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通俗欣赏(23)

归来如松123 2016-10-30 12:06:00 48人围观

  蔽膝的形制是这样的:长三尺,下端宽二尺,上端宽一尺,五寸。领缝一下的的两边,用爵韦表里镶边,距上端领缝六寸,下端有五寸长不用爵韦镶边,而用素绩镶边;在所有镶边的缝中都嵌有五彩丝带。

  *********

  (22)丧大记

  《丧大记》是《礼记》中关于宗教哲学类书籍。

  病人病危时,要把寝室内外都打扫干净。病人是国君、大夫,就要撤去乐悬;是士,也要把琴瑟收藏起来。让病人头朝东躺在室内北墙下。废床,为病人脱下脏衣,换上新衣,由四个人分别按住病人的四肢。男女改换服装。在病人的口鼻上放点丝棉,来观察和等待断气。临终时,男人不用女人侍候,女人也不用男人侍候。国君及其妇人都应该死在正寝。大夫及其正妻都应死在正寝。卿的妻子如果没有得到任命,就要死在她自己的住处,然后迁尸到正寝。士和士的妻也都应该死在正寝。

  在为国君招魂时,如果境内有山林,则由虞人设梯,如果境内没有山林就由狄人设梯。由国君的近臣招魂。招魂的人要身穿朝服。为国君招魂所用的衣服是卷衣,夫人用屈狄;大夫用玄赪,世妇用襢衣;士用爵弁,士妻用税衣。招魂的人都是从正房东边的廊檐处登梯升屋,一直上到屋脊的正中间,面朝北,挥动着招魂所用的衣服,拉长声调地呼喊三声:某,回来吧!然后把招魂的衣服卷起来从前檐投下,下面一个人用竹筐接住,招魂的人从正房西北边的廊檐处下来。

  出国访问时死掉的,如果是住在宾馆就招魂,如果是住在卿大夫之家就不招魂。如果是死在半路,就上到乘车的左毂(gǔ)招魂。招魂所用的衣服,不再用来传到死者身上,也不用来做敛衣。为妇人招魂,不用嫁时所穿的礼服。凡是招魂,男子呼喊名字,妇人呼喊字。只有哭泣是在招魂之前,其他善后事宜都是在招魂以后进行。

  国君刚断气,主人哀痛呜咽,兄弟就放声而哭,妇女们边哭边跺脚。把尸体方正以后,哭位的安排是:孝子跪在尸体的东边,卿、大夫、死者的父辈和兄弟、男性子孙立在孝子的身后。办理丧事的官员和众士在堂下哭,面朝北。夫人尸体的西边。内命妇、国君的姑、姊妹以及女性子孙立在夫人的身后。外命妇和外宗在堂上室门之外哭,面朝北站立。

  大夫去世,哭位的安排是:孝子跪在尸体东边,孝子的正妻跪在尸体西边。亲属当中的命夫、命妇可以跪,肺命夫、命妇都站立。士去世,不但孝子可以跪在尸体东边,而且死者的父兄和男性子孙也可以;不但孝子的妻可以跪在尸体西边,而且死者的姑、姊妹和女性子孙也可以。凡是在室内哭尸时,孝子都是双手抓住覆尸的被子而哭,表示痛不欲生,要追随死者而去。

  国君去世,还没有小敛,如果此时有失去国家寄居别国的诸侯、一国老臣前来吊唁,孝子要出迎。丈夫去世,尚未小敛,如果此时国君派人前来吊唁或送礼,孝子要出迎。士去世,对于大夫前来吊唁,只要不是正在小敛,孝子就要出迎。凡是孝子出迎的时候,都要光着脚,把衣襟下摆掖在腰带上,捶着胸口,从西阶走下正堂。国君在庭中向着来吊唁的寄居别国的诸侯、一国老臣拜谢。

