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欢·上》

心有些乱 2003-06-29 14:26:00 921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云做的风筝 2003-07-04 00:37:34
      这是改过的吗,还是有点突兀
  • 云做的风筝 2003-07-04 00:39:23
      再骚这点还会控的
  • 心有些乱 2003-07-04 11:06:01
      2
      
        电视节其实也没什么,无非是一帮人瞎起哄,各自得利,不见得比传统的金鹰奖梅
      花奖权威。市委宣传部的定位是:非官方的民间艺术活动。这是一种策略,佳约炒得太
      凶,后劲不足,所以官方要降降温,留个后路。听说佳约没有拉到足够赞助,他们太黑,
      太想一步登天。要这么下去,可能就要黄了,还没听说别的公司愿意来接手。
        习红梅有点犹豫。她想利用这段时间在其他方面发展,但缺少一个能干的经纪人,
      很多事情安排不过来。深圳有家公司要找她拍广告,写真,起码能挣两百万。她本来想
      找个经纪人处理这些事务,但到处都找不到。北京上海广州肯定有,却不一定会过来。
      这个城市还不是真正的大都市,没有形成吸引人的游戏规则。经济部几个臭丫头就比她
      强,什么活儿都有人帮着打理,根本用不着自己操心。
        这也怪杨闯。杨闯老是挤兑她没品位,是个守财奴,但在这件事上却一反常态支持
      她。
        “干嘛平白无故帮别人挣钱?你是不是大红人啊?干嘛还要中间人?两头一凑齐,
      什么事儿办不成?”
        杨闯担心她太红,红得无边无际,让他不能承受。他是一个卑劣的大男子主义者,
      他早就不平衡了。
        习红梅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全身心投入电视节。只要有大公司赞助,电视节就能好
      好办起来。再说,身上那些疤痕也麻烦。它们在慢慢消退,只是那些乌青消失得还不彻
      底,还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淡紫色,让她看起来像个女巫,女妖。这怎么能拍写真呢。
      办公室有面镜子,每天中午她都反锁房门,欣赏好一阵。楼道里回荡着臭男人的脚步,
      他们闻到了她身上浓烈的骚味,都想来摸她,插她,把她弄得死去活来。小市民骂她老
      逼,歌手一上来就想强奸,她都不敢去报警,甚至不敢去台里反映。她只能忍气吞声,
      步步为营,用事业报复生活,用强大报复杨闯的卑鄙无耻,不仁不义。
        每次想起这个,习红梅就恨不得发疯,跳起来把门打开。你们来吧,你们来干我,
      你们来整死我,让我彻底安静下来吧。
        “我不能疯,我决不能疯。”习红梅喃喃自语,然后忧伤地穿好衣服,补好妆,去
      录播室忙乎去了。
      
        采访任务越来越多。原先一周两个,现在变成四个,都是近年崭露头角的新秀,从
      演员到歌手,从编剧到导演。这些歌手不是摇滚玩家,而是著名歌唱家。搞这么台晚会,
      大型管弦乐队就足够了,最大的编制,八六四四二加倍,气派宏大,声势浩瀚,要再放
      支摇滚乐队,就像摆上了几个小丑。习红梅反映了这个想法,音乐家们对此欣赏备至,
      “那都是些什么下贱玩意儿!”一个著名美声一边拍着她手背,一边用洪亮的中气嚷嚷
      着。
        所有人对电视节并不关心,而对大奖赛志在必得。习红梅冷眼旁观,觉得他们的自
      信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人家喜欢,她就不能去扫兴。他们的言论比她平时采访时要风趣
      得多,难以想象是什么带来如此花样繁多的灵感。
      
        “绝对是大师啊,”一个看上去很清高的编剧不动声色地介绍他的同行,“他简直
      能把死人写活了!你看看,一群二五眼,一群猴子,加一群屁精。”
        “她色艺双全,真不容易啊,”一个浓艳逼人的女星这么形容一个新秀,“最难得
      的是,她长得就像——达斯丁霍夫曼!我可没说错啊,那叫一个传神。”
        “他连话筒支哪儿都不知道,无线麦的开关都得歌手来告诉他。”一个录音师评价
      他的同行。
        “他是能出活儿,”受到冷落的制片人说,“他把老婆小舅子跟家里关着,三天两
      头操出一部戏来,比卖假药假酒来钱快多了!”
      
