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头条]烧脑推理小说:真相边缘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16:46:00 1083930人围观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动漫、有声等改编合作。
  【合作QQ:906548624】


  序 章
  三月的祁东市,原本是干燥少雨的季节,可今年的天气就像是中了邪,反常的令人咂舌。从昨天开始,天空就飘起了绵绵细雨,到了今天傍晚,雨势更是愈来愈强,给原本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罩上了一层朦胧的雨雾。
  由于天气原因,平日里热闹喧哗的商业区的街道上,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盏昏黄的路灯在水雾中映衬着雨夜街头的寂寥。
  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疾驰而过,急速转动的车轮溅起高高的水花。好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没有行人,否则一定会被溅上一身的雨水。
  雨越下越大,雨水猛烈的打在轿车的挡风玻璃上,形成了小股水流。周远不得不将雨刷器的摆动速度切换到了最快,两片雨刷发疯似的摆动起来。
  “妈的,初春还能下这么大的雨,这鬼天气也真是没谁了!”周远双手紧握方向盘,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坐在车后排的妻子冯玲。不过冯玲此时正侧头看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周远的牢骚根本不予理会。而9岁的儿子周小米则坐在后座上,像往常一样专心致志的摆弄手机,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
  自己讨了个没趣,周远心中略感不快。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不甘心地又开口道:“前几天还热的要命,今天又下起了冰雨……冯玲,祁东这鬼天气就跟你的脾气一样,让人难以捉摸。”
  冯玲听到他这句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瞪大眼睛,嘴里重重地挤出两个字:“闭嘴。”
  周远脸色发白,双手颤抖,只觉得身体里一股血气上涌。他和冯玲结婚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冷漠和强势,平时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今天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这种漠视让他感到有些恼怒。
  恼怒归恼怒,周远还是不敢太造次,毕竟除了夫妻关系——如果这种关系也能叫夫妻关系的话,冯玲更是她的上级。
  他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瞄了妻子一眼:这个女人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保养的很好,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身上一件艳丽的紧身旗袍很好地衬托出她高挑性感的身材,再加上举手投足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所特有的成熟,让冯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韵味。
  周远强迫自己不把眼神停留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但因为酒精的作用,即便仅仅扫了一眼,他还是觉得喉咙发干,小腹处一阵发热。于是他赶紧在座位上挪了挪身子,以缓解身体某个部位的反应所带来的不适。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天涯文学社区作者QQ群:450038056,入群需ID和作品验证

  
发表评论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16:48:05
      好不容易把生理反应压下去,周远不由得晃了晃脑袋,重重的叹了口气。人人都羡慕他能有这样漂亮而又贤惠的妻子,但是在光鲜的外表下,有谁知道他心中的苦楚呢?单说一点:他们结婚近十五年,竟然一直分床睡,更别提夫妻生活了。至于原因则很简单:冯玲坚决不同意。对她来说,他们的结合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周远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对于这种畸形的无性婚姻,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周远心中生出一阵怅然。他发泄似的重重踩下了油门,随着发动机的怒吼,车头猛地一抬,飞速窜了出去。
      后座的冯玲被车辆突如其来的加速晃了一下,一脸的不悦。她烦躁地抬脚踢了一下周远的座椅后背,厉声说道:“疯了吧你!给我开稳点,要是耽误了今晚的正事,我饶不了你!”
      发泄完心中的不满,她深深呼了口气冷,抬手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并顺手把车窗打开。顿时,一阵凛冽的冷风夹杂着冰雨冲进了车内,把之前车内积攒的热气席卷一空。
      冷风不停地灌入车厢,让刚刚还暖意十足的周远仿佛突然间置身于冰窖。他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鼻涕也流了出来,显得十分的狼狈。“干嘛开窗,没看见外面下大雨啊!”他气恼的问,下意识的放缓了车速。
      “我需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冯玲贪婪的猛抽一口烟,舒舒服服的将烟雾缓缓吐出。“尼古丁和冷风能让我冷静下来。当然,不只是我,我需要你也清醒,今天晚上的行动非常重要,我们务必要成功。”
      周远用手背擦了擦已经流到唇边的鼻涕,深深地呼了口气。他没有接冯玲的话茬,而是有些无厘头地问道:“对了,右眼皮跳是跳财还是跳灾来着?”
      冯玲被周远这突兀的一问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愣了一下,吞吞吐吐地答道:“好像是……跳灾吧,怎么了?”
      周远从后视镜瞟了冯玲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今天晚上我这右眼皮怎么老跳呢,卧槽,不会是……今晚的行动要黄吧?”