  大夫对于国君派来吊唁的使者,要出寝门之外迎接;使者升堂传达国君的旨意,孝子在堂下拜谢。士对于大夫的亲自来吊,孝子只是在西阶之下就位,和大夫都面朝东哭泣,但不到门外迎接。寄居别国的诸侯妇人来吊唁时,国君夫人要出迎。国君妇人派使者来大夫的家吊唁时,大夫的妻子要出迎。士的妻子只要不是正在忙于小敛,都要出迎前来吊唁的大夫的妻子。

  小敛时,主人在门内的东边就位,面向西;主妇在门内的西边就位,面向东,这才进行小敛。小敛完毕,主人在尸前号哭跳跃,跳的次数不限。主妇也像主人那样号哭跳跃。然后,主人袒露左臂,脱去髦,用麻束住发髻。而妇人也到西房露出发髻,在腰部束上麻带。然后撤去障尸的幕帷,主人和主妇等亲属恭敬地抬起尸体,从室内移到堂上的两楹柱之间。然后主人、主妇等人从西阶下堂,向来吊的客人拜谢。

  国君拜谢来吊的寄居别国的诸侯、一国老臣,大夫、士向来吊的卿、大夫逐一拜谢,对于来吊的士,不管人数多少,只向着他们所站的方位拜三拜。国君的妇人,也在堂上拜谢来吊的寄居别国的诸侯夫人。卿大夫的妻子、士的妻子,对于来吊的命妇,在堂上逐一拜谢;对于普通女宾就总的一拜。拜过吊宾之后,主人在东阶下就位,给左臂穿上袖子,腰缠麻带,头戴麻经,号哭跳跃。如果是母亲去世,拜宾之后在东阶下就位时,不须括发,只须戴免就可以。然后设置小敛之奠。从这时起,来吊唁的客人都要掩上裼衣而不使得羔裘露在外面,在吉冠的冠圈上加上麻续,腰束麻带,跟在主人、主妇的后边交替顿足拍胸而哭。

  办国君的丧事,由虞人提供烧火的木柴和舀水的勺子,狄人提供壶漏,雍人提供烧水的鼎,司马亲临视察壶漏的安置,然后安排官员轮流值班代哭。办大夫的丧事,只安排官员代哭,不设置壶漏,办士的丧事,亲属代哭,不得用官员代哭。办国君的丧事,堂上电着两支火把,堂下点着两支火把。办大夫的丧事,堂上点一支火把,堂下点两支。办士的丧事,堂上、堂下都只点一支火把。

  小敛结束,主人下堂拜谢来吊的宾客,等宾客走了以后,才撤掉堂上的帷幕。在堂上哭死者的位置是,主人在尸体的东边,面朝西;主妇等妇人在尸体的西边,面朝东。如果此时有奔丧的人到家,也在尸的西边哭,主妇等人向北挪,面向南。女子迎客送客都不一样,即便下堂迎送,也是只磕头而不哭。男子出寝迎宾,不哭。对于来吊的女宾,如果丧家没有主妇,就由主人在寝门内向女宾拜谢;对于来吊的男宾,如果丧家没有主人,就由主妇在东阶下男宾拜谢。

  如果孝子年龄很小,就让他穿上孝服,由别人替他拜谢吊宾。如果孝子因故不在家,对于有爵位的吊宾应说明缘故,对于无爵位的吊宾就由他人代为拜谢。孝子不在家而在国内的,就等孝子回来主持丧事;如果在国外不能回来,那就只好由别人主持殡葬。总之,丧家绝嗣的情况是有的,丧事无人主持的情况却是没有的。

  办诸侯的丧事,在死后的三日,世子以及夫人即可以拄丧杖;死后五天,已经出殡,世子授命大夫、世妇可以用丧杖。世子进而大夫,在寝门之外可以用杖拄地,进入寝门就要收起杖;夫人和世妇,在停灵治丧的地方可以用杖拄地,到堂上就位哭时就要让别人拿住;世子在迎接天子派来吊丧的使臣时要将丧杖暂时丢开,在迎接诸侯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收起杖,在参与占卜葬日和虞祭以后的祭祀中,也要把丧杖暂时丢开。大夫在世子居丧的地方要收起杖,在和其他大夫一道在寝门外就位时就可以用杖拄地。

