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矮矬穷的爱情》——底层小人物的情感挣扎

吴乾文 2017-02-08 11:15:00 326603人围观

  毫无疑问,作为一部个人直面灵魂的作品,《矮矬穷的爱情》深刻呈现了底层屌丝心理挣扎的过程。书中,主人公云翰飞渴望真爱,但人生坎坷境遇,又让他严重自卑。爱情对他来说,仿佛天上明月,临波照影,高悬九天之上,他只能始于渴望,止于幻想。一次偶然机会,他邂逅心上人林羽翯,于是,对爱人的迷恋、对幸福的沉溺、对世俗的抗争、对前途未卜的忧煎,便接踵而至。然而,面对世俗的重重压力,他又何去何从……?

  本书用细腻柔情、合理逻辑、逼真细节、飞扬文采,串连起主人公渴望逆袭、拥抱幸福的一个个心理绳结,栩栩如生地刻画了底层屌丝的形象,并在哲学思考上,散发着人性光辉。





  矮矬穷的爱情

  吴乾文◎著




  1


  “一个迷人的少女就是一个魔法师”,这句话在人们心中,早已心照不宣,俨然真理。女性的妩媚,也成为“魔法”的代名词。

  当我青涩稚嫩,心性单纯,甚至不太懂男女之事时,就知道这句话。具体如何得知,现已记不清了,或许书本上看到,或许在别人闲谈中听来,当时虽不甚理解,但一直铭刻心头,从而大大增强了女性对我的神秘感。

  于是,我渴望了解女性,但因为性格懦弱、内心自卑,加上不擅长人际交往,以致越是渴望,越不敢正视自己的需求,也就越放不开自己。同女性说话时,真实的我,反倒退缩不前,另一个身体紧张、眼神慌乱、说话结巴、脸颊发烫的我,却挡在前头,忙于应对。这种情形持续了十几年,直到遇见林羽翯,我才真切地感受到女性的魔力,感受到她心灵怎样以生活为底色,怎样组合色彩和形象,又怎样在我面前,汇聚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我由衷地赞美她,赞美她“魔法师”的迷人气质,赞美她极具魔力的心灵。

  灿烂的微笑,洋溢在孩子气的脸上,让一切都散发光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视线中充满了欢乐,这就是具备魔法的林羽翯。生气时,她朝我吼叫,如同窜起162cm高的火焰;温柔时,她一脸真诚的表情,又使我为她着魔不已。她的目光,总让我沉浸在愉悦无比的世界里,如同眷恋难舍的童年,我怎能忘记心上人的目光呢?

  可以说,在她之前,我的爱情,仅存在于夜静更深时寂寞难耐的幻想中。欢愉和迷恋,对我而言,无疑是从民间传奇或者影视剧中,通过想象才能获得的美好感觉。形象地讲,我的生命,就宛如一张白纸,纸片在1986年深秋的某天,天刚蒙蒙亮时,被命运之手抛出,随风飘起,仿佛白蝴蝶在晨光中飞舞。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曙色,赋予我极其浪漫的气质。其中美丽而眩目的色彩,无疑是我对爱情的梦想,梦想是迷人的花园,花园沐浴着糖汁般的阳光,渴饮着奶汁般的溪水,而蝴蝶,落在一朵名叫林羽翯的花上。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此时此刻,当我在电脑上敲出第一章文字,叙述我和她的爱情经历时,天色微明,曙光乍现,黎明前朝阳隐隐地涌动,恰如一路走来的人生。而漫漫长夜里,仿佛星与伴星一样相互照亮和激励的目光,已成为我和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 沂涟漪2017 2017-02-08 11:58:41
      题目好
  • 吴乾文 2017-02-08 13:33:28
      @沂涟漪2017 2017-02-08 11:58:41
      题目好
      -----------------------------
      谢谢支持
  • 吴乾文 2017-02-08 15:11:20
      2