      冯玲被吸了一半的烟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坐在身边的周小米斜眼瞥了妈妈一眼,然后又转头沉浸在了手机游戏的世界里。
      “妈的周远,你不当乌鸦嘴能死啊!”冯玲怒斥道:“自从跟你一块搭档,我就一直倒霉运,真是烦透你了!”
      周远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立马又换上了一副无奈的表情,委屈的耸了耸肩:“怎么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冯玲脸色一沉,冷冷地说:“周远,最近一段时间,你越来越造次了,对我也越来越不尊重,甚至敢顶嘴。今天晚上不让你喝酒,你偏喝……我看好久没招呼你了,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扬手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出窗外,关上了车窗。“我告诉你周远,最近上面绕过我直接跟你联系,你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这样就证明上面重视你,你最好再重温下家规,好好想想该怎么尊重上级。”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16:49:01
      冯玲的话相当难听,周远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不过他使劲咬了咬嘴唇,没有发作,而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上级绕过你直接跟我联系,并非是重视我,而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而是对你失去了信任。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奉劝你,悬崖勒马吧,别背着上面搞小动作了,真要是被查实了,后果……”
      “奉劝?切,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奉劝我?”冯玲对周远的话嗤之以鼻。“夫妻,那是演给外面人看的,你还真特么入戏了?我倒是要奉劝你,做好你自己,少管闲事!”
      周远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前方,不再说话。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许久,冯玲又开口道:“对了,对那个人的调查,你到底进行的怎么样了?”她可能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火,此时的语气稍稍放缓和了些。
      周远右眼皮又是一跳,他啧了一声,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这件事情上面让我直接汇报,不让你插手。”他略带不满地瞟了眼冯玲:“喂,这种事情咱能不能不当着孩子的面说?”
      冯玲勃然变色,她狠狠地踢了一脚周远的座椅背,恼怒道:“孩子孩子,又不是你亲生的,老念叨什么啊!一大老爷们,比女人还婆婆妈妈!”
      周远把脸侧了一下,以免让冯玲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
      “看你这熊样,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冯玲带着怒气,语气冰冷的问道。
      “上面既然这么说了,你作为我的直接上级,总不能让我违背再上一级的命令吧。”周远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敷衍着,话却说的有理有据,让冯玲无可反驳。“你最好别再过问这件事情,要是让上面知道,当心家规。”
      冯玲冷哼一声,把脸转向了窗外,不再搭理周远。
      车辆很快就来到了祁东市高档住宅密集的地段,并减速驶入了一个高大上的别墅小区,小区门口的石碑上刻着潇洒飘逸的“观海园”三个大字。
      车子平稳的驶过一条条减速带,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门前。
      周远把车子熄了火,回头看了看冯玲,眼神里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冯玲冲他点了点头:“开始行动,打起精神来。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周远深深吸了一口气,甩开车门,朝别墅走去。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16:49:39
      进入别墅,周远熟练地打开了客厅的几扇窗户,然后快步走到二楼的一间卧室,迫不及待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挺进者Strider GB,专门为飞行员设计的一把格斗匕首,也是周远的最爱。这把匕首小巧便携,刀锋强韧,实属杀人灭口之良器。周远小心翼翼的拿手擦拭着刀锋,欣赏着它在黑暗中发出的幽光和杀气。
      好像已经有3个人,不,应该是4个人成为了这把匕首的刀下之鬼,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是被瞬间割断喉管,死的毫无痛苦……至于一会儿将要造访的那位客人,会是第5个祭刀者吗?
      寒冷可以保持人的清醒。他走到窗边,让冷风肆无忌惮地吹到自己脸上,强迫自己调整下情绪。
      随后他静静地折向走廊,把自己隐藏在走廊一侧的阴影中,像一个守株待兔的猎人等待着猎物上门。他选的隐藏位置恰好可以看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只要有人上来,他就能第一时间发现并迅速发起偷袭。
      黑暗中,周远的右眼皮又重重地跳了一下。他皱起眉头,使劲揉了揉眼睛。一丝不安掠过了心头。
      周远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他的母亲从小就告诉他,右眼皮跳预示着不顺,这时候千万不要去做任何重要的事情,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母亲的话,周远向来奉为圣旨。但是这一次,他恐怕做不到了,毕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时,周远突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他心里一惊,屏住呼吸,仔细地找寻脚步声发出的方位。
      是楼梯!
      不对啊?怎么来的这么快!
