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欢·上》

心有些乱 2003-06-29 14:26:00 921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废物点心 2003-07-01 12:39:48
      老大给俺寄书
      签名版本
  • 别岸风烟 2003-07-01 13:14:07
      牛逼。。。。。
  • 萧-寒 2003-07-01 13:39:07
      忘了是在橄榄树还是什么地方看过一个版本的。
      
      演艺圈的事儿在你这儿就到了极至,其它人也没得写了,包括那结写好了的。
      
  • 孙悟饭 2003-07-01 13:40:18
      楼主写小说实在是太可惜了……
  • 心有些乱 2003-07-01 16:13:38
      那是第三稿。
      在这里也贴过第一,二,三部
      但现在是第九稿。改动非常之大。
      
      点心,那是肯定的。
      等这里连载得差不多了,你把你的评论也贴过来吧。呵呵。
      不让早贴,是因为要给读者留个悬念。:)
  • 废物点心 2003-07-01 17:01:28
      好的好
      老大,有人写过你的专访么?
      不如让俺把你卖几个子儿花花?
      
      
  • 心有些乱 2003-07-01 17:04:31
      没问题啊。我现在也需要高质量的专访。:)
      
      上Q谈吧。
  • 废物点心 2003-07-01 17:22:21
      晚上回家先
      啊,今天不成
      我要去看个电影
      
      好像叫树枝折断的时候?
      还是声音……
      寒~居然记不住电影的名字
      单位屏蔽的,明天晚上回家后给你发短信哈
  • 心有些乱 2003-07-01 18:05:05
      第 四 章
      
                        1
      
        一片温润的蓝紫色大幕缓缓拉开。大奖赛开始了。历尽千辛万苦,片子终于送了上
      去。不是文化局中宣部,而是奥斯卡评委会。他很奇怪,怎么开始拍电影了?顶天立地
      的银灰色金字塔,灯火辉煌,数不清的红男绿女,头面人物,专家大腕,人们礼貌地拥
      挤着,动作缓慢而优雅。到处都是袒胸露背的晚礼服,修得花里胡哨的指甲,轻轻碰撞
      的高脚杯,唇齿间暧昧的白光。一阵香风袭来,七八个仙女般的小姑娘围住他,大束大
      束的鲜花塞到他怀里。
        大导演,您那个三十集已经入选奥斯卡了!她们激动地欢呼。
        我没拍过三十集的,他否认着。
        您还客气啊!那些小仙女欢呼着,抱着他有点谢顶的脑袋亲吻起来。她们身上的香
      气令他浑身酥软,就像白日飞升一般。
        横亘天空的自动传送梯把他们接到一个圆形建筑前。那就像上帝亲自生下来的一个
      巨蛋,光滑,优美,在旷野上微微摇晃。天文台般的滑动门打开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
      巨大片场,原野翠绿,丘陵起伏,农田金黄,教堂林立。无数人影正在忙碌,无数闪光
      灯亮来亮去,却异常安静,一点也不嘈杂。
        以后这就是您的拍摄基地啦。小仙女在他耳边悄声说。
        他踌躇满志,心旷神怡,想放声大笑,也没有声音。看来吸音设备太先进了。这么
      漂亮,高档的环境,这么高素质敬业的人才,他要能成为这里一分子,还会怕杨逸风?
      他怀才不遇却雄心勃勃,一定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折腾,奠定大师的基础。
        天幕突然黑下来,星空斑斓,突然淡入一双若有所思的眼睛,充满整个银幕。这是
      个片花,很快就过去了,然后是金碧辉煌的颁奖典礼,奥斯卡。潇洒倜傥的男人,美丽
      风流的女人,激昂的乐队,幸福的获奖者。然后,大幅大幅先锋美术作品慢慢掠过来,
      闪过去。音乐起来了,所有树叶都被轻轻拂动,野草被吹往各种方向,人们衣衫飘飘,
      宛如仙人。一个柔和的声音回荡着,本次艾美奖颁奖结束,请各位乘坐回程电梯,回到
      您自己的世界。
        艾美?不是奥斯卡么?他愤怒地喊起来。他急匆匆地四处查看,那帮调皮捣蛋的小
      仙女呢?他要抓住她们,一个个剥光了扔大街上,让坏男人把她们领了去。他好像不该
      这么生气,电视大奖当然是艾美,不是奥斯卡,这是常识。但仙女们实在可恶,故意看
      他笑话。他也不把她们送人了,他统统抓回家,把她们生生按在床上,一个个慢慢蹂躏,
      把她们整得哭爹喊娘,又后悔又害怕,又凄惨又快乐。她们变成了无数个烟烟,千娇百
      媚,一起大声喊痛,让他恨不得开怀大笑。她们猛然间赤条条地扑上来,化作千百个厉
      鬼,呲牙咧嘴朝他喷射着恶臭的腐肉,要把他活活吞噬。
      
