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剑 第三章 心善遇难种善因,魔性未抑引旧部

歌声中的流年 2016-04-08 20:39:00 19人围观

  
  (注,冷青竹的玩伴翠竹更名为秋音。)
  冷青竹一惊,还未及反应,突然眼前白影一闪,母亲已手持元星剑立在重夕身前,对道长道:“道长误会了,这小孩是你大师兄下山的秘密,虽然他是血魔附身,但血魔的元神不会因为他的肉身死亡而毁灭,因此是杀不得,想必你师父已有计划,你大师兄身受重伤,此刻正在三里外的小山亭中,快去救你的大师兄回观疗养去吧”说着把元星剑反手递给道长,道长听冷青竹母如此说就收起了攻势,因早就相识,定不会欺骗自己,伸手接回元星神剑,问清大师兄所的具体地方,道声谢就告辞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重夕也有了一些头绪,他先走到冷青竹面前感谢她这两次的救命之恩,然后向冷青竹的母亲问最近所发生的事情的原因,冷青竹的母亲望着重夕好一会,才忧愁的道:“那些人是为你体内血魔元神来的,在他元神没有和你能够融通以前,他的元神就如万年修行的能量球,谁能控制和吸收,就相当直接拥有了万年修行的法力,我们救你是出于对天下苍生的怜悯和报恩于他,只是苦了你了,你这一生就此注定不能平凡度过。

  重夕听了,也不再说什么了,他虽然在石洞里睡了几百年,但是身体和思维都没有什么变化,他还是十多岁的孩子,只是承受了一个特殊的际遇,福祸都是未知,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他们三人吃了些早点,冷青竹的母亲带着他们一起向西而行,路上冷青竹的母亲给重夕讲了关于破城的些许往事,重夕知道了破城原来是从前称霸魔界,威震人间的大魔头,由于他法力高深,虽然我行我素的做了很多坏事,但世间也没有人能够奈何了他,三千年前由于他修炼烈火玄冰血灵剑,需用至阳至阴血气喂养,其间伤残生灵不计其数,魔气纵贯山川,引得各路妖魔鬼怪齐聚他修炼之地,一时间世间生灵苦不堪言,最后震惊天神,物极必反,最后虽然烈火玄冰血灵剑炼成,但他却被众神联手惨败于五仙山下,元神就冰封在悬空洞里了。那时候狼月门一族也被牵连,地狼魔头虽被围剿,可他的元神却逃掉了,但是经那一役,狼月门门主地狼怪至今都没能元气恢复,这也是他为何这么急着派人来抢夺血魔元神的原因,重夕还知道了狼月门为了不惊动其他的魔头,这次派出的都是人类,可是他求血魔心切,下一次就难说了!

  重夕很怕这未知的一切,现在他所承受的都是他在十六岁以前都未曾听闻的,他知道自己的世界再不是先辈们以前所描述的那样了,所以一路他们话也不多,他怀着坎坷的心走了两天。

  这一日他们来到一座小城,为了照顾重夕,他们决定在客栈里休息一晚,明日再出发,重夕虽然十六岁了,但是他以前从未走出过他那个小小的连山,还从来没见多这么大的城市,可巧今天晚上又逢花节灯会,人来人往,卖各种商品的商人和各种来此看热闹的人群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五色的人潮,重夕一下子被这城里的新鲜事物吸引了,还没到晚上他就迫不及待要出去逛逛,本不喜欢热闹的冷青竹也只能带着秋音和他一起出来了。

  重夕随人流一路走来,冷青竹懂得人间世故,她掏银子给重夕买了一些很可口的零食点心,重夕也不见外,这些天他们彼此都熟了,成了很好的朋友,他们一路走到一个舞台下面,只见台上那人身穿紧身黑衣,头戴银铃花帽,披肩宽大,手持披肩一角,只见披肩一挥,瞬间脸上变换了一个脸谱,各种动作轮番表演,转瞬间脸谱从男相、女相、猴相,虎相各种戏剧脸谱和动物画像换了十几个,台下一片叫好声中,那人披肩再次一挥从口中吐出一道长长的火焰,台下的惊叫声更加热烈了,

  重夕深深地被台上的表演打动了,他心道:“原来世间还有这么精彩好看的表演!”

