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室》一部超越东野圭吾的悬疑力作(已出版)

高天流云A 2010-06-18 10:15:00 18499人围观

写了很久的历史,有些忘了以前是写小说的。呵呵,终于还是手痒了,重操旧业,写了这篇稿子。
  
  连载(1)
  
  蛊室
  
  《赤雅》记,五月五日,聚虫豸之毒者,并置器内 ,自相吞食,最后独存者曰蛊。
  人间亦如是。
  
  第一章 拐进命运
  
  傅杰在沈阳城里太原街上拐了个弯,一切就都变了。他在中国东三省数得着的繁华里拐了个弯,转过了座写字楼。好多年之后,他才知道这次行进中的普通变向对他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他只是在突然面对的景物前恍惚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一个瞬间看到这些。
  太原街,沈阳城里第二大的商业街。只要你在沈阳南站下了火车,出站后面对的就是它。它的繁华里附带着南来北往,可能只是稍事停留的行客旅人们,极度的繁荣里混杂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以及肮脏与杂乱,是其它城市腹地的商业街们所不能比的。沈阳人喜欢这种感觉,经常拿它说事,比如说不屑于其它地方的繁华――香港有什么牛×的?顶大天每条街都是太原街呗。可是现在傅杰拐了个弯后,发现他面前什么店面都没有,连个地摊或者推车卖水的都没有,就像是回到了农村。
  面前的街道变窄了,路面上的沥青斑驳不堪,甚至坑坑洼洼,像是他家乡的那些乡间小路。路边的树长得茂盛,茂盛得粗野,完全没有被人修剪过,在头上三四米高的地方枝杈们就隔着街交织了起来,间隔致密遮天闭日,阳光都隔断在树梢上面,下面只是些比夏天的浓荫更深些的暗郁。目光所及,这里随处都长着杂草,甚至在路中心里都是,稍有破碎的沥青缝里就长短不齐地滋生着,与路边树丛里的一样葳蕤。
  在傅杰的身后,他来路的方向,时尚强劲的街舞音乐还能隐约听到,依稀还是繁华人间。而这里,在沈阳盛夏的正午,在这片暗绿色的道路上,只有青草汁液的气息,很热很闷很香,窒息般地存在着,熏得人喘不过气来。剩下的就是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一点点哪怕最轻微的活动都没有。
  他站在街口出了会儿神,然后拿出来沈阳地图还有一家住户的门牌地址,转过头核对这里的街名路牌。他知道他来是干什么的。他手里提着酒店专门送外卖的食盒,他必须得限时送到。不然他会被扣工资,甚至丢工作。这比什么都重要,比突然袭来,措不及防的乡愁重要一万倍。
  地方没有错,就是这里。傅杰提起食盒往里走,里面的路况更加糟糕。路面越走越窄,道路越来越不平,一路上连一户人家都没有,长短不齐的野草下面是满地的乱砖头碎瓦片,像片抛荒了的野地,或者是多年前着过场大火,把所有的人家都烧毁了,只剩下了当年的断瓦残垣。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迈出每一步,时时提醒自己小心翼翼。他得走快些,快去快回,酒店后厨房的水案上还有大堆的死鱼烂肉在等他收拾,可是手里却一定要稳,食盒里的饭菜不能颠簸,连里面菜肴摆放的花式都不能错样……这就是他的工作,两个月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干这些。
  三百米后傅杰绝望了,这条路到了尽头。一大片的爬山虎密密麻麻地织在几棵粗壮矮胖的旱柳上,像面超级硕大的绿毯子,非常壮观非常漂亮,可是它挡住了傅杰的视线,挡住了傅杰的路,他挣钱吃饭的路!傅杰呆呆地站着,心里百爪挠心,不知如何是好。这是他第一次出来送外卖,竟然没法收场。他连打个电话回酒店报告情况的勇气都没有,要命的是这里也没有个人能让他问问路。
  七八分钟之后,他只有掉头往回走,临走前他下意识地贴近了那片爬山虎,不死心地想最后再看看这片爬山虎后面能是什么。却不料他突然间心花怒放,简直都有死里逃生的感觉――这片绿毯子一样的爬山虎的右边,有个仅能容人侧身而过的树丛缝隙,透过那一点点的缝隙,他看到了一座二层小楼的屋檐!
  他想都没想就从那里挤了进去,那一定是他要找的那户人家,一定是的。是老天搭救了他,又给了他一条生机活路。
  
