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陈永誉 2006-05-19 11:28:31
      沙发。誉儿来也!~
  • 梵人 2006-05-19 12:02:08
      继续
      
  • 梵人 2006-05-19 12:11:17
      老蛋的文字都看过
      喜欢
      崇拜
      
  • 不能发表文章 2006-05-19 12:33:15
      :)
  • 菡萏梦 2006-05-19 15:56:01
      呵呵,有点意思
  • Jlennon 2006-05-20 00:09:43
      
      
  • 老蛋 2006-05-20 14:21:22
      21、
      
      我给父亲母亲还有妹妹打了拜年的电话。问候了一下,然后就关了我的电话。
      春节晚会开始了,娜姐、王梅、阿珠喝着酒,喝着喝着就有点控制不住,本来还说好,今天少喝点,春节连市,明天还有客人来洗澡。不过,随着娜姐掉下的第一颗眼泪,就收不住了。
      我喝了几口,装出不能喝的样子,谁劝都不喝,怎么劝也不喝。我的精力全在那部电话座机上。我准备好了,一旦有情况,立刻起身去厕所,马上给头打电话,马上查。我就彻底解放了。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注意着他们。
      王大毛也和我一样。他不喝酒,娜姐和阿珠、王梅劝的厉害了,喝一口,立刻脸红脖子粗的,如果不是装的话,那就是真的不胜酒力。
      我面前的三个女孩子喝着喝着就开始哭,拿着电话跟家里人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说自己在外边混的很好,让家里人放心,一会儿又说自己很想家。
      王大毛默默地看着春节晚会,张大了嘴。
      阿珠借着酒劲向我们讲述了她和冯老板的关系,她说冯老板很爱她,想给阿珠安排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工作,但阿珠就想跟着冯老板。以前阿珠希望冯老板能离婚娶自己,但冯老板认为离婚成本太高,对孩子伤害太大,于是就放弃了。阿珠也认了。心想就这样也挺好。过一天算一天吧。
      除了我,这些话好象他们几个都听过。只是再叙述一遍。大家纷纷劝了劝。
      娜姐回忆起她曾经最爱的一个男人,那个吃软饭开车撞死了的那个男人,说他有很多优点,确实招女人喜欢。在所有女人当中,他最爱的是娜姐。
      这些话显然娜姐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大家纷纷劝。
      王大毛说:“你难道不恨他吗?”
      娜姐醉醺醺地说:“恨有什么用,大毛啊,要不说你是乡下来的吗,还读过高中呢,心眼就那么小。我知道你恨你弟弟,恨你爸妈。。。。。。。”
      王梅说:“算了,算了,不说了,过年,说那些干吗?”
      娜姐说:“就说,我以前恨我的男朋友,恨他骗我,恨他骗我的人骗我的钱,可是,人都死了,恨有什么用。他以前做过生意,赚不着钱,他人又没背景,又没技术,可不就只能骗女人呗,谁叫女人吃这个呢。。。。。。”
      王梅说:“你说不恨是假,恨了没用是真。”
      阿珠说:“有时候我也挺恨冯老板的,既然那么爱我,为什么不离婚,不过,想开了就好了,他不离婚我又不能拿刀逼他离,强扭的瓜不甜,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就行。”
      娜姐说:“你这想法也有毛病,两个人在一起,现在在一起了吗,这是大年三十啊,人家在家里跟老婆孩子在一起呢,有你什么事。”
      王梅说:“娜姐你喝多了,快别喝那么多。”
      娜姐说:“不提你,你到来劲了,你看你跟王大毛,提这个王大毛我就来气,恨家里人,家里人要是过的去能这么对你吗,还有,你王梅,出来做的,不就图个以后过好日子吗,做都做了,男人吗,什么都想占着。。。。。。王大毛,说你呢,你打算怎么对我们小梅。。。。。。”
      王大毛沉默。
      王梅说:“别提了,娜姐。。。。。。”
      王梅咚咚地喝下大半瓶啤酒。
      娜姐说:“王大毛,你是男人你就应该好好对我们小梅,她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可清楚。。。。。。你要是对她负了心,雷都劈你,这么多年,她赚的钱都贴补你们家了,你爸看病,你弟你妹上学。。。。。。”
      王大毛给王梅倒了满满一杯啤酒。
      娜姐有点高了。掐我嘴巴,说:“帅哥,让姐姐靠一会儿。别想歪了啊,别想着占姐姐的便宜,你娜姐可在乎这事了。”
      娜姐说着靠在我怀里。
      娜姐说:“听说我们小帅哥有个老乡,挺漂亮的。。。。。。”
      我赶紧含糊过去。吃菜掩饰自己,余光里发现了王大毛的在看我。
