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欢·上》

心有些乱 2003-06-29 14:26:00 921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zx9988 2003-07-07 22:42:35
      人性,
        
        是我们从西方文学中学到的东西
        
        但是--------性,不等于人性。
        
        性,只是人性中一小部分,一个民族的文化与文学每天与性
        搅和在一起,只能证明我们的无耻与悲哀。
        
      
  • timelyrain 2003-07-08 00:01:21
      恭喜恭喜:)
      经常在QQ上看到你,而且常常是在我这儿的下午,你那儿的凌晨.估计在爬格子,所以一直没有打扰你.呵呵.
      比以前贴的要精细很多.毕竟纸媒的阅读习惯跟网上的不大相同,这一稿是真正摆脱了网络小说的浮躁和小家子气.
      两三年以前,网上小说,最看好的是心乱和燕垒,因为这两位的小说最不象网络小说;现在,这观点还是没变,呵呵,可见俺眼光之毒.
  • 我是幽灵 2003-07-08 10:25:54
      心乱?情乱?
  • 废物点心 2003-07-08 10:27:32
      快贴吧快贴吧
  • 心有些乱 2003-07-08 22:59:51
      
                      第 七 章
      
                        1
      
        公共场合,汪中决不会直接称呼杨逸风,而要叫杨老先生,或者杨老。当年他从电
      影学院毕业回乡,还什么都不是。杨逸风把他带进演艺圈,让他写小人物本子,再慢慢
      去干副导演,导演。
        “你必须写小市民,拍小市民。”
        这句话,汪中一直受用到今天。
        当然,杨逸风不是什么好鸟。虽然他是文化界的领袖,但他太独断,太自私。汪中
      没听他的劝告,五年不到就开始拍片,杨逸风就不高兴。那时他手里的活多得干不完,
      却宁肯推掉,也不给汪中分点残羹剩汤,圈内聚会媒体采访也不叫上汪中。汪中很反感,
      但不跟他闹,而是安静下来,一门心思搞作品。几部作品播出了,新进导演能拍成这样,
      很让大家惊奇。杨逸风发现,与其冷却,还不如利用。于是把丝丝推给他,让他立为法
      定女一号。汪中开始不乐意,但丝丝是正经科班出身,戏又好,人又厚道,合作起来很
      轻松,他就用下来了,一用就是两部戏。杨老先生高兴了,不断给汪中介绍活儿,介绍
      各种关系,让他的圈子越来越大。可以说,要没有杨逸风,汪中很长时间还会在黑暗中
      徘徊。
        城市渐渐发展起来。它某些方面跟深圳类似,自身文化传统比较单薄,所以各方精
      英汇聚过来,文化艺术大行其道,稍微一个过得去的本子都有不错的票房。这吸引了许
      多投资商。市委也把“文化都市”这个名称打出来,让这座发展中城市充满了小资的温
      文尔雅,矫揉造作。
        汪中明白,现在最紧要的是拿住大奖,好好玩下去,他才能如鱼得水,大放光彩。
      
        但是,他丢不下烟烟。
        他对烟烟是疼爱,怜惜,而不是真正刻骨铭心的爱。他到现在为止还没遇到值得爱
      的女人,这是个缺陷。正因为此,他的作品充满了淡淡的忧伤,回味深长,很受观众喜
      爱。这也是他最拿得出手的个人风格。
        也正因为此,烟烟这么一闹,让他很担心。男人后方如果不稳定,前方就会吃紧。
      这是杨逸风告诉他的。这又是一句金玉良言,因为它已经被焦头烂额的现状证实了。
        汪中想到了丝丝。
        他对丝丝一直照顾得很周到。丝丝懂事,又会演戏,任何导演都喜欢。汪中不断强
      化她的戏份,把包袱和戏眼都放她那里。两个戏都是她最出彩,烟烟除了漂亮,没什么
      留下来。丝丝在拍片间隙中,也向汪中投来一丝倾慕的眼光,但是汪中假装没看见,因
      为烟烟太爱吃醋。她们俩有缘,一个叫烟,一个叫丝,两个凑在一起,就是一种令人兴
      奋的东西。不过他只能享受一半,另一半是杨逸风的。杨逸风跟丝丝怎么玩床上游戏,
      汪中不想研究,但是烟烟从丝丝家回来就翻脸,却不能不说明一些问题。
        不能得罪丝丝。大奖赛迫在眉睫,老家伙会不会看在他照顾丝丝的份上,说两句好
      话?很难,因为他自己要拿最佳导演。那就混个最佳导演提名吧,也比现在不温不火好
      一点,汪中想,应该在这方面努力,而不是成天想着那个傻丫头,梦里都在为她心痛。
      他居然恶狠狠一脚踹在她下面,那个给他带来无穷快乐的地方,也不知道现在好了没有,
      是不是还在痛。汪中很内疚,也很难过,还很奇怪自己的心肠居然这么柔软。
      