      我生于H省南部农村,父亲姓云,典型乡下人,额头上的皱纹,宛如龟裂的土地,似乎风一吹,便能散发出田野气息。祖父是国企职工,父亲九岁那年,祖母在大饥荒中死去,后来祖父续娶个寡妇,寡妇带着一个男孩,于是后祖母枕头风经常吹,祖父一偏心,退休时让那男孩接了班。起初,父亲虽有抱怨,但一言不发,烂在肚中。母亲却很恼火,逢人便数落祖父的不是,惹得亲戚朋友都为父亲抱屈。父亲听在耳里,阴影落在心头,就像伤口一样,在生命中结起痂来,从此更加沉默寡言,一门心思,全在种田上。于是身子越来越弯,目光越来越呆滞,行动越来越迟缓,一天下来,任劳任怨,慢慢腾腾,磨磨蹭蹭,仿佛在向黄土地倾诉他所有的不幸。然而,黄土地上的风霜,如刀似剑,割开他的皮肤,一道一道,如同小孩咧开的嘴,明摆着是一辈子含辛茹苦的见证。因为怕吃亏,父亲便斤斤计较起来,他凡事谨小慎微,用塑料袋把血汗钱包了又包,叠放整齐,塞进贴身衣兜里。上街买完东西,付款时,便背转身,小心翼翼地打开塑料袋,眼角余光不住地往回瞥,生怕别人发现里面皱皱巴巴的几张纸币,他拿出钱,转身交给我母亲。

      我母亲生性胆小,遇事便手足无措,着急起来,眼睛眯缝着,眼角鱼尾纹像成群的鱼往池塘里游。和父亲相反,母亲整天唠叨个没完,而且总爱数落父亲,父亲多数时闷头不语,偶尔急了,便大声顶上两句,吓得正下蛋的鸡呱呱直叫,扑棱着翅膀跳出鸡窝,留下热气腾腾的蛋在鸡窝里滚来滚去。母亲先是一怔,随即停止数落,俯身去捡鸡蛋,进里屋放进柜子里,父亲则趁机出门下地。可母亲吃了多少苦啊,家里衣服洗的干干净净、饭菜烧的香喷喷、地扫的一尘不染、喂养牲畜、收拾菜地,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辛苦了一辈子,没享过一天福,对父亲有些怨言也是应该的。而且邻里关系相处的好,日常应酬照顾周到,有好东西时,会送些给别人,礼尚往来,村里人总夸我母亲,但凡对我父亲有意见,他们也不当面说,私下总跟我母亲抱怨。所以,当劳累一天的母亲叹着气对我说:“娃啊,你千万别学你爸”,我似乎明白,我是母亲一生的指望。

      小时候,母亲处处惯着我,在集市上给我买糖吃,用针线缝布娃娃,唱着小曲儿哄我睡觉,冬天把玻璃瓶装满开水,塞紧瓶塞,为的是放进被窝里给我暖脚。因为我个子矮,睡觉时便把我双腿拉直,以利于长高。她看着我时,目光中满是怜爱,仿佛一辈子的苦,都要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她渴望我有出息,能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娶漂亮媳妇儿,在大城市安家落户,最起码也得端上铁饭碗,成为公家人。父亲则不以为然,认为考不上大学还可以打工,男孩就得能吃苦,他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让我干力所能及的活:择菜洗菜、牵牛饮水、捡稻谷拾麦穗、甚至不许我睡懒觉。有次晚上睡的晚,吃早饭时,筷子掉在地上,我坐在桌旁,双手扶着碗,张嘴打起鼾来。
  • 吴乾文 2017-02-08 17:27:29
      六岁时,开始放牛。我牵着长长的牛绳走在前面,牛跟在后面。牛绳系在一根结实的木棒上,木棒一端略厚,另一端略薄,中间削的光滑平整,然后从薄的一端穿进牛鼻孔里,穿出后拴上牛绳,厚的一端正好卡在牛鼻孔外,这样木棒就滑不出来。走到村头,我四处张望,寻找可搭脚的地方,见不远处打谷场上有个石磙,便牵着牛绕到旁边,朝下连拽牛绳,口中“吁吁”呼叫,让牛低下头,靠近不动。我站在石磙上,双手抓住牛脖子上的毛,用右腿的膝盖顶住牛肚皮,胸部紧贴着牛肚皮上方,左腿向上抬起,用力慢慢爬上牛背。然后整个身子压在牛背上,顺势将腿跨过去,双腿紧紧夹住牛肚子,用牛绳打牛。牛低着头,“呼哧呼哧”喘气,扬起尾巴,抽打飞落身上的苍蝇,慢慢腾腾,朝前走着。

      起初,我比较害怕,身子趴在牛背上,两只手死死抓住牛毛,大气也不敢出。因为牛脊背宽大,体态笨重,走路又慢,又稳,又牢固,人坐在上面,感觉还比较踏实。渐渐地,胆子便大了起来,慢慢能直起腰,放开双手,在牛背上摆出各种姿势,用双脚夹打牛肚子,吆吆喝喝,得意洋洋,甚至想象自己是古代将军,出征归来,威风凛凛。有时小伙伴三五成群,各自骑牛,浩浩荡荡地走在田埂上,引得田间干活的乡亲不住侧目。

      有一回,几条牛正在山坡吃草,有两条牛顶起架来,我的牛受到惊吓,发疯似的朝前跑。我吓的哇哇大哭,伏身趴在牛背上,双手抓紧牛毛。牛疯跑一阵,在一条宽沟前竖起身子,前腿腾空,后腿使劲往后蹬,用力朝对面一跃,弓起的胸椎正好顶着我胸口。我疼痛难忍,赶忙松开手,借着牛向前冲的劲头,从牛屁股后面滚下。地上一片碎石,我躺在上面,头部流血,大腿擦伤,手腕脱臼。

      母亲看着心疼,便数落父亲:“俺娃将来自有出息,成人不要人管。”父亲一声不吭,出门下地,从此不再管我。

      我姐姐大我八岁,父母农活忙,姐姐放学后,便骑车带我去镇上换药。回来路上,又用攒下的压岁钱,给我买苹果。后来母亲告诉我,姐姐私下说,“我在后面吃苹果,她骑车时都闻着香,简直馋坏了。”现在想起这句话,我还感动不已。

      我在家躺了半个月,伤好后,便活蹦乱跳,无拘无束。我绕着草垛捉迷藏,拿着玩具枪村里村外乱转,而且衣服说脱就脱,背着父母跳水塘里捞菱角,还爬梯子收集蛛网,搓成团,粘竹竿上捕蝉,并戴着草帽,为的是不让蝉尿到。

      盛夏时节,阳光晒黑我的皮肤,加上**的身体沾满泥巴,活像条泥鳅。

      七岁时,母亲盼子成龙心切,对父亲唠叨着,不能让我再野了。于是,父母决定让我上学。他们思想陈旧,为让我有出息,得先取个响亮的好名字,二人商量了几天,最后父亲把我领到我二舅姥爷面前,老头子民国时读过私塾,教过学,年纪大了,反倒痴迷《周易》,还会算命。

      老人矮小、健壮,戴老花镜。就见他掐着手指,半闭眼皮,口中嘟嘟哝哝,脸上的褶子,不住地颤动。他先按照我生辰八字,详研半天,然后从满是灰尘的箱子里,找出一本《诗经》。书是民国版,页面已经泛黄,上面星星点点,全是更深的黄斑,直到跷起的书边。书边有的地方裂开了口子,有的地方缺了一块。他在桌旁坐下,胸脯靠着桌边,衣服上满是油渍和烟污,被桌边拱起的那颗扣子,经年累月,已经磨的锃亮。他的镜片特别大,镶嵌在黑色镜框内,像两个发光的补丁,镜框向后伸出两条腿,顺着两鬓下去,搭在耳朵上。阳光透过房上的亮瓦,顺着头顶下来,显得满头白发萧萧。老头子翻开书,晃头念道:

      “宛彼鸣鸠,翰飞戾天”。

      “啪”,一只蚊子飞过,他的双手在空中一拍。

      从此,我有了学名:云翰飞。
  • 张欢庆腿yw 2017-02-08 21:50:38
      顶贴是一种美德
      
  • 吴乾文 2017-02-08 22:12:45
      @张欢庆腿yw 2017-02-08 21:50:38
      顶贴是一种美德
      -----------------------------
      谢谢。
  • 吴乾文 2017-02-09 08:46:54
      3

      我顺利地进了大队小学,离家几里远,需要走过六条田埂,翻过两个坡。入学那天,母亲送我到学校,她向班主任介绍我的情况,替我报了名、交了学费,又用袖子擦了擦我的课桌和椅子,叮嘱要听老师话,好好学习,跟同学和睦相处,方才回去。在学校里,我沉默寡言,坐在后排。起初,面对从未见过的汉字和拼音,我完全不知道读法和意思,而桌上摊开的课本,如同天书,一页一页,全像在我童年深处糊上的一层窗户纸一样,我既看不到风景,也感受不到快乐。

      我用胳膊肘支撑起脸颊,呆坐着,竟然打起瞌睡,老师不批评我,还夸我性情温和。于是,我感觉老师特别亲切,甚至在梦中,还迷迷糊糊地认为,老师就是脚踏云朵的仙子,她温柔的声音,就是来自天上的仙乐,风从敞开的门吹进来,她的头发轻轻飘起,遮住脸颊,如同飘飘的仙衣。在我眼里,窗外的阳光,分明是天上的灯光,同学们琅琅的读书声,如同悦耳的催眠曲。而老师正驾云飞来,伸手将我抱上卧榻。
  • 吴乾文 2017-02-09 11:18:30
      这些奇异的幻景,停留在我记忆中,宛如一座座雕塑,矗立在我灵魂深处。长久以来,它们立体的造型,栩栩如生的艺术感,通过无规律、无意识的空间变化,让我听见内心声音,触及到深层自我。如同灵魂上的一切回眸,都是对故乡的依恋,对童年岁月的梦想一样,它们是我记忆中缤纷的色彩,是我人生坚实的步履,是连接我生命内在宇宙的神经。

      第二学期,仿佛开了窍,课本上的汉字,一个个全跟猴子似的,跳起来朝我扮鬼脸。我开始埋头用功、认真听讲,笔记作的密密麻麻,也从不迟到旷课。上课时,我用黑色铅笔写字、红色铅笔标注重点;课间,我复习功课,温习笔记,用心预备下一节课堂内容;放学及上学路上,我的作业是同村伙伴抄袭的目标。空旷草地上,我的作业本摆中间,他们趴在一起,围成半圆形,快速抄着。邻桌小女孩也给我带西红柿,为的是换取期末考试答案,我舍不得吃,拿回家给母亲,母亲逢人便夸我孝顺。
  • 吴乾文 2017-02-09 15:34:53
      4

      就生命的音乐性而言,人成长的过程,有一种节奏感。这种节奏,是时间流逝过程中,生命内部的律动,如果你感受到节奏感,也就领悟到生命的真谛。可以说,节奏感是生命的旋律,是梦想的歌唱,是欲望的合奏。

      我生命内部律动的节奏,仿佛自我阴部长毛那刻起,便处于活跃期。

      幼小时,父亲抱着我,不时用手摸我小鸡鸡,满布血丝的眼睛,便瞬间柔和起来,如同傍晚的暮色,得意洋洋地展示他充满阳刚的天才杰作:“是个能传宗接代的种,俺云家有后了。”

      父亲的话,如同一团带有荷尔蒙气息的云朵,飘浮在我童年天空中。迄今为止,我童年的记忆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虐待路边野花,另一部分,则是对村头新媳妇,充满朦胧的肉感幻想。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