发表评论
  • 好看哦赫赫 2010-06-18 10:34:56
      期待更新
  • 冥然若梦 2010-06-18 10:36:21
      沙发,流云跑这来了
  • 高天流云A 2010-06-18 10:40:46
      连载(2)
      
      挤过了那片树丛,傅杰眼前豁然开朗,他发现他在这座小楼的后面。楼好旧,楼的式样他没见过,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可是楼面外的水泥墙面都变了颜色,原来会是乳白的?还是灰色的?看不出来,现在是阴暗的。只能是这样说了,要是再准确些就像是被大水浸泡过了好多年,再也晒不干晾不透的发霉受潮,水气己经成了这房子的组成部分。
      傅杰顺着外院墙往前走,眼前还是一大片的绿色。热烘烘的青草气息笼罩着他。这外院墙上,还有这座小楼的每一片屋瓦片檐上,都爬满了绿色。他刚才真是好运气,还能在一瞥之间就看到了它的屋檐。他多么庆幸现在是白天。
      走到了前大门,大门是实木的,非同一般足有两米高三米宽,连同粗壮的铁门框,牢牢地关着。它们都生了锈,掉了漆,不精美,远远没有傅杰所在酒店里那些时下正流行的仿欧铁艺门栏的精巧雅致,但是它们威严,甚至霸道,或者这才是以前贵族式的气派?
      傅杰不理会这些,他仔细地看了这扇大门上的门牌号码,没错,就是这里。他长出了口气,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里边脚步声响,大木门上的小窗子开了,一个老人的面孔出现。“什么事?”这老人的声音平和,探出来的脸面色红润,胡子剃得干干净净,头发理得一丝不乱,眼神专注地望着他。傅杰发现这老人的眉毛根根不乱,修长又挺拔,几根雪一样白的银丝混在黑色的眉毛里,一张老人的脸,却显得年青好看。
      “您好,我是富瑶酒店送外卖的,是您这里定的菜,是吗?”傅杰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你稍等。”门里面响起了几声很沉重的铁器撞击声,很重的锁具在开启,缓缓的,大门被打开了。
      