        一阵猛烈的窒息,痉挛,他好不容易挣脱梦魇,醒了过来。
      
        一瞬间,汪中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现场?外景地?闹市?荒郊?五星酒店?大街?
      家里?好一阵他才判断出来,是在全市最大的片场,后期加工中心。这里有二十多个剪
      辑棚,特技棚,配音棚,录音棚,他正躺在一个空闲的录音棚里。他连轴转三十来个小
      时了,手下把他强行拉过来,往沙发上一塞,他还骂他们,骂着骂着就到艾美去了。
        他睡得很不好。感觉手机一直在响,一看,并没来电话。一摸,居然还滚烫,说明
      今天一百来个电话打得何等惨烈。要在当年,用那种大砖头摩托罗拉,背一书包电池估
      计都不够。
        汪中伸了个懒腰,也振奋不起精神。最近大小事都不顺,头发一把一把掉,看来很
      快要变成汪秃子了。制片人跟他闹,说好每集七千,变成了五千,还扣了一万五,说他
      混音做得太臭,必须返工。这意味着他还要在棚里泡二三十天,把剧组全都整疯。汪中
      明白,这是因为他没有让制片人的老果儿演女一号,而是让丝丝演了。女一号剧中年龄
      二十来岁,丝丝又年轻漂亮又有名,要换成那个满脸岁月的老娘们,拍砸了,观众臭骂
      的是导演,而不是制片。制片只知道吃喝玩乐,怎么会明白他的苦衷呢。
        制片人更恨的是,汪中居然让烟烟演了女二号。女二号是一个特殊角色,可大可小,
      可进可退。汪中是老手,很容易让女一号的戏从最初的四百多场变成三百多场,老女人
      从一百多变成了不够一百,而烟烟从一百多变成了二百多。当然,最后制片人也不算翻
      脸,就是给他点颜色看看,让这个剧跟得了前列腺炎似的,滴滴答答老是没完没了。
      
