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卫平民的风云变幻:《长生巷》

晓桐abc 2010-07-21 08:08:00 58930人围观

发表评论
  • 晓桐abc 2010-07-23 05:54:43
      作者:怀旧船长 回复日期:2010-07-21 22:36:35
        看了,不如叫《长生巷》,可能更有寓意。抬头见喜,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园田梦人 回复日期:2010-07-22 07:09:32
        晓桐,船长的很多建议我认为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湘西鬼王 回复日期:2010-07-23 13:10:07
        关于标题的说法,船长说的不错,经验之谈,兄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你这个标题不够吸引眼球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先请船长帮忙更改小说题目为《长生巷》!晚上更新。
      
      
      
      
  • 喜欢上吃面包 2010-07-23 07:56:31
      鬼王推荐之作该是高水平滴,先留爪!
  • 晓桐abc 2010-07-23 08:08:47
      先更新,有话待会再说,呵呵!
      
  • 晓桐abc 2010-07-23 08:11:25
      抬头见喜三
      日本少佐疑惑地看着狗剩。他听不懂他的话,更不清楚他为何如此镇静?他用眼睛看着二鬼子。
      狗剩不看他们,着急地看外面的天。明晃晃的太阳已经西斜,没有风,小巷里的那棵歪脖柳的树叶子动也不动。狗剩的心沉了下来。按天津卫的婚俗,傍晚之前新婚典礼必须完成,否则新婚就变成二婚了。这样的事别说在长生巷没出现过,满天津卫也没听说过。不能破了婚俗的规矩,傍晚一过对不起罗锅,更对不起春花和满巷子的老少爷们儿了。
      狗剩对二鬼子说:“翻,一字不差地把我的话说给他听。”
      二鬼子说:“你他妈的找死呀,这话我能翻吗?”
      “听我的,一字不差地翻给他听。放心吧,我死不了,我还想借你的光跟他一块乐呵乐呵呢。再说,我……我很高兴他参加这个婚礼,我们拿他当贵宾招待。”
      于是二鬼子跟日本少佐翻译起来。
      眼见得,日本少佐的脸色渐渐温和了,拔出鞘的指挥刀又插了回去,叽里咕噜和二鬼子对说几句。二鬼子马上对大家说:“大太君说了,婚礼接着举行,皇军很高兴接受邀请,以贵宾身份参加这个婚礼,这说明日中是亲善的。”
      
      
  • 晓桐abc 2010-07-23 08:12:36
      狗剩兴奋地上前拍拍二鬼子的肩头说:“谢你了,哥们儿。看得出来,你还算个中国人。下面的戏还要借你的光,给哥们儿帮帮忙。”
      二鬼子惶恐地看了日本少佐一眼,使劲推开狗剩,“我还想多活两天呢,你少把我往‘泥儿’里带。”
      “放心吧,哥们儿。”狗剩说罢,赶紧招呼刘嫂等几个人,给几个日本兵安排好座位,然后催促大家道:“日头快落了,赶紧给罗锅典礼吧,一切按照咱们的仪式举行。小鬼子由……由我来照顾。”
      有人小声嘀咕,“狗剩除了会打铁,就是到处瞎张罗,他能照顾好这几个小鬼子?”
      “是呀,是呀,这小子跟小鬼子转嘛轴子?这罗锅大喜的日子,答应几个戴刀戴枪的小鬼子掺和进来算怎么回事?”
      “唉,不答应也不行呀。太阳快落了,别瞎嘀咕了,赶紧张罗着给罗锅典礼吧,要不然真成二婚了。”
      “就是!一个个都在背后充能耐梗儿,谁有能耐把狗剩替下来,我也看看。哼!赶紧干活吧。”刘嫂着急上火的说。
      于是人们又开始忙活起来。
      
      
      
