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散

苏裛 2016-04-10 23:56:00 78人围观

  序: 『菩萨蛮』
  浮生输与流光转,百年一梦微尘散。
  去日袖空空,来时衔泪朦。
  无情无愧欠,不见不相念。
  佛曰乃娑婆,无须叹奈何。

  『微尘散』

  文/苏裛
  江南,西塘。
  三月的天,一如既往的烟雨朦胧。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永远如画,活在每个游人的眼里。
  这个时刻,家家炊烟正袅袅,怡居房屋中介门前,出现了一位携着拉杆箱的女子。
  女子姓白,叫凡因。今年三十五岁。长得臞然素雅,眉目清秀。只见穿着酒红色的紧身上衣,外加黑色敞开拉链的风衣,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一双耐克板鞋。
  她在中介门口迟疑了几秒钟,就迈开脚子向玻璃门走近,怡居里的工作人员一见有客来了,马上起身打开了门,一脸热情地问道:
  “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我想租一间房子,合租的也行。关键是不要太贵,我没什么钱。”
  工作人员是个高瘦精明的小伙子,他马上掏出名片递给女子,说:“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小张。请问您如何称呼?”
  “我姓白。”
  “白小姐您好,这样,我手上刚好有一间平房,房子的窗下便是小河,而且有一个共用的院子,院子里住着四户人家,租金一个月三千二,你觉得能接受吗?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
  “房子在哪,离这里远吗?”
  “不远不远,就在我们这条巷子的尽头。”
  “那你带我去看看吧!”
  白凡因低了一下头,心里琢磨着,三千二,也罢,住两个月,自己剩下的钱,除了生活费,还是够的。
  就这样小张带着女子出了玻璃门,向右一拐,走进了小巷子,一直走到尽头,便到了那间平房。
  房子确实如中介员所说的,有一个不太宽敞的院子,院墙爬满了紫色的牵牛花,院子左右各有两间房间,小张指着左边第二间房子说,就是这间了,来,白小姐,我带你进来参观一下。
  说完他摸出了一大圈钥匙,费了一会儿劲,才找出了开此房的那一把钥匙。
  门打开了。
  还好,白凡因环视了一周,感觉跟她想要的相差不远。
  有一张一米二的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最里面有一间洗手间,还有一个很大的窗户,她缓缓地走向了窗户,此时的她轻轻笑了,因为她看见水,小河的水,真的就在她的窗下。
  她向小河对面望去,那一头也是跟她所处的房子一般模样的房子。也有窗,不过,窗上有三盏红灯笼,上下连成了一串。
  白凡因指着那边问中介小张:“那边的房子也在出租吗?那灯笼好美。
  小张扑哧一笑,说:白小姐,你这一间也有灯笼啊,只是你自己看不见而已。那边的人才能看见的,挪,就在这里。小张指着窗右上角说,然后他在窗边的开关上一按。
  白凡因探出了头,果真看见了一点点灯笼的外罩。
  她决定租下来。
  当场就签了合同,交了一押一租。
  小张是个热心的人,离开时还告诉白凡因,说白小姐要是想找吃饭的,刚我们经过的那条巷子,就有快餐店的,不过都是在平房里的,没有店面的,很容易识认,门口有挂私房菜这样的牌子。
  白凡因谢过小张。小张便离开了。
  白凡因果真在巷子里找到那间私房菜,价格还算公道,一荤一素十元。她打包了一份就回来了。
  开门的时候,对屋走出了一个小伙子,对她喊着:嗨,新来的朋友,要wifi吗?一个月50元,速度超快的。
  白凡因笑了笑,心里想着,那就跟他分点负担吧,看起来他应该还是个学生。就回了话说,可以呀,然后从兜摸出了50元,递给了小伙子,小伙子一脸高兴的样子,跑进屋里,又嗖地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wifi密码。
  白凡因接过来一看,晕,一个数字间着一个英文,十二个没有一个相同。
  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怕被别人占用,影响用户的公共资源。
  天色已然全暗了,白凡因趴在窗台上看河水,看对面,看那一排点亮的灯笼。
  她举起手机拍,发现没开闪光,拍得不好,她又打开了闪光,这回好多了。当她低头看自己手机的时候,她感觉有一道光也在她的窗前也闪了一下。她抬头望去,发现对面也有人在对着她的窗户拍照。
  白凡因笑了笑。这世人都一个样。
  她把图片发上了微信。这wifi果然是快,一下子便传了上去。
  不消半刻功夫,点赞的已有几十个。询问她在哪的也有好多,但她一字也没回。
  就在此时,她的微信显示有人添加她为好友,来源于周边查找。
  她点开了加她的人的资料一看,头像是一支毛笔,昵称:寒云。而相册里,也跟她一样,最新放上去的就是西塘的夜景。
  她想拒绝,却不知为何,按了接受。
  对方立马发来一个笑脸,接着又发来一串文字:你也在西塘?
  白凡因回了句:是的。
  过了一会儿,那人又发来一句:夜色真美。
  白凡因又回了句:是的。
  她觉得无聊,这种搭讪,并不是她要的,她丢下手机,坐到桌前,翻看起毕淑敏的《带上灵魂去旅行》。
  看着看着,她竟趴在书上睡着了。
  当她冷醒的时候,发现夜已深沉。她从窗台捡回手机,然后准备搁在床头柜,上床继续睡去,可她发现了有5条未读微信。她点开来一看,竟然是刚刚加她的那个寒云发来的。