      他慌张的猫妖隐藏在阴影里,左手紧紧地握住了锋利的匕首,心脏砰砰直跳。
      妈的,自己又不是菜鸟,这次怎么会这么慌张……他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脚步声越来越明显,他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周远死死的盯着楼梯口,随时准备跃起攻击。
      不过,就在这时,脚步声却戛然而止。
      周远心里一凉。
      不好,难道他发现我了?
      他不敢动弹,视线也一直停留在楼梯口。
      这时,一个脑袋极其缓慢的从楼梯口探了出来。
      来了!周远条件反射般的跃起,手持匕首向那个影子狠狠刺去。
      这一刺力道十足,连周远自己都听到了匕首挥出的劲风。
      就在匕首要刺中黑影的那一霎那,走廊上昏暗的射灯灯光打在黑影的脸上,映亮了他的模样。
      周远顿时瞪大了双眼,极度的惊恐让他如石像般僵在了原地。
  • roadsidelong 2016-11-26 17:53:21
      顶一下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21:09:34
      第一章 命案

      于东青的右眼皮重重地跳了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放下了正在查阅的卷宗,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右眼。作为祁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队长,于东青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对于那些迷信说法向来是嗤之以鼻,可唯独对右眼皮跳灾这件事情半信半疑。
      “于队,你怎么了?”见于东青把眼睛揉得通红,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市刑警支队侦查大队队长钟萧关切地问道。钟萧30多岁,留着寸头,身体虽然瘦但很结实,整个人显得十分精干。
      于东青用手按了按自己的眼角,轻轻啧了一声:“右眼皮跳了几下,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坐在钟萧身边的是刑事技术大队的法医卫毅平,他很年轻,留着韩式烫发,带着时髦的黑框眼镜,散发出浓厚的娱乐圈气息,如果不是身着法医的白大褂,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一名警察。听到于东青的话,卫毅平放下尸检报告,诧异的抬起头 :“不是吧,于队,你还信这个啊?”
      于东青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腿脚。“其实本来我不信,可是这几年我右眼皮老跳。说起来也怪,只要我右眼皮一跳,祁东市准会出桩大案。就这样好几回,也不由得我不信了。”
      卫毅平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揶揄道:“于队,您可真厉害,比柯南厉害多了。柯南是到哪儿哪儿死人,您呢,连门都不用出,眼皮跳一下就能死人……”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卫毅平对于东青的调侃。于东青皱着眉头看了眼来电号码,心里不由一紧,赶紧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高局,这么晚了,您有什么指示?”于东青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说道。
      “东青啊,一个小时之前,海西区的观海园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区分局的同志已经第一时间到场了。这样,你组织下人手,马上赶过去。”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急促而又不失威严的嗓音,说话的是祁东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高原。
      于东青眉头锁的更紧,脸色也浮现出些许的烦躁,但是语气仍然保持着十足的谦恭:“高局,这……这一般的命案不都是让分局处理就行了嘛,怎么这次还惊动您了呢?”
      “是啊,按照规定是这样。可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高局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声音也刻意压低:“上面亲自给我打的电话,点名让你负责案件的侦破工作,我想推也推不开……好了,赶紧动身吧,详细情况分局的同志会给你介绍的。”
      于东青讪讪地说:“哎……那好吧。能惊动上面,这死者是谁啊?”
      “好像是叫周远……你去了现场就都知道了。事不宜迟,赶快行动!”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21:12:24
      钟霄把车一头扎在了别墅的门口。此时,别墅周围已经停了四五辆警车,很多穿着警用雨衣的警察正冒雨站在车旁等候,警车闪烁的灯光以及警察交谈的声音使得这个以安静和私密著称的小区显得有些杂乱。
      看到于东青下了车,早已经站在一旁等候的海西区分局刑警队马队长赶紧迎了上去。
      马队长大名马千里,是个身材敦实、皮肤黝黑的矮个中年人。他在全市公安系统以性子急和吃苦能干著称,虽然先天资质欠佳,但是架不住工作玩命,为了破案,他可以连续三四天奋战在一线,几个月不回家。在拼命干了二十多年刑警后,他终于如愿担任了区分局刑警队的队长。由于他吃苦能干,于东青对马千里的印象一直很不错。
      马千里握住于东青的手,使劲摇着:“于队长,不好意思了啊,又得麻烦你们市局刑警队亲自行动啦!”
      于东青笑了笑,开玩笑似的说:“你马队长都直接给高局长汇报案子了,我们市局刑警队还不得好好听从指挥啊!”
