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头职场,金领生涯《广州,朝九晚五》

沈_鱼 2007-11-24 02:01:00 82740人围观


  通过猎头行业这个独特视角,揭示职场生存潜规则,透视都市金领辉煌生涯背后的一切。
  
  披露从白领通往金领的职场秘笈。
  国内首部描绘猎头行业内幕的小说,职场版《Mission Impossible》,现代版《金枝
  欲孽》,中国版《sex and the city》。
  
  
  [萧东楼监制作品]
  (跨刀监制,独家授权)
  
  -=-=-=-=-=-=-=-=-=-=-=-=-=-=-=-=-=-=-=-=-=-=-=-=-=-
  
  
  
  
  沈鱼,79年生人。毕业于国内知名外语院校,现就职于某著名咨询公司,资深猎头顾问。
  曾为Wrigley(箭牌)、Wastons(屈臣氏)、MENTHOLATUM(曼秀雷敦)、Danone(达能)、CocaCola(可口可乐)、Nike(耐克)等多家世界500强公司提供猎头咨询服务。
  
  -=-=-=-=-=-=-=-=-=-=-=-=-=-=-=-=-=-=-=-=-=-=-=-=-=-
  第一章
  
  
  01
  Cat的短信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开猎头部周例会。
  “安公子过生日,先去西江吃饭,再落夜场,能准点下班吗?我去接你。”
  安公子是西江饮食集团的太子爷,不像一般的二世祖般游手好闲,大学毕业后搞了个建筑设计公司,生意不错。我和他在网球场上认识,对彼此的球技惺惺相惜,熟络后很快成为固定混双拍档,在球友里几乎所向披靡。此人号称广州泡吧指南,广州似乎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夜场,这一点自然让同样是蒲精的Cat顶礼膜拜,为其马首是瞻。
  我瞟了一眼对面那张涂得猩红的嘴唇,正在机关枪似的喷射着那些我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字眼,知道今天的会一时半会儿是开不完了,便回信让Cat不用等我,我自己去。
  
  “旁边培训部上月做出了120万的业绩,超出了原定quota。我们却只是勉强够数,上面给我们的压力很大,这个月无论如何我们都要double。公司给大家的鼓励是很多的,我很希望你们都能拿到年底的大奖,集体去欧洲十一国游。”
  猩红嘴巴越说越澎湃,口沫横飞,会议桌旁端坐的五个team leader都在沉默的听着,有人作受用状轻轻点头。
  是的,我们的耳朵每周都会经历一次这样的洗礼,大家早已经由最初的蠢蠢欲动变成而今的无动于衷。
  
  猩红嘴巴是我的老板,世界top10咨询公司MMI广州分公司猎头部经理。在外企,我们习惯称自己的顶头上司为老板。而你的上司的上司就是你老板的老板,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像骂人。
  我的老板有一张中年妇女该有也不该有的雀斑脸和再厚的粉底也盖不住的鱼尾纹,胸前伟大,穿着高档的灰黑职业套装走出去,俨然一副酒楼部长的派头。
  
  MMI是一家老牌英国咨询公司,据说已经有上百年历史。它的企业管理咨询、数据外包、专业培训和猎头服务在世界上赫赫有名,业务遍布全球。其亚洲区的总部设在香港,我在的广州区是MMI在中国成立最晚的分公司,主要分培训和猎头两个板块。另外还有北京和上海两个点,北京负责企业咨询和培训,上海是数据外包和猎头,三家公司独立运作,统一向香港总部汇报。
  
  MMI GZ在华南地区猎头业内名气很大,因为很多著名的外企都是它的客户,雷打不动,业绩自然是不会差的。外企嘛,还是喜欢找回外资的猎头,这是很多本地的猎头公司打破头也争不到的优势。但其实大家都明白,所谓的外资公司进入中国都迅速本地化,挂着外资的羊头,给你干活的还不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
  
