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卫平民的风云变幻:《长生巷》

晓桐abc 2010-07-21 08:08:00 58930人围观

谨以此作献给我的父亲和支持关怀我、爱我的人们
当我写下这行字的时候,不由泪水潸然。
  父亲去世之时,也是这部书稿、截稿发帖之时。在清冷的月色下我偷声饮泣。无尽的哀思在心头萦绕,挥之不去。泪水模糊了双眼,明净的月夜被冷风吹得支离破碎,心底泛起潮水般的忧伤。
   泪眼朦胧中看到父亲默默地站在我身旁,看着我敲击键盘,耳朵支愣着听着门铃的“叮咚”声,当接到邮递员送来的邮包,抚摸着散发墨香的刊物,眼里露出欣慰的笑容……享年八十二岁的父亲,十四岁从鲁西北贫瘠的土地走出来学徒打工,不识几个字。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学有所成,做有所为。
  夜色中,父亲的白发在晚风中飘拂,成丝丝缕缕的云彩,父亲的身影慢慢模糊了……但是,他分明躺在病榻上向我挥手,默默的说:“你忙吧,不要管我……”
  那是去年的10月,因朋友引荐,我上了天涯,来到了舞文弄墨,看过一篇篇妙文,结识了几位好友,激起了自己创作这部酝酿已久的长篇欲望。
  不幸的是,稿子写了不到一半,噩耗降临,身体一贯强健的父亲被检查出患晚期肺癌。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怎么可能呢?在检查身体的前一天,父亲还着骑着三轮车四处看津门新景。但事实就是事实,科学的诊断不容置疑。我放下手里的一切,四处为父亲求医问药。
  父亲不知道自己患了不治之症,总是对我说:没想自己活长命百岁,希望看到“四辈儿”上学了就可以。我知道父亲的心情,他希望自己的儿孙都是识文断字的人。我更希望奇迹发生在父亲身上,无论是住院治疗,还是家庭病床,几乎每天守候在父亲身旁。
  远近的搂房灯光相继灭了,惨淡的月亮挤了进来,给父亲的脸铺上了圣洁的光辉。我守在他身边,父亲醒来看到我,不忍:“我没事,你忙你的吧。稿子写到那了,快写完了吧?”
  我颤抖着声音说:“老爸,别说您没事,您刚从抢救室出来。”
  父亲挥挥手:“别怕,我没事。你写东西去吧。”
  父亲什么时候都为别人着想,从没想过自己,在临终的时候,也是轻微的声音对我说:“我不行了!你还要努力,盼着在‘老家’看到你出的新书……”
  我欲哭无泪,心里酸疼酸疼的。老爸,您的话我记住了,我将热爱生活,勤奋创作,写出老少皆宜,为大众喜爱的作品。这是我努力的方向,争取做到。
  写到此,我还要感谢,怀旧船长、李正华先生,两位先生始终关注着我的创作,给与指导帮助,在父亲病重期间更是叮嘱:“照顾老人要紧,稿子先放一放!”
  还要感谢,井泉水、五天英、湘西鬼王、芳草罗裙、梅锋010、园田梦人、月儿、高山大海、钟爱今生、杜钬萍、炫紫炫紫等好友的关怀和鼓励,朋友们说得好啊:“老人一路走好,后人更需努力!”
  努力,一定努力!
  愿父亲在地下安息!祝好人一生平安!
  谨此为序。
  
  写在前面的话
  喝茶讲究品,要不有个文词品茗。喝过之后,咂咂滋味:好,有味儿,那才过瘾呢!
  也许年龄大了?也许老城厢拆了。很多时候我吃不香、睡不着,魂牵梦绕,脑海里总出现狗剩、宋连生、刘嫂、徐二爷这些人的身影……这是怎么了?长生巷……长生巷的这些人、这些事真要跟我一辈子?
  我写的这篇东西叫《抬头见喜》又称《小巷风流》,故事就发生在天津卫的长生巷。这是一段历史,风云变幻中人的变迁,危局中的生存状态、恋爱、事业、精神……那些年那些人哪些事,哏儿呀,有意思。说出来心里痛快,对不?
  这篇小说甭管是龙井、碧螺春、铁观音……您慢慢品,相信有点味儿。
  再说一点儿,除了地名、时间,人物、故事纯属虚构,恳请您多提宝贵意见。
  咱们说好了,不见不散!
  
