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特大碎尸案件纪实

枕西城 2013-01-13 11:54:00 232782人围观

  一

  家住城东市物资公司的退休厨师吴秀兰,每天早上都会慢跑到河滨公园,跟那些老头老太跳跳舞唱唱歌。2012年8月5日,是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吴秀兰起得比往常要早,街上还没什么人。她沿着林荫道一路慢跑,快到公园门口时看见垃圾桶旁边有个装满了东西的黑袋子。放在平时也不会注意,但那天起得太早公园还没开门,便走过去把那包东西捡起来要塞进垃圾桶里。捡起来拿在手里感觉有些热乎气,飘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就顺手把袋子解开了,原来是一包新煮的肉片。六十五岁的吴秀兰做了一辈子的饭,切肉的功夫算得是精纯了,看了那些均匀的薄肉片也禁不住啧啧称叹起来,怎么就这么给扔了呢,定是从哪家送货车上掉下来的。吴秀兰下意识地伸手把肉翻了一下,乖乖,这包肉够跟老伴吃上两个星期了。再翻一下时,凉气从背心直直地袭来——翻出来一根上面还带着戒指的手指头。
  我们接到报案后迅速赶赴现场。吴老太给吓着了,喘着气反复地跟先到场的派出所干警说着事情的经过。现场已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群众,人们议论纷纷,有些面露寒色,有的若无其事,有的面露笑容要看稀奇物事。
  师父去询问了吴老太相关情况,不一会儿查勘现场的工作人员活儿也干完了,过来跟师父介绍了查勘结果。肉片切得极薄,就像涮羊肉一样。从形状上看,作案者使用的显然是专业工具。从成色上看,只是放在沸水里过了一遍,只有六成熟。凶手为什么这样做的目的不清楚,有可能是为了防腐,也有可能真的当做涮肉,因为吃不掉了才扔掉。根据还有一点热乎气的特点,肉片过水的时间应该在一个小时以内。从无名指的形状可以推断,死者是一名女性,上面那枚银质戒指刻了“ZZZS”四个英文字母。装肉片的袋子,是那种商店里随处可见的方便袋。袋子上除了吴秀兰的指纹,没有发现其它痕迹。
  师父皱起了眉头。纵他从业多年,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切成肉片这么变态的案子,还是头一回遇到。“把肉片带回局里作进一步的化验。把这里的道路监控录像调出来。”师父吩咐道,然后又转过身来对我说:“你去到相关部门了解一下本市当前人员的失踪情况,重点看看失踪的年轻女性。”
  我点点头,这么做是在大海捞针,现在城市人口流动频繁,太多尸骨完整的案子都没办法查清,何况是这么一包肉片,只是眼下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正要转身离开,师父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城西又发现了一包肉片。
  我们风风火火赶了过去。城西弃尸现场除了一包像过了沸水的肉片,无论是形状还是成色上看都跟城东的那包几无差别,可见是同一起案子。还发现一枚新鲜的脚印,痕迹鉴定专家称那脚印留下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垃圾场周围比较荒凉,除了垃圾场的工作人员少有人去,那枚脚印经过对比并非工作人员留下,那么就极有可能是属于犯罪嫌疑人的。这倒是振奋人心,相比城东发现的戒指,这枚脚印的价值也不能小觑。
  我们将两包肉片交由法医鉴定,两包尸片同属一具尸体。从城西的脚印和城东肉片的热气上推断,弃尸时间应当就在凌晨的四五点钟。因两袋肉片的数量都不多,法医肯定还有其他的弃尸尚未发现。果然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相继在城南、城北又发现两包肉片。令人沮丧的是这两个地点均未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是一起叫人毛骨悚然的杀人碎尸案。碎尸手段之凶残超乎常人想象,尸片的形状似乎从一个模子里出来,凶手似乎十分享受碎尸的过程,刀工与心理素质,恐怕都好到了变态的程度,对于人体的了解也非常人所及。而凶手也显然是想要人们看见他的杰作,丢尸地都在垃圾桶附近,偏要把袋子露在外面。
  道路监控录像很快就调出来了。四个发现尸片的地点都是监控的盲区,这倒不让人意外。凶手敢这么做,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谋划,反侦察能力肯定要比常人高出很多。所以研究案件时,队里个个神色凝重。凶手要么是职业碎尸手,要么从事某些与人体打交道的特殊行业。因为非常人所为,常见的那些杀人动机恐怕也不能用到这个案子上来。更有可能的凶手只是纯粹陶醉于自己的罪恶行径,杀人碎尸并四处抛尸的目的,只是寻求自己变态心理的满足。