  办大夫的丧事,在死后三天的早晨入殡,然后主人、主妇、室老都可以拄丧杖。主人在迎接国君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暂时丢开丧杖,在迎接其他大夫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收起杖。卿大夫的妻在迎接国君妇人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暂时丢开丧杖,在迎接世妇派来的吊丧的使者时要把丧杖让别人拿住。办士的丧事,在死后二日入殡,次日早晨,主人可以拄着丧杖,妇人都可以拄丧杖。

  在迎接国君、夫人派来吊丧的使者时,礼数和大夫一样;在迎接大夫祭器嫡妻派来吊丧的使者时,礼数也和大夫一样。凡是庶子都可以用丧杖,但在就哭位时要暂时丢开。大夫和士,在哭殡期间可以用杖拄地,在将葬起灵之后就要收起杖。下葬以后就要把丧杖扔掉,为了放置被人摆弄,应该把它折断以后扔到偏僻的地方。

  人断气以后,就在室内南窗下设置床并把尸体迁到上面,用敛衣将尸体覆盖,脱去断气时所穿的衣,由近臣用角柶撑开死者的上下齿,用燕几把死者的脚加以固定。以上做法,对于国君、大夫、士都适用。官人把水从井中打上来,水桶上的绳子也不解开,二是屈叠起来握在手中,就提着水上堂,上到西阶的最高一个台阶,但不升到堂上,就把水交给侍者。侍者提着水进入室内为死者洗身子。

  洗的时候,由四个近臣各拉一个被角把盖尸的被抬高,再由两个侍者为死者洗身子。把盆子放在停尸床下承接浴水,用勺子往尸体上浇水。洗时用细葛布,用浴衣擦干尸的身体,这和生前洗身子的做法一样。由近臣剪脚趾甲。洗身子用过的水倒到堂下的坑里。如果是母亲去世,那么抬高盖尸被和洗身子等事就由女性侍者来做。

  管人又一次从井中打水,把水递给侍者,侍者在堂上用此水淘洗谷物,取其中的潜水准备为死者洗头。国君用淘粱米的潜水,大夫用淘稷的潜水,士也用淘粱的潜水。甸人在庭院的西墙下垒个土灶,陶人提供烧水的鬲。管人再从侍者手里接过潜水,倒到容器里,放到灶上烧煮。甸人从正寝西北角隐蔽的地方拆下一些木料作柴,用来烧火。水烧好后,管人将洗头水又交给侍者,侍者于是为死者洗头。

  洗头的盆用瓦盆,擦干头发用巾,这和生前洗头的做法一样。由近臣为死者修剪手指甲和胡须。洗过头的废水也倒到堂下的坑里。为了防止尸体腐败,在国君的停尸床下放个大盘,用来盛冰;在大夫的停尸床下放个夷盘,用来盛冰。在士的停尸床下并放两只瓦盘,里边盛水而不盛冰。停尸床上别无他物,只剩一层竹席,来方便透气。停尸床上有枕。饭含时用一张床,为死者穿衣时换一张床,把尸体从室内迁到堂上再换一张床,每张床上都有枕头和席子。以上做法,对国君、大夫、士都适用。

  国君刚去世,世子、大夫、庶子和众士都三天不吃饭。三天以后,世子、大夫、庶子只喝稀粥,每天的粮食定量,早上一溢米,晚上一溢米,随饿随吃,不限顿数。众士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随饿随吃,不限顿数。国君的妇人、世妇、诸妻也都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河水,随饿随吃,不限顿数。大夫刚去世,主人、室老、子孙都只喝稀粥,众士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大夫的妻妾也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

