于海燕二话不说,立刻指挥大家和魏丽丽一起帮孕妇改换体位。不料陈大卫这时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得发火道:“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执行我的指令?”
  说时迟,那里快,陈大卫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护士大叫:“宝宝出来了!”没过多久,就响起新生儿响亮的啼哭声。
  产房和观摩室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并鼓起掌来。众医生都把肯定、赞誉的目光投向魏主任。
  在回到会议室之前,曾主任特意走到魏丽丽身边聊了几句,还留下了电话。
  现场会结束后,朱爱萍对杨主任说:“我有点事儿,晚一会儿再回医院。”
  朱爱萍跑到魏主任身边。六神无主,神情恍惚的说:“魏主任!”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魏主任问。
  “你知道我刚才见到谁了吗?”
  “谁呀?”
  “陈大卫。”
  “陈大卫?哦,那个产科副主任呀。你在省二院,他在省一院,没招惹你吧?”
  朱爱萍呜呜的哭了起来:“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啊?他就是你孩子的父亲?”魏丽丽难以置信。
  “是的,他是孩子的父亲。刚才居然无视我的存在。”朱爱萍已经泣不成声。
  魏主任把朱医生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我会给你做主的。”
  魏丽丽通过于海燕,联系到陈大卫,约他出来。告诉了他与朱爱萍私生子的事情,以及朱爱萍被冒牌律师敲诈等诸多事情。
  魏丽丽又告诉他,现在朱医生已经有了一个很爱他的男朋友。你可以不对朱爱萍负责,但必须对你的儿子负责。
  陈大卫万万没有想到,称自己一定要对她们母子负责,要补偿她们。
  陈大卫约朱爱萍出来。朱爱萍想:陈大卫是儿子生父的事肯定是瞒不住的,迟早大家都会知道,与其等将来赵新来问,不如现在就早些告诉,省得被动。于是,就在见到陈大卫的当天晚上,朱爱萍就把如何见到陈大卫,以及当初的关系原原本本地对赵新说了。
  赵新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他还没死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死了?”朱爱萍郁闷道。
  “可你也没说过他还活着啊?”赵新显然烦恼起来,对陈大卫充满了敌意。
  赵新平复了一下情绪说:“你去赴约吧。我很感谢你,对我这么坦诚,没有瞒着我。”
  朱爱萍说:“我不太想去,除非你和我一起去。”

  朱爱萍与赵新一起赴约,见到陈大卫后。朱爱萍没有丝毫表情,挎着赵新的胳膊说:“陈老师,这是我的男朋友赵新。”说完,把头靠在赵新的肩膀上。
  “你们谈吧,我去一下洗手间。”赵新刻意回避。
  两人四目相识,良久无语。陈大卫艰难的动了一下嘴唇:“爱萍,你受苦了。”
  “没关系,我这几年过的很潇洒,很幸福。没受苦。”
  “魏主任都告诉我了。我要用我的余生,来弥补亏欠你的,亏欠孩子的。我要对你负责,对孩子负责,我要给你一个幸福的家。”陈大卫握着朱爱萍的手。
  “你知道,我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吗?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一个花心的老男人,生了一个脑瘫儿。我被冒牌律师敲诈,你知道吗?”朱爱萍已经泣不成声。
  “我知道,我知道。”陈大卫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幸亏有赵新,他不嫌弃我,关心我,包容我。他是我最心爱的人,比你强一百倍!”
  “一切都是我的错。但当时我们一夜风流之后,我不知道你怀孕了。否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后来一直没有来例假。才觉得不对劲。”
  “发现怀孕后,你为什么没把孩子做掉?”
  “那是杀人,杀自己孩子的事情,我做不到。”
  陈大卫噗通,双腿给朱爱萍跪下:“你嫁给我吧,明天我们就领结婚证。然后再准备婚礼。”
  “别胡说八道了,我有男朋友了,他是最爱我的赵新。”
  “我也感谢他,是他照顾了你。但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们才是一家三口。让我见见孩子,好吗?”