  “太邪乎了。办了这么多年案,没见过这么变态的事。”师父点了烟,表情如临大敌。他是刑侦组多年的老组长了,要不是性子犟了点,早该做了局里的领导。在他领导下组里年年拿先进,市里的省里的乃至部里的都没缺过,手下干将一个个都爬上去了,他老人家依旧却稳坐钓鱼台,让旁人看了也倍感憋屈。不过师父心态出奇的好,说自己天生不是做领导的料,在刑侦组倒是能发挥点特长。工作能力那是顶呱呱,再怎么复杂难缠的大案要案,到他手里捋一捋,就能很快说出个一二三。这次却露出那样的表情,让在场的几个人,心头都掠过一丝寒意。
  尽管市局在第一时间进行封锁,消息不胫而走。早上发现的案子,到中午全城已传得沸沸扬扬。大街上小巷里人们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情,经过一些添油加醋的描述,再经网络一传播,种种传言风声鹤唳,一时人心惶惶。
发表评论
  • 枕西城 2013-01-16 22:32:53
      二

      1996年,南京发生过一起轰动一时的杀人碎尸案。一所知名高校的大一女孩,被人切成两千多块肉片,煮过后打包丢在闹市中心,头被割下弃于荒郊山林。更不可思议的是,凶手还把内脏洗净了整齐叠放。尽管当时南京警方动用大批专家和警力并进行了地毯式的大规模排查,结果却一无所获,案子至今未破,凶手自然也依旧逍遥法外。
      按照师父的吩咐,我在网上把能搜到的有关这个案子的全部资料都下了下来,然后把厚厚一沓材料放到了他的桌上。师父正和王爱国分析案情,两份盒饭摆在他们边上,俩人都还没开吃。
      “不会是南京那个跑我们这来了吧?”王爱国瞟了一眼我递过去的材料,不以为然地说。他是组里的侦破高手,推理能力极强。比我早三年进来,已是组里不可或缺的一员大将。
      “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刘安全拿着茶杯走过来,把话接了过去。“那样我们就真遇到大麻烦了。你俩先吃饭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即将面对一场攻坚战,不把肚子填饱了哪能上战场。”刘安全比王爱国还要早来刑侦组,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
      “是的是的,吃饭要紧,吃饭要紧。你这一说还真饿了。”师父顺手递给王爱国一份盒饭,然后把自己那份也打开了,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爱国,吃完了联系一下你以前警校的宋老师,他专门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案子,看对这个案子有什么高见。安全,你去市局找下孙爱萍警官,把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说一下,请他帮忙分析分析。”师父边吃边安排道。“小陈,你就去交警大队把那些现场周边道路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好好看看,记住,一定要细心,不要漏过一辆可疑车辆。”
      大家还未来得及领命,姜来局长在我们队长李红星和另外两个副队长的陪同下,到了我们办公室。这么快就惊动了市局一把手,让我们都始料未及。师父和王爱国赶紧放下了盒饭,我和刘安全也都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 嘉湘人2011 2013-01-17 21:24:44
      请楼主能快点更,呵呵
  • 6mg 2013-01-17 21:39:26
      这么快又有话要说?先喝杯茶喘口气吧。
      
  • 嘉湘人2011 2013-01-20 12:30:54
      喔唔,又是一个太监
  • 枕西城 2013-01-22 22:17:07
      “老黄,这案子影响很坏啊,网上已是尽人皆知了。蒋书记已经明确指示,要我们务必在一个月内抓到凶手!现在有点眉目了吗?”姜局长神色严峻地说。他口中的蒋书记,是市政法委书记蒋正权。
      “姜局,凶手手段这么凶残,来头一定不简单。十年前南京发生过类似的案子,当时兴师动众全城排查,请了全国顶尖的专家协助也没能没能抓到凶手。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我们现在这个案子,和南京那个相似程度极高,尤其是碎尸的手法几乎雷同,受害者均为女性,这中间有没有关联不好说,但要在一个月内找到凶手,恐怕还真是有些困难。”
      “老黄,这个李队刚才也跟我说了。困难肯定是有,但你是我们市里的破案专家,一定要想出办法,不然我们不好交差啊。你们现在准备如何切入?”