  士刚去世,主人等人的吃法和大夫刚去世时一样。下葬以后,主人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但不吃蔬菜瓜果;妇人也是这样。在这一点上,国君、大夫、士是一样的。练祭以后才可以吃蔬菜水果,大祥以后才可以吃肉。用杯碗喝稀粥用不着洗手,从竹筐里抓饭吃就得洗手。吃菜可以用醋酱调拌。开始吃肉时,要先吃干肉。开始饮酒时,要先饮甜酒。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头顿不吃饭。然后可以吃饭了,也只是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不能吃蔬菜水果。三个月后下葬,下葬以后可以吃肉饮酒。

  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从头到尾都不可以吃肉饮酒的,限于父亲健在而为母亲服丧,限于为妻服丧。为大功亲属服丧的吃饭喝水规定,和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一样。虽然葬后可以吃肉喝酒,但限于自斟自饮,不可以和他人在一起饮酒作乐。小功、绍麻亲属刚刚去世,或头两顿、或头一顿不吃就可以了。在下葬以前,可以吃肉饮酒,只是不要和他人在一起饮酒作乐。

  为叔母、伯母、姑主、宗子服丧期间,都可以吃肉饮酒。在规定喝粥期间,如果很不习惯,用菜羹泡饭吃也可以。如果有病,也允许吃肉喝酒。五十岁以上的人居丧,不必事事都按照规定去办。七十岁以上的人居丧,只要孝服在身就行,其他方面可以一如常人。葬后,如果国君赐予食品,是可以吃的。如果大夫或父亲生前友好赐予食品,也是可以吃的。赐予的食品中哪怕有粱肉美味,也可以吃;但其中如果有酒类,就要谢绝。

  小敛在寝室门内进行,大敛在堂上东阶处进行。敛床上铺的席子,国君是簟(diàn)席,大夫是蒲席,士是苇席。小敛的程序:先铺好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这种带子,一根是竖着铺,三根是横着铺;然后铺上一条被子;国君是织锦被面,大夫是素帛被面,士是细帛被面;然后再铺上衣服;总共十九套。

  国君的小敛用衣陈放在东堂,大夫、士的小敛用衣都陈放在东房,都是领子朝西,从北往南排列,越靠北的衣服越尊贵。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单层被子不计算在十九套之中。大敛的程序:先铺好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竖的三根,横的五根;然后铺上一条单被和两条夹被,在这一点上,国君、大夫、士是一样的。国君的大敛用衣陈列在庭中,共二百套,领子朝北,从西往东排列,越靠西的衣服越尊贵;大夫的大敛用的衣陈列在东堂,共五十套,领子朝西,由南往北排列,越靠南的衣服越尊贵;士的大敛用衣也陈列在东堂,共三十套,也是领子朝西,由南往被排列,越靠南的衣服越尊贵。

  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单被,布料和朝服布料一样。大敛用的包扎布带,要把一幅宽的布撕成三条,这三条布带的两端就不再撕开。单被用五幅布拼缝,没有被头标志带。小敛所用的十九套衣服中,其他衣服可以倒放,来求平展,只有祭服尊贵,不可以倒放。国君的敛衣,不用臣下所赠。大夫和士的敛衣,要先尽着自己的祭服用,祭服用完才可以用他人赠的。大功以上亲属所赠的衣,可以接受,但不用来陈列。

  小敛时,国君、大夫、士用的都是著有丝絮的衣被。大敛时,国君、大夫、士的祭服有多少用多少,不限数量;国君用的是不著丝絮的夹衣夹被,大夫、士用的衣被还和小敛时一样。作为敛衣的袍子必须外加罩衣,不能单用袍子;有上衣就必须有下裳,这叫做一套。凡是陈列敛衣,都要装在箱子里;凡是把陈列的敛衣取走,也都要用箱子。拿取敛衣的人上堂下堂要走西阶。凡是陈列敛衣,都不可以折叠。杂色衣服不可以陈列,盛暑时穿的用细葛布、粗葛布、纷麻布做的贴身衣服也不可以陈列。