  冷青竹看着表演渐渐觉得空气中气味有些不妙,她下意识环顾四周,果然妖人在人群中朝这边攒动,她立刻让秋音回去向母亲求救,自己则拉起重夕快步往人少的方向走,冷青竹不知道这些魔头中有没有厉害的角色,所以她丝毫不敢大意。重夕虽不知道危险临近,但冷青竹突然拉着他走,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她们刚走出人群热闹的地方,火光摇晃中几个黑影直奔她们而来,重夕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些东西定是冲着他来的,冷青竹他拉着他飞快的跑离了人群。

  黑沉沉的夜色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多少年了,我们受了多少苦楚,谁也不怜惜看待我们一眼。血灵剑的主人终于重获自由了,我们誓死追随血灵剑的主人,还我们主人法力!”冷青竹不去管它。前方黑暗中发出“呜呜”低沉的吼声,夜色掩护下的魔头不计其数的在窥视,冷青竹停下脚步,伸出左手施展法术,左手中立刻燃起一团火焰,她将火球抛向空中,瞬间照亮了周围,这样它既可以震慑黑暗中隐藏的妖怪,又可以向母亲发出信号。眼前的情况比她想到的还要糟,只见前面丛林中冲出一头几丈高的大白牛,鼻孔中冒着烟气发着“呜呜”的声音向他们冲过来,冷青竹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柄长剑,他将重夕护在身后,水牛越来越近,冷青竹迅速上前一步,长剑笔直的刺向水牛,可是水牛的两只灯笼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重夕,根本不避冷青竹的长剑。冷青竹见多了妖魔鬼怪,虽然不怕但是毕竟比不得大牛的蛮力,水牛的头部就如钢石一般,竟将冷青竹的长剑冲弯成一个半圆,无论冷青竹如何脚下发力,都无法阻挡大水牛的脚步,冷青竹无奈只得借长剑回弹之力抱起重夕向后避退几步,但大牛根本不惜弱,它用蛮力踏碎脚下的巨石,又“呜呜”的冲向重夕,冷青竹这次有了经验,不等大牛冲到身前,一个跳跃就站在了大牛头上,正当她欲挥剑刺向水牛的一刹那,后背一只大手带着冷风向她拍来,冷青竹忽然意识到这次到来的都是破城的旧部高手,她上前一步剑平向后回刺,这样那人就不得不回手自救,这时候水牛也放满了脚步,显然它并不向伤害重夕。但是这一刹血的腥味在空气中瞬间弥漫开来,冷青竹知道重夕体内的血魔此刻最想要的就是鲜血,一旦他尝到鲜血的味道,他就蠢蠢欲动,再也不会沉睡下去。这些都是破城的旧部,他们希望破城重新获得以往的魔力并且他们知道怎么做能让破城恢复法力,那时他们就可以重新得到庇护,也可以重见天日!

  冷青竹挥剑刺向那人,但那人转瞬间化为空气不见了,等她她回头却见重夕被一团黑烟包裹,拖向黑暗。冷青竹想回身去救重夕,那人又出现在身前阻挡她的去路,几个交手过后那人又不见了,这样反复两次,大水牛跟着黑烟渐渐已把她也带进黑暗之中。

  冷青竹知道这人不想和自己交手,只想拖延时间,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那人道:“你是我们主公的朋友,以后会有机会重逢,今日我们不会伤害你,请你不要为难我们了,就此别过吧!那人说完转身欲走,冷青竹听声这才辨认出这人竟然是那天狼月门来捉重夕的时候,站在在树林枝头吹箫的书生打扮的人!

  那书生正要离开,前方忽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坐骑大牛忽然像撞到巨石,身子晃了一下,再也走不动了,冷青竹知道母亲到了,极快的跳下牛背,赶上黑烟去救重夕了,而执箫书生那天已经和她交过手了,自知在她对手下绝无带走重夕的可能,他也不愿与她再纠缠,于是也一回身跳下牛背消失在黑暗中了!

  大白牛又被冷青竹的母亲一掌大了一个趔趄,身子也像放了气的气球缩小了一圈,大牛挨了三掌之后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了,后退着跌倒在地上,这时冷青竹已经带着重夕回到了母亲身边,重夕已经是第二次经历这样的劫持,没有了第一次的恐惧。方才被他们带走时,他反而坦然的想自己要是真的如他们所说变成了大魔头,那时自己会是什么样,那时还会不会像人类一样思考问题…….