  我们的office里没有一个外籍人士,据说原来曾有两位高手坐镇,一个美国人,一个英籍港人。一年前不知什么原因,这两位高手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带领猎头部过半的人员弃巢而去,还带走了数个大客户和相当一部分资源。
  MMI GZ顿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但其百年历史也不是徒有虚名,在业界普遍等着看好戏的情况下,中国区CEO亲临广州重组猎头部,除了采取相应措施安抚留下人员,更高薪招兵买马,虽无法迅速重现辉煌时期,也总算在短时间内稳定了局面。
  
  猩红嘴巴就是那个时候来的。
  
  据我们广州区大老板Michale的描述,她从事猎头工作多年,曾在MMI GZ做过顾问,又到企业内部做HRM,之后又去了一家业内较出名的猎头公司Xpower担任负责人,是一个功力深厚炉火纯青的前辈高人。
  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许多人都不禁暗自嘀咕:英明一世的迈克这一次恐怕是看走了眼。迈克原来是培训部的最高负责人,兼公司的副总,原来的大老板引咎辞职后他便顺理成章的坐上了MMI GZ的第一把交椅。他擅长于培训咨询和企业管理,可猎头业务对于他来说是一块相对陌生的领域,主要表现在日常工作上无法给予我们更多的具体的实质性指导,于是他寄望于有着匹配资历的猩红嘴巴,赋予了她极大的权力空间,让其独立操盘,殊不知此举恰恰给猎头部的未来发展空间设置了最致命的障碍。
  
  他寄予厚望的这位高人来了一年多,除了每天像个拿着鞭子的监工在各个team之间来回巡视,指手画脚地给一些虚无的指导和许诺,或在每周的例会上给我们做激励洗脑然后拿着计算机噼里啪啦的计算我们每周每月的完成量外,并没有任何地方能表现出她的绝世武功。
  
  当她一次又一次毫无新意地在例会上搬出她那套哄拐蒙骗的激励措辞,我也一次又一次的放任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以抵消内心难以遏制的厌恶和逆反的欲念。
  
  有着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我一个,坐在我正对面的Nico(妮可)必然也是如此,只怕比我更强烈。
  尽管此刻她也默不作声,脸上却写满了不屑的表情。
  她在MMIGZ成立初期进入公司,从助理做到现在医药team的leader,平常作风犀利,行事嚣张,和同事的关系颇为紧张,但公司对她很是宽容,毕竟是一个追随了公司7年之久的元老级人物了。
  如果要把猎头部分成支持、中立及反对三派的话,妮可那team无疑是反对派。
  不知道是以前和猩红嘴巴做同事时有过宿怨还是基于对猩红嘴巴能力的鄙视,她对猩红嘴巴的到来表示了强烈的不合作态度,我行我素,由于她的团队业绩一贯不错又深得大老板照顾,猩红嘴巴虽然对她恨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
  
  坐在妮可旁边的苏珊比猩红嘴巴早来半年,负责Transportation& Logistics Team(物流&仓储),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兼素食主义者,宗教信仰令她凡事忍让,态度谦和,属于中立派。
  
  再过来就是坐在我左边的Linda(琳达),也是MMI的老臣子,她那组负责制造业的case,业绩很稳定。琳达和猩红嘴巴年龄相仿,婉秀沉稳,心思细腻,进退之间很会把握分寸,属于中立偏支持派。
  
  我右边的两个孖宝莎伦和贝蒂是跟着猩红嘴巴一起跳槽的,负责IT方面的case,由于她们team目前只有她们两个和一个助理,不设leader,每次team leader会议都是两人一起参加,我们都戏称她们为twins。她们自然是猩红嘴巴的忠实粉丝,言听计从。
  
  
  至于我,来之前实在没想过会是这么一个复杂的局面。
  
发表评论
  • 沈_鱼 2007-11-24 02:02:09
      
      
      02
      迈克找到我的时候,我在原来的公司陷入了事业的瓶颈期,上升的空间很少,而我又刚贷款买了我的小公寓不久,一时脑热签了五年期,每月要还银行过万两银子。所以当迈克开出挖角的条件时,我考虑了一周便答应了。
      