      门开得很小,门里的世界出乎他意料的整洁,从外面那个荒芜废乱的地方突然走进这里,让傅杰不适应。他发现这院子因为空旷越显得阔大,地面都铺着老式的青砖,整齐错落斜纹驳放,从进门开始,直铺到小楼前的台阶下。它们平整、光滑,虽然稍稍有些弧度的起伏,但是柔和,仿佛是下面的大地在岁月里悄悄的移动过,不为人知。院子里两口巨大的金鱼缸里水满满的,上面浮着睡莲的叶蔓。此外还有两株己经落了花,正在结果的桃树。桃树有年头了,枝冠硕茂,浓荫覆地,雪白的汉白玉栏杆围着它们,唯一的减色是栏杆的玉色太鲜,显然是新建的。
      傅杰随着老人往里走,登堂入室,进了这座老楼。光线骤然间暗了,阴暗的老屋子里冷气森森,傅杰一身的热汗让他机零零打了个冷战。昏暗的灯光里他没有看清楚身边的景物,前面老人的脚步一直在走,他凭着听觉往前跟。等他的眼睛恢复了正常,他己经来到了一间阔大的房间的门前。门敞着,前面的老人停了下来,站在门口向里面说:“首长,饭菜送来了,您请去餐厅吧。”
      “嗯。”房间里面有人用鼻子哼了一声,“知道了。”这声音又是不耐烦又是傲慢,傅杰听了难受。他本以为给他开门的老人就是这里的主人了,一个既平和庄重又有风度的人。可是竟然会有一个“首长”在,从声音里就听得出这人的脾气架子大到什么程度。
      傅杰看到了这人,房间里直对着房门是一张特大的床,按傅杰来看,上面至少可以睡四个他这样身量的男人。一个人半躺半卧在床上靠着,大热的天儿这人光着膀子,下身倒是穿着长裤,一双脚直翘到床头上,脚上的皮鞋在暗处都闪闪发亮。
      这人站了起来,真是又高又壮,几步就跨到了门前,不管门前站着人没有,他停都不停,直接往外走。傅杰和那老人都自觉地往旁边闪,给他让路。这人走过去了,长的什么样傅杰没看到,他只注意到这人赤裸的上身肌肉块块饱满,走动时每一块都互相挤压驱动,只是腾腾地迈了几步,就越过了他们,响到了另一个房间里。事后傅杰才回想起来,不是他没看清,而是他根本就在回避着那人的目光,那人的脸。对了,他的印象里还有那人腰上的皮带扣也闪闪发光,样式他同样没看清,可是体积肯定非常大,份量很重。
      “跟我来。”有修养有形象的老管家带着傅杰穿过走廊,来到餐厅。那人己经坐在了饭桌前,一连声地叫,“快点!快点!我饿坏了。”显得大有胃口,急不可耐。傅杰没等老管家再示意,主动打开食盒,把饭菜一一往桌子上摆。他头也不抬地忙,耳边一直响着那人的嘟囔声:“……他妈的,这么慢,等死人了,还不如直接去饭店,早就吃上了……”说话时含糊不清,他不等饭菜摆齐,早就动了筷子。
      都摆完了,傅杰吸了口长气,直起了腰抬起头:“先生,菜都齐了,您还需要什么吗?”他急着往回走,再说也实在烦了这人的举止动静。
      “啊……好,好,没什么了……”那人直到这时才正眼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傅杰,他边说没什么了边向傅杰往外挥手,好像是声情并茂地告诉傅杰可以滚出去了。可是突然间他嚅动不停的嘴瞬间停顿,一嘴的食物把他的脸胀得滚圆,他的身子直挺挺的,挥动的手停在半空,最出格的是他的眼睛,好像一肚子突然产生的话要从那里迸射出来,瞪得比他的脸还要圆还要大,好去代替他的嘴巴。
      “你,你怎么了?”说实话傅杰没有害怕,就算真的是个胆小鬼,突然看到了这种模样和变化也只会觉得滑稽好笑,为什么要怕?可是他身旁的老管家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首长,你怎么了?!”那声音那表情紧张又激动,如临大敌。
      吃饭的人张口结舌,完全僵硬,他直瞪瞪地指着傅杰,看着傅杰,仿佛傅杰是个刚刚现出原形的妖魔鬼怪,而且只有他才看得见认得清。
      “快帮我!”老管家当机立断,他不管其它,用力去搬开首长的嘴,往外挖那些满嘴的外卖。这时候首长好像回过些神来了,他在僵硬中保持的立体动作松动了,尤其是嘴,不用老管家用力撬就开始咳嗽往外喷东西,一下子弄得满桌子上全都狼藉一片,再不能吃更不能看。可不妙的是这人突然间全身抽搐,不可控制一样从椅子上倒了下去,可怜老管家无论如何也托不住他,只好把他就势轻轻地放倒。
      “你照顾他一下,别让他咬到舌头。我去拿药。”这位老管家就是在这样的慌急中都没有乱了方寸,不等傅杰回答,他跑出了餐厅。
      傅杰只好蹲到了那人的身边,他管不了这人不停抽搐的身子,只能用手把他的嘴上下掰开,不让他咬到舌头,那样子就像给一头不停挣扎的大牲口打针吃药,得掰嘴摁脖子。这时他们挨得紧紧的了,两张脸不过才相距十几厘米,傅杰突然间发现他面对着的竟然是个比老管家年岁还要大的老头儿!
      这真让他大吃一惊,简直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他到了那间有着超级大床的房间见到了这个人后,无论是他的眼睛还是他的感觉都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这是个最多只有中年岁数的男人。这身肌肉,这种胃口,还有这种骂骂咧咧精力过剩的语气神态,怎么会是个年近七八十的老年人?
      可这千真万确是个老人,仔细看要比修边幅有教养的老管家还要老些。
      老管家冲了进来,药己经在他的手心里,他绕过傅杰的手,把药往老首长的嘴里塞。这药是地道的急救药,不到一分钟,老首长的呼吸平顺了,身子也瘫软了。傅杰松开了手,站了起来。“老大爷,您把账结了好吗?”他心里没劲透了,只想着快点离开这儿,一点都没有救完人之后的成就感,更别谈什么助人为乐之类的扯淡话。
      “行,你等等。”老管家接过账单,掏钱付账。“小伙子,这菜也没法吃了,你这就连盘子都收回去吧,不用再来取。刚才真是麻烦你了。” 他还在盯着他的主人,像是还不放心。傅杰把菜再一样一样地往食盒里收,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出了门,得在什么地方把这些菜都倒了。不错,他是收回了外卖钱,但把菜原封不动地带回去,不定酒店里会怎么说他。这就是他第一次单独出来送外卖,真是衰透了。
      就在这时,地上的老首长慢慢地爬了起来,他自己扶墙往里站,居然真的站稳了。老管家就在他旁边,一把手都没敢伸出去扶。“小伙子,你……你等等。”他叫傅杰。
      傅杰都快走到门边了,无可奈何又转回头,等着这老头儿挑毛病找后账。他打定了主意,无论怎样他都不会把刚到手的外卖钱再交回去。
      “你坐。”出人意料,这位老首长指了指另一张椅子,要傅杰坐下说话。傅杰摸不着头脑,他提着食盒没放手,也没坐,“您有什么事吗?”他加了小心地问。
      老首长明显地坚持不住了,他先坐了下去。在椅子上一直盯着傅杰看,足足看了有七八分钟,傅杰都不知所措了,他才突然说:“晚饭你再给我送一次外卖,饭菜跟刚才一样。”他停了一下:“还要你送。”
      