  片刻争斗之后趁着夜色所有的妖魔都隐藏了起来,夜还是以往的沉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重夕望着伏卧在地的白牛,不禁想起自己的种种受难的经历,看着不停喘着粗气大白牛不由得怜惜起来:“所有的生命都在努力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可是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残酷,弱者想要生存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冒险。我以前也是一样的苦难。我们可不可以不杀他,他只是想帮助血魔,并没有伤害过其他的人,我们放过他一条命好吗?我想未来我也许会变成坏人,今天我们就先给坏人一个改过自新得机会,好吗?”

  冷青竹和她母亲听重夕这样说很意外,他们只是为了保护破城元神才结实重夕的,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有着如此善良的本性,她们不会难为重夕的,因为只有拥有强大善心的灵根的人才能化解血魔破城的魔性,这才是他们想看到的。破城拥有强大的法力,一旦他不受控制重新变成千年前的魔头,千年的养息会让他会拥有更强大的法力,那将是一个灾难的开始,而世上只有善和勇气才是化解一切灾难的根本法器!冷青竹的母亲坚定的说:“世上没有本性为恶的生灵,只是很多生灵被欲望蒙蔽了双眼,我们今天一起给他一个新生的机会,我相信善心会聚集为善的能量!”她收起手中乾坤袋,又弯下身子把一个疗伤的药丹放到大白牛口中,拉起重夕和冷青竹往村子走去。

  刚走了几丈远,冷青竹的母亲突然意识到,重夕身上巨大的魔气,无时不在吸引周围的妖魔,他们无时无刻不再偷窥血魔的元神以助自己神功早成,亦或在暗处费尽心思要让破城重新掌控烈火玄冰血灵剑重掌魔界,而破城也希望利用他们的贪心给自己带了新的力量。如果不隐蔽血魔的魔气,就是把重夕送到了心即观也难保证他的安全,她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把龙族独有的清腥草给了重夕一株,她慈祥的把清腥草放到一个锦囊,给重夕戴在身上并郑重嘱咐他说不要视与外人,也不要和别人提起,千万千万!
  又经三天的路程他们来到齐云山山脚下,由于龙族的清腥草遮掩了重夕身上的魔气,这几日并没有遇到麻烦。

  他们登上齐云山峰,元星道长已经在道观门前等候他们了。他接到冷青竹母女一行,引到主观客区休息。

  心即观依山势而建,齐云山两主峰雄奇险峻,为心即观提供了天然的屏障,晨光夕阳中道观清净自在,道家的无为之境尽在其中,进观便可感受离境坐忘安静自然之本。冷青竹的母亲经常与会真的师父谈经论道,共同修习道法,是这里的熟客,所以她并不见外,她对元星道长道:“你师兄和大和尚的毒伤治愈了吗?” 元星道长面带忧色的答道:“内伤外伤都没什么,他们内功法力都是顶得住的,只是‘缚骨散’的毒性十分特别,我们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克制住它的毒性,师父还没有出关,我现在也只能慢慢的再想办法!”冷夫人知道‘缚骨散’是狼妖几千年法力道行与很多种毒物的毒性的结合,凭她的修行或许可以帮上忙,于是她让元星道长带她去看望大和尚他们。

  冷夫人他们四人随元星真人来到主观左侧一处提名“道法自然”的院落,只见院内一颗参天古树下,会真道长和大和尚正在坐在石桌旁喝茶聊天,会真道长见到冷夫人他们到来,微笑说道:“这次多亏了冷夫人,这次才能平安带这少年回来,真是万幸,辛苦辛苦!”冷青竹的母亲也笑答道:“道长客气了,于私人感情破城千年前于我有救命之恩,于人间公道破城元神无论是落入其他妖魔手中或是他元神重生都是人间的灾难,三界之中没有比人间百姓更脆弱的生灵了!”大和尚也接道:“幸好那豺狼妖怪没有元神复原,不然他来抢夺破城元神,真是凶多吉少,但是他这缚骨散真是厉害,任你怎样折腾,浑身就如散了架一般,就从床上到这喝茶都是徒儿搀扶我们过来的,不然这刻还都在床上坐着呢。”说话间元星真人已请冷夫人她们都落了座。冷夫人从怀中取出一个小丹瓶,施过法术从丹瓶中倒出两颗暗红色的丹丸,边分给会真和大和尚边道:“这是解毒疗伤的灵药,我施过法术虽不能立刻治愈,但想必这缚骨散的药力也不会持续太久了,药力应该会渐渐化解”。道长和大和尚谢过冷青竹的母亲后,都服了丹药!