      入职前我跟猩红嘴巴见过两次,谈话过程还算顺利。
      令我有所不安地是这个未来的顶头上司给我一种挺不靠谱的感觉,在她口中,一切都光辉灿烂。她当时给我画了一个很大的饼,许诺了很多,就差没跟我说:小妹你只管大胆地往前走,天塌下来有姐给你顶着!
      谈话进行到尾声的时候,她言辞模糊地要我让做好兼并两组的准备,说是有些同事可能有离开的打算。
      后来从琳达口中我才知道,在我跟旧公司交接的一个月里,猩红嘴巴已将我描述成她高薪找来的FMCG、B &F的超能猎手。而她想要我兼并的自然是妮可的H &C Products Team。
      于是在大家心里,我理所当然的也就成了twins那样的猩红嘴巴用来打江山占地盘的头马式人物。我也开始明白为什么一开始猩红嘴巴把我介绍给大家认识的时候每个人不同的反应。
      印象最深的当然是妮可那一组所有人的皮笑肉不笑,而妮可一迳注视她的电脑屏幕,连头也没抬,只在鼻子里嗯哼了两声。
      
      可怜一心只想多赚点银子的我就这样被卷入一个复杂的江湖,且在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成为了一把杀人的刀。
      经过刚才的介绍你显然也已经发现,我们部门是清一色的女将。
      我在踏入MMIGZ大门后迅速发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瞬间接收到危险的讯号。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更何况有25个女人,偏偏猎头还是人精扎堆的行业。
      25个女人,25个人精!
      我的脑袋里迅速蹦出白骨精、盘丝洞、温柔乡诸类字眼!
      我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前景堪忧。
      我已没有退路。
      
      幸运的是,直到我试用期满,猩红嘴巴仍然没有如愿的挤走妮可。
      头一个月,她让我尽快熟悉情况,筹建自己的团队,随时做好接替合并妮可 那team的准备。
      第二个月,她要我不可松懈,要多了解医药组的业务和客户情况,以确保能顺利过渡。
      第三个月,她让我既来之则安之,多做BD(业务拓展),脚踏实地先把自己的FMCG和Fincan的单子做起来,医药先放一边,不要胡思乱想。
      我哭笑不得!
      拜托!我可是一直采取不置可否的态度,根本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事到如今她居然叫我别胡思乱想!
      
      当初那两位高人拉大队走了之后,FMCG的猎头单由妮可那组暂时接手,我来了之后猩红嘴巴要她把这一块业务移交给我,妮可居然出乎意外的爽快。我梳理资料时才知道,由于她们组专长不在FMCG,这类单子做得并不理想,大多打打散弹半死不活的维持着,不但常常遭到客户的抱怨,还把一些忠实的老客户也流失掉,交到我手上的根本就是盘难啃的隔夜馒头。
      
      我知道许多人都在等着看我如何粉墨登场,是一鼓作气扬名立万,还是偃旗息鼓一败涂地。
      偏偏我生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越是困境倒越是激发了我的斗志。
      在猩红嘴巴密锣紧鼓却又毫无章法地进行着她的排除异己大计时,我并没有被她的巧言令色乱了阵脚。我十分清楚自己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做出成绩,而不是去充当一个无谓的傀儡,进而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我把原来跟着我一起做了多年快消的高级顾问嘉雯(Karmen)带了过来,还招了一个金融软件HR主管出身的助理顾问维琪(Viky),加上从琳达组分过来的一个Researcher天娜(Tina),组成了初步的作战团队。
      业务方面,快消和金融双管齐下。我利用原有的资源拉了两个金融类的大客户过来,对方的HR都是我长期合作的伙伴,我帮他们解决过无数的招聘难题,彼此早已经由客户做成朋友,基本上无论我服务的是哪个公司,只要我走到那,他们的猎头单就跟到那,而他们如果跳槽了,新公司的猎头单也自然是我的。
      快消方面则和嘉雯一起拜访客户,整合资源。由于多年积累的人才储备颇丰,针对本地快消外企的需求,我们在短时间内的便能推荐适合的人选,得到客户的赞赏。几个回合下来,我们的专业让客户回复了不少信心,交给我们的vacancy(招聘职位)也越来越多。
      在试用期结束,我的团队需要面临Quota(指标)考核的时候,我们已经创造了已收款38万,预收款50万的业绩,一时风头无俩。
      