  凡是参与大小敛的人都要袒露左臂,这样才便于做事;凡是参与迁移尸体的人都要穿好袖子,来表示恭敬。国君的丧事,由太祝主持小敛、大敛,由众多祝者作为助手。大夫的丧事,由太祝亲临指点,由众多祝者动手小敛、大敛。士的丧事,由众多祝者亲临指点,由死者的朋友动手小敛、大敛。小敛、大敛所用的敛衣之中,凡是祭服就不能颠倒着放。所有的敛衣衣襟都向左开。

  捆紧敛衣和尸体的布带子要打成死结而不是活扣。参与装敛的人在装敛完毕之后一定要哭。生前和士曾经共事的人才参与士的小大敛,既然参与了小大敛就为哀悼死者停食一顿。装敛工作共需六人。国君的尸袋,上半截是织锦下半截是白黑相见的斧形花纹,旁边打七个结。大夫的尸袋,上半截是玄色的帛,下半截有白黑相见的斧形花纹,旁边打五个结。士的尸袋,上半截是黑色帛,下半截是赤色帛,旁边打三个结。尸袋的上半截,长度总和手齐,下半截长三尺。从小敛以后用夷衾覆尸,夷衾被面的质料和颜色也分上下两半截,和尸袋的上下半截一样。

  即将举行国君的大敛,世子头戴弁经在东序南端就位;卿、大夫在堂的南沿东楹柱以西就位,都面向北,把东边作为上位;未做官的父辈兄辈族人在堂下就位,也都面向北,把东边作为上位;妇人和内命妇在是体西边就位,面向东;外宗在西房中就位,面向南。由小臣在东阶上铺好敛席,然后商祝一次铺上绞、紟(jīn)、衾、衣,然后丧祝开始在盘子上洗手,抬起尸体,挪放到铺好的大敛衣服上。

  大敛结束,总管向世子报告,世子就抱着尸体痛哭,跳起跺脚。夫人在尸体西边,面向东,也像世子那样痛哭跺脚。办大夫的丧事,将要大敛,绞、紟、衾、衣都已经铺好,国君突然在此刻来吊,主人就要马上到大门外迎接。主人先进门,站在门内西边恭候国君进门。国君把随同而来的巫留在门外,祭祀过门神,随同国君而来的祝者先进门,登上正堂;国君进门以后,登上正堂就位在东序的南端;卿、大夫在堂的南沿东楹柱以西就位,面朝北,把东边作为上位;主人站在东房之外,面向南;主妇仍在尸体西边,面向东。

  此时,才将尸体抬起挪动到刚才已经铺好的大敛衣服上面。大敛结束,总管向主人报告,主人就下堂,面朝北站立,等国君下堂。国君抚摸一下尸体,表示君臣从此永别,主人磕头拜谢。国君走下堂来,命令主人升堂面对尸,命主妇升堂面对尸。办士的丧事,在即将大敛时,由于士的地位低下,国君是不会赏光前往的;除此之外,其余的礼数都和大夫一样。

  在大敛过程中,在绞、紟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铺被子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铺敛衣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挪动尸体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用敛衣裹尸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用敛被裹尸时,孝子要跳起跺脚;在束紧裹尸的布带和单被时,孝子要跳起跺脚。

  大敛结束以后,国君抚摸大夫尸体的心口,抚摸内命妇的心口;大夫则抚摸家臣中的长者的心口,抚摸侄娣的心口。国君、大夫要趴在父、母、妻、长子的尸体上痛哭,但不可以趴在庶子的尸体上痛哭。士可以趴在父、母、妻、长子、庶子的尸体上痛哭;如果庶子有孩子,则庶子的父母就不趴在他的尸体上痛哭。凡是举行凭尸之礼时,由父母先凭尸,妻子后凭。

  凭尸的方式因人而异,具体说来:国君对于臣下是用手扶按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父母对于儿子是抓紧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儿子对于父母是伏在尸体心口部位而哭,媳妇对于公婆是捧着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公婆对于媳妇是抚按尸心脏部位的衣服而哭,妻子对于丈夫是扯着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丈夫对于妻子和他的兄弟,是抓紧心口部位的衣服而哭。凡是凭尸时,国君已经抚按过的地方要避开。凡凭尸而哭都是跪姿,立起身后一定要跳起跺脚来发泄他的哀痛。

