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疑云》(新悬疑小说)

玉明如意 2010-12-31 07:58:00 1727496人围观



修改章节从55页开始

 
 QQ:1299403973。电话:13325155692.
(一颗情绪幽深的蓝宝石;还有他执著的魔术世界)
注:请看新都市悬疑小说是怎样演绎的,谢谢各位读者!作揖了!
第一章 孤独持宝人
  一个月后将震惊整个京城的那件宝物,和那个持宝人,就住在某省某市某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他叫张汉磁,今年二十八岁,至今未婚。他的母亲叫曾玉芬,十几年前来到这里落户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寡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守身如玉,好像从来没有过再嫁人的念头。
  曾玉芬信佛信了十多年了,她一如既往地按时在佛龛前烧香拜佛,默默地向佛祖诉说心理话:红兵,咱们的儿子终于要成家立业了,是村上最丽质的姑娘,你见了一定会满意……儿子没有你生得高大,又没有什么手艺,我只好把你用性命保住的传家宝拿出来了,你千万不要怪我,宝物再好,也比不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啊……我想了好多年,现在终于想通了,人比物重要的多,若不是那件嗜血的宝物,你也不会走得那么早啊……她默语着,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下来,面前的观音仿佛也在怜惜她似的。
  事情若是如此简单,她也不会这样伤心,其实她是在做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决定,一个对儿子的一生至关重要的决定,想让汉磁永远地离开这个穷乡僻壤,去遥远的天堂自由地飞翔。
  夜幕渐渐降临了。曾玉芬关上门拉上了窗帘,又迟疑了一会儿,终于从屋内的西墙角取出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用手小心地擦干了上面的灰尘。
  其实,这件事对张汉磁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许多年来,母亲多次悄悄地把它取出来,捧在手里呆看着落泪,被他发现是必然的事情,他经常趁母亲不在时取出来细细品味。一开始,他还不知道那块比鹅蛋还要大一圈的蓝色石头究竟是什么,说圆还有些扁平,上面还有许多切割而成的碎小平面,仔细数过,圆形平面有三十二个,方形平面有三十六个,方和圆面有序地排列着,在微弱的光线下也能散发出奇特的星光来,那色彩精美绝伦令人咋舌;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这块蓝色的石头能够很快地平息他过快的心跳,使他的心神安定下来,驱赶心中纷乱的思绪。
  后来,张汉磁看了电视里的品宝栏目,他很快猜出了那块石头就是一块世间罕见的蓝宝石。他出于好奇心,经常去县城里的图书馆,翻看许多关于宝石、珍珠、玉器,乃至各种古玩字画方面的书籍,虽然不能说是精通,但也算是入了门。然而,这一切他的母亲似乎一点也不知晓,或许是不愿意去干涉吧。
  曾玉芬发现儿子无动于衷很不高兴,“笨小子,你见到它一点感觉都没有?看来你真是一块木头,卖掉它也是对的。”
  张汉磁这才大吃一惊,“妈,你当真要卖掉它?它可是价值连城啊?”
  曾玉芬又是一个惊讶,“哦?你早就见过它……我说呢,难怪你这么从容,凭你爸的智商,不可能生出这么一个没灵气的儿子啊……”但连忙出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头,“死小子,你偷看过好多次,是不是?”
  张汉磁垂下头去,“妈,你真舍得把它卖掉?就算舍得,这世上也未必有人买得起啊?弄不好,还会招来民警追查来路的?”
  曾玉芬当然早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别担心这个,你妈不是蠢人,妈手里有祖上的遗嘱。”说着又从另一个墙角里取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沓年久发黄纸张,摊给儿子看,“这是你太爷留给你爷爷的遗嘱;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爸爸的遗嘱;这是你爸爸留给你的遗嘱……拿上它,官方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又叹了一声说:“怕就怕遭来黑道上的那些人呐……”