  “你什么时候来西塘的?”
  “你住在哪?”
  “你在吗?”
  “我们只隔50米哦。”
  “呃,你该不会是睡着了吧?让我等了一个小时?”
  此时白凡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回了一句:抱歉,刚确实是趴在书上睡着了。
  她觉得他应该也睡了,不会回的,就躺了下去,没想到,手机又亮了一下,信息来了。
  “终于等到你回信了,我以为要等到天亮……”
  白凡因回了一个笑脸,接着发了几个字:好困,继续睡!
  “好吧,明天再找你聊,晚安,好梦!”
  白凡因退出了微信,盖上了被子,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白凡因起得很早,天色居然晴朗起来,白凡因倚窗望着河水,对面的房屋灯笼映在水中,有轻风阵阵,河水的波纹也轻轻地泛开去,这种美,白凡因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感受到。
  她伫立了窗前许久,直到双脚觉累,才转身离开。
  她准备上街去吃早餐,背起背包,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从行李箱里,找出了几瓶药,从中倒出了各种不同数量颜色的药片,然后用一个空瓶子装好,放到了背包里,便出门去了。
  吃完早餐,她买了一瓶矿泉水,坐在一棵老榕树的树荫下,倒出那把了花花绿绿的药片,和着水猛咽了下去。那吃药的架势,没有半点犹豫,恍惚是极其轻松的一件事。
  此时她才想起没登录微信,她在等一个通知,当时说好用微信联系的,当她登录上的时候,她发现又有好几条未读信息。
  点开一看,又是昨晚那个寒云。
  “早上好,疏篱。”白凡因的昵称,疏篱傍水。
  “这么猪吗?还在觉觉?”
  “我在桥头吃早餐,要不要出来,一起吃?”
  “我吃完了,现在去石皮弄,要不要一起去?”
  “疏篱,你醒了没,有太阳,出门记得带伞……”
  白凡因淡淡一笑,感觉这人真的好怪,怎么才聊几句就好像很熟络了一样。
  出于礼貌,她回了一句,我已在外面闲逛了,谢谢你的提醒,有备伞。
  就这样,一日的光景,在桃花柳绿,春风轻拂中度过了。
  夜里,白凡因,又坐在她的窗台,静谧地看着那排排由近而远去的红灯笼,映在河水中,其光漾漾的样子。
  微信里头的寒云,在朋友圈里发了好多照片,西塘的风景,本来就美,这个寒云的拍摄技术也相当不错,他抓拍到了很多常人不易捕捉到的景象,比如朝露,比如晚云,比如摆摊的小贩,比如飞烟的茶碗,白凡因一张张地认真地翻看着。
  就这样,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聊了一阵之后白凡因才知道寒云也是三十五岁,是一个自由摄影师。
  白凡因在辞职之前,是一个刊物的图片剪辑师,所以,他们的话题似乎变得更加广阔和投机了。
  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多月,寒云发来信息说,他的作品已经全部拍摄完毕,过两天就要离开西塘了。问白凡因能不能出来见一面。
  这半个月里,寒云几乎每天都想邀白凡因出去一起拍摄游玩,可是每次白凡因都拒绝了。
  听到寒云要离开了,白凡因心里确实动了一下,但还是立马拒绝了。她知道自己的状况,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寒云发来一个遗憾的表情。
  第三天寒云走了,他告诉白凡因说:我要去贵州取景,这一趟可能会去两个月。你多多保重,希望两个月后可以见一下面!
  白凡因望着手机上的文字,心里一阵抽痛!两个月……
  接下来的日子,白凡因越来越觉得整个人没力没气了,夜里还常常高烧难退,她数了数退烧的药片,只剩下十片,也就是说,她已离开医院50天了。
  崔教授一直没有找到匹配的骨髓,而她卡上的钱也已寥寥无几了,十天,熬熬就过去,然后她就会回去,她已签了角膜的捐赠书。那是她在这个人世间最后能做的事情了。
  这十天,仿佛老天也懂得悲怆,一连十天绵绵的细雨下个不停,水面上轻烟弥漫,让白凡因看到了一直在梦中邂逅的仙境。
  到了最后一天,她收拾了行李,拖着灌铅的双腿,踏上回北京的列车,天空骤然下起了一场滂沱的大雨……
  走的时候,她给寒云发了一段话:
  我走了,很庆幸我们没有见上一面,否则,又会多出一场惆怅!
  五年前我得了一场急病,高烧一直不退,后来才查出来是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了不拖累刚结婚不久的老公,我选择了离开。这么几年来,我花尽了父母生前给我留下的遗产,依然没法治愈。
  我回北京,捐了角膜,然后就会清静地离开……
  西塘是我的梦,很高兴在梦里遇上你!
  愿你安好,不见,不念!


发表评论
  • 门外剑客2015 2015-05-21 12:46:56
      前面来了一首菩萨蛮,声声悲切,点明微尘散。后加上小说的洋细叙述,引人入胜。好可惜,结局是有点悲剧,不过也早在题目中就显明了。但我还是快有点流汨了,那个白凡因不是你,又是谁呢?
      
  • jssyhxsqq 2015-05-23 13:04:55
      无情无愧欠,不见不相念。万缘皆灭,是方干净。
  • jn草鱼禾 2016-04-10 23:33:37
      好叫人佩服的文采。学习啦!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