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浪子燕云 2006-05-11 14:03:50
      郁闷!
  • 力工 2006-05-11 16:29:12
      有点意思
  • 段光耀 2006-05-11 17:03:52
      以后可能长期在老婆面前卧底.先来实习一下
  • 可爱女人 2006-05-11 23:26:50
      看
  • 孙东海 2006-05-11 23:47:57
      支持
  • 老蛋 2006-05-12 15:44:43
      
      11、
      
      似乎整个浴室的人都知道王大毛不接弟弟的电话。我迫切地想了解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但知道现在多嘴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耐心地等待,等待结果。
      很快,从头那里得到了消息,给王大毛打来电话的不是王二毛,而是王三毛。王大毛有两个弟弟,犯案后没了踪影的那个叫王二毛,打来电话的这个叫王三毛在北京读大学,已经读到大三了。王大毛按月给弟弟王三毛寄生活费,开学给学费,已经坚持了三年,但是从来不接弟弟王三毛的电话。也不和弟弟王三毛见面。据说弟弟王三毛放假从北京来天津找他,王大毛不见。
      那边,也有人监视王三毛,希望王二毛能够和他联系。但是,能指望上的还是这个王大毛,因为学校监视起来不方便。而且,随着案件的不断深入,这个王二毛竟然真的跟人间蒸发一样,找不到了。种种手段都用上了,就是找不到他。
      王二毛的社会关系很简单,农村出来的,读到初中,后在家务农,从农村一出来没有一个星期就参与了犯罪。是个没有前科也没有反侦察手段的人,按照正常情况,这个王二毛肯定会和哥哥联系,或者跟弟弟联系,或者跟同村一起出来打工的人联系,或者跟家里联系。但是,他谁也没联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度,大家认为他已经被害或者出了意外。
      但是,找不到这个人案子就破不了,那就意味着我只能继续卧底,头继续承受巨大的压力,直到王二毛和王大毛联系而找到线索。而且,头告诉我,这是唯一的线索了。
      我期待着在春节期间,能接到王二毛打来的电话。
      临近春节,是盗窃、抢劫案件的高发期,很多进城找工作的人都要回家,有的赚到钱了,能体面的回家,有的连车票钱都没赚到,于是就有人铤而走险,严重的就会偷盗甚至抢劫。好回家过年。
      那天,进来两个年轻人,穿的挺体面的,但是,眼神不对,不象正常洗浴的客人,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小青年不怀好意,八成就是对着客人的衣物来的。
      果然,这两个人早早地洗出来,坐在那里抽烟,四下里看看,觉得我没注意他们,一个挡着,一个就开始拿个工具开别人的更衣箱。
      我的第一条件反射就是抓住这两个家伙。但是第二反应告诉我,我是个卧底,是个从乡下刚进城的服务生。正在我犹豫应该如何处理的时候。望风的那个人看见了我的目光,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我高喊一声:“你们俩干什么?”
      更衣室的过道狭窄,两个人向我冲了过来,想夺门而出。我的喊声很大,在浴池里洗澡的人都涌了出来,却没有一个人有帮我的意思,其中包括王大毛,大家都在围观。本来,两个小偷只是想夺门而出,但是他看见这么多客人竟然没有出手想助的意思,目光开始凶狠起来。直扑向我。
      我的爆发力很好,有心理准备,相信自己出手可以先干倒一个,然后再收拾另一个,而且我的位置也很好,没有开阔地,不会形成两个人围攻我的情况。我的余光看见了王大毛,立刻心里打了个冷战。千万不能让他看出我的身手。我必须继续装的如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乡下孩子。
      我就大喊。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其中一个拿出了刀片。我想,我趁着他扑过来的劲可以顺势将其击倒。理智让我放弃了。我侧过身,让开了一条道。前面的那个小偷冲过来在我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我被撞在墙上。清楚地听见拳头砸在我的嘴边的声音。嘴里有地方破了,咸涩的血涌了出来。后面那个拿刀片的用刀片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
