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远离颠倒梦想 2006-05-12 21:18:57
      夜场
  • 树袋熊学弟 2006-05-13 00:42:10
      深夜来卧底一下:)
  • 通州朝阳 2006-05-13 01:09:58
      刘书宏——老蛋,你应该在开篇之前吟哦一下《祖国啊,我只是摆了一个小摊》,大家便都进来摆摊设点了!
  • 老蛋 2006-05-13 09:42:12
      
      
      12、
      
       在我觉得,王大毛如芒刺背的目光反倒激发了我的斗志,我决定与其等待,倒不如主动出击,我要赶在春节前找到线索,然后回家。
      我要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正常上班下班,去明丽家多干点活,博得明丽父母的好感,好让他们能允许我顺利地和明丽结婚,我要在休息日和明丽一起去看电影,去逛街,去挑选家具,去买家庭装饰物,去和朋友聚会,和明丽一起去南方看我的家人。
      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绝不能这样等着一个线索,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来的电话,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传来的消息。
      万一王二毛已经在一次犯罪中死了呢。或者在一个没有人看见地方掉进了一个池塘里了呢,每年都会有很多的无主尸体,他会不会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呢,那我的工作岂不就彻底白费了呢。
      我是一个城市青年,我怎么可以这样和一群罪犯,一群进称打工的人鬼混在一起,他们分别是妓女,搓澡工,按摩女,我怎么可以一直和他们这样在一起呢。我要回到我从前的生活,我必须主动找到突破口。
      我想到了娜姐,娜姐热情,对我有很明显的好感,当然,也许娜姐的职业可能是对所有男人都有这样天生的好感,但我还是决定利用一下,因为娜姐跟小梅关系不一般,小梅是王大毛的关系不一般。
      小梅以前在别的浴室,据同来的姐妹们讲,小梅什么都干,但到了九喜浴室之后,就只按摩了。干按摩赚钱快,但辛苦,不过当然不如卖身来钱多。一般情况下,能够卖身而只按摩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以往了解这些按摩女一般都是辗转着卖身,钱够了就悄悄地回老家,用卖身的钱做点生意,嫁人,然后忘掉这段生活。也有的没赚多少钱就进去了,出来接着再赚,有的人赚的多,花的多,到头来也没有攒下什么钱。不过她们普遍不太为自己的生计着急,因为她们普遍在社会上认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有不少很有地位。
      九喜浴室里分的很清楚,在三楼贵宾室工作的女孩子很少和一楼大厅干体力按摩的女孩子有过深的交往,她们经常会出去吃饭,有各种应酬,收入也很高。象娜姐和小梅属于纯粹干体力活的。只在一、二楼出没。三楼没有特殊情况几乎不去。三楼的女服务员更换的也很频繁。过一些日子就换一批。
      以前我盯梢王大毛的时候就在更衣室的休息椅上眼睛不眨地盯着王大毛给客人搓澡,累了就看看更衣室里的大鱼缸的热带鱼。现在我决定改变策略,在王大毛搓澡的时候,我跟娜姐聊天。
      娜姐的没有生意的时候也乐意和我聊天。我们就坐在一楼休息大厅门边最靠边的一个休息沙发上说话,从这个地方能够看到更衣室一角,有客人从浴池里出来,我可以看到,可以立刻跳出去,给客人开更衣箱。照顾客人穿衣服。
      然后回来再跟娜姐聊天。娜姐的生意是按摩,四十块钱一个,娜姐没有工资,提成是一半,就是二十,按摩一个赚二十块钱。我会经常看着娜姐给客人按摩。说老实话,从这次卧底之后,我想我是永远不会去按摩的。按摩的客人中极少没有性要求的。有的胆小不提,但手脚都不老实,乘机沾点便宜。
      男人挺恶心的。没什么好东西,无论他是谁,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深刻地理解了这一点,在这我还见到一个小名人,一个老年模特队的模特,老干部,经常上电视,不说谁也看不出来他都六十岁的人了,猛一看跟五十多的一样。据说,他身边有很多女人。经常来洗澡,按摩。娜姐也和她打情骂俏。
      还有很多有身份的人。当然很多都直接上三楼了。我看不到。
      时间一长,娜姐给人家按摩的时候,我心里会有一点酸楚。心想,依照娜姐的长相、身材,真的不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们差,真是人各有命。
      娜姐告诉我她曾经参加过很多比赛,有歌唱比赛,选美比赛,模特比赛。报名费、培训费交了不少,但都没获得过好名次,娜姐说,要是获得了好名次那就绝对不在这里干按摩了,娜姐还说,参加了这么多的比赛,要想获得好名次除了长相身材之外你还得有人。
      这一点和明丽以及明丽的父母的认识是一样的。让我比较郁闷的是,娜姐曾经和明丽一起参加过比赛。且名次竟然比明丽靠前。当然,这个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告诉明丽的。说了挺伤人,而且也说不清楚。
      我想让娜姐多说说小梅的事情,然后再往王大毛身上靠,几次往那上引,但是娜姐说起自己的事情就停不下,听着听着也挺让我开眼的。就听了下去。娜姐越说越多,越说越多。
      娜姐说的事情,听的我目瞪口呆。
      
