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老蛋 2006-05-18 09:35:43
      
      17、
      
      娜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别提那个王二毛了。”
      我问:“为什么呀?”
      娜姐说:“王二毛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进城在洗车行干过,在建筑队干过,年年给家里寄钱,王大毛、王三毛、王四毛那几年上学就靠这个王二毛了。”
      我说:“那后来呢?”
      娜姐说:“后来,那有后来。”
      我说:“怎么就没有后来呢?”
      娜姐说:“这样的人没有后来。”
      我说:“哪样的人就没有后来了?”
      娜姐说:“王大毛一家人啊,心眼都小的跟针尖一样。”
      我问:“怎么跟针尖一样了呢?”
      娜姐说:“这个王大毛吧,因为弟弟上了大学,自己没上成,还得给弟弟打工赚学费,心里就咽不下这口气,恨死自己家的人了,虽然照常给他们寄钱,一次也没拉过,但就是不见他们,也不理他们。不通信,不打电话。不联系。”
      我说:“这我倒是能理解一点。不过怎么也是自己家里人啊。何必这样呢?”
      娜姐说:“心眼小呗,也是,换谁心里也憋的难受,一辈子的事啊,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男人吗,哪能这么小心眼呢,过去了不就过去了吗,再说帮的是亲兄弟,还老憋着口气,没意思,他就是小心眼,所以跟王梅也长不了。这个王梅也是,怎么就非要看上王大毛了呢,谁劝都不行。。。。。。。”
      我赶紧岔开话:“娜姐,那王二毛跟王大毛联系过吗?”
      娜姐说:“联系什么呀,王大毛恨自己家里人,惟独不恨这个王二毛,他上高中的学费都是人家王二毛打工给挣的。可是估计王二毛也跟他一样心眼小,这么多年没跟王大毛联系过,也没跟家里联系过。”
      我说:“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吗?”
      娜姐说:“有啊,王大毛进城的第一个工作还是王二毛给找的,一个装修队,王二毛还在我们这里睡过一晚上呢,就你睡的那张床上。”
      我说:“是吗?那后来呢?”
      娜姐说:“哪有那么多后来,来客人了,快干活去吧。”
      
  • 老蛋 2006-05-18 11:19:45
      18、
      
      后来,经过多方调查以及我的同事在外围的走访,初步认定王二毛数年来从未与王大毛联系过。我在第一时间把这个结论向我的头汇报了。
      汇报的时候我心里很矛盾,我太想离开这个浴室了,转眼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分析了一下我的处境,这个案子因为王二毛未落网,就不能结案,我的上司还顶着巨大的压力,而且从目前的案情进展来看,盯梢王大毛是获得线索最现实可行的渠道,成本也最低。
      这里没有搞清楚的是,王二毛究竟是因为心胸狭窄不愿意理会家里人,还是因为他是个惯犯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不和周围人联系,以切断抓捕他的线索。甚至,还有一个可能没有被排除,王大毛究竟是不是王二毛的同案犯或者是知情者。
      头的语气也挺同情我的,再次向我强调,不管怎么样,春节是个最好的机会,春节前、春节期间是亲友们最有可能互相联系的时候,王大毛、王二毛都是多年在外,从未回过家,也没和家里人联系过,这个时候最有可能联系。让我一定克服困难,把这个案子拿下。头还再次强调了安全问题,让我不要大意,不要掉以轻心,这个案情很复杂,不要被眼前的状况迷惑,没有破案之前,要保持百分之一百的警惕。否则出了事情谁也担待不起。
      我话里话外地暗示了那春节后怎么办,万一春节后这个王二毛还是不跟王大毛联系,那怎么办。还一直盯下去吗?
      头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这么多年咱们有命案必破的原则啊。”
      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
      我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春节前的这几天里。
      除了王大毛的问题,我自己还有很多的问题无法解决,春节期间我也想家啊,我想老家的人,想父母,想妹妹,想姑姑,想高明丽,甚至想高明丽的父母,而且,我们事先有约定,今年的春节,双方家长正式见一面,我姑姑代表我父母和明丽的父母见面。
      见面的地点在这个城市新建的一个酒店,喜来登,五星级酒店。是明丽定的,我觉得太不值得,但明丽的意思是,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应该讲究一点,而且婚宴也是定的这里,正好事先看一下婚宴的排场。
      这里的婚宴最便宜的一千六百八一桌,我们家没有太多的亲戚,但是明丽家就多了,一算得三十桌。
      在普通的中档饭店一般也就七八百块钱,自带酒水,有的饭店还会便宜一点。这里一千六百八完全是排场,有面子,我觉得太贵了,那些菜根本就不值,换在别的酒店能上更好的菜。但是看在明丽那么坚持的份上,我也就没再坚持,反正一辈子就一次,风风光光的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这里也不是说定就能定上的,明丽挑的这间豪华酒店转年重要日子都已经被定出去了。我姑姑打了个电话,给搞定了。
      我们定的是转年的十、一结婚。
      春节前五天,我姑姑要和明丽的父母在喜来登二楼的中餐厅吃饭。算是正式见面。
      我的个人问题,没有跟头汇报,那时候我心里有了很大的情绪,甚至有真的辞职不干了的念头,万一春节期间还是没有消息怎么办,难道我还在这个浴室里待下去吗。我甚至想到主动跟头说说,或者干脆故意犯个错误,然后让姑姑另给我找个工作。
      当然,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不敢动真的。
      那天,算是我犯了个错误。悄悄去赴宴了。一下午加半个晚上,丢了下王大毛没有人盯着,我想,哪能有那么巧,两个多月,就这么眼睛不眨地盯着王大毛,王二毛都没出现,没联系,就在我去赴宴的时候和王大毛联系了呢?
      我没那么倒霉吧。
      