      于东青话里带刺,让马千里有些尴尬,他赶紧解释道:“嗨,于队长,您就挖苦我吧。这案子死者只有一个,按规定我们分局处理就行了,根本不用惊动市局,我老马虽然是个粗人,但这种规矩还是懂的。至于高局是怎么知道的……我还真不清楚。”
      于东青笑着摆摆手,表示只是开玩笑。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栋别墅,语气严肃起来:“事不宜迟,谈谈案子吧,高局说死者叫周远……这个周远,到底是什么来头?”
      马千里身子一正,正色道:“死者周远,49岁,本市人,曾经是我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员,后来辞职,没有固定职业。但是据知情人说,他辞职后并没有闲赋在家,而是干起了与老本行有点关联的职业——私人侦探。”
      于东青略显惊讶地说:“以前是刑警队的?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呢?
      马千里笑笑:“你没听说过不奇怪,周远从刑警队辞职的时候,你还没参加工作呢。据说他当时也是刑警队的一把好手,业务能力很强,只是性格有点孤傲,跟同事们不太合群。”
      于东青点点头,感慨道:“也难怪人家辞职,我从来不知道私家侦探的收入竟然有这么高!就这座别墅,没个两千万恐怕拿不下来吧!”
      马千里夸张的撇起嘴:“谁说不是呢!虽然现在咱们国家没有正式承认私家侦探,但是这个市场需求是很火爆的,现在社会上查婚外恋的,查债务人行踪的多的是,这种事情,私人侦探可比公安法院等国家机关好用多了。而且这些客户一般都很有钱,给他们的报酬也很丰厚。”他抬头打量了下别墅:“周远当过兵,干过刑警,有刑侦经验,身手又好,再凭借他干警察时积攒下的人脉,做这行能做的这么好也不奇怪……”
      话还没说完,一位中年警察冒雨快步走了过来,急促地对马千里说:“马队,我们把整个别墅进行了初步勘察,没有发现明显的可疑之处……”说话间,他看见了于东青,连忙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卑不亢地向于东青问好:“于队长也来了,您好您好!”
      于东青迅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中年警察:他大约40多岁,身材高大挺拔,浑身被雨水打湿,头发也显得有些杂乱,但即便如此,仍然可以看得出他颇为英俊,是个标准的的老帅哥。在这个颜值重于内涵的社会,帅哥给人留下的第一眼印象总是不错。
      于东青伸出手跟他握了握手,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马千里。马千里赶紧介绍道:“这是老林,林舒。我们队的老刑警了,经验非常丰富。这次凶杀案,案发后他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到达后并没有盲目行动,而是先对现场以及受害人的妻儿进行了保护。所以现场的痕迹保护的非常好,完全没有破坏。”
      于东青满意的点了点头,眼光转向林舒:“不愧是老刑警,做事就是让人放心。老林,初步勘察有没有什么结果?”
      林舒略一思忖,答道:“发现的一些痕迹都很常规,没什么太大的价值,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重要的线索。”他用手捋了捋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轻声补充道:“不过……我个人倒是觉得这件案子不难破。”
      于东青一向不喜欢轻敌。他皱了皱眉,用夸张的声调哦了一声:“噢,怎么说?”
      林舒很有底气地说道:“于队,观海园这个小区,一向以安全著称。小区里监控摄像头密布,几乎没有死角。”他伸手指了指马路斜对面立着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你看,死者这幢别墅旁边就有一个监控,凶手出入别墅,肯定会被监控拍下来,我们只需要调取一下监控资料,应该就可以查出凶手的身份。”
      于东青迟疑了一下,说道:“说得有道理,监控要尽快掉出来进行查看。不过,凶手既然没在现场留下痕迹,说明他应该是个高手……恐怕这案子没你说的那么简单。”说罢他指了指面前的别墅,对林舒说:“现在带我们进去看看案发现场吧。”
  • fmzl 2016-11-26 21:25:48
      木宛清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
      她直起酸痛的腰,拄着拖把,细细的听了听,偌大的写字楼一片寂静,静得能听见头顶白色节能灯细微的嗡嗡声,除此之外,就是自己轻轻的喘息声,哪里还有别的声音?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21:28:56