  • 树袋熊学弟 2006-05-13 14:55:53
      坐在沙发上看卧底:)
  • 姓名粗记 2006-05-13 19:10:53
      我静静的看,我好乖:)
  • Jlennon 2006-05-13 21:06:40
      
      
  • 老蛋 2006-05-14 16:08:40
      13、
      
       娜姐曾经有过一段痛心的爱情,她曾经发疯地一样爱上了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并不介意她是个妓女。那是在一个歌厅里,有一天一个常客带着一群朋友进来,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小伙子,他在众多妖艳的小姐中挑中了娜姐,娜姐说自己当时真的是很漂亮,身材也好,在所有的小姐中一站,被选中的概率是最高。
      娜姐也说,那个小伙子也很迷人,两个人从歌厅认识之后,就经常电话往来,然后就互相约会,然后就开始筹划娜姐不再做小姐。一起出去做生意,然后成家。
      两个人这样规划着自己的未来,他使劲做生意攒钱。娜姐使劲地在歌厅赚钱,很快,娜姐就成为那个歌厅里效益最好的小姐。这些钱都交那个小伙子做生意,娜姐说太爱他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永远不知道为什么。
      不光娜姐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同时和很多女人交往,全是歌厅的小姐以及洗浴中心的按摩女。这些见过无数世面的女人们竟然都相信了他的承诺,赚够了钱就不做这行了,一起去做生意,然后再成家。生孩子。
      这个小伙子累计从姑娘们手里拿走的血汗钱没有人清楚有多少。光娜姐一个人有二十万在他手里,这个相貌英俊,能说会道的小伙子在众多女孩子中周旋了好几年之后,有一天拿着姑娘们的卖身钱买了一辆进口轿车,开上的第一天就和一辆载重卡车撞上了,整个车就撞进了卡车下面。车毁人亡,这个小伙子被撞的连个人型都没有了。
      被欺骗的姑娘们在葬礼上见面了,才知道,这是个吃软饭的家伙,什么也不干,没有职业,没有一技之长,就是相貌英俊。能说会道。他死后,名下的存折上只有几百块钱,他以种种借口从姑娘们那里拿来的钱全都被他挥霍了。
      娜姐说,当时有几个姑娘悄悄地在那家伙的花圈上淬了唾沫,有几个姑娘都发誓永远不再相信男人,有几个痛哭不已。娜姐就是那个痛哭不已中的一个。
      我问娜姐恨他吗。娜姐说,当然恨,不过,过去了就过去了。
      娜姐说起这事的时候,一脸的伤心和遗憾,娜姐反复地说:“他太喜欢车了,他从小就喜欢车,他不该买车,否则就不会死了,如果他不死,他一定会和我结婚的。。。。。。。”
      我问:“他不是和很多人都好吗,而且还骗了别人那么多钱。。。。。。。”
      娜姐说:“他和别人都是逢场作戏。”
      我问:“你怎么肯定他跟你就不是逢场作戏呢?”
      娜姐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是女人,有直觉的。你这个小老坦儿,在乡下没谈过恋爱吧。跟你说你不懂。。。。。。”
      “老坦儿”是一个天津方言,意识是乡下人,全国到处都有这样的非褒义的方言,泛指来自农村的没有什么见识的人。娜姐说这话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幸福。
      我不知道娜姐和这个吃软饭的家伙都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不管是真的是假的,都已经让我很震撼了,要知道我当时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在学校有过几次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恋爱,然后就是高明丽。娜姐讲的事情,令我很震惊。