      
  • 怒汉 2006-05-18 12:05:06
      SF
  • 愤怒的豹子 2006-05-18 12:07:44
      呵呵!问好卧底的老蛋,我们在同一个城市长大。
  • 摇摆摇摆 2006-05-18 12:31:29
      ding
  • Jlennon 2006-05-18 12:49:51
      
      
  • 东北饿狼 2006-05-18 13:23:18
      顶!期盼更新。
  • 老蛋 2006-05-19 08:54:49
      19、
      
      我悄悄跟娜姐说我要出去办点事情,娜姐没细问。帮我跟阿珠打了个招呼,就让我走了。我细细盘算过,九喜浴室的那部座机是被控制的,如果王二毛来电话,肯定会有记录,王大毛没有手机,不会接到别人的电话,应该不会出现正好我出去,王二毛就来了,或者王二毛以别的方式带来消息,然后我不知道,这样我就倒霉了。
      以前,案例中有这样的,接到情况,有重大嫌疑犯可能出现在哪一带,于是就去排查,正好就有当班的警察认为没有问题,怎么会这么巧就在我的点上呢。于是疏忽了,没去,或者草草看过,结果真的就在那个点上。最后罪犯落网的时候要交代自己的一切行踪。表示去过哪里,受命排查那个地方的那个警察就该倒霉了。
      不过,我想这种概率还是很小的。不至于这么倒霉就在我身上发生。
      浴室这边,我也盘算好了,象我这种情况,从乡下来大城市打工,多少会有一些老乡什么的,出去一趟也在情理之中。不会引起什么猜测。我是中午就走的。回姑姑家换了身衣服,然后约明丽出来,在姑姑家瞎聊。下午去了避风塘又瞎聊了一会儿。
      明丽追问了我的工作的事情。我搪塞过去了。明丽告诉我我的工作的事情她已经告诉 她的父母了。父母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很谨慎。警察不是一个收入高的工作,明丽的前一个男朋友是个大款,所以她的父母总是会以此为参照。
      说着说着,我的工作没说清楚,说到了我们结婚的事情,定婚宴,陪嫁,新房的装修,然后又转到我的工作上来了。
      我们开始争吵,莫名其妙地争吵,吵的双方都很难受。
      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再吵。累了又休息了一会儿,到了晚饭的时间了。明丽回家接她父母去酒店,我回姑姑家接姑姑去酒点。然后在酒店碰头。
      到了酒店,我姑姑和明丽的父母坐下后寒暄了几句,就进入了正题,明丽的父亲好象什么都听她母亲的,一切都是明丽的母亲在决定着我们的婚事。明丽的母亲明显很畏惧我姑姑,说话很有分寸,但是谈到了我的工作,明丽的母亲就丝毫也不客气。
      她说:“我们家明丽可不能嫁一个没有正当收入的人,满天津市打听打听,谁家的姑娘能嫁这样的人。”
      我的姑姑也不客气。张口就来:“多少收入叫正当收入。我回头给冬子找个生意。就有正当收入了。再说了,当个小警察能赚多少钱。”
      明丽的母亲立刻话语软了下来。
      明丽的母亲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为了两个孩子好,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体面地结婚呢,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好的前途呢。”
      明丽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俩借故出去。出了单间的门就开始吵,到了楼梯口下了楼,接着吵,然后在一楼大厅里开始吵,惹的人家都看我们,于是我们俩就出了大厅在正门外的花坛边接着吵。
      一吵就收不住了,从彩礼钱到我的工作到嫁妆到新房还是老一套。吵的我们俩都疲了,一看吵了一个半小时,三个老人还在二楼的中餐厅里尴尬地坐着等着我们。
      这次会面,不欢而散。