      傅杰一肚子狐疑回到了富瑶酒店,他把食盒餐具还有账单饭钱都上交后,兜里还剩了一百块钱。这是老管家送他出门前给他的小费。说是首长特地关照的,一百块钱分成两张五十的,要他上交五十,自己留下一半。傅杰真的很感谢这两个老人为他这么着想,五十块钱在富瑶酒店里能够一顿最低消费的饭,可对他,是一个整月都盼不到的零用钱,简直让他喜出望外。
      他全都留下了,提都没提,领班也没问。他带回来了下一次外卖的定单,足以让领班很意外,很满意了。
      
  • 高天流云A 2010-06-18 10:42:26
      作者:好看哦赫赫 回复日期:2010-06-18 10:34:56 
        期待更新
      ------------
      每天晚五点半准时更新,第一次到舞文版块,兄台是第一个支持的书友,谢谢
  • 高天流云A 2010-06-18 10:45:34
      作者:冥然若梦 回复日期:2010-06-18 10:36:21 
        沙发,流云跑这来了
      ---------
      一时兴起,写了这篇小文,希望若梦兄能喜欢。
      
      这是个有悬疑色彩的故事,想表达些关于生存的东西。蛊室,这个名字或许不鲜明,但意思是蛮贴切的
  • 天高云淡ABCC 2010-06-18 12:54:48
      
      又操老本行了
      
      
      悬疑、、、
      
      蛊室、、、
  • terence911 2010-06-18 13:05:39
      此帖必火,提前占座
  • 阿细2009 2010-06-18 15:19:09
      跟来了。
  • 阿细2009 2010-06-18 15:24:31
       mark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