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十年---实录我东莞深圳漂泊的日子

被雨淋湿的鹰 2017-01-02 21:51:00 1167人围观

  <一 出发路上 >
  1998年春节,我终于忍受不了中原一个小县城物价局若有若无上班的日子:一个月上十天班不到,每月工资加奖金加津贴不足280元。再加上因为我在这个小县城里读了四年高中,所以同学、朋友一大票人,经常的吃吃喝喝加上一些他们亲戚家人的婚丧嫁娶,生儿生女生病住院的分子钱,每月的亏空我都要腆着脸回家向为供我上学早已债务累累的父母伸手。每要一次,我的脸就像被狠狠的抽了一顿耳光。所以整个过年期间我都在说服父母让我停薪留职出去闯一下,最后父母拗不过我已经下的死决心,在父亲的叹息母亲的抽泣中同意了。目的地是东莞厚街镇--我堂嫂的弟弟退伍后在一个厂子里做司机。
  大年初九,天蒙蒙亮,拿着母亲昨晚刚从堂伯家借来的500元钱,坐上了去县城火车站的中巴车,车窗外的父亲使劲的抽着烟,母亲已泪眼婆娑!
  我挥挥手,挥别熟悉的一切,开始踏上陌生的路。
  要想走,三六九!大年初九是外出的好日子!在省城的熙熙攘攘的火车站,买了张到广州的火车票,然后把自己塞进象沙丁鱼罐头的绿皮车厢,挤在车厢连接处洗手池的狭小空间里,嗅着各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听着嘈杂的各种声音我开始憧憬接下的生活了---独自一个人!
发表评论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5 22:16:07
      火车吭哧吭哧了30多个小时,终于在公历1998年2月11日-农历正月十一的凌晨两点,停靠在了传说中的打工者最大的中转站--广州车站。
      迷迷糊糊的随着人流走出站口,发现天空中飘洒着蒙蒙细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味道,气温却不算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竖起耳朵听着三五成群的其他有同伴的老乡们(整列火车几乎都是从我家乡省城坐车过来打工的老乡)的议论,判断我接下来该如何做。因为是深夜,在这个陌生的大城市,我有点茫然无措!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5 22:52:37
      听了一会儿他人的议论,我决定随一部分人先去车站对面,流花汽车站前的天桥下等天亮。
      提着蛇皮袋,在天桥下的或站或坐或躺的人群里找了一小片空地,为了安全我还故意离四五个汉子近一点。这时候才发觉这里的气温一定比我家里高十度以上,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把蛇皮袋扔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上面,把过年新买的棉上衣脱下。借着远处昏黄的灯光,我赫然发现新棉衣的左胸处被利器划拉足有十公分的口子,深度直达内侧口袋!半包烟,一个打火机,因该还有一元七毛或一元八毛的人民币早已不知去向。还好我临上车时将我仅有的几百元钱分批次多方位的藏的遍布全身。
      郁闷的将棉衣塞进屁股下的袋子里,诅咒着,才发觉肚子里饿的咕咕直响,恰好旁边有一个卖炒米粉的,1.5元一盒,就是我踏入南方的第一餐-----至今我永远记得那种味道,现在我有时还会在楼下小吃摊吃上一份7块的炒米粉,虽然味道远不如那时的感觉,但总是让我想起那个凌晨的那份不加蛋的米粉---美美的吃完,半饱,却不再买了。经费有限,能省就省吧。
      一阵倦意袭来,将上身的夹克拉至头上,蒙住脸,坐在袋子上,慢慢睡去!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5 23:09:27
      “哎呦”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惨叫在我身后响起!我下意识的猛然站起来,转头望去,不远处一个身穿好像是红色羽绒服的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满脸惊慌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身体好像还在发抖。
      “有人扯走了我的耳环” 她声音抖抖的,充满了恐惧!我惋惜的看着她,只见她从耳朵上拿下来双手缓缓摊开,分明是血沾在手上!
      “该死的抢劫,嚣张之极!”醒着的人们小声的诅咒着却没人给予她安慰。她边擦拭自己耳朵和手上的血,边小声的抽泣着。而我满心同情却又无能为力。
      不知道此时是几点,但不敢再睡了,此时我却又发现自己的夹克又平添了一道口子!日他老师的!还没见到南方的太阳就毁掉了我两件衣服!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5 23:23:27
      又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有点发白了,有人大声吆喝“东莞总站的车要走了,要去东莞的上车了......每人20元,比站里便宜啊....”人群一阵骚动我随着一些人跟着吆喝的那个身材高大的家伙沿着天桥下走了好长一段路,又过了一个天桥,来到一辆写着广州到东莞的牌子的大巴车前,交20元,上车!