      我姑姑和明丽的父母分别回家了。我们俩又找了个地方使劲地边聊边吵,吵到最后都找不到矛盾的焦点了,乱吵一通。
      最后明丽哭了,说:“我就是不放心,人家要嫁给你了,可是你现在却这么不靠谱。”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看都快十二点了,心里惦记着九喜浴室那边,编着词就说:“那也不能总惦记着要彩礼啊,我看你妈的意思非要彩礼不行,好象农村在这样吧。又不是买卖人口。”
      明丽说:“那就是一个老例,谁还真要彩礼啊,就是要了将来也还是用在我们身上,老人就想让咱俩过好,你看你就这么多话。”
      我说:“喜来登的婚宴也太贵了。”
      明丽说:“一辈子就一次,你还打算结几次婚是怎么着的。”
      我说:“我就是觉得超过我们的经济能力,不能太图虚荣。。。。。。。”
      明丽激动了,声调高起来:“我怎么虚荣了,你今天说清楚,我怎么也是个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可你呢,你现在在一个浴室打工,我图你什么,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急了:“你小点声。我那不就过度一下吗。等过了春节,我姑姑会给我安排好工作的。给我找个项目让我当老板也不一定。”
      明丽说:“可是,你姑姑今天话里话外的也不好听。就好象谁求着她一样。没有她我们还不活了呀。”
      我说:“我姑姑那人当官当的,就那样。她是为我好。”
      明丽说:“刘冬,跟你说真的,春节以后你得跟我说清楚。”
      那一刻我差点就说出来。我是个卧底的。
      憋了好半天,没说。忍住了。心里就想,我怎么能在一个浴室里打工呢,明丽你也不好好想想。怎么可能,肯定是特殊工作特殊任务吗,怎么脑子苯的就想不到这里呢。
      明丽擦擦眼泪说:“其实我挺替你着急的。”
      我说:“我知道,可是,你父母也太那什么了?”
      明丽说:“太什么?你说他们太势力。”
      我说:“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明丽说:“就势力,怎么了,爱自己的孩子有错吗,爸妈就我一个孩子,能不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吗,你呀,你跟我讲清楚,你的工作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说你就别问了不行吗?”
      明丽说:“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啊,我告诉我爸我妈,我妈立刻就想到了,今天那么问你姑姑是试探你姑姑呢,你可能是执行特殊任务。成功了,会立功吧。”
      我赶紧捂住明丽的嘴说:“哎呀,你想什么呢,你妈,真是。。。。。。。”
      明丽说:“其实,你也不用这样,谁跟你一样一根筋,能想到的我爸我妈都想到了,他们就是为了我好,为了我将来的幸福。”
      我说:“不过你爸你妈也。。。。。。”
      明丽说:“也什么,行了,不跟你吵了,其实,不管你怎么样,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别的。反正我就是要嫁给你。随便吧。给你点压力,让你以后好好待我。”
      那一刻,我很感激明丽,觉得自己真的是找对人了,很幸福的感觉,觉得吃多大的苦都值得。
      回浴室后,竟然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九喜浴室三楼的一个姑娘陪客人去酒店吃饭,竟然看见了我和明丽,当时我们俩正在酒店的门口争吵。那个姑娘没有和我打招呼,回来以后,把这事告诉了阿珠,阿珠告诉了娜姐。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王大毛也知道了。
      
