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生活

老蛋 2006-05-06 11:35:00 108296人围观

发表评论
  • 老蛋 2006-05-23 09:19:23
      
      25、
      
       我的计划很简单。按照老规矩,春节要过到正月十五,过了正月十五,算是新年彻底就过完了。我想,如果正月十五之前,王二毛还没有消息的话,我就劝王大毛回家。带着他的小梅回家。
      对于能不能劝动他,我心里没底,不过,当我把我的想法以一个朋友看不过眼的角度告诉了娜姐和阿珠之后,她们两个都对此表示了极大的热情,娜姐还夸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怨仇,还好几年不回家,好几年不说话不联系,这叫什么事情吗。
      王梅更是表示了极大的积极性。
      借这个机会,我和王大毛有了几次深谈。
      王大毛说他也非常想家,非常非常想。但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说,世界上哪里有咽不下的气呢,你现在就不错的了。至少比我强,我还什么都没有呢,你都有爱你的人,有一点积蓄,而且,你这么多年为你的家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以后你的生活一定会很好,好人好报吗。
      王大毛默许了我的说法。
      王大毛忽然问我:“小冬,要是你和娜姐好了,你会娶娜姐吗?”
      这个问题问的唐突,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含糊着说:“大毛哥,我还小,没想这些事情。”
      王大毛说:“听说你有一个老乡也是做这行的,你跟她什么关系。”
      我脑子飞快地转动,想了解王大毛要表达什么,说:“我跟她的关系就跟你跟王梅的关系差不多。”
      王大毛竟然拉着我的手说:“你会娶她吗,你介意她做过这行吗?”
      我理解了王大毛的意思。他是不甘心娶一个曾经卖过淫的女人做老婆。但是两个人又有很好的感情,对方又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给予过他无私的帮助。他很矛盾。我一下子就看透了他的想法。
      我来了精神,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教育一个只读到高三的农家子弟绝对是绰绰有余,我先振振有词地跟王大毛讲了杜十娘的故事。王大毛说知道这个故事。然后我又跟王大毛讲了西方的贞操观,又讲了现代社会的贞操观和过去中国的贞操观,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对比。
      最后得出结论,都什么年代了,王大毛不应该介意王梅曾经做过什么,她现在已经不做了。一心地爱你,要和你过日子。这就是最好的结论。
      王大毛表示认可了。不过,也说了两个理由,让我无话可说。他说:“道理我都明白,可我毕竟是个男人啊,心里一想起这件事情就别扭,就怕结婚以后会因为这个对王梅有看法,还有,我就想不通,农村人上学难,什么都难,为什么连娶个媳妇都得是这样的呢?”
      我安慰王大毛:“大毛哥,现在社会乱的很了,戴绿帽子的男人有的是。大家就是忍着的,得过且过了。不能想那么多,再者了,你把这个事情说成农村和城里人的差别也不对,城里人娶小姐的也有的是。”
      劝完王大毛,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说老实话,这是摊我头上我是绝对不干的。逢场作戏行,让我娶个小姐,打死我都是不干的。
      我接着义正辞严地劝王大毛,我说:“你看,人家王梅绝对是一心一意的,这谁都看的出来,她随时可以跟个有钱人混日子,可以上三楼赚更多的钱,干这行,能横下一条心不干了,实在是不容易,人家对你那可是真心,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做人要讲良心。对不对。”
      王大毛点头说:“对。做人要讲良心。”
      我趁热打铁说:“别想那么多了,人一辈子找一个这样爱你的人不容易,现在的女孩子多虚荣。多难伺候。娶的好了是娶个媳妇,娶的不好就是娶个姑奶奶。”
      王大毛频频点都,表示认可我的意见和态度。
      我接着发挥:“王梅的过去你是知道,你要是不知道不也就这样了吗,再说了,越是这样的,就越珍惜以后的生活。”
      王大毛认为我说的很有道理。
      我很得意,觉得轻松就说服了一个农家子弟,但是见他很信任我的那种表情,我又觉得他太可怜,随后又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太虚伪了。我说的是道理,但这些道理横在我头上我是绝对不干的。我要做的是让他干。而且还要从理论上道德上去说服他。
      而王大毛居然就相信了。认可了。
      为了更加加深效果,我还找来了两张盘,一张是国产电影《我的兄弟姐妹》,一张是张艺谋的电影《千里走单骑》。挑了个清闲的时候,看完了。看的王大毛泪流满面。这两个故事一个是讲兄弟姐妹之间深厚的感情的,一个是讲父子之间的情感的。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也很感动。但这次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虚伪。
      那时候,我就想,文化这个东西真是他妈的虚伪,掌握在别有用心的人的头上,是可以拿来骗人的。可是,被骗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从内心深处讲,我觉得王大毛带着王梅回家,是一个最好的结果。文化本身没错,关键在接受文化和使用文化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所以,我就原谅了我自己。从那以后,我和王大毛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他也跟我说了很多王二毛的事情,但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于案情没有丝毫的帮助。
      转眼,正月十五就要到了。依然没有王二毛的消息。而这时,在我的努力以及娜姐阿珠的共同撮合下,王大毛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 老蛋 2006-05-23 10:43:13
      26、
      
