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Jlennon 2006-05-15 18:29:33
      sf
  • 萧楚浚 2006-05-15 19:01:12
      我也是卧底,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 树袋熊学弟 2006-05-16 01:20:23
      继续卧:)
  • 老蛋 2006-05-16 10:47:18
      15、
      
       经过细致的调查,在娜姐嘴里获得了一些王大毛的个人信息。
      王大毛从农村老家出来后,先是通过先出来的老乡找了个装修队干活,干的是小工,提灰刮腻子那种,其中一个主家就是这个九喜浴室,王大毛干了三天,装修队的老板因为钱的事情跑了,九喜浴室的老板临时又组织了装修队,干完了活,王大毛没有地方去了,就留下来干点杂活,后来跟别人学会了搓澡,就这样干了下来。
      这期间王二毛曾经找过王大毛,俩人在九喜浴室里一起干过几天活,出于谨慎,我一直没有明目张胆地了解王二毛的情况,希望能够通过细致耐心的工作更深入地接近他们,逐步了解到更多的情况。
      我的工作思路是先获得娜姐的信任,然后了解王梅,再通过王梅了解王大毛,最终设法获得王大毛的信任,了解到王二毛的消息。
      娜姐跟我讲了一段很生动的爱情故事,一个搓澡工和一个卖淫女的故事。
      没有人知道王梅和王大毛的爱情是怎么发生的,这样的两个人搞对象很难有结果,在浴室这种场合,大家都心照不宣,彼此是来赚钱的,赚了钱以后再去生活,一般很少牵扯这些事情,当然也会有擦点火花的事情,但大格是不会出的。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场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也很单纯,我见过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和这里的姑娘们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有的就是纯粹的肉体关系,有的却成为了好朋友,甚至他们之间密切到让我怀疑他们真的是肉体买卖的关系吗?
      总之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既奇怪又简单。
      阿珠是这里所有姑娘们的头,阿珠和冯老板有关系。这是浴室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进进出出的姑娘们包括浴室的管理都是由阿珠联系和操持的,王梅也是阿珠带来的,两个人在别的地方有过很深的交情,一起享过福,患过难,情同姐妹。阿珠曾经严厉地控制过王梅和王大毛的关系,担心出事,但最后就控制不了了。
      王梅深深地爱上了王大毛。
      当我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忍不住就叹息了,为什么女人的命就这么苦呢。爱上谁不好,爱上王大毛,这样一个亲弟弟犯下重案的人,而且目前还搞不清他有没有牵连。
      一个搓澡工,一个卖淫女,而且还在一个浴室里工作。这能有好结果吗。就算是爱情再美丽在了不起,也抵不了这么残酷的现实啊。
      王梅为了王大毛付出了很多,除了钱,甚至还有赚钱的方法,为了王大毛,王梅不再在三楼卖淫,而是在一楼大厅里靠体力按摩赚钱。
      最让我难以理解的是,王梅赚的钱大部分都给了王大毛,自己除了日常开销外,给老家的父母和弟弟寄些生活费和学费,而王大毛一部分寄给在北京读大学的弟弟王三毛,一部分寄给老家的多病的父母还有妹妹上学。
      王大毛除了有两个弟弟以外,还有一个妹妹在当地的现成读高一。
      不光阿珠同情且不放心王梅,连我都有些惋惜,王大毛这个样子,干吗要爱上他呢,一个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人,整天在暗无天日的澡堂子里搓澡,更可怕的是现在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参与了那些手段残忍的犯罪。那时候我就想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过转念一想我又开始同情王大毛,比我大不了多少,却承担着这样重的家庭负担。王大毛的爷爷奶奶还健在,身体不好,但听娜姐的意思是农村这个年龄的人就不大看病了,有病就扛着,等死,哪有那么多钱看呢,王大毛的父亲多病,是家里顶梁柱,但因病已经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大部分时间要卧床,更不可能出来打工赚钱,全靠母亲操持家里的农活和照顾老人以及丈夫。
      王大毛的小妹妹叫王四毛,当初也考虑过是否对她采取监控措施,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如果王二毛回家,或者回县城看他的妹妹。那边是有条件获得第一手信息的。
      王大毛再搓澡的时候,我看着他不再是以前那样的警觉了,而是多了一些宽容。但很快我的内心里就矛盾起来,贫穷是值得同情,但贫穷不是犯罪的理由,王二毛所犯下罪行足以抵消所有的同情。通常,犯罪给人们带来的痛苦不光是受害者本人的,更大的痛苦是受害者的亲属,一旦犯罪,所产生后果往往都是一生的。
      想想那些悲痛欲绝的受害人家属,对王大毛的同情就顿时化为乌有。
      再有一个星期就是春节了,头又督促了我,要求我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尽快找到线索,再次强调春节期间王二毛和王大毛联系的可能性最大。
      我的内心也开始慌乱起来,万一春节期间王二毛要是不和王大毛联系怎么办,过了年难道我还要在这个浴室里待着吗?而且,按照以往的约定,今年的春节期间,我的姑姑要我的女朋友高明丽的父母见面。我还有我的生活呢,我不能死死地拴在这里。我暗暗地给自己定了个目标。
      在大年三十到来之前,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个王大毛和他的弟弟之间的关系。设法找到线索,能够在春节期间,甚至春节前找到王二毛的消息。从而破案。
      