      王大毛问:“刘冬,你读到几年级。”
      这问题有点突然,但好在我反映快,立刻答:“高二。”
      王大毛说:“再有一年不就高考了吗?怎么不读下去呢?”
      我说:“我苯,考也考不上,就想出来打工。家里也挺难的,不想给父母添麻烦了。”
      王大毛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我叹的还是为他自己叹的。
      电话座机忽然响了,我见他们喝酒都挺迟钝的,立刻拿起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声音:“我找王大毛,他在吗?”
      我说:“你是哪位?”
      我用余光看着王大毛,王大毛的目光非常地兴奋,非常地激动。明显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电话里是王大毛的弟弟王三毛的声音。
      他小心地说:“我哥在吗,他在吗?”
      我把电话递给王大毛:“你的电话。”
      王大毛摇了摇头,说:“不接。”
      我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办。电话那边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哥,求你了,你接我的电话吧,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跟我们说句话,也不回家看爸妈,我知道你恨我们,恨这个家,可是,我没有错啊,哥,你知道每次花你给我寄来的钱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电话拿着我觉得烫手。王大毛依然装着很默然地看着电视,我仔细观察他,觉得这家伙真的是个心狠的家伙,绝对有犯罪的心理素质。不过,渐渐地,我还是看到了王大毛的眼圈红了,开始往下掉眼泪。
      我正拿着电话的时候。娜姐过来,说:“这孩子,打多少次电话了,你就是不接,王大毛,你还是男人吗,你苦,怨你弟弟干什么。。。。。。。”
      娜姐对着听筒说:“三毛啊,你哥就在旁边呢,他就是心里憋的慌,我把电话放免提上,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跟他说。。。。。。。”
      王大毛起身想出去,王梅一把扯住了他,他想甩,但看着王梅,犹豫了。没甩。
      娜姐把电话放到免提上。电话里传来王三毛的哭泣声。王大毛把电视声音开的老大,阿珠过去把电视给关了。
      “哥,我知道家里对不起你,知道你苦,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了,爸妈也没有办法啊,要不咱俩现在换也行,我去搓澡赚钱,你来上学,哥,怎么都行,你就是别不理我们啊,哥,过年了,我给您拜年,希望你身体健康,别累着,哥,我的成绩非常好,学校的奖学金我一直是拿的最高的,哥,我一定好好上学,出来后找个好工作,孝敬您,哥,弟弟三毛给您拜年了,妹妹四毛还有爸妈爷爷奶奶都让我问你好,让你有时间回家,爸妈总说,这个家太对不起你了,哥,我知道你苦,你希望我做什么你说啊,你说话啊,你别不理我啊,哥,我给你跪下了啊。哥。。。。。。”
      娜姐揪着王大毛的头发,要将他扯到电话这边来,王大毛挣扎,王梅、阿珠一起上手把他拽了过来。王大毛跪在地上,对着电话,使劲地掉眼泪。
      王大毛依然一声不吭。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
      电话里王三毛平静了一些:“。。。。。。哥,我在学校打的电话,回家费钱,您上次给我寄的钱我还没用完,下个月就不用寄了,你自己也得用钱,哥,您保重,爸妈说,知道你心里苦,让我别逼你,哥,我说完了,心里就舒服了,您什么时候想回家告诉我一声,我陪您一起回去,妹妹四毛每次写信提起你都哭,信纸都让眼泪打湿了,哥,不说了,过年,我跟您哭哭啼啼的,哥,保重身体,电话费怪贵的,我就不多说了。。。。。。保重,哥,再见。。。。。。”
      娜姐说:“别撂,三毛,别撂。。。。。。”
      电话已经撂了。娜姐按照来电显示的号码用自己手机打过去,一直占线,估计是学校的公共电话。
      大家都没心思吃饭了了,使劲地喝酒。我心里也被弄的挺难受的。不过,理智让我随时提醒自己,不能意气用事,不能让情感冲婚了头脑,我还有任务,不能象他们一样喝酒,我要保持情清醒的意识,等王二毛打来电话。
      
      
      
  • 不能发表文章 2006-05-20 16:42:53
      继续呀
      
  • Jlennon 2006-05-20 19:23:40
      
      
  • 东北饿狼 2006-05-21 19:45:39
      感人的兄弟情!顶!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