        人人都利用各种媒体立体轰炸,演员说导演傻逼,导演说演员弱智,过气的说走红
      的卖骚,走红的说过气的活该报应,还有结成联盟互相吹捧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
      临时组建利益均分的,死皮赖脸目空一切的。习红梅经历过很多名利争斗,却从没见过
      这么多花样。她有点庆幸不在那个圈子,可以扮演他们的恩人,高高在上俯瞰着,想嘲
      笑就嘲笑,想同情就同情。其实人人都在烦恼痛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是她一个人
      孤苦伶仃在挣扎。这么一想,她觉得他们虽然奸猾卑鄙,却是她的同路人。她庆幸自己
      有事业有名望,要憋在家里让杨闯欺负下去,很可能郁闷得要自杀。
        孙钢钢之后,习红梅挑选采访对象就慎重起来。她要先打电话问踏实了,才安排时
      间。所有人私下打得不可开交,表面却还过得去,甚至夸张地亲热着,就像最好的合作
      伙伴。遇到几个人一起做节目,习红梅也不挑起战斗,而是小心启发,力图让他们点到
      为止。这是一门艺术,她在家里很狂放,很肆无忌惮,在台里却知道怎么走钢丝。大家
      都喜欢她,但都端着艺术家的架子,目光又矜持又潮湿地望过来,半真半假说几句,决
      不会像孙钢钢那样霸王硬上弓。找个艺术家情人会很高尚,很有品位,比成天跟个恶俗
      的商人要高贵得多。习红梅心头痒痒,但是目标还不明确,你们都来啊,勇敢一点,帮
      我下决心啊。她在心底焦虑地呼唤着。
        又过了几天,伤痕终于好了。那些斑淤被她饱经磨难的身体吸收,化作白里透红的
      皮肤,让她看了也想亲上两口。她化上点淡妆,看上去只有十几二十岁,根本不到三十。
      每次只要对着镜子,她就听见门外很多人喊她的名字。他们在暗恋她,在意淫,在策划
      强暴。她的身体总是很烫,总是很痒,她常在洗手间里忍不住摸上几把。三十如狼,四
      十如虎,这是古训啊。还有什么比古训更让人信服的呢?
        谁来与我同居?习红梅疯狂地想起了那个水果诗人,她还采访过他呢。水果诗人要
      知道这一切,肯定会写下这样的名句:最宁静的地方是台风眼最容易得到的女人是高不
      可攀的尤物习红梅喜欢无声地,撕心裂肺地嘶喊,面对着镜子扭动身体。她突然有些紧
      张,绷紧了全身,仔细探听四周一片死寂,才无力地放松下来。她的中指又深深嵌进手
      心了,因为下面很痒,很胀,很想被什么温柔地侵入。她把自己挑逗起来了。她慢慢松
      开手指,喘息着,朝几个柔嫩的地带游动。这幢花枝招展光芒四射的大楼里,肯定不止
      一个人跟她有同样的想法,跟她一样忍受着剧烈的煎熬。外遇有什么不好呢,以前苦苦
      死守的只是对自己的虐待。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要是一个陌生男人进入她身体,她会
      立刻尖叫着达到高潮;这人要是个艺术家,她还会在尖叫之后无声地哭泣,给他们带来
      一丝漂亮而忧伤的灵感。
        习红梅把自己赤条条摊开在办公桌上,一边审视那些电视人衣冠楚楚的照片,一边
      听她一本正经的采访录音,一边手淫。她在和所有导演做爱,在和所有编剧,所有演员
      乱搞。她气喘吁吁,两只手都弄得很湿。她的动作很小,但很快。好了,马上就要来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忍住呻吟,如果控制不住,会很响,非常响,非常凄厉,极端而幸福。
      领导要在这时候来了,她会哭着扑到他怀里,说有人非礼,然后就看他的胆量了;小薇
      要在这时候敲门,她就给她穿无数小鞋。她叫出声来了。她咬住不知道哪里扯下的毛巾,
      发出一阵呜呜的叫声,有点像一只正在长牙的小狗。她眼神迷离,喘着粗气,又望了一
      眼放在最上面,用来作手淫主打的那个过气导演,他有点秃头,看上去比较善良。他的
      采访定在下个星期一,距离现在,只有三天了。
      
        他的名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叫汪中。
      
  • 云做的风筝 2003-07-04 13:55:01
      要看完
  • 废物点心 2003-07-04 13:59:10
      为什么点击两还没有突破10万大官呢?
      
  • 神的右手恋人左手 2003-07-04 14:00:02
      为了帅哥文学复兴
      
      
      
      
      
      
      
      
      
      
      提
      
      
      
      
      
      
      
      
      
      左手
  • 心有些乱 2003-07-04 14:14:56
      十万?
      两千都没有突破,哈哈哈哈。
      
      谢谢左手。
  • 云做的风筝 2003-07-04 14:20:22
      物是人非。谁叫你结婚来着
  • 废物点心 2003-07-04 14:21:00
      我想去雇几个民工,负责翻这个帖子。
      
  • 废物点心 2003-07-04 14:36:23
      我去机场了
      老大
      今天有个飞机出厂仪式
      
      那什么,晚上你上Q不?
      到时候挖你们家的隐私哈。我觉得媒体对你的报道都没太有心,纠缠那些成就,把心乱的名字换成废物点心,还是那样。
      嘿嘿,我一定要避免这样。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