  • 东北饿狼 2006-05-19 09:03:52
      沙发^_^
  • 老蛋 2006-05-19 11:08:20
      20、
      
      娜姐问我那个女的是谁。我灵机一动,张嘴就来,说那是我的老乡,在外边做,去喜来登陪客人。“做”的意思就是卖淫。不用说,这行里谁都知道,就用一个做字表示。
      说完我的心里很难受,我怎么能把我最爱的女朋友说成那样呢。说完了,我就不理娜姐了。娜姐脸上不高兴了。说:“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花心的啊。。。。。。。”
      我甩过脸去,没理娜姐,心里一个劲地觉得对不起明丽,觉得这样说实在不应该,可是,那怎么办呢,这是唯一的解释了,我一个刚从乡下来的打工的,能有什么理由出现在喜来登酒店呢,能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吗。只能说成是这样。
      娜姐见我不理她,扭身走了。甩下一句:“又一个花心的坏男人。”
      越临近春节,几个人的心就越慌,九喜浴室大多是外地人,能回家的都回家走了,冯老板最近出现的挺勤,来了就陪阿珠,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说话,一起吃饭。
      那几天,客人也非常非常的多,我、王大毛、王梅,娜姐使劲地干活,除了我,大家心情都是有补偿的,因为能赚到钱。临近春节,大家都想洗干净,好过年。
      浴室也是暴利的行业。不干不知道,一干还真看出门道了,怪不得一下子开了这么多浴室呢,越开越大,越开越豪华,比着开。
      以前,我就是给客人换换鞋,开开更衣箱,现在在娜姐的要求下,还要向客人推荐各种休息的服务。要主动给客人披上毛巾,给客人拿来休息时穿的衣服,帮客人换上,想方设法让客人到一楼大厅去休息,等客人躺下,消费的时候就由娜姐安排了。一般情况下,一个人花个一二百很平常,有点别的服务就更多了。
      刚开始,太不适应了。不过,人真是没有吃不了的苦,没有低不下的头,很快我就能做到,做到的动力就是春节后赶紧离开这里。
      春节前的那几天,确实赚了不少钱,一拨人忙的不可开交,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冯老板也挺高兴,说要发红包。让大家都挺高兴的。
      惟独不高兴的是我,而且我还特别不喜欢冯老板每天来结帐的时候沾着唾沫数钱的样子。
      阿珠那几天也很高兴,平时总没有时间陪她的冯老板几乎没白没黑的陪着她。冯老板很心疼也很信任阿珠,几乎把一个浴室都交给了阿珠,阿珠也很有能力,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是,临到大年二十九那天,来了一个胖女人。进了浴室,也不说话,在浴室里四下地转,转了半天,也不说话,每个角落都转了,转到男浴室的时候,正好我把着门,赶紧拦住。说:“大姐,这是男浴室。”
      胖大姐上下拿白眼看着我。
      娜姐在后面向我使眼色,我知道这不是个善茬,立刻堆起笑脸说:“不好意思,里面还有男客人。”
      胖大姐又翻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娜姐拉过我悄悄地说:“这个胖女人是冯老板的老婆,阿珠该倒霉了。这个阿珠,也是,让人家老婆找来了吧,早晚的事。。。。。。”
      我四下看看,没看到阿珠。后来知道阿珠和冯老板有个长谈,没有结果。冯老板说喜欢阿珠,但是又不能离婚。
      转眼就是大年三十,上午洗澡的人还挺到,中午就少了,下午穆三爷了洗了个澡,搓澡搓了老长时间。嘀嘀咕咕地和王大毛不知道说着些什么。我也不方便凑近了听,偶尔进去看看水温调调淋浴喷头时听上一两句,大致都是些废话。家长里短的。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穆三爷洗完了,在一楼大厅躺下,娜姐给上下舒服地按摩了一番。按摩完了,他又睡了一会儿。起来的时候都四点多了。浴室里一个客人都没有了,外边已经鞭炮震天响了。穆三爷这才起来,有走的意思。
      穆三爷穿好衣服,从兜里抽出一百块崭新的钱给我,说:“叫你们几个都来,今天发你们一人一个红包。”
      大家都跑过来,笑纳了穆三爷发给我们的一人一百块钱。
      我注意到,给王大毛是三百。
      我们几个人笑容满面地把穆三爷送出了浴室的门。我把穆三爷红色夏利车的门拉开,穆三爷钻进去,着车,摁了两下喇叭,和我们每个人都招招手,开走了,夏利车消失在天津鞭炮硝烟弥漫的街角。
      冯老板上午来转了一圈就走了。大年三十下午的四点半,九喜浴室就剩下我们几个。我在外边放了一大串冯老板嘱咐放的鞭炮,回屋后,把大门从里面锁上,娜姐已经在冯老板的办公室里,张罗了好多菜,还有白酒,啤酒,一大堆。
      这时阿珠打电话,给家里拜年,娜姐也在打,王梅也在打,只有我和王大毛没有电话打,我看看王大毛,王大毛看看我。
      我的耳朵里全是鞭炮声,只要鞭炮声一落下的间隙,我就竖起耳朵听冯老板的桌子上的那部座机。我挑了个位置,离电话最近。
      没过一会儿,娜姐的手机,王梅的手机,阿珠珠的手机还有座机时起彼伏地响起来。全是亲友的拜年。冯老板的办公室里的电视机里的节目也在拜年,春节晚会还有一会儿,但广告都是拜年的,某某集团,某某企业,某某产品向全国人民拜年啦。听的我心里那个劲的。
      座机也响个不停,不是娜姐的就是王梅的,要不就是阿珠的,暂时没有王大毛的,每一个来电都令我的精神高度紧张。我默默祈祷,只要其中有一个是王二毛打来的,我就解脱了,一切就重新开始了。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