      王大毛决定这一年的十、一结婚,与我和明丽的婚期一样。王大毛决定在冬天结束之前,再努力多赚一些钱,然后回家,因为冬天是洗澡的旺季,到了四、五月份就逐渐开始淡一些了。
      王大毛起先说是五、一带王梅回家。但王梅说五、一是黄金周,城里人都出去玩,火车汽车都非常挤,最好提前。最好提前到正月十五一过。就回家。
      王梅太想回王大毛的老家了。虽然王大毛说农村很苦,但王梅说,没关系。实在苦不过去,可以到县城租个门脸做生意,做什么都行。毕竟在大城市里待过,回去做点生意养家绝对没有问题。
      王大毛说,正月十五一过也不能马上回家,那时候春运还没有完全结束,火车上人也挺多的。最好等春运彻底结束了,正好也还能利用洗浴的旺季能多赚点钱。
      王梅认可了王大毛的说法,于是两个人初步定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回王大毛的老家,从此不再回来。这个日子初步确定在三月份。
      我希望他们马上就走。但是不能说出来。
      期间,我见了一趟我的头。所有的工作都汇报了,但惟独王大毛三月份要回家的事情我没说,我觉得没有勇气说,觉得心里没有底气。我怕头看出来是我从中怂恿王大毛回家。头对我以往的工作表示了肯定。说我在春节期间表现的不错,我又向头暗示了,能不能撤消这个卧底,头向我透露了一些案情,说别的线索全都断了,这个王二毛确实找不到了,我说,王二毛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就是死了。头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唯一的线索。立刻将我的嘴给堵住了。不过头也暗示了,等任务结束以后,不会亏待我。
      那一刻,我觉得挺对不起的我的头。因为头不知道,我已经说服了王大毛尽快回家。
      春节期间,我又见了明丽好几面。看见明丽,我对头的歉疚和心虚就荡然无存,我觉得我应该有我的生活,我爱明丽就应该给予她好的生活。至少是光明正大的生活。
      令我不快的是,我和明丽又开始吵架,见面就吵,吵到要分手。然后又和好。
      后来我去过明丽家,给他父母拜年,她父母表示了极大的冷漠,按照天津的老例,正月初二是要去岳母家的。我初二那天在浴室里盯着王大毛。哪能出的来。好不容易抽空跑出来了。又要躲着浴室的人,又要躲着单位的人。到明丽家却受了一肚子的气。明丽给我开的门,明丽的母亲过来,一看是我,竟然说,你不要再纠缠我们家明丽了,这样不明不白的。你满天津市打听打听,有你们家这样的吗?
      明丽的父母不满意我姑姑的态度,也不满意我的职业和我的现状,也不满意我的收入,总之,不太满意我。
      令我非常尴尬和沮丧。
      之后,我和明丽又多次争吵,但每次都化解了,矛盾的焦点又到了我的工作上,明丽说:“你不是说过了年就好了吗?”
      我说:“三月份就好了。”
      明丽说:“虽然我爱的是你的人,但生活也是现实的,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生活经营好。物质上要有保障。你理解吗?”
      我说:“我理解,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爱你。”
      明丽说:“小冬,我相信你。三月份。”
      我和明丽都下定决心在十一结婚,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要在一起,过我们的平常的日子。
      可是,我觉得自己太顺了,我能这么顺吗。
      那时候,我有点相信命了,虽然整个浴室都知道王大毛要在三月份和王梅回家,光饯行娜姐就张罗了好几次。连新的搓澡的人选都找好了,三月份等王大毛一走,人家就来。可是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心里总犯嘀咕,就这样嘀嘀咕咕地一天天地往三月份熬。
      