  张汉磁心中有许多疑问,可是一时不知从何问起,“这……嘶——”到嗓子眼里的话咽了回去,反而安慰起来,“妈,古董这一行,一般不问出处,听说这是行规……这些遗嘱未必用得上,带在身上不安全……”
  曾玉芬用异样的目光看儿子,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精明过人,果然验证了这一点,“妈还以为你是个憨头哩……还是带上它安全,万一路上遇险,也好向警方请求帮助。”
  张汉磁见母亲出手之意已决,也只能顺水推舟,“妈,这件东西太珍贵,在一般小城事卖不上价钱,也未必有人敢买……必须去京城,先找到电视台品宝栏目亮相,拿到鉴定书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肯定会吸引很多大买家,这样价格就起来了。”
  曾玉芬犹豫,“妈也是这么想过,可是在电视上亮相,肯定又会招来那些飞贼……”
  张汉磁这才敢问:“妈,爸是不是被黑道上的人追杀过?”
  曾玉芬扭过头去抹起了眼泪,“孩子,你什么都别问,照妈说的做就行了。”
  这时外面正下着雷雨,闪电不断,猛然一声霹雳,让他们母子二人受了惊吓。曾玉芬突然看着窗户惊叫:“外面有人偷听!”
  张汉磁扭头时,一个黑影迅速滑了过去,在窗帘上留下一面欣长的人影,“妈,是人影,有什么可吃惊的?肯定是搓完麻将回家的邻居……”
  曾玉芬赶忙将东西收了起来。
  张汉磁看着母亲慌张的样子,心里已经猜想到自己的父母当年为这件宝物受过很大的惊吓,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如此一想,心中仿佛翻倒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了。
  曾玉芬藏好了东西上坑来沉思,“让你一个人去,妈实在是不放心啊……妈想和你一块去,可是,当年就是妈拖累了你爸爸,克夫不能再克子啊……”话说到半句却咽下了,勇敢地将话题转开,“对了,汉磁啊……等东西出手之后,你可要分给小梅一部分……你妹妹虽然嫁了人,可毕竟还是咱张家的人。”
  张汉磁点了点头,但是心绪不在其上,脑子里浮现起父亲小时候给他讲的夺宝故事,那些离奇的故事是不是祖辈们的亲身经历呢?这一切还只是个谜。
  张汉磁做着赶往京城的准备,他即将要成为一个北漂族了,自己会不会也像王保强那样幸运呢?他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因为脑子里有数不尽的疑团,常常是在院子里独自发呆。他猜想,这颗祖传的蓝宝石有可能是波斯产的,或许是伊朗,也可能是伊拉克,但也未必,斯里兰卡锡兰岛、巴西、印度和非洲各国都出产过许多极品蓝宝石,他的鉴赏能力还不能断定它的准确产地。他又猜想,这颗宝石应该有一个动听的名字,忆起父亲的故事里有一颗宝石叫‘斗转星’,会不会就是指它呢?真是头疼。
  张汉磁更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太爷爷是如何得到了这件宝物?自己的爷爷是怎么死的?自己的父亲究竟遭到过什么人的疯狂追杀?这一切,母亲为什么不告诉他,更不许多问呢?
  他从记事起,父亲一到晚上就给他讲那些关于夺宝的故事。他当时太小,只是觉得情节跌宕起伏、惊险恐怖,听了又想听。如今想来,那些断断续续的故事存在着太多的漏洞,比如故事里提到的夜明珠和钻石都散发着蓝色光芒,而且还会变色,现在他知道钻石大都是透明色,偶有淡黄色小颗粒出现,其它颜色极其罕见。张汉磁知道父亲的口才并不好,可是怎么能编造出那么多扣人心弦的故事来呢?这些故事听似杂乱,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关联,可是仔细品味,它们可以串联到一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张汉磁平日看似一无是处,却能轻易看穿电视里魔术大师们的精彩表演,而且好多魔术可以模仿得维妙维肖,这说明他的逻辑思维极其敏锐。他终于想通了父亲为什么讲那些故事给他听,为什么把一些关键的东西抽象化,就是不想让他马上知道事情的真相……
  次日,张汉磁要动身赶往京城了,但是这件事对村里所有的人都保密,有人问他去哪里,他就说进县城逛一逛。她的母亲怕邻居们起疑心,也只是送到了家门口无话,该说的话,已经在屋里全都说过了,只是摆了摆手,脸上却是布满了愁云,她怎么能对初次远行的儿子放得下心来呢?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