  居父母的丧事,刚去世时,孝子住在倚庐里,倚庐的棚顶不涂泥,孝子就睡在里边铺的草苫上,用土块当枕头,不说和丧事无关的话。国君的倚庐,外面有一圈帷布围绕,作用如同宫墙;大夫、士的倚庐,外面就没有什么东西围绕。葬过父母之后,就可以把楣柱支起来,把倚庐的内壁涂上泥。此时,国君、大夫、士的倚庐之外就都有帷帐围绕。凡不是嫡子的庶子,从一开始也住倚庐,但倚庐要设在比较隐蔽的地方,不可以像嫡子的倚庐那样引人注目。

  葬完之后,孝子可以和人并立,但还不可衣扎堆;孝子是国君的可以谈及天子的事情,但不可以谈及本国的事情;孝子是大夫、士的可以谈及国君的事,但不可衣谈及自家的事。孝子是国君的,葬后,天子的政令就又可以畅通本国了;卒哭以后,就可以为天子奔走效劳了。孝子是大夫、士的,葬后,国君的命令又要照常执行;卒哭以后,就是遇到打仗的事也不可以推辞。

  练祭以后,服三年之丧的孝子就可以迁居垩(è)室,不和别人住在一起。此时,是国君的可以谋划国事,是大夫、士的可以谋划家事。大祥以后,孝子搬进经过粉刷的殡宫居住。这样一来大祥以后在殡宫门外就听不到孝子的哭声了;禫(dàn)祭以后就可以除去孝服,这样一来殡宫之内就听不到孝子的哭声了,因为已经可以奏乐了。禫祭以后可以让妻妾服侍,因为吉祭以后孝子就搬回自己的寝室去住了。

  服丧一年住在倚庐,并且在服丧期内始终不可以让妇人侍寝的,只适用于父在为母和丈夫在为妻这两种本应该三年而降为齐衰一年的人。为大功亲属服丧的期限是九个月,头三个月不可以让妇人侍寝。居丧期间,妇人不住在倚庐,不睡在草苫子上。妇人遇到自己父母的丧事,就在娘家住到练祭以后再回婆家;如果娘家去世的是期亲或大功之亲,那就在下葬以后就回到婆家,为国君服丧,异姓的大夫要等到练祭以后才可以回家,异姓的士要等到卒哭以后才可以回家。

  身份是庶子的大夫、士,在嫡长子家中为父母守丧,等到练祭以后就可以回到自己家里;只是在每逢初一和忌日时,应再回到嫡长子家去哭祭。为伯父、叔父、兄弟守丧,在卒哭以后就可以回家。做父亲的不在庶子家里搭棚守丧,做哥哥的不在弟弟家里搭棚守丧。

  一般情况下,国君只参加大夫、世妇的大敛;如果特别赏脸,就连小敛也参加。国君对外命妇的吊唁,要在棺材加上盖子以后才到场。国君吊士之丧,一般情况下是成殡以后再去;如果特别赏脸,就连大敛也前往。国君妇人对于世妇,一般情况下只参加大敛;如果格外赏脸,就连小敛也参加。

  夫人对于诸妻,在格外赏脸的情况下才亲临大敛。妇人对大夫和外命妇的吊唁,都是在成殡以后前往。大夫、士已经入殡,如果此刻国君前去吊丧,要派人通知丧家。主人接到通知后,感到非常荣幸,就要准备丰盛的典礼准备祭告亡灵。然后在门外恭候,一见到国君乘车的马首,就先进门,立在门右。国君把随行的巫留在门外,由祝者代巫在前面领路。国君在门内祭祀门神,祝者先从东阶上堂,背靠北墙,面南而立。