  • 可爱女人 2006-05-16 11:25:39
      。。。。。。。
  • Jlennon 2006-05-16 12:51:21
      
      
  • 官司缠身 2006-05-16 12:59:59
      顶
  • 老蛋 2006-05-17 10:32:36
      16、
      
      那天晚上,客人少的时候,我和王大毛断断续续看了两部片子。一部是电影《埋伏》,冯巩主演的,讲的是有两个一根筋的人埋伏了好长时间抓获了犯罪分子的故事,天知道谁找出这个盘来,我怀疑是王大毛干的,试探我,可是我已经不紧张了,你爱怎么就怎么,熬着呗,我又不是来跟你搏斗的,我来就是为了等王二毛跟你联系,这不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吗。只要王二毛跟你有任何一点点的接触,就一定能逮着他,要是跟你有牵连,就连你一起送进去了。
      那样的话,我就解放了。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九喜浴室了。
      我和娜姐的对话越来越深入。感谢娜姐的快嘴,让我少费了很多的周折。
      王梅死心塌地爱上了王大毛,并且一心地要跟着王大毛,计划将来一起回老家,种地,做生意,成家,并为此付出了很高的成本,这些年赚的钱大多数都贴补王大毛家了,那哪有个够啊,自己弟弟和王大毛的弟弟妹妹,一共三个人上学,还有王大毛的父亲重病,他们两个赚的钱寄回去就剩不下几个了。对王梅来说,目前的处境是骑虎难下,只能跟定王大毛,王大毛很矛盾地接受了王梅的这些金钱和物质上赠予后,也是骑虎难下,毕竟,对一个男人来说,娶一个卖淫女确实要掂量掂量。
      他们俩的关系就是这样一个很尴尬的关系。
      我口是心非地对娜姐说:“唉,现在,跟谁过不是过,还在乎那么多,在乎那么多,那多少人都活不了了。”
      娜姐说:“换你,你干吗,让你娶我,你娶吗?”
      我说:“娜姐怎么会看的上我。我又没钱,什么也没有,哪能娶到娜姐这样的大美人。”
      娜姐的脸笑开了花:“冬子,你要是敢娶我,我还真敢嫁,你要是反悔,罚你以后跟谁过,谁给你戴绿帽子。”
      我说:“我当然敢娶。”
      娜姐更开心了,不过,马上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快乐,说:“算了,说着玩的呗,你敢娶,我还不想嫁你呢,我要嫁个有钱的,嫁个不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又把话引到王大毛身上了。
      我问:“你说,王大毛能娶王梅吗?”
      娜姐的脸阴沉下来:“尽量呗,这个王大毛,心眼太小,反正我挺揪心的。你们男人都挺小心眼的。尤其是这种事情。”
      我说:“王大毛怎么心眼小了?光是因为搞对象的事情吗?”
      娜姐说:“一句两句可说不完。”
      我担心娜姐停下话茬,趁热打铁地追着问:“王大毛为什么不接他弟弟王三毛的电话呢?”
      娜姐说:“你不知道,王大毛是大学生的身子,搓澡的命。”
      我说:“这怎么讲?”
      娜姐说:“这是王大毛讲给小梅的,小梅又悄悄告诉我的,我告诉你,你不能再告诉别人了啊。”
      我说:“那当然,我哪是那种传话的人呢。”
      娜姐说:“王大毛这个人心气高,就不想在家种地,学习成绩傻好傻好的,考了两年都考不上,复读了两年,第三年考上了。。。。。。。”
      我说:“那为什么还在这搓澡呢?”
      娜姐:“你怎么跟个探子似的,急什么你,听我慢慢说吗。”
      娜姐看出来我爱听她说话,咽了口唾沫,我赶紧去给倒了杯水来。放在娜姐跟前,娜姐悠悠地喝了一口,接着说。
      娜姐说:“这个王大毛啊,命太差,他弟弟王三毛那年也考大学,一下子就给考中了,两个人都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可是,他爹不争气,病了,干不了活了,家里的一点钱全看病了,不过,那点钱不看病也不够这兄弟俩去北京的路费。”
      我说:“那后来呢,怎么。。。。。。”
      娜姐说:“后来啊,家里肯定就只能一个人上大学,兄弟俩都挺着急的。”
      我说:“难道是王大毛主动把上大学的机会给了弟弟?这人要这样那挺高的。”
      娜姐说:“什么呀,你以为王大毛是那么高的人吗。事情是他爸他妈给定的,他们兄弟俩读高中的时候,他爸他妈就知道家里肯定供不起两个大学生,不过为了将来不让孩子埋怨,就让两人读,读到最后,哪能就正好两个都考上呢,要是有一个考不上,考不上的就出来打工,供考上的读书。”
      我说:“那两人都考上了啊。”
      娜姐说:“是啊,所以老两口为难了呗,不过,要不是说人家当父母的呢,人家也早有安排,老两口悄悄约定就不抓阄了,怕孩子伤心,怕孩子不服气,于是就在考试前私下有个约定,把两个孩子的从初中到高中的每一次考试成绩相加,谁的分数高就谁去上。”
      我说:“王三毛的分数高?”
      娜姐点了点头。
      我说:“那王大毛?”
      娜姐说:“受刺激了,他怪他父母事先没告诉他,怪他父母不该这么定。也是,这事换谁,谁不多想想啊。。。。。。一个一辈子就搓澡了,另一个在北京读大学。。。。。。”
      我说:“还有这段子呢。”
      娜姐说:“唉,按说吧,想不开想不开吧,过些日子还不就想开了,但是这个王大毛就想不开了,出来这么多年,只给弟弟、妹妹寄钱,给家里寄钱,就是不回家,过年也不回去。也不接弟弟王三毛的电话。”
      我说:“那王二毛的电话他接吗,王二毛来过电话吗?”
      
  • Jlennon 2006-05-17 11:25:36
      sf
  • 可爱女人 2006-05-18 09:32:52
      。。。。。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