  • Jlennon 2006-05-23 11:55:30
      
      
  • kongtion 2006-05-23 18:12:22
      总算找到了,LZ下午怎么不干活了?呵呵
  • 白露原 2006-05-23 23:24:29
      mei la
  • 老蛋 2006-05-24 10:56:35
      27、
      
      从那些日子开始,我有点相信命了。因为那几天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心里就这么想着。结果真的就遇到邪门事了。
      街道的办事员李军那天来,带了好几个朋友,洗澡,洗完了,从三楼下来,我给开的门。把他们送出去。九喜浴室的门前是便道,能停几辆车,平时要是客人的车多了,就停在对面,对面的便道上也可以停一些。我们在便道边放了些三角型的铁垫子,好让客人的车顺利地开上去。便道挨着一个居民楼。
      李军是这里的常客,来了只是和我点个头。洗完了澡换了衣服就直接去了三楼。我和他没有什么交往,那天也是个平常的日子,不同的是我送他出了门,平时有别人给客人开门,给客人开关车门,指挥倒车。正是过年期间,人手少,我就出去送。
      人真是个贱东西,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我一直不太放心自己能进入一个浴室的服务生的角色,可是经过这段时间,我挺投入的,渐渐地就进入了。好多习惯就养成了,工作习惯和生活习惯甚至思考习惯。
      时间一长,就觉得忍忍也就过去了。人什么都是可以干的,都是可以受的。我知道这样想属于不思进取,严重缺乏上进心。典型的没出息,怎么能把自己和这些人等同起来呢。但我经常会原谅自己的这种思想地位上的堕落,因为我不属于这个阶层,我有我的生活,我会很快离开这里。
      我就象一个真正的服务生那样给李军关上车门,指挥着他把车从便道上开下来,李军摁了摁喇叭,表示了谢意,车开走了,我刚要回头,猛听见身边一声沉闷的巨响。
      低头一看,顿时蒙了,一个女人从楼上掉来了,正好掉离我两米多点的地方。身体已经变形。一动不动,脸贴着地,看不出形状来。血开始慢慢流淌。向我的脚边缓缓渗过来。
      我的职业见过不少场面,但这一下,还是给了我巨大的刺激。这是生平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活生生地死在自己的面前。我站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在恢复意识。
      有人围上来,越围越多,九喜浴室的人出来了,路人围过来,救护车来,警察来了。然后李军开车回来,跌跌撞撞地冲进人群。一下就瘫了。
      跳楼的是李军的老婆。
      这件事情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我觉得这一年不会这么顺利。怎么大过年的就让我摊上这么件事情呢。
      后来,听浴室里的姑娘们说起这事。依稀了解了些背景。
      李军婚后有个喜好,就是和各种女人交往,这些女人中大多是洗浴中心的姑娘们。据说,李军属于那种特别有情有义的男人,交往一个就发生一段感情。交往一个就发生一段感情。但是这些感情都比较昂贵。李军也为此花尽了自己的积蓄和家里的积蓄,造成了巨大的家庭矛盾,李军为此深陷情网和物欲、肉欲之泥坑不能自拔,最终家庭矛盾爆发。他的妻子不堪重负,跳楼自杀。
      大过年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更让我提心吊胆地,希望三月份王大毛能够顺利地带王梅回老家,一切都顺利地过去。我顺利地回到我正常生活轨道上去。
      果然,我的预感应验了,三月份出了件事情。严重地影响了我的计划,也严重地影响了我的身心健康。
      
  • 希伯来 2006-05-24 12:08:51
      牛比,写的好,坐个打沙发,楼主多努力呀,多写点!!!
  • 不能发表文章 2006-05-24 12:57:37
      :)
  • 姓名粗记 2006-05-24 13:28:39
      先顶后看
  • 18846973 2006-05-24 14:48:27
      呵呵。我来得是时候呀。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