        这种节骨眼儿上,烟烟居然到处乱跑,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丫头以前还懂事,最近却有些古怪。汪中为了她不惜惹人闲话,她也不管不顾,
      该玩的照样玩,该胡闹的照样胡闹。这么辛苦的后期,还有制片人刁难,他并没要她陪,
      只是希望回家能看见她,这居然成了一种奢望。
        让他郁闷的是,没有更多精力去照顾小情人。谁都知道即将到来的那个大奖意味着
      什么。汪中曾经出色地拍摄了同性恋题材,引起很大轰动,然后是婚外恋,跨国恋,他
      一直走在时代前沿,得到过不小的荣誉。但是好景不长,别人是不会看着他一步步走向
      大师的。这个圈子总有人不劳而获,下烂药,踩着别人肩膀往上爬。本来谈好的几笔大
      投资竟同时泡汤,使得一个四百集超长家庭片的梦想落空;选了一个反腐败的题材,又
      被上面枪毙了,说不能否定大局;好不容易整个都市男女言情剧,又被制片人和他老果
      儿搅成这样。他这么荒下去,慢慢地,就会被人遗忘。
        这些都是小CASE,他坚信能扛过去。但有一个前提,就是这次要获奖。最好是最佳
      导演。他太需要它了,哪怕只是一个提名,他也会重振旗鼓,青云直上。这个圈子很残
      忍,如果拿不出叫座的玩意儿,就没有发言权,长此以往,别说制片人欺负他,演员,
      职员,媒体,观众,甚至更瘪三的家伙,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汪中一大通电话,打给文化部中宣部广电部,还有电视节筹委会。这里有他的好朋
      友,酒肉朋友,一面之交,普通同行甚至仇人。他对仇人说,过去的就过去了,帮我介
      绍几个组委会哥们,我下个肥活给你,立字据都行。仇人帮他介绍了,但没要他的活儿。
        “不怕你不爱听,就你那活儿,哈哈,快折腾去吧。”
        他知道仇人不是挤兑他。他所谓的肥活儿,投资才三百万出头,太少了,就像他面
      对烟烟饥渴无比的肉体一样,很有些捉襟见肘,狼狈不堪。
        汪中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屋里光线很暗,墙上一大片稀奇古怪的木雕,镶嵌在吸
      音材料上,构成无数张冷酷的怪脸。这里老板是他朋友,说投资这个片场也就一千多万,
      三四年就回本,现在稳坐钓鱼台,净挣轻松钱,还时不时调戏一下年轻貌美的剪辑师,
      录音师。都是从电影学院和广播学院弄来的,一个个又能干,工资又低。再也找不到比
      这更赚钱的营生了。老板问他想不想入股,他要有钱当然愿意。汪中进这行挣钱不算少,
      但都花在女人身上了,烟烟首当其冲。自从找上这个冤家,他就忘了自己曾经是个富人。
      现在仅有的三十来万存款,他藏着捂着,不让她知道。如果有一天他干不下去,烟烟又
      跑了,这些就是他的养老金。
        小情人真累人。她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但他得不断分心照顾,生怕她被人骗上床。
      小情人是他这几年窝囊日子里的一剂强心针,只要她在他身子底下翻来滚去,死去活来,
      他就证实了自己的存在,就觉得一切还有盼头。
        汪中走出录音棚。过道里贴满了国外影视海报,每一张都是大片,名剧,对租棚的
      人是一种激励。一群花枝招展的童声小姑娘背后有扇窗户,汪中慢慢踱了过去。大街上,
      树木正在落叶,却映衬着川流不息的红尾灯和高高低低的霓虹,有点像背景华丽的动画
      片。这样的夜晚本该有他的份,这样清冷的景色在过去总是给他带来灵感,带来风花雪
      月的忧伤,应该有一些生动滚烫的腰肢在他手上跳动,让他也滚烫,也年轻起来。但是
      现在不行。他得工作,他的女孩不争气,只能给他愤怒和寂寞。
      