  重夕犹豫了好一会神情沉重的问会真道长:“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会把我关到妖魔鬼怪找不到的地方?或是把我的身体禁锢起来?”自从他从那山洞出来,他一直疑惑的沉默着,现在他沉默的自己都不耐烦了,他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想知道还能自由或者自己在人世还能活多久。这都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现在血魔最好的归宿就是在你体内一直这样沉睡,我们会帮你寻找散落在人间的至善仙骨帮你化解破城的魔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日久天长他便会接受生命固有的善性,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再次危害世间。至于你的生活,我们不会限制你,行善本是我们修行之人的必修的历程。”

  “可是为什么是我,难道这只是一个意外的巧合?”重夕觉得委屈,无家可归的恐惧与失落感紧紧包裹着他,所有的亲人都再也见不到了,自己一下子成了孤儿!

  “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出自巧合,无论是否意外,这都是我们的经历,但我认为巧合也是命运的一个别称!”

  大家都思考着会真道长这句话,确实如此,我们每天的生活都是一串的巧合组成,哪怕是约定,也有巧合遇见或者不能遇见。

  “哪我以后该怎样生活?这一路都有妖魔要抓我?”

  “师父闭关前就已算到血魔所有的劫难,师父说‘会有一日血魔会屠杀满城生灵,但我们依旧要好好教导他附体之人,智者虽能看到结局,但却无法改变,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切自有定数!’所以你日后就在本观跟着我们一起修行吧!”

  “你们有这么大的法力,就不能清除我体内这个血魔的怪物吗?”

  “血魔乃是万年修行的魔灵,八百年前众仙都不能将其摧毁,虽然他已经被冰封八百年,其法力仍不减当年,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摧毁他的。但是他既然选择你,你身上必有吸引他的地方,他身上的能量能直接让你超越轮回的束缚,达到长寿之境。日后你必须勤于修行,多种善因,只有善才能有希望消除这场浩劫。”

  “那我记着了,日后我定好好修行,努力为善,尽力做个不为害别人的人!”重夕知道命运已不可能改变,自己也只能尽力为之。

  “依靠血魔而生的众魔无时不在渴望破城重新恢复能量,而破城也无时不想回到自己的王位,所以你会经受众多诱惑,唤醒血魔元神最快的途径就是让你下饮鲜血,只要血魔意识苏醒,那他便会控制你的心灵,凭他万年法力,一旦元神苏醒,局势再不收任何人控制,那时候才是生灵涂炭的开始,所以此生你第一大忌便是不能沾染鲜血,这点你一定要牢记在心”

  重夕听后郑重的答复后大家才露出欣慰的微笑。


  到第三日缚骨散的药力果然减轻了不少,冷青竹的母亲又每人给他们服用一颗解毒疗伤的药丹,元星真人和会真道长担心重夕在道观会引起各路妖魔的惦记,于是带领道观内的师兄弟在观内布起乾坤七星阵,法器环环相扣,形成一张天网,庇护着观内的角角落落。

  又一日冷夫人带领冷青竹和冰儿辞别道长要下上去了,临别重夕望着冷青竹和他的母亲甚是不舍,他几次危难都是他们帮助自己化险为安的,虽然相识素昧平生,但毕竟一起几经患难,短时间便产生了一股亲情,她们这一走自己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冷青竹也是有一丝不舍,但重夕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人间玩伴,不像她对于重夕来说是一种依靠。重夕眼中的不舍冷青竹的母亲看在眼里。临行她安慰重夕道:“我相信你一定能让血魔在你体内稳稳地睡觉,这样血魔就是你长寿的宝贝,过段时间我们还会来看你,收好我给你的锦囊,切记、切记!”

  最后她们三人还是在重夕不舍得眼神中渐渐消失,重夕还不习惯孤独,重夕还要经历更多的磨难!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