      天空露出曙光,车终于发动了。车上的很多人又开始昏昏欲睡了,也许是很快就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开始身心放松了吧。而我却不敢睡了,警惕地看着车里的人,怕再有什么幺蛾子事发生,突然我发现那位被抢了耳环的女孩就坐在我后面隔一排的位子上,眼睛红红的,耳垂有点红肿。
      让我安全到达吧,我心里祈祷着!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5 23:26:02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6 12:23:27
      又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有点发白了,有人大声吆喝“东莞总站的车要走了,要去东莞的上车了......每人20元,比站里便宜啊....”人群一阵骚动我随着一些人跟着吆喝的那个身材高大的家伙沿着天桥下走了好长一段路,又过了一个天桥,来到一辆写着广州到东莞的牌子的大巴车前,交20元,上车!
      天空露出曙光,车终于发动了。车上的很多人又开始昏昏欲睡了,也许是很快就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开始身心放松了吧。而我却不敢......
      -----------------------------
      没人看吗?先去吃饭了。。。。。。。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6 00:46:44
      车好像是呼啸着飞驰,天也逐渐的明朗起来,心稍安些。
      “吱”车突然停了下来,我心中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不会那么倒霉又摊上事了吧,心中嘀咕道。
      车门打开,陆续上来四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
      完了,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都他妈醒醒,把车票买一下,车费加上高速费每人50元,都识相点,快点准备好”。
      “我们上车不都是买过票了吗”?坐在前面的一位大叔小声的问道。
      “少废话,你他妈什么时候买的票,你把钱给谁了,你确定是在车上买的票吗?快点掏钱,别自己找不舒服啊!”一个带着耳钉的家伙叫嚷着用胶棍捅着那位大叔说。
      “快点,快点!”其他几个和他一起家伙大声的叫着。
      于是,从前到后挨个都不情愿的掏着钱。我日他老师!马上来到我眼前了!
      “掏钱!”手里拿着胶棒的家伙对我吼着。我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嘴里啊啊着,摊开双手。“别装混蛋,买票!”
      “啊!啊!啊!”我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他看了一下我被划烂的价格,又手忙脚乱的从蛇皮袋子里拿出被划的更厉害的棉衣,可怜兮兮的再次摊开双手。
      “臭哑巴也出来混个球啊,死去算了”说着用胶棒在我的背上敲了一下,找下一个去了。就这样我用挨了不重的一棍的代价省下了宝贵的50元。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6 00:47:27
      真的没人看吗?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6 01:01:27
      “找我50元啊”一个怯怯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找什么找,没钱找!让我抱你玩会儿,就找给你!”那个收钱的家伙喊叫着,前面的那一伙的三位也肆无忌惮的笑着。除此之外,就是寂静,连大声出气的都没有!我紧握了下自己的拳头,恐惧和无力感还是占胜了正义。
      “我就剩这100元了”声音中充满无奈,恐惧和无助。然而我却不敢回头看一眼。以后的很多时候我都为当时自己的懦弱感到羞耻,然而再想想当时的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还好,那帮家伙只为了钱,没有再为难那个女孩子。
      很快,整个车上除了我和司机(他们一伙的)每个人都出啦钱,几个家伙下了去了,车又缓缓的开动了。
  • 被雨淋湿的鹰 2016-11-16 01:41:05
      经过一段飞驰,一段缓慢,时而直行,时而拐弯以后车停在一个不是很宽的路边。
      “都下车,东莞到了”司机打开车的前门和中门。很显然这并不是上车时说的什么汽车总站。
      车上的人好像知道反抗没用的意思,都默不作声的下了车,并迅速的三三两两四下散去。
      “呜呜........”一阵哭声,是那位红衣少女,被抢了耳环的那位,也是在车上被收了100元的那位。
      “别委屈了,出门在外总会遇到些什么,你应该庆幸没受到大的伤害!”我磕磕巴巴的安慰她,同情她的遭遇,我也不知说啥好,又不愿留他一个人在路边哭泣。
      “嗯??”她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你..你..不是哑巴吗?”
      “咳咳...我是装的,实在不想掏钱给那群王八蛋!”“你现在哭也没用,该去哪就去哪吧,以后注意些就是了,原谅我在车上没有帮你。”我接着说。
      “我来找我哥的,但我是真的没钱了,没钱做公交车,也没钱打电话。呜呜...”说着她有哭了起来。
      “我身上钱也不多,这20元你拿着吧,在坐车千万小心了”我从贴身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两张带着我汗味的RMB来递给她。
      “谢谢大哥,太谢谢了,你去哪里,你的地址在哪里,我怎么还给你?”她脸上挂着泪珠但又满脸激动的问。
      这时候我才算认真的观察了下她:十八九岁的样子,没有农村人的土气也没有大城市里的妖娆,乌黑的长发扎个辫子,乌黑的眸子清澈纯真,可能也受过一定的教育的小县城里的人。身高大概在160cm到165cm之间。总之给人看了感觉很舒服的样子。
      “我去厚街,刚来这里也不知道究竟会住哪里。20块钱就算了,算我在车上没帮你的惩罚吧,我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顺便找去厚街的车了,再见!”
      说真的这是的我没有其他任何想法,也不是装什么酷,就是想赎罪似的帮一把而已,就此分手也许此生再不得见!说完我就狼狈的离开了。背后响起她感谢的声音,我没再回头!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