  《抬头见喜》简介
  本文以抗战时期的天津卫一条小巷为背景,描写了小巷人们的生存状况,围绕着保护“福全兴”机械厂机器设备,与日本人展开的斗争。
  宋连生是福全兴厂的大师兄,为保护厂里的机械设备来到小巷开了一家铁匠铺;狗剩是铁匠铺的小师傅;徐二爷被骗到日本进了日本军校,又在日本亲人的帮助下逃回国……
  日本占领军为在华北地区建立一所军事器械基地,盯上了福全兴机械厂,一场反抗保护的故事,在乱世中展开……
  乱世中的恶劣环境交织着人性的美好与贪婪,但是小巷人们始终信心百倍,抬头见喜!
  
发表评论
  • 晓桐abc 2010-07-21 08:09:20
      抬头见喜一
      狗剩这几天心里腻透了,吃嘛嘛不香,干嘛都没劲。用刘嫂的话说:“这小子丢魂儿了!”人家刘嫂说的没错,他的确丢魂儿了……
      但是刘嫂说话,狗剩不敢反驳,她在长生巷是位说话落地砸坑的主儿!别人说,他心里的斜火非撒出来不可!不管怎么说,他在长生巷生活四、五年了,是个堂堂正正的汉子。
      说实话,长生巷这条小胡同,别说在天津卫的版图上找不到,出了老城厢都打听不着,人家都知道天津卫老城厢有大水沟、有小马路、有二道街……不知道这条小巷。可巷子虽小,也是一个小世界,各色人等俱全,是不?
      其实,长生巷坐落在天津卫老城厢的西南角。巷子不长,却宽,东西走向。不知嘛缘故,朝西的方向是几座破旧的大杂院夹杂着一些门脸儿;朝东的方向都是青砖磨缝的四合院,不用说,哪里住的都是有钱的主儿。朝西的门脸儿有水铺、酱菜铺、裁缝铺、棺材铺、铁匠铺、扎彩匠……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男人们从早到晚为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而忙活,女人们为了自家的生计窜前跑后,一个巷子的人过得也算有滋有味儿。
      不仅仅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儿,人们的关系也很好。谁家今日做了贴饽饽熬小鱼,马上就会出来吆喝,“都来尝尝,今儿我家开荤了!”当然,若有个红白事儿,一个巷子的人几乎都到场忙活儿。这就是老天津卫长生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人有难全“巷”帮忙。说全巷帮忙也不准确,住在东头四合院的几个主儿一般的时候是不掺和的,除非……
      这不,五月端午的前一天,家住东头四合院的徐二爷,接到了西头送来的一个帖子。西头裁缝铺的罗锅掌柜明天娶媳妇,请他去参加婚礼。
      帖子就是西头铁匠铺的狗剩送来的。
      那时候,天已经过了晌午,门房正在打瞌睡。狗剩“啪啪”叩响黑漆大门,门房猛地一下子惊醒,慌慌的站起身,高声应道:“来了,”随即打开了大门。
      狗剩眯缝着眼,探头探脑向院里巴望一会儿,问道:“徐二爷在吗?”
      门房扬起脸上下打量他一番,脸立刻耷拉下来,斜睨着眼睛说:“二爷在不在关你屁事。说吧,有嘛事?”
      “我给二爷送个帖子,明儿罗锅结婚,请二爷去捧捧场。”
      “啧啧,嗨——!”门房嘬了两下牙花子,“这事也来找二爷?真他妈的穷怄,二爷忙着呢,没功夫去。”说罢,头缩了回去,关上大门。
      狗剩站在门外,肚子里得火气蹭蹭往外冒,冲着黑漆大门,“呸”!吐了一口粘痰,高门大嗓的骂道:“奶奶的,你算个什么鸟?狗眼看人低!有本事给老子滚出来,咱俩比划比划!”
      骂也白骂,黑漆大门里面毫无声响,狗剩还不嫌解气,冲着大门“咣咣”踹了两脚,转身离去。
      虽说,罗锅裁缝娶媳妇是巷子里的大事,但狗剩压根儿也没打算请徐二爷,可酱菜铺的刘嫂偏要请。她说,“咋啦?别人家我不管,罗锅娶上媳妇,帖子挨家挨户都要送到了。来不来是他们的事,礼数不到是咱们的事。”
      唉,送吧!结果呢,在徐二爷家他吃到了闭门羹,还惹了一肚子气!估计东头四合院的几个主儿也没有来的。可,那也得去送。
      说起来挺有意思。罗锅要娶的媳妇很漂亮,家住在另一条胡同里,离小巷不远。男人们见了都爱搭讪几句。搭讪后,不管主动说的和被动说的都会美滋滋地熨帖几天。高兴之余,有的男人咂磨起滋味儿还会唱上两句,“杨柳青的闺女俊又俏,走起路来屁股摇……”尽管罗锅媳妇不是杨柳青的闺女,有人就愿意这么唱,谁又管得着呢?可也有个别的时候,那就是罗锅媳妇见了狗剩,磨磨叽叽脸红红的躲着走。
      狗剩是铁匠铺的小师傅。说他是小师傅,因他上面还有一个师傅宋连生,手艺高超,据说在三条石的铁工厂干过;可这个人脾气有点怪僻,不大爱说话、不好接触;所以铺子里的事都由狗剩出头张罗。好在他已能掌钳,手底下有两个徒弟,一般的活都能应付下来。
      狗剩是个热心人,二十郎当岁的年纪,一身腱子肉,谁家有事他都冲在前面。当然,狗剩还是个光棍,想当初他没少和罗锅媳妇套近乎,人家就是躲着他走……
      嗨!说了半天,他是因为罗锅娶媳妇丢了魂儿!
      可到了这时候,心里不痛快也不能落了后,他要忙活的更欢实。
      人嘛,厚道点好。
      狗剩整整忙活了一天;转过天刚过晌午,狗剩招呼着宋连生早早关了铁匠铺子,一头扎进了罗锅拜天地的婚礼现场。这时却出现了怪事。
      这时是公元1938年,小日本子已占了天津卫。
      
