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如水:我与土匪后人的故事

苗大哥 2010-05-07 01:30:00 140968人围观

发表评论
  • 苗大哥 2010-05-11 19:37:19
      
      牛寡妇挑着水,踩着土号欢快的节奏,屁癫屁癫地往家里赶。这是第九生产队每天出工的信号,每天早上只要李长年的土号吹响这首《太阳出来喜洋洋》,大伙儿就得操起家伙往地里赶,每一次,牛寡妇都弄得手忙脚乱,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以前出工敲的是烂犁头。自从磨子溪分成九个生产队后,这烂犁头就没法敲了,纷纷改吹木叶,树皮,土号……至于吹什么,内容由队长自己决定。
      这里很多人都有音乐天赋,他们的音乐天赋都是与生俱来的,得天独厚。无论是到田间地头劳作,还是在山坡上小憩,他们随手摘一片树叶,或者剥一块树皮,贴在唇边,轻轻一吹,就能吹出美妙动听的歌曲。
      这是一种天籁之音。
      我的心常常被这种天籁之音吸引着,也会情不自禁地摘一片树叶贴在唇边,轻轻一吹,薄薄的树叶就破了。再换厚点的老树叶,轻轻一吹,没有声音,可是一用劲,树叶又破了。我摘光了好几棵树,也没有吹出名堂来。
      后来李月儿说:“我来教你吧。”
      李月儿开始教我如何挑选树叶,树叶不能太嫩,也不能太老,弹性好的叶子,吹起来才有颤音,最好的树叶应该是山楂树的新叶子,山楂树的新叶子不软不硬,吹起来,有一种颤巍巍的感觉,特别扣人心弦。树叶挑好后,李月儿开始教我嘴型,如何把握气流。很快,我就能用木叶吹奏各种歌曲了。
      半年后,我还学会了树皮号。
      跟土号一样,树皮号也是磨子溪人所特有的。梧桐树的树皮是最好的,用刀子旋转着割开梧桐树的树皮,然后把树皮层层缠绕成喇叭状,做成两三尺长的树皮号,同样能吹出优美动听的音乐。
      土号。
      木叶。
      树皮。
      这是磨子溪土生土长的三种土乐器,千百年来了,一直是各吹各的,互不干扰。它们虽然优美动听,各有特色,但是音色仍然显得有些单薄。后来,有一位老人把它们统一起来,组成多声部,并且让它们在音乐的世界里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 没有美人陪 2010-05-11 20:31:20
      这么早更新,挺努力。
  • 刑警马营 2010-05-11 20:41:27
       
        坐沙发,看苗大与寡妇的爱情故事.....
        
      
  • 文渊阁老 2010-05-11 21:18:54
      苗大哥净整这种稀有题材,
  • 覆灯火 2010-05-11 21:25:42
      支持苗大哥~
  • 慕容余华 2010-05-11 21:31:57
      看望苗大哥:)
  • 栗山思客 2010-05-11 22:03:23
      我回复的怎么没有看到呢?
  • 天共远 2010-05-11 22:06:37
      牛寡妇总是最后一个来到井边,把两块肥硕的屁股默默地翘在晨曦里。而李长年总是在这个时候吹响楼脚的土号。这种土号是用炮桐杆和半截葫芦壳做成的,是磨子溪人特有的乐器。炮桐是一种空心草本,长在塌方或者新开的地头上,拇指般大小,通常有丈把高,秋天的时候,人们把成熟的炮桐杆去头去尾,留八尺六寸长,然后在炮桐杆的大头套上半截葫芦壳,呈喇叭状,鼓起腮帮用劲一吹,就会发出沉闷而短促的“嘟嘟”声,如果吹奏者会用巧劲,掌握气流,就能吹奏出各种深沉而动听乐曲。
      =========================
       吊脚楼风情。
  • 苗大哥 2010-05-11 22:44:07
      看到了,问候栗山思客:))
  • 苗大哥 2010-05-12 00:00:09
      :))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