      “金融方面Ada很强啊,她的资源应该很多,你可以问她share一些,是不是啊Ada?”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我偏过头,看到猩红嘴巴正抛给我一个似询问实强迫的眼神。
      “AS/400平台负责研发的PM你以前有做过吧?”身边琳达突然笑吟吟的开口帮我接话。
      我回了一个谢了的眼色,转向贝蒂:”嗯,应该有的,你把JD发给我,我筛些candidates给你参考参考。”
      “thank you。”贝蒂喜形于色。
      
      妮可把她的笔叭的一声重重搁在会议桌上,偏着身子换了换坐姿,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
      猩红嘴巴盯了她一瞬,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让贝蒂继续汇报。
      我心里轻笑了一声。相处下来,感觉妮可就是个直脾气,虽然明刀明枪的有些吓人,但比笑面虎暗地里阴你一招要来得光明磊落。我知道她拍这一下是对猩红嘴巴这种强压式作风的反感,以及对我的轻易妥协表示不屑。
      刚才贝蒂对猩红嘴巴提到她手头的一个金融软件的case进展困难,猩红嘴巴马上就让她找我帮忙。各个team虽然都划分了行业的范围,但实际上有很多猎头单很难清楚单一的归入某一个领域。贝蒂这个case要找一个懂金融软件技术的地区项目总监,可以从IT线找人也可以从金融业方面入手。所以这个case严格来说,可以分给IT组也可以分给我。常规的作法是应该拿出来讨论,谁更有把握谁做。但猩红嘴巴不但擅自把它分给了贝蒂,现在做不下去还要我来提供人选。
      这样的做法换作妮可肯定是要呛声的。更何况即使是这样,在猎头界,合作是有分成规则的。有些公司会在奖罚制度里列明,没公开声明的私下也都懂做。
      像贝蒂这样接到case我提供人选如果成功的话,她起码要把value的50%分给我。如果是她接回来的单子转给我做,事成后我要给她20%。这个value可以是performance(业绩)也可以是commission(佣金或提成),自行商定。但显然贝蒂没有跟我商量的意思,猩红嘴巴也没有提。
      
      “Ada说说你那team的情况吧。上个月你那team可是业绩最高啊,下周又是月末了,可要再接再厉啊。下月香港总部的国际培训我可是向迈克力荐你去的,难得的机会啊。”
      猩红嘴巴望着我,带着皇恩浩荡的表情,手在计算机上无意识的摩挲着。呵,我怎么记得迈克前两天告诉我去培训这事是他点的我的名呢。
      我清了清嗓子,拿出我打印好的summary(总结),这样的表格其实会议前就已经发到猩红嘴巴的邮箱。现在要做的无非是当着其他leader的面陈述一遍,造成各方压力。
      “我这边本周新签了1个客户,比上周新增3个职位,目前操作中的client12个,职位46个。这周完成的有4个,一共6个candidates(候选人),其中3个下周入职,3个月底前入职。因客户的原因close(取消)了一个opening(职位),hold住(暂停)两个。本月截止目前performance(业绩)一共有32.6万。分别是...”
      
      
      
  • 沈_鱼 2007-11-24 04:15:55
      
      03
      开完会出来已接近下班时分,我嗓子干得冒烟,逐端起茶杯去茶水间接水。
      
      此时的办公区灯火通明,分不清白昼黑夜,一路上电话铃声此起彼伏,键盘的敲击声和各种的压低的语调交杂在一起,整个公司弥漫着一种忙碌有序而紧张压抑的气氛。
      这些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景。
      
      接完水往回走的时候,看到妮可迎面走来,我微微颔首。
      她与我插身而过时突然压低声音:“诶,出去聊聊?”
      