        汪中拿起还在烫手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里面说:“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小情人年纪不大,永远都耍小聪明。她不关机,只是把电池卸下来,再装上,别人
      打过去就会听到这样的回答。或者打着打着猛地钻进一个电梯,再钻出来,也可以有这
      种效果。她学这些很快,但要让她看个电影理论表演方法的书,绝对看不进去。她原先
      是个兼职DJ,他从南方把她带过来,精心指导,培养,让她去电影学院学表演,又进剧
      组跑龙套,慢慢混到了女二号。放眼影视界,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眼看就要往更高处
      走,她下面那张嘴却张开了,跟这个打打招呼,跟那个散散骚气,全不把他当回事。
        这都是他宠的。她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想做什么,就会挖空心思,不择手段,
      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
        “你大我这么多,长得又这么老,满脸都是核桃皮,当我爸都有富余,让让我又怎
      么了。”这就是她的口头禅。
        他可以让着她,但她不能说走就走。她应该不会找圈内的,没人敢去当导演的下家,
      除非真不想混了。她只能到外面那个放荡世界去卖骚。那些人会把她奉为至宝,能做出
      无数令他咬碎牙床的丑事。汪中想着,渐渐怒火上冲。她爱干嘛干嘛,他会一直盯死她,
      她到哪里他就到哪里。他不信了,在他的死盯之下,她那张嘴还会张得那么悠闲自在。
        “我叫烟烟,我生下来就风骚,下贱,行了吧?”有一次吵架,她嚷嚷,“你看那
      烟雾,多么自在,多么飘逸!你就想拿个笼子,瓶子把我套进去,闷死我你才甘心啊!
      我又不是一千零一夜里面那个什么妖怪,灯神。”
        “你当然不是,你一破龙套,碎催,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汪中恨恨地说。
        他把他们的生活安排得很丰富,不拍戏的时候,各种聚会,专访,堂会,首映式,
      来往的都是名人大腕,重要人物,每个脑袋上都笼罩着光环,每个笑容都是金光闪烁,
      意味深长。烟烟很迷恋这种场合。她天生就属于这帮人,属于一种放肆的,又带点创造
      性的生活。跟圈子混得太多也不好,汪中发现这里面很有一批人喜欢磕药,摇头丸摇头
      水汪中不感兴趣,烟烟去尝试了一把,回来说不舒服,不玩了。汪中怀疑她磕了白面,
      她打死不认。有个哥们说:白面这东西很怪,有人第一次会吐得一塌糊涂,第二次就飘
      飘欲仙,欲罢不能。汪中很想尝试,港台那边都玩这个,纯度高,就不会像劣质的那么
      容易上瘾。有钱人都要玩,这叫体验人生。人要什么都经历了才有意思,就像他不经历
      烟烟,就不知道征服年轻女孩有多美妙一样。
      
        烟烟在床上很有一套,她能根据对方的能力做出最大反应,使男人觉得自己像小牛
      犊子。汪中发现烟烟那些要死要活的呻吟很多都没必要,他甚至觉得烟烟根本就没有高
      潮,所有的辗转承欢都是伪装出来,讨男人喜欢的。他也做过一些试探,烟烟总很自然
      地把他顶回去。
        “你今天这么厉害?我都肿了。”烟烟娇声说。
        “哪儿肿了?”汪中说,“我看看,擦点药。”
        “别啊!疼死了,”烟烟大呼小叫,“干吗对人家这么粗暴?我只需要一点点就行
      了呀。”
        “小骚货,”汪中一边暗骂,一边搂住她充满弹性的细腰。每次疯狂后他都有点力
      不从心,不管烟烟怎么照顾他的情绪,他都感到自己跟不上趟。这没什么,反正他能满
      足烟烟,这丫头伪装也好,真正高潮也好,总是对他的一种肯定。
        烟烟要是高兴,总能想出无数花招来把汪中伺候得像个皇帝。要是不高兴,就要骑
      他脖子上,而且是真的骑,要他在地上爬。汪中居然心甘情愿,他把她当女儿来看待。
      他没有想过睡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过分,只觉得这个名称很能表现他对烟烟的慈爱。烟烟
      很快发现了他的想法。从那时开始,她就叫他“爸爸”,每一次到了高潮,也要这么叫,
      他第一次觉得胆战心惊,很内疚,第二次就觉得这个声音异常性感,而且很助兴。他不
      知道烟烟是不是这样去叫所有的男人,如果是的话,真可怕。
        他绝不能让他的情人和女儿一起离开他。
      
        过道突然通明,该吃饭了。剧务吆喝着,把订好的饭菜端过来。几个手下把筷子递
      给汪中,“我不吃,”他心烦意乱地往录音棚走,“我要再休息一会儿,”他疲惫地说。
        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得相当深了。要是以前,烟烟就会贴着他耳根,用气声低低地说:
        “我比你陷得更深,你相信吗?”
  • 心有些乱 2003-07-01 18:06:25
      废物点心,没问题。
      
      另外,如果QQ被封,可以考虑用MSN。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