  • 晓桐abc 2010-07-23 08:13:38
      小喇叭吹起来了,锣鼓家伙敲起来了,新郎新娘并排站在了一起,只听典礼人一声颤巍巍的吆喝:“夫——夫妻对……对拜。”
      随着这声吆喝,狗剩紧拉住二鬼子的手寸步不离。二鬼子感觉比他还紧张,直觉的魂儿往外窍腾。日本少佐端坐前排正中,面沉似水,一句话也不说。
      二鬼子一看推开狗剩,赶忙抓起桌上的喜糖递给日本少佐。狗剩一见也紧跟着给日本少佐沏茶倒水。这时响起了典礼人又一声吆喝,“步入洞房——!”
      听到这声吆喝,两人的眼睛不约而同向日本少佐脸上射去。这时人们好似忘了前排还坐着几个日本兵,欢笑着簇拥新郎用红绿巾牵引新娘向洞房走去,一些人边走边向新郎新娘身上抛撒高粱、谷子、豆子、钱币、糖果……新娘子紧拽着红绿巾,小心翼翼,一步三摇,下身系着的响铃裙叮当作响。
      日本少佐的眼睛随着欢笑人群移动的方向转动,呼吸变得急促,先是垂下头把眼睛紧紧的闭上,而后脸色由红转白使劲摇摇头,忽地站起来,抽出指挥刀指向二鬼子。
      
      
  • 晓桐abc 2010-07-23 08:17:50
      二鬼子吓得浑身颤抖,声音变了腔对狗剩说:“快,快叫他们回来,赶紧拜天皇!”
      “回来?……”狗剩眼睛不瞧二鬼子,冲着步入洞房的人们摆了摆手,对二鬼子说:“你告诉他,新娘子是回不来了,待会儿新郎回来给大家敬酒。叫他坐稳当了,等着喝喜酒吧。”
      “哥们儿,这,这……这不是闹着玩的!” 二鬼子几乎语不成句,“我,我们……是奉了军令来的。这是掉脑袋的事,懂吗?!”
      日本少佐脸色煞白叽里咕噜一通吼。狗剩立马变了笑脸,“太君,太君别急。他呀,说你军令在身,不得不做。可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大好人,有成人之美之心。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将在外军令即可不受’。你来了,吃饱喝足回去一复命就算交差了,对吧?”
      日本少佐听不懂狗剩的话,手举着指挥刀看着二鬼子。二鬼子也变了笑脸,点头哈腰地给少佐翻译。
      日本少佐听着二鬼子的翻译,又一次闭上眼睛,手中的指挥刀慢慢地垂了下来。
      步入洞房的队伍早就停了下来,人们紧张地看着他们。狗剩朝日本少佐笑笑,又向他们摆摆手,叫他们赶快走。但有人不放心,放下手里的高粱、谷子小心翼翼走过来。
      狗剩急了,跳脚大骂:“混蛋!回来干嘛?快他妈的走!”
      日本少佐听到狗剩的大骂,猛然惊醒似的,双手高举起指挥刀,“八嘎!……”
      “啊!……”步入洞房的队伍一阵大乱。就在这时忽听有人惊喜地高喊,“闪开,徐二爷来了!”
      听到这声高喊,人们立刻闪出了一条道。随即一位身着蓝色长衫,手里拄着文明棍的老者稳稳走了过来。
      真是徐二爷来了!狗剩心里一颤,感觉腿有些发软。
      日本少佐瞪大眼睛看着来人,手中的指挥刀没有落下来。狗剩结结巴巴地说:“二……二爷,您……您可来了!”
      
  • 晓桐abc 2010-07-23 08:26:39
      见到炫紫高兴!
      
  • 晓桐abc 2010-07-23 08:29:19
      欢迎新朋友qilvkanhua !
      
  • 晓桐abc 2010-07-23 08:33:23
      作者:喜欢上吃面包 回复日期:2010-07-23 19:56:31
        鬼王推荐之作该是高水平滴,先留爪!
      ——————————————————————————————————————
      鬼王在替小弟吹乎,呵呵!
      不过,欢迎朋友的到来,请品,细看!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