      
      进公司大半年了,我一心沉浸在自己的team building(团队建设),对妮可经常表示出来的敌意处之泰然,不回应不示弱不妥协也不反击。对她与猩红嘴巴的明争暗斗是是非非我也置若罔闻不予置评
      时间一长,猩红嘴巴对我不亢不卑的态度感到无可奈何,而我和妮可的关系也有所缓和,彼此碰面都会点点头,不再硬邦邦如仇人相见一般。
      而真正打破彼此之间的沉默的契机,说来倒颇为有趣。
      话说猎头部固定每月有一次集体活动,吃饭唱K之类。最近流行玩杀手游戏,我和妮可多次同时抽中杀手的牌面,合作起来居然颇有默契,几番回合下来,多少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意思。言语的来往也就渐渐多了起来。
      尽管如此,彼此还是泾渭分明。她这样公然赤裸的相邀,不可谓不突兀。
      
      倒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暗自思忖,不露声色的和她前后脚来到走廊,她领着我拐进了正对着北座电梯的楼梯间里。
      这么神秘!我不禁有些好笑,感觉像做贼一样。
      想不到啊想不到,居然还有和妮可一起做贼的一天!
      
      楼梯间里回音很重,妮可刻意地控制着声调。声音虽然不大,可她讲出来的内容委实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
      根据她妮可的一个可靠“线报”,堪称亚洲投资业牛耳的江川集团要秘密地寻访一名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接受董事会委派组建大中华区金融投资机构。当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该人选将会顺理成章地成为此机构的大中华区掌舵人。
      “你考虑一下,反正我不想交给Lisa那个胸大无脑去分,到时候也未必分到你头上。”
      妮可朝办公室的方向努了努嘴,一脸不屑。
      Lisa(丽莎)是猩红嘴巴的英文名。
      
      我在脑子里迅速消化着妮可给我的信息,以我对金融行业的了解,江川集团的份量和地位自然毋庸置疑,但是随之而来的难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见我沉吟不语,妮可又加上了一句话,“他们能够给到的佣金大概有20万,”顿了一下,她加重了语气,“是美金。”
      尽管我对这一单的佣金数额有着一定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被客户的大手笔震撼了一下。无论如何,这个数字是我从业以来实实在在接触过的最大一单,哪怕,我还并没有拿到它。
      我斟词酌句地回答妮可:“这个case的难度系数非常高,对它的理解和分析我没有太大的把握。起码现在没有。”
      妮可专注地看着我,并没有出声,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分析完这个case的难度后,我诚恳地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可以花些时间去做做功课,找找朋友。过两天,我整理个东西给你。希望能够帮到你。”
      妮可微笑着听我说完,走上前两步,使我们的距离靠得更近:“不,我的意思是让你考虑一下,我们一起做!”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我想,我还是要回去做做功课。下周一给你答复。”
      
      
      
  • 耶律隆生 2007-11-24 05:07:21
      支持一下东楼的监制作品。
      
      
  • xiao-ze 2007-11-24 05:16:37
      支持一下东楼
  • 木子2003 2007-11-24 05:26:27
      沈鱼
      这个文章我之前看过,后来就没了下文,等的我好辛苦哦
      哈哈 继续继续
      说不定私下还有很多问题得向你请教
  • 皮皮木马 2007-11-24 06:04:17
      哈哈,我来支持沈大小姐,说改稿改了这么久,实在让人等到花儿也谢了。
  • 老兵棍 2007-11-24 07:20:08
      支持!只是不知道什么叫监制作品。。。。。。
  • 丁亥年的籽茶 2007-11-24 08:14:10
      哈,终于改完稿子了?
  • 剑旋风 2007-11-24 08:49:52
      这个稿改的够久了,应该一下发个20章来缅怀一下。。。嘿嘿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