      洗浴中心的每一个姑娘都是一个故事,那一瞬间我都萌发了当个作家的想法,把这些故事都写下来。当然,当时的想法很冲动也很幼稚,因为几年之后我当了一个记者,还见过更不堪回首的所谓爱情。
      一个抢劫银行的罪犯被他的女朋友包庇,这个女朋友才十九岁,非常地爱她的男朋友,我们采访她的时候,她没有谈起一点自己的命运,反复询问他的男朋友会怎么样,眼神里全是对他的关怀和爱,她和我以及另外一个记者谈起了她和她男朋友的爱情,谈到了他们共同理想,一起做生意,然后结婚,成家,生孩子。谈到了她的男朋友多好,多么可爱,多么爱她,多么有情有义气。多么肯为自己牺牲一切。是个多么好多么忠诚的男朋友啊。是个今生不能在一起来世也要在一起的男人。
      谈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眼里洋溢的全是一个幸福,大家都管那个叫爱情。她丝毫也没有谈到自己,其实她因为包庇罪会被判处多年的有期徒刑。
      采访结束了,她请我们答应她一个要求。我和我的同事问什么要求。她说,你们记者认识很多人,本事大,能不能关照他的男朋友在监狱里少受点苦,因为他不能吃苦,从来没进过监狱,一定会不适应。还问能不能求求帮她给她的男朋友说说情,判的轻一点。
      她差一点就给我们跪下了,这个没有任何生活和社会以及法律经验的女孩子当时不仅不知道抢劫银行应该判什么罪,也不知道包庇抢劫犯该盼什么罪。
      她不知道的岂止是这些啊。
      我和我的同事结束采访的时候,我们俩相视一下,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在采访这个年轻的包庇罪犯之前,我们刚刚采访了破案的负责人,掌握了所有的案情。她的男朋友在与他人合伙抢劫银行得手之后,立刻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她的住处,藏匿了两个夜晚之后,就开始潜逃,潜逃的第一站是郊区的一个饭馆一条街。当夜,嫖宿了一名十八岁的女孩子。转天,潜逃到了外省。后被抓获。
      我和我的同事忍了又忍没有说这事。
      说出来,太不人道了。不说,也不人道。
      男人真不是个东西。当时我那样想。不过,又一想,女人也有坑男人坑的很惨的。例子很多。说出来堵心,就懒得去想了。
      娜姐跟我喋喋不休地说完了她的故事,推了推我,说:“吃醋了吧,小帅哥。”
      我说:“没有,怎么会。”
      娜姐说:“我都看出来了,你以为娜姐这么多年,在外边白混啦,什么看不出来。”
      我说:“你看出什么来了?”
      娜姐说:“看出来你不是老坦儿,哪有老坦象你这么机灵的。你是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心眼多着呢。”
      我说:“怎么可能娜姐啊,你别拿我开心啊。我又穷又没地位,就一个小老坦儿。。。。。。”
      娜姐说:“得了吧,你这体格的,这长相,可没少读过书。”
      我心里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问:“娜姐,你都见过什么人啊?”
      娜姐说:“当官的,多大的官都见过,不跟你说了,你小孩子,不跟你说这个,我告诉你,干这行的姑娘,眼可贼了,是什么人一眼就看的出来,有一次,不说别人,说小梅吧,那次大扫黄,在津富豪歌舞厅,从北京来的警察。。。。。。对了,什么读过书,我看你这体格,这脑袋梆子,就跟个便衣警察差不多。。。。。。”
      说的我的心就跟一个木桶被扔进去一个活蹦乱跳的青蛙一样。
      我说:“娜姐,你别拿我开心了。。。。。。”
      娜姐说:“我也见过,扫黄的时候,年轻警察都跟你这样。”
      
  • Jlennon 2006-05-14 18:28:05
      sf
  • 树袋熊学弟 2006-05-14 19:16:54
      继续关注卧底生活:)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