      围观的客人全都后退了一步。这些客人肚子都很大,都很结实的样子,个个虎背熊腰的。其实他们当时只要往前站一步,这两个小偷一定就自己束手就擒了。那一刻我不恨这两个小偷,而是恨这帮大腹便便的客人。一个个都白长那么大的肚子了。让我白白地挨了这一拳。
      我爬起来,追上去,使劲地喊。抓小偷,抓小偷。客人们围着腰间的毛巾跟着出来,看热闹。
      小偷跑到大门口。冯老板拿着一根棒球棍,那棍子是他在塘沽的洋货市场买的,平时放在墙脚玩的,这回派上了用场。跑在前面的那小偷被打中,另一个跑出了大门。
      冯老板摁着这个人,我冲上去,一看,就是打我一拳的那个家伙。我的第一反应是解下他的腰带,然后从后面将他捆上,先制服,然后再收拾他。但立刻我就冷静下来,想起了自己是个卧底。绝对不能暴露。
      我清楚地看到小偷看似被擒住了,其实是在酝酿力气。果然,瞬间,小偷用爆发力将冯老板掀翻在起。夺门而出。
      冯老板一屁股坐在地上。看了看我。说:“没用的东西,你就不能上手帮一把,让他跑掉了。没用,没用,真没用,赶紧的,看看客人丢东西没有,丢了你得赔,没用。。。。。。。”
      门厅里聚集了很多人,忽然,有女人尖叫。一看,男客们都光着,围着的毛巾有的滑落了,自己浑然不知,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热闹。
      客人很快就散了。娜姐先笑,笑停了,不笑了,就看我的伤,我的嘴巴里给打了个口子,往外流血,好在不严重。很快自己就止住了。
      娜姐说:“哎呀,你还挺勇敢的吗。看不出来啊。”
      我用余光扫视,果然找到了王大毛,他正在角落里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那个和他关系不一般的东北女孩子王梅也在一边看着我。我想,我做到了。这一拳挨的值,没有暴露身份。
      娜姐的天津话学的挺利索的,她说:“这两个小逼开的,偷东西还打人,早晚得让人打死喂狗。”
      我揉着腮帮子说:“娜姐,我没事。”
      娜姐说:“嘛没事,把我们这小帅哥都打成这样了,还没事。”
      冯老板进了更衣室,转了一圈,回来看了我一眼,说:“还好,没丢东西,没事,没事就干活去吧,散了吧,散了吧。。。。。。。”
      娜姐扶着我进了一楼的休息大厅。扶我躺下。
      娜姐说:“好好休息,冯老板说你你别理他。他那人就话多。”
      正在委屈中的我,象是有一股暖流经过我的身体。一瞬间,觉得娜姐非常美丽。可惜的是,她是个按摩小姐。否则,我真的有可能跟她发生点什么。不过,这个想法一出,顿时就想起了明丽,觉得这样做实在太不对,实在太对不起她。
      想起了明丽才让我安静下来。不再胡思乱想。
      经过这一通折腾,很多客人提前从浴室里出来,换上浴衣,进休息室休息。浴室里暂时没有新的客人,王大毛闲了下来。
      最早,九喜浴室搓澡的一对夫妻,男的搓澡,女的按摩,后来因为提成的问题跟冯老板闹翻了,走了,后来轮番换过很多搓澡的。都陆续走了,这个行业流动性也挺大,但是到了王大毛,就稳定了,这家伙非常能干。原先跟师傅学会了,又无师自通地学了很多招数,轻重合适,手脚利索,很多客人直接要王大毛搓。客人多的时候是两个人搓,但是由于王大毛手艺好。有的客人宁可等一会儿也得让王大毛搓,别的搓澡的活就少了,干脆就换地方了,以至于这个九喜浴室就王大毛一个搓澡的。
      一楼的休息大厅里摆了二十多张沙发床,看上去宽大柔软,很舒服的那种。此时客人少,王大毛也过来看望我,不过,在我看来,与其说是看望我,不如说是监视我。王大毛也不多话,坐在我旁边,看着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从他的眼神里好象是要表达内疚,表达他没有帮我。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我推翻了。
      因为,一楼休息大厅的录象正在播放香港电影《无间道》。
      这个电影很费解,以前我也看过,但看不太懂,人物关系有点乱,我的同事有喜欢的看了好几遍才看懂,我倒是没有兴趣多看几遍来看懂这个电影。乱七八糟的。不过,这下,我在王大毛极其陌生的目光下,不光看懂了,还看的毛骨悚然,浑身上下直冒凉气。
      
  • 龙潜九渊 2006-05-12 16:27:33
      顶 快一点
  • yysh1982 2006-05-12 16:31:33
      我得顶下这哥们
  • 混沌天堂 2006-05-12 16:37:58
      沙发吗?
  • 混沌天堂 2006-05-12 16:39:15
      没坐上!!!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