  “你还是不见他为好,他正在接受康复治疗。在她的字典里,只有婆婆、妈妈和叔叔。没有爸爸的概念。”朱爱萍拒绝了陈大卫的要求。
  然后给赵新打了一个电话,对陈大卫说:“我要走了。”
  赵新回来后,陈大卫叫住他,深深的给赵新鞠了一个躬:“赵医生,多亏你照顾爱萍。我真心的感谢你。”
  赵新没有应答。
  “赵医生,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们更应该组成家庭。我要用我的余生弥补对她们母子的亏欠。我要成为她们的依靠,我能给她们幸福。也希望朱爱萍幸福吗?”
  “我当然希望她能幸福,她需要的幸福,我也可以给她。”赵新拉着朱爱萍的手,离开了。

  附属医院急诊科接到交警大队电话:三江市北环路发生一起车祸,多人受伤,有三人伤势严重,其中还有一名孕妇。请求三江医科大学急诊科出诊。
  急诊科出诊前,还通知了第一产科,要求产科医生支援,魏丽丽这天休息,林娜随急诊科一起出诊。
  车祸的伤员纷纷被送到附属医院。交警队和市领导在观摩室观摩。三江市各媒体的记者也来医院采访。
  伤势严重的一对中年夫妇被送到急诊科。两人伤势严重,中年妇女说:“小强,不要管我们了。先去看看你媳妇。看看孩子有没有保住。”急诊科努力抢救二人。
  孕妇则被送到第一产科手术室急救。孕妇的丈夫伤势较轻,顾不得处理伤口,到手术室外面。不停的问医护人员:“我媳妇怎么样?孩子有没有事儿?”
  林娜对孕妇进行了检查,她让护士告诉家属,媳妇出血很多,伤势严重,胎儿已经没有心跳了。必须马上手术,取出胎儿,切掉子宫。
  孕妇丈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丈夫伤口流着血,又赶紧跑到急诊科。母亲问:“小明,孩子保住了吗?姗姗怎么样?”
  “孩子没事儿。”
  “孩子真的没事儿?”
  “真的没事儿。”
  “姗姗怎么样?”
  “姗姗受伤了,正在手术。”
  “哦。”
  “妈妈,我去看我爸了。”
  “好。”
  小明的父亲伤势更重,急诊科大夫和麻醉师不停给药,止血。但终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主治医生看了一下表说:“死亡时间,下午四点十五分。”
  小明强忍悲痛,来到母亲的手术室。母亲问她情况。小明说父亲正在抢救,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好,你去看看姗姗吧。”
  小明再次跑到第一产科手术室外,护士告诉她,死胎已经取出,马上要切除子宫。
  林娜、何晶和赵新一起,奋力抢救伤者。
  护士说:“还在出血。”
  “再准备10个全血。”林娜给伤者输血,一边采用紧急措施止血。
  赵新到:“患者休克。”
  林娜道:“肾上腺素一毫克,气管插管内给药。”护士赶紧备药:“肾上腺素一毫克,气管插管内给药。”
  赵新道:“多巴胺二十毫克。”护士赶紧备药:“多巴胺二十毫克。”把药交给赵新。赵新给药。
  “加压给氧。”
  林娜说:“找到出血点了。”林娜娴熟的给破裂动脉作了结扎。
  护士道:“出血止住了。”
  “心跳回复。”赵新道:“血压回升。”
  林娜长出了一口气。伤者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回复了正常,林娜开始处理和缝合伤口。
  林娜走出手术室,告诉患者丈夫,她媳妇抢救成功,保住了生命。
  一个小时候,小明的母亲也抢救成功。即便如此,这次车祸造成父亲死亡,母亲受伤,媳妇子宫被切除,孩子也没保住。他一个人蹲在走廊里痛哭流涕。
  小明愤愤的说:“要一定要告那个轿车司机,她违规变道,害的我家破人亡。我要让她坐牢!”
  见家属如此悲痛,林娜和赵新也无可奈何。二人来到办公室,魏丽丽刚刚赶到,林娜向魏主任汇报了孕妇伤情以及抢救过程。
  新闻记者报道了此次交通事故的情况和抢救过程。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