  • 晓桐abc 2010-07-21 08:10:55
      希望各位朋友给予支持!
      
  • 园田梦人 2010-07-21 08:36:00
      前两天搜了一遍,没看到您的文章。今天知道消息后立刻赶来!
      您的开篇也让我眼里湿润。我也经有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很理解您的心情!
      支持你晓桐!
      您一定会完成老父的心愿,饱含着对父亲的眷恋走向成功!
  • 怀旧船长 2010-07-21 08:43:42
      支持,愿您父亲在天国安息。
      为使题目更有针对性,俺改了一下,不适合你再提出。
  • 园田梦人 2010-07-21 09:03:50
        狗剩整整忙活了一天;转过天刚过晌午,狗剩招呼着宋连生早早关了铁匠铺子,一头扎进了罗锅拜天地的婚礼现场。这时却出现了怪事。
        这时是公元1938年,小日本子已占了天津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了!
      很带点天津味儿!
      叙述之中交待了人物、背景。
      欣赏!
  • 1735c 2010-07-21 09:24:45
      赶来支持,有风格!顶一个
  • 1735c 2010-07-21 09:26:32
      严重支持 ,木兰一朵
  • 晓桐abc 2010-07-21 09:30:27
      感谢园田,感谢船长,是你们的支持叫我支撑到现在。
  • 芳草罗裙 2010-07-21 10:27:57
      开篇的序言,虽然前几天已看到,但现在再看,仍有忍不住流泪的冲动。愿你父亲在天国安息,愿梦想早日成真。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