  此时国君在东阶上就位,两个近臣拿着戈立在国君身前,另外两个近臣拿着戈立在国君身后,来避开邪气。赞礼的人命主人拜谢,主人于是在堂下面向北磕头拜谢。国君说些慰问的话,并根据祝者的示意跳起跺脚。主人也跟着哭泣跺脚。此时,如果丧家是大夫,就可以接着举行殷奠祭告亡灵了;如果丧家是士,主人就要先到门外等着拜送国君,等到国君命他返回举行殷奠,他才返回举行殷奠。

  祭奠完毕,主人要先到门外等候,在国君离去时,主人送到门外,磕头拜谢。大夫在病重期间,国君要去探望三次;大夫在停殡期间,国君要去吊丧三次。士在病重期间,国君要去探望一次;在停殡期间,要去吊丧一次。国君在殡后去吊丧时,主人要脱去孝服,重新改为殡前没有成服时的打扮。国君妇人到大夫、士的家里吊丧,主人要到门外迎接,一见到夫人乘车的马首,就先进门,立在门右。夫人入门,升堂就位。主妇从西阶下堂,在堂下面向夫人磕头拜谢。

  妇人在女祝的示意下顿足拍胸而哭。社奠的礼仪和国君来吊时一样。夫人临走时,主妇送到门内,磕头拜谢;主人则要送到大门之外,就不用再磕头拜谢了。大夫到其家臣家里吊丧,家臣不必到门外迎接。大夫进得门来,在东阶下就位,面朝西;主人立在大夫的南面,面向北;众庶子面向南;主妇等女辈在东房中就位。大夫来吊丧时,如果碰上国君派使者、命夫命妇派使者、或四邻来吊丧,大夫就让主人站在自己身后,自己先代表主人向吊宾拜谢,然后主人再拜谢。国君吊丧,要见到尸体或者灵柩以后再顿足拍胸而哭。大夫、士在国君来吊丧时,如果事前没有得到通知,仓促之中也办不来殷奠,那就只有在国君离去之后,礼记设奠,祭告亡灵。

  诸侯的棺有三重:最外边的大棺厚八寸,中间的属厚六寸,贴身的椑(bēi)厚厚四寸。上大夫的棺有两重:大棺厚八寸,属厚六寸。下大夫的棺两重:大棺厚六寸,属厚四寸。士棺一重,厚六寸。诸侯的里棺内壁用朱色作为衬里,用金钉、银钉、铜钉钉牢;大夫的里棺用玄色作为衬里,用牛骨钉钉牢;士的棺不用衬里。

  诸侯的棺盖和棺身的接缝要用漆涂合,而且每边有三处接合,再用三条披带捆紧。大夫的棺盖和棺身的接缝也要用漆涂合,但每边只有两处接合,再用两条皮带捆紧。士的棺盖和棺身的结合不用漆涂合,但每边也有两处接合,再用两条皮带捆紧。从国君、大夫遗体上梳下来的乱发和剪下来的指甲,要盛放在小囊里,塞到衬里中;士棺不用衬里,所以就埋在两阶间的坑里。

  诸侯的殡是将灵柩放在灵车上,在灵车的四周堆积木材,上面堆成屋顶形状,最后用泥加以通体的涂抹。大夫的殡用棺衣罩在棺上,棺放在西序下,一边靠着西序,其他三面堆积木材,但上面不堆成屋顶形状。涂泥时只涂外面堆积的木材,不涂棺。士的殡是掘个坑将棺浅埋,露出接合以上部分,将露出部分用泥涂抹。无论贵贱,停殡期间都要用布幔围起来。

  炒熟的谷物放在殡的两旁:国君是黍、樱、稻、粱四种,分装八筐;大夫是黍、樱、粱三种,分装六筐;士是黍、樱二种,分装四筐,每筐还要加上干鱼、干肉。出葬时的棺饰:诸侯的棺材四周挂着画龙的帷幔,帷下三面设池,池下悬有棺饰振容。棺上的蓬顶部分,边缘画有黼(fǔ)形花纹,中央有三行半环形花纹,三行火形花纹。先用素锦做的棺罩罩在棺上,再用棺罩的四周加上帷幔,在棺罩上方加上伪荒。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