        田园居粉白的楼群在一片绿油油的麦苗里荡漾着,就像一些不太真实的积木玩具。
      公寓着实不错,远了点,但是环境和空气都非常好。只可惜不会在这里买了,汪中想,
      因为烟烟已经走了。他是艺术家,天性多愁善感,感情也是阴沉晦涩的,就如同这阴霾
      的天气,堆积着,喘息着,老是不下雪,就快憋出毛病来了。
        汪中像上次那样把车停在大门口,给丝丝打了个电话。昨天约她,她说老杨不能被
      惊动,汪中就没敢来打扰。那几个不锈钢大字依然亮闪闪,被阴暗的天空映衬着,很是
      显眼。虽然还有两三个月才过年,很多窗口却已挂出了大红灯笼。这里是郊区,春节可
      以放鞭炮,热热闹闹,迎接庞大的电视节。那个节日对他来说,是一道槛,还是一道龙
      门呢?
        汪中眼前一亮。丝丝还是那么绚丽多姿,一身大菊花,就出来了。她喜欢穿金色艳
      丽的衣服,这可能是个毛病,也可能是她在刻意包装自己。
        “找个什么地方坐坐吧,”汪中提议。
        “不用了,就车里吧,”丝丝怕他误会,“老杨不舒服,这两天专家都来出诊,吊
      了好几天瓶子。”
        “我去看看?”汪中一脸关注。
        “他们都说明天就能好点,但愿吧。”丝丝脸上掠过一阵忧郁。这个表情很动人,
      是那种成熟的风韵,跟烟烟的任性胡闹大不相同。
        “老头什么问题?”汪中更加关切,“我认识好多高级专家,给省市领导看病开刀
      什么的,帮你们引见一下?”
        “真的不用,”丝丝笑起来,“我也认识一些,估计还用不着。”
        “好吧,”汪中摇下窗户,到处找烟,“你抽么?我记得你不抽的。”
        “没事儿,抽您的。”
        汪中半天也没找着,有点垂头丧气,“我这一段什么都不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说你那戏吧,拍得多漂亮啊,可就是有人看不惯,这不,还返工呢。”
        丝丝点点头。汪中给她讲过原因。她欠他一个人情。
        “干这行,不就是泡棚么?你知道,我天生就是个劳碌的命,”汪中望着窗外,他
      有点微秃,但这个角度看过去,侧面的轮廓也显出几分苍凉,几分性格,“烟烟跟人跑
      了,你知道吗?”
        “我?我怎么知道?”
        汪中凝视着丝丝。上次丝丝帮烟烟打了掩护,肯定有什么猫腻,不然烟烟不会一回
      家就变了个人。
        丝丝有些脸红,“我就知道那么一点儿。”
        “哦,”汪中说。
        丝丝有些慌乱,“我知道您帮过我,汪导,但我答应过烟烟呀,您不要让我为难好
      不好?”
        “好,”汪中非常干脆,“我知道,我在圈里其实很窝囊,真的。”
        “不是,不是这意思,”丝丝几乎喊了出来,“您这么说,我就更过意不去了。”
        汪中的笑容消失了,双手扶在方向盘上,把头埋下去。
      
        “汪导?”丝丝小心地说。
        “啊?”汪中慢慢抬起头,丝丝看见他的表情,吓了一跳。他变得如此干枯,憔悴,
      他要怎么强努着,才有劲头挣出事业,守护老婆?男人这样是很令女人心痛的。丝丝发
      现自己有点胡思乱想了。
        “你是个好孩子,”汪中声音嘶哑,“我不会勉强你的,对了,跟杨老先生说说,
      这次无论如何帮我一把,给个提名都行。”
        “好的,我一定说!”丝丝过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我想他肯定会帮上忙的,
      咱们一起获奖吧。”
        “你肯定会得奖,”汪中眼里有了些光彩,“那个戏,有了你才有了灵魂,我就是
      跟制片人拼个刺刀见血,我也要用你。”
        丝丝更加感动,“汪导!我真的……真的感谢您……”
        汪中有点忘情,一把抓住她的手。这个动作很自然,并没有引起丝丝的反感,“你
      知道,丝丝,如果我在烟烟之前遇上你……”
        “别这么说汪导……”
        “对不起,我失态了,”汪中放开她的手,“我没有遇到你,可能是这辈子最大的
      遗憾吧。什么奖项,什么烟烟,都只是过眼烟云,我一直没有遇到一个好女人,也是命
      中注定吧。”
        “别这么说汪导,”丝丝有点激动,“我会帮您的!您一定可以遇到好女人,真的,
      烟烟其实没那么坏……您放心,那个奖包在我身上。”
        “我走了,”汪中好像没听见她说什么,“一定代我向老杨问候,他会好起来的,
      你是好女人,一定会有好报。”
        丝丝默默下了车,给汪中轻轻关上车门。她看见汪中在车里抹了一下眼睛。
        “汪导,汪导,”丝丝突然几步绕到汪中车窗前,急促地说,“我答应过烟烟什么
      都不说,但是……您去丰盛饭店十二楼看看,记住,丰盛,十二楼。”
        丝丝说完,拔腿就朝公寓门洞跑去。
      
        汪中低着头,蠕动了几下嘴唇。整个脸庞都僵硬了,可见刚才是怎样用力,才能保
      持住那份凄凉的表情。他慢慢活动了一番咬啮肌,然后发动车,朝麦田那边的大路开去。
      路口有个红灯,他停下来。这里虽然是郊区了,却也一片繁华,彩旗飘扬,车来车往。
      五彩缤纷的背景下,一对夫妻正笑闹着横穿马路,几个小女孩凑近他车窗,望了一眼,
      蹦蹦跳跳地远了。一切都像某个好莱坞西部片的场景。他跟别人说过很多戏,这一次,
      算是着着实实给自己说了一回。
        汪中冷笑两声,猛踩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 苏绣旗袍 2003-07-09 00:57:08
      又是第一。你很好玩,写的很好。俺稀罕你。
  • 心有些乱 2003-07-09 02:53:53
      承蒙夸奖。
  • 罗比 2003-07-09 03:10:19
      我又是第二啊
      哈哈
  • 罗比 2003-07-09 03:18:27
      太短拉
      心乱老师给个全本吧
  • 废物点心 2003-07-09 09:00:00
      老大尽管放心接受旗袍的夸奖和……爱戴
      
      哈哈。
      小P孩儿才14岁,哈哈~~~整天要糖吃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