      死者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的呢子大衣和黑色西裤,脚穿一双黑色的皮鞋,僵卧在地板上。在他脚边有一个装修用的盛乳胶漆的空桶,桶里的乳胶漆流在他的身下,与死者的血淌在一起。乳胶漆的白色和血的鲜红色掺杂起来,让于东青联想到了某种饮料。想到这里,于东青又是一阵恶心,他赶紧强迫自己停止了想象。
      于东青缓了一会儿,感觉身体的不适有所缓和,于是弯下腰开始仔细查看死者的尸体。
      死者额头被子弹打穿,血肉模糊,表情极为扭曲。他双目圆睁,微微张嘴,眼神中流露出震惊和恐惧,但是嘴角却又微微上扬,似笑非笑。根据于东青的经验,死者的这种表情肯定不是单纯的对死亡的恐惧,而是一种在死亡瞬间复杂心理活动在面部的反映。白色的乳胶漆、红色的血和黑色的大衣相衬,配上死者似笑非笑苍白的脸,使整个场景的色彩显得格外的诡异,极具视觉冲击力。
      初步查看完尸体以后,于东青又站起身来,仔细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整个走廊一片狼藉,脚下和墙上都有乳胶漆泼溅的痕迹。死者背后的墙上有一个浅浅的弹坑,应该是凶手射出的子弹穿过死者的头颅,击中身后墙壁之后留下的。
      于东青抬起腰,沉声对卫毅平说:“卫毅平,你记一下:死者50岁左右,他杀,眉心中弹而死,身上无其他伤口。身上所穿衣服有明显被撕扯的痕迹,领带拉的很紧,脖子上出现了勒痕,说明死者的领带被凶手拉扯过。再加上满地都是的乳胶漆,可以断定现场曾经发生了激烈的打斗,乳胶漆很有可能是死者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顺手拿起来防身的武器。除此之外呢,没有发现有关凶手的线索,说明咱们这次的对手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能够准确命中死者的眉心,说明凶手枪法精准,综合来看,凶手很可能有从警或者从军的经历。”说完,于东站起来走到死者背后的墙边,指着那个弹坑问道:“老马,子弹打穿了死者的头部,打在了这面墙上,按说应该会掉落在这附近。但是现在这儿什么都没有,你见过吗?”
  • 冷叔不怕冷 2016-11-26 21:35:56
      林舒摇了摇头,替马千里答道:“没有,我仔细找过了,没有子弹。”
      于东青脸上露出一丝失望:“那看来是凶手把子弹带走了。老林,你还有别的发现吗?”
      林舒抬起眼睛想了一会儿才说:“别的也没什么。噢,还有就是凶手翻动了死者家里的东西。据死者的妻子说,家里少了一些现金还有首饰之类。看来,凶手很可能是为财而来,被死者撞见后,怕罪行暴露才决定行凶杀人。我推测,这可能是一起因盗窃被发现,而一时兴起的杀人事件。”
      于东青用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现在下结论还早。对了,你刚才提到死者的妻子,难道死者的妻子当时在现场?”
      “不是。据死者妻子说,当时死者先进入屋内,她隔了大约十分钟吧,也进入屋内。不过她刚进屋门就听到一声枪响,把她吓傻了,当她缓过来赶到二楼的时候,死者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凶手也不见了。”
      “嗯。现在带我去凶手翻过的房间看看。”于东青对林舒说道,然后回头叮嘱卫毅平说:“小卫,开始对死者进行初步检查吧,尤其是确定下死亡时间,越详细越好。”
      卫毅平穿上隔离服,俯身对尸体开始进行检查。林舒带于东青一行走进了尸体旁边的一间书房。
      作为一个读书的地方,这间书房宽敞的有些过分。书房的两侧摆了两个欧式的大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但却明显有被翻动的痕迹,书被人拨拉下来很多,散乱的掉在了地上。房门对面的墙边则摆着一个古典中式风格的海南黄花梨木书桌,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很大的莎士比亚画像。书桌肯定也被翻动过,抽屉被打开,里面的一些文稿、纸张散落的到处都是。整个书房既有欧式,也有中式,风格说中不中,说洋不洋,让于东青看了十分的别扭,再加上书架上散乱的书籍和满地的纸张,让整个书房看上去有些狼藉。
      于东青走近书架,开始仔细翻看起书架上的书。
      书的数量非常多,种类也很繁杂,既有词典、字典等工具书,也有唐诗宋词等古籍,既有钱钟书等大家的作品,也有一些流行的网络小说。
      于东青哼了一声。这个周远,涉猎还挺广泛的。
      很快,于东青注意到了放在书桌角落里的一个并不起眼的黑色笔记本。这个笔记本样式很普通,拿在手里,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纸香。翻开一看,于东青才惊讶的发现,这个不起眼的笔记本,竟然是周远的工作笔记。
      这个笔记本的内容非常隐秘。里面记录了周远办过的许多起案件,有的详细,有的粗略,但客户信息、目标任务等基本信息都有所记录,而且大部分都附有调查结果,其中不乏一些敏感的重大事件。
      乖乖,这个是个重要的物证啊。难道说,凶手是为此而来?………
用户反馈
客户端