      “首先是要确定死者的身份,才能顺藤摸瓜查下去。现在尸体已成碎片,要确认身份也是个难题。现在我们手上有价值的,就是那枚戒指。我想……我想……”师父说到这里有些犹豫。
      “你说。”姜局长点了一根烟。
      “既然网上已经传开了,我们封锁消息也没有太大意义,不如公开一些情况,看看市民能不能提供点有用的线索。那枚戒指我看过,银质的,形状上没有特别之处,但上面刻了几个英文字母,没准会有人认识,可以在电视上播一下。”
      “李队,你看怎么办呢?”姜来把头转向了李队长。
      “我同意老黄的看法。我们也来个全城排查!根据法医的判断,碎尸时间就在最近两天,我就不信弄下这么大动静,凶手不留一点蛛丝马迹。”
      “你们二位呢?”姜来又回头问了问两个副队长。
      两位副队长都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李队的看法。
      汪洋副队长补充了一点意见:“根据尸片的形状,看得出凶手刀功很好,我想我们要密切关注医生、厨师、屠夫等重点人群,在进行全程排查时要有所侧重。”
      “你刚才说了首先,那就是还有其次了?”姜来又把目光转向了师父。
      “其次就是在城西发现的那枚脚印,现在正在请专家进行分析,根据我的判断,它就是弃尸者留下的。但要从一枚脚印追踪到这个人,是个大海捞针的工作,不过这总归是一个突破口。等分析结果出来,我们就可以对凶手体征进行初步合成,对排查比较有帮助。”
      “那就这样办吧。现在就成立“8-5碎尸案”专案组,老黄负责这个事,需要什么人参与进来你说了算。马上准备动员全线干警全城排查,等我跟蒋书记汇报后即可启动。要重点查那些特殊人群,不要漏过一片砖瓦。通知电视台把你们想要的东西播出去,看看能不能尽快确定死者身份。这事我来协调。”姜局长拍了板。说完,又掏出手机跟电视台的领导打了电话,那边答应马上派人过来。落实了这事,他又要求大家近期辛苦一点,一定要加班加点把案子破了云云便匆匆离开,去布置全程排查的事了。
      接着我们也开始忙活起来。王爱国找他的老师,刘安全去找孙爱萍,我则去调道路监控录像。另外一名同事赵亮盯着脚印鉴定专家尽快拿出结果,别的人和师父去跟那些报案人员做笔录。
  • 枕西城 2013-01-22 22:19:01
      @嘉湘人2011 5楼
      喔唔,又是一个太监
      -----------------------------
      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
  • 枕西城 2013-01-23 20:06:58
      最先出来的是DNA鉴定结果,经过DNA取样分析,死者为二十五岁左右的女性。随后赵亮拿到了痕迹鉴定专家的分析结果,留下那枚脚印的人身高在1米75左右,体重在70公斤山下。穿的是市面上不常见的一款运动鞋,至少在九成新以上。师父得知这一消息,又赶紧安排赵亮提取登记在册的有此体征人员的档案,同时部署王安全去查那款鞋的信息。赵亮很快就把相关档案调了出来,结果全市身高在1米75、体重在65公斤左右的男医生就有四百多个,加上其他行业的有几千人。这还不算那些根本没有档案可查的人。目标群体如此庞大,挨个来查不大现实。
      但全城排查还是迅速启动起来,重点放在了体貌特征与专家从那枚脚印测算出来的相近的人上面。电视台的也很快就赶过来了。他们采集了一些图像,又让师父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才收工回去。这时已是傍晚六点半,组里一个人都还没走,各自忙着手上的事情。而我也眼睛也不眨一下观看着监控录像,一辆白色无牌的桑塔纳轿车,已进入了视线。
      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有人报案说在闹市区的一个商场地下停车场发现了一颗人头。我们迅速赶了过去,人头装在黑色方便袋里,袋子和上午那些装肉片的袋子一样,所以都不用在做什么鉴定,即可肯定是同一起案子。人头脸上的皮已被剥去,加上蓬乱的长头发,叫人看了真是瘆得慌。发现人头的保洁员大姐到我们赶到时仍然惊魂未定,说话支支唔唔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弄明白,是她在地下停车场的垃圾桶里发现的。
      技术员在袋子表面提取了几枚指纹,经过比照不是保洁员大姐的。这一发现激动人心,凶手太过猖狂,终于留下了一些破绽。回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发现的指纹与指纹库里的进行比对。这比对工作乍一听起来像是大海捞针的活儿,但电脑一扫一大片,不多时就出来了结果。遗憾的是,库里没有与之相同的指纹。
      师父陷入了沉思,这个凶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让他这个老刑警琢磨不透。余下的人则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辆无牌的白色桑塔纳上面。这辆车在推断的弃尸时间段里,均有在发现尸片的周边道路出现,极有可能就是凶手作案的车辆。然后我们又看了发现人头的那家商场的监控录像,果不其然,有一辆白色的桑塔纳出现,早上八点左右进去之后就没出来。我们马上通知现场的警员封锁了商场地下车库,让他们查找那辆车的下落,队里几个人也马不停蹄又赶了过去。还在路上那边就传来消息,目标车辆已经发现,但遗憾的是里面空空如也,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停在监控的死角,从那里到电梯间都没有录像资料。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师父的带领下,到现场再次查看了一番。经过视像比照,那辆白色的桑塔纳无疑就是抛尸的车辆。但里面干干净净一点痕迹没有留下,可见凶手有些故意让我们发现的意思。而他显然对这商场地下车库十分熟悉,才能把这么大一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师父在车边走走停停,又从停车点往电梯间走了一个来回,突然叫人找来地图,在上面标记了几个发现弃尸的地点,盯着那些标记苦苦思索,过了一阵后又动手把几个点连了起来。连起来之后,师父脸刷地白了。我凑了上去,几个发现弃尸的地点连起来,正好是个大大的十字。十字的中心,便是发现人头的地方。
  • 枕西城 2013-02-20 13:03:53
      三

      看了那个十字,在场的专案组人员都安静了。大家本就凝重的脸色,愈加难看起来。我们不久前刚破了一个海归被残杀的案子,案发现场尸体大卸八块,残骸被摆成一个十字。后来查明的真相叫人汗毛倒竖,死者是同性恋兼受虐狂,变态到竟至于请求远在美国的恋人专程飞来把他肢解了。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全程都进行录像,在身上的肉被一刀刀割下时,那海归的表情并不痛苦,而是表现得十分享受。那个录像让我这个见惯了各种残杀现场的人第一次吐了,也让我第一次知道世上有冰恋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存在。
      现在这个案子是不是也会是类似的情况呢?王爱国自言自语,下意识地说这案子可能与西方某些邪教有关联。师父对此不置可否,但受到了一些启发,从现场返回来,便吩咐王爱国上网查查西方那些邪教里,有哪些是要用人祭的。又叫我查白色桑塔纳的来历。根据车上提取的VIN码,车是2002年从上海大众汽车厂生产的,几经转手后在2008年9月被卖到了本市一个叫罗文光的市民手中。我又把罗文光的信息调了出来,此人不曾有过犯罪记录,相反是个很优秀的人才,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之后在本市一家科研所做研究员,承担的项目曾经得过全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更为重要的是,2011年3月,罗文光已全家移民加拿大。出入境记录里,显示自那之后他就再没回过国。师父看了这些信息直摇头,车是罗文光的,驾车抛尸的人,就不知道是何方妖孽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叫我跟市外办的联系,再深入查一查罗文光的底细。
      我这边没有大的收获,王爱国那边也差不多。他上网查西方的邪教,关键字输进去,一下弹出来大片,方知在西方国家邪教多如牛毛,而他们多有人祭的做法。目标这么大,根本没办法往下查去。
      就在大家犯难之际,刘安全把我们都叫了过去。在他的电脑上,搜到了一个叫太阳神殿教的邪教组织。1997年,在加拿大魁北克市,这个教的三女二男集体自杀,尸体列成一个十字。
      “倒是有个十字,但跟我们这个,恐怕八竿子打不着。”师父看过后掩不住有些失望,“可以往那方面去推想,不过根据我的直觉,这案子会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很多。今年真他妈撞鬼了,尽遇着这样变态的事!要让我抓到那凶手,非让他碎尸万段不可!”
      师父说的没错,这是诡异案件多发的一年,尽冒出些超出常人想象的事情。但老人家不管遇着怎样情形,从来都是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情况真是不容乐观了。他身上压力确实也是太大了,现在通讯手段发达,案子在电视、网络上已经吵翻了天。在从商场回来的路上,市中心大屏幕上滚动放着案发现场的一些录像,并邀了些专家学者分析,捕风捉影说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本就人心惶惶的了,让他们添油加醋的一说,愈加恐怖起来。市政法委书记蒋正权也坐不住了,亲自给师父打来电话,说市委市政府的一把手都已关照过,要他加班加点尽快把案子结了。
      就在师父抱怨之时,王爱国接到电话,一名男子报警,声称尸片中发现的那枚戒指,是几年前他送给女朋友的定情信物。大家听到这消息,满脸的疲惫一下褪去,全都在瞬间精神百倍起来——只要能够确定尸源,这案子就有头绪了。
      师父赶紧安排人去把那人接到刑警队。约莫半小时后,接人的车子回来了。师父叫人把那名男子带到会客室,然后叫上我和王爱国一起过去。我们过去时,那名男子神情沮丧地坐着,带一副无框眼镜,样子高瘦,穿戴整洁,文质彬彬,但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是刚哭过。见我们进去,他有些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语无伦次地说些“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她是个优秀的女孩,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被残杀,警察大哥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之类的话,情绪非常激动。师父叫他不要激动,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并且亲自倒了杯水,递过去让他坐下来慢慢说。在师父的安抚下,他倒也十分听话,接过水杯坐了下来,用颤抖的双手捧起杯子喝了口水。
  • 小李子无现实 2013-02-20 13